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七章拜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做父親的最是心疼女兒,思來想去后,鐘大員外臨時搞出了這么一出,要讓未來女婿主動登門。

  有點最后的倔強的味道。

  鐘夫人文簡慧卻不太樂意,女兒年紀一大把了,好不容易把女婿給盼來了,都已經把人給接來了,還在家門口給人家擺什么骨氣,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么?

  所以啊,在庾慶沒有主動走進鐘家大門前,夫妻兩個一顆心懸上了,怕碰上個愣頭青,年輕人比較容易沖動,這樣撂人家,萬一甩手走了就是不登門,可如何是好?再把人給請回來豈不成了自己打自己的臉?

  這也是文簡慧最不滿的地方,也反復質問了鐘粟。

  鐘粟說不至于,說那位老大人調教出的兒子不至于那么不懂事。

  其實他心里也不是很有底。

  如今聽到庾慶主動登門了,夫妻兩個終于是如釋重負。

  好好的事,非要搞這么緊張,也怨不得文簡慧要瞪丈夫一眼。

  沒一會兒,李管家帶著庾慶來了,正廳內的夫妻二人立刻正襟危坐,開始盯著庾慶打量,那真是從頭發絲到鞋底都不放過的那種打量。

  “這是老爺和夫人。”李管家介紹了鐘氏夫婦后就退開到了一旁。

  庾慶被端坐的二人的眼神看的有點頭皮發麻,恭敬行禮道:“晚輩阿士衡拜見叔父、嬸嬸。”

  這稱呼中規中矩,鐘氏夫婦相視一眼,感覺差了點什么。

  “不用多禮,坐吧。”鐘粟伸手示意一旁去坐。

  庾慶謝過,解下了腰間的佩劍旁坐,循規蹈矩的樣子。

  下人奉茶,庾慶又點頭謝過。

  鐘氏夫婦則又是盯著庾慶一陣打量,發現小伙子長的還算可以,精氣神相當不錯,不是一般的販夫走卒能比的,至少外貌上是沒什么毛病可挑的,文簡慧暗暗點頭。

  鐘粟沒提庾慶鬼鬼祟祟在鐘府外轉的事,抬手比劃著高度,“當年你離開京城時,才這么點大,你年紀雖比若辰大一點,但若辰那時的個頭比你還高那么一點。這一轉眼,我們老了,你也成了大小伙子。”說著看向夫人。

  文簡慧慈笑點頭,“是啊,時間過的真快呀,轉眼我們老了,年輕人都大了。”

  庾慶客氣道:“叔父和嬸嬸正值壯年,一點都不顯老。”

  鐘粟擺手,表示言過其實了,繼續照著常理問話,“京城一別,與你父母再未見過,你父母身體還好吧?”

  “……”庾慶緘默,下意識看了看杜肥和李方長。

  鐘粟看出了他似乎有顧慮,笑道:“他們就是李方長和杜肥,都是你父親當年安排給我的人,你父親應該跟你說過吧?他們如今是鐘府的管家和護衛總管,你我兩家的事在他們面前但說無妨。”

  庾慶心中一愣,鐘府的管家和護衛總管都是阿節璋的人?這事阿士衡還真沒跟他說過。

  庾慶默了默后,緩緩說道:“父親去年就過世了,母親和兄長、姐姐們在當年離京的途中就遇難了。”

  “什么?”鐘粟驟然起身,大驚失色,與杜肥和李方長異口同聲。

  文簡慧驚了個目瞪口度,難以置信。

  杜肥已從旁側繞出到庾慶對面,沉聲道:“你胡說八道什么?”

  庾慶也站了起來,繼續緩緩說道:“當年一家被貶離京,在途中就遭遇了一群蒙面人截殺,母親和兄長們當場慘死。兇手意圖趕盡殺絕,連隨行護衛和家仆們也不放過,父親為了保護我,也挨了數刀,落了個終生殘疾,幸好父親事先安排的接應人手趕到,父親和我才撿了一條性命……”

  一段慘烈往事娓娓道來,一直說到阿節璋感覺自己時日無多了,開始讓他正式參與科考。

  在場所有人皆震驚的寂靜無聲,鐘粟夫婦更是驚呆了,都沒想到堂堂前虞部郎中這么多年來居然是在一個山村里坐在輪椅上渡過的余生,簡直是難以想象。

  李方長和杜肥則面露悲痛,最終又是杜肥打破了平靜,痛聲問:“兇手是什么人?”

  庾慶搖頭,“不知道,我懷疑是朝堂上的人。”

  鐘粟面色凝重,“你父親當年雖被貶離京,但身邊護衛力量絕不薄弱,能有實力對你父親一行趕盡殺絕的人,確實不會簡單。你父親當年的處境很復雜,兇手是誰,也不好臆測,有些話你在這里說說便可,在外面千萬不可妄言。”說罷一聲嘆,“難怪這么多年來阿大人一直不暴露隱居地,只偶爾匿名傳信來,原來當年竟發生了那樣的慘劇。”

  懂事的都能理解,徹底蟄伏,不危及自己,也不連累別人。

  也明白了這位赴京來趕考,其父為何沒有及時傳信來,兒子連鄉試都沒過,做爹的就已經死了。

  而庾慶也忍不住問出了自己的疑惑,“你們怎知我來了京城?”

  鐘粟瞄了眼杜肥。

  臉上滿是哀痛神色的杜肥沒有瞞他,“面攤,是鐘府布置在外圍的眼線,每年總會遇上幾個你這樣的。”

  昨晚…庾慶凝噎,沒想到自己會栽在一個不起眼的小面攤上,他還以為自己的小手段挺聰明,卻低估了大戶人家的能耐,這教訓真正是讓他長了記性,倘若這次出手的不是鐘家,只怕自己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想都后怕……

  梳妝臺前,鐘若辰端詳著鏡子里的自己,說不出的緊張和不安。

  之前還可以懷疑是妹妹說謊,如今母親已經親口證實了她的確有個未婚夫,而且今日就要登門了。

  重點是母親說了父親的意思,這次對方人既然已經來了,給他們完婚的事就會提上日程,大概京城會試之后就要讓他們小兩口完婚了。

  這種事來得如此的猝不及防,她那顆心喲,那叫一個七上八下的。

  不知道未婚夫長什么模樣,不知道自己的容貌能不能讓對方滿意,心中那真是各種忐忑。

  正這時,丫鬟打扮的文若未直接推門闖了進來,興沖沖跑來,俯身壓在姐姐肩頭,在其耳邊道:“姐,看到了,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姐,想不想知道姐夫長什么樣?給我好處,我就告訴你。”

  鐘若辰啐了聲,“不想知道。”

  “喲,不想知道才怪了。”文若未倒是想憋著,可她的性子對上這種事實在是憋不了,忍不住又自己說了出來,“算了,好處先欠著,誰叫我是你妹妹呢。姐,我看到了,姐夫長的清清瘦瘦,人很精神,英氣勃發那種,而且長的還算英俊喲。姐,你這些年沒白等,爹娘還算是有眼光的,能考上舉人的文采肯定也不缺,姐,你這回算是撿了大便宜喲!”

  鐘若辰嘴上說不想知道,實則卻豎起耳朵在那聽了個仔細,聽的心肝怦怦直跳,如小鹿亂撞,臉頰羞紅醉人,有一絲小小的甜蜜,含情脈脈的眸彩看向鏡子里的自己,越發有些擔心未來夫君能不能中意她的長相……

  曹府,大宅院一隅的小庭院內,許沸正領著曹家的家仆指指點點,讓置辦需要的東西。

  曹府就是他親舅舅家,昨天到時再臨時準備已經來不及了,何況一些東西也沒辦法提前準備,需要他自己的意見。

  留京不是一天兩天,離開考還要將近一個月,這一個月的備考時間相當重要,所有置辦的東西都要以合許沸的意為主,許沸覺得怎么舒適就要怎么置辦,不能影響他備考,這是曹府目前的大事,且是家主親口交代的。

  庭院外走來一名魁梧男人,錦衣華服,蓄著短須,器宇軒昂,和許沸竟有幾分相似,正是許沸的舅舅曹行功,外甥多像舅的說法,在他們兩個身上正好體現。

  忙碌的下人立刻停下了,皆規規矩矩朝向行禮,“老爺!”

  指手畫腳的許沸回頭一看,頓時滿臉欣喜快步走近,拱手拜見道:“舅舅,您終于回來了。外甥許沸,拜見舅舅!”

  曹行功:“嗯,剛回來的。昨天未能給你接風,也實在是有事脫不了身,不要往心里去,今天給你補上。”

  許沸興奮道:“不會,見到舅舅高興還來不及。”

  曹行功拍了拍他肩膀,捏了捏,“三四年沒見了,竟長這么大了,差點認不出來了。”

  許沸:“舅舅樣貌沒變什么,外甥我可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曹行功捏著他肩膀搖晃,頗為感慨,“沒想到啊,當年抹鼻涕的小蠻牛竟然也考上了舉人,‘橫丘許沸’的大名連我在京城也聽聞了,初聞時我還以為是同名,后確認了才敢相信吶!舅舅臉上也有光,我可是逢人便夸‘橫丘許沸’是我外甥啊!”

  許沸看了看四周的下人,尷尬道:“僥幸而已,讓舅舅見笑了。”

  “話可不能這么說。”曹行功擺手,不知是不是想說給下人們聽,朗聲道:“之前接到你家里書信,說你考上了舉人,我也意外,也認同你家里的說法,認為是運氣。之后你又以急智力壓整個列州的舉子,拿下了第一,連一方封疆大吏也為你高聲唱名…一次還可以說是運氣,接連兩次那就不僅僅是運氣了,還是要有點實力的,所以你也不必太過自謙。”

  好吧,許沸尷尬一笑,當外人面也不好說出真相。

  曹行功左右看了看揮手道:“你們都退下吧。”

  于是一群下人紛紛離開了這個院子。

  沒了外人后,曹行功又抬了抬下巴示意,“去你書房看看。”

  許沸不知他什么意思,領著他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