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六章 登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畢竟是四千兩銀子,許沸跟自己舅舅把事情一說,人家舅舅不愿出這錢要給自己點教訓或要抹掉那筆欠賬也是有可能的。在京城這一塊,跟自己還有賬沒扯清的也就是許沸了。

  蘇應韜那四個家伙就跟自己吵了兩句嘴而已,應該不至于這樣吧,何況是請來玄級高手動手。

  還是說,鐵妙青一行沒能順利逃回幽角埠,被鑒元齋的人給攔了下來,獲悉自己殺了程山屏,殺了他們的人,追到京城找自己算賬來了?

  轉念又排除了這個可能。

  因為來者剛才的話,沒想到他能文能武的話,若是鑒元齋的人來收拾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具有一定的武力修為。

  又或者說,自己一到京城,‘阿士衡’這個名字立馬就被當年截殺阿家的幕后主謀給發現了?

  這一瞬間,庾慶想了很多,想了很多種可能性,他最怕的是最后一種可能。

  駕車的車夫李貴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一看就知道是同謀。

  庾慶立刻暗罵了自己一通,發現自己的警惕性太低了,還是缺少江湖經驗吶,明明感覺有些異常,自己居然還能上當,這不是該死是什么?

  就在他驚疑不定之際,鎖住他咽喉的三根手指竟然慢慢從他脖子上松開了。

  庾慶這才偏頭看清了人家的樣子,并排而坐的是位絡腮胡子的大漢,人家雙手扶膝端坐,靜靜看著前方。盡管如此,庾慶握在劍柄上的手猶豫再三還是沒敢再輕舉妄動,也慢慢松開了,試著問道:“我與閣下無冤無仇,為何劫我?”

  杜肥:“你猜。”

  這個怎么猜?庾慶一陣無語,后又試探:“尊駕想干什么?”

  杜肥面無表情地瞥了他一眼,沒做任何回應。

  庾慶:“尊駕可知我乃赴京趕考的新科考生?”在提醒對方,我要是出了事,朝廷不會不聞不問。

  杜肥:“知道,列州來的新科考生阿士衡。”

  不存在誤會的可能,就是沖自己來的,庾慶嘴角略繃,搞不清這位究竟是什么人,又問:“我們這是去哪?”

  杜肥給了句,“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

  話畢便不再做任何回應,庾慶再說什么都不理了。

  庾慶沒了辦法,跑又不敢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在人家眼皮子底下硬跑是跑不了的,只能是看情況伺機脫身。

  門簾和窗簾都遮擋著,看不清馬車究竟行駛到了什么地方,問題是庾慶對京城一點都不熟悉,通過簾子縫隙看到了外面商鋪的招牌也搞不清地段……

  鐘夫人推開了長女閨房的門,走了進去,見到兩個女兒都在,且都神情不自然的樣子。

  她徑直走到兩個女兒身邊,突然出手,一把擰住了文若未的耳朵使勁一擰,訓斥,“趴墻根你倒是越來越利索了,還有沒有一點女兒家的樣?”

  之前跟丈夫在屋內聊完出來,守衛本著應盡的責任,告訴了他們夫妻,二小姐偷聽了他們的談話。

  除了文若未自己外,誰都不知她究竟聽到了什么,又聽到了多少,但看長女低頭不語的樣子,她明白了,兩個女兒已經知道了婚約的事。

  文若未好一番掙扎,才擺脫母親的毒手,揉著耳朵縮一旁去了。

  鐘夫人惡狠狠瞪了她一眼,一副回頭再找你算賬的樣子,繼而又面對低頭不語的長女,問:“未未跟你說了什么?”

  鐘若辰猶豫著,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抬頭,顫聲問:“未未說家里有為我定過婚約,是真的嗎?”

  鐘夫人凝視著女兒的雙眼,微微點頭。

  鐘若辰又低頭低聲問:“女兒為何從未聽說過?”

  鐘夫人拉了女兒的手去一旁坐下了,露出回憶的神色,緩緩說道:“當年你父親突然要為你訂婚的時候,我也很意外,甚至是嚇一跳。若辰,你要明白,家里那時只有一間你外公留下的小商鋪而已,而對方卻是位高權重的朝廷大員,且地位非同一般,我真不知你父親是如何巴結上那般人物的。我本該為你感到高興才是,然你父親卻再三交代,訂婚的事要保密,具體的原因我也不清楚,你父親也不肯說。沒幾年,親家被貶離京,我才隱約感覺到,保密的原因可能牽涉到朝廷內部的紛爭,可能是為了避免被連累……”

  京城街頭,馬車內的庾慶不時偷偷觀察身邊人。

  總之馬車著實行駛了較長一段時間后,從嘈雜的街道環境中抵達了一處清靜之地時,才慢慢停下了。

  杜肥直接起身,撩開車簾就鉆了出去,壓根沒管庾慶。

  庾慶心頭狐疑,忽撩開左邊窗簾往外看去,只見一堵不知誰家院子的圍墻,看不出是在哪,回頭又移到右邊窗口撩開了窗簾,入眼便是一座豪門大宅的門庭,上書兩個金碧輝煌的大字:鐘府!

  鐘府?哪個鐘府?庾慶趕緊打量了一下這家門庭,再伸出腦袋往巷道前后看了看,沒錯,看到了昨天見過的巷口,除了那個鐘府還能是哪個鐘府?

  他當場傻眼,鐘家的人?

  杜肥站在門庭臺階之上,居高臨下負手而立,與庾慶目光對上后轉身便進去了,連聲交代都沒有。

  放下窗簾的庾慶在車廂里猶豫了一陣,最后硬著頭皮起身掀開了門簾,只見車夫李貴手執韁繩站在馬匹旁一動不動。

  “什么意思?”庾慶指著自己問李貴,其實想問我該怎么辦?

  李貴臉上沒任何表情,不聲不響,一副隨便你怎么辦的樣子。

  庾慶直接跳下了車,看看李貴,又看看鐘府的豪氣門庭,心想,不說話是吧?不說老子就走了!

  誰想他還沒走,李貴倒直接坐上馬車揮鞭驅趕著馬車先跑了。

  于是整個鐘府門口就剩下了一人,偌大個門庭連個看門的或門房都不見。

  庾慶相當無語。

  發現自己被劫到了鐘府大門外后,他就明白了,自己來京已經被鐘家發現了,只是有點不太明白自己是怎么被發現的,按照阿士衡的說法,鐘家也不知道他們家在哪隱居,也不知道他要來赴京趕考。

  明明已經把人給劫來了,都已經拉到自己家門口了,還擺出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這是鬧哪樣啊,庾慶搞不懂有錢人家是怎么想的,依照他的脾氣是想立馬甩手走人的,然而事情牽涉到阿士衡,就有點為難了。

  他一走了之是痛快了,惹的鐘家認為阿士衡壓根不把鐘家給放在眼里,惹得鐘家震怒悔婚了怎么辦?

  介于此,庾慶不得不收斂了自己的性情,整了整穿戴,這才‘壯著膽子’一步步登上了鐘府大門的臺階。

  一腳跨進大門的門檻,庾慶左右一看,正面除了一堵蕭墻,還是不見一個人影。

  繞過蕭墻一看,赫然是另一重風光,一座花團錦簇、亭臺樓閣的錦繡華庭,男男女女的家仆下人來來往往。

  蕭墻后面站著一位上了年紀的男人,正是鐘府的管家李方長,一見庾慶露面,立刻笑著伸手相請,“阿公子請跟我來,老爺正在等您。”

  庾慶有些不知該如何應付的哦了聲,跟著去了,假冒別人女婿上門的事他也是頭回干,內心里是手足無措的,全然是憑著一腔膽大硬著頭皮上。

  李方長邊走邊不時伸手請,很是客氣。

  闔府上下不時經過的下人都感到很意外,不知來人是誰,看穿著也不像什么人物,卻得到了李管家最高的禮遇。

  途徑的下人紛紛讓道,也有不長眼的迎面對上來,李方長臉一沉,正要發作,結果看清那丫鬟的長相后又啞住了。

  不長眼對著走來的丫鬟不是別人,正是鐘家二小姐文若未。

  她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看看未來姐夫長什么樣。

  然而介于禮數,未出閣的女子是不許隨便跟外面的男人直面來往的。

  鑒于此,她干脆扮成了丫鬟,好當面看個清楚明白。

  看著迎面而來直勾勾盯著自己打量的丫鬟,庾慶心里喲了一聲,這丫鬟長的還挺漂亮,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面對面撞來,他和李方長都下意識左右讓開了,都下意識給這個丫鬟讓了路。

  這一讓,庾慶目光一閃,立刻盯向了李方長,再次打量對方的行頭。

  “咳咳。”李方長干咳一聲,“家里新來的丫鬟還沒調教好,不懂禮數,讓公子見笑了,請,里面請。”

  “沒事。”庾慶擺手,旋即又問:“不知先生在鐘府是做什么的?”

  李方長:“當不起‘先生’的稱呼,在下是鐘府管家。”

  “哦!失敬失敬…”庾慶嘴里說著失敬,腦袋卻扭頭回看剛才那過去的丫鬟,只看到了一個背影消失在一處連廊的拐角處……

  內宅正廳,不是大堂正廳,內宅正廳通常只有相當私密關系的人才會請入。

  鐘粟和文簡慧端坐正堂,男左女右,卻又時而站起,皆有些坐立不安。

  門外,杜肥大步來到,走到廳內通報道:“老爺,夫人,阿士衡自己進了鐘府大門。”

  聞聽此言,鐘粟和文簡慧才如釋重負,松了口氣。

  但文簡慧還是忍不住瞪了丈夫一眼,怪他多事的意思。

  門口那出冷落庾慶的戲碼就是鐘粟搞出來的,派了杜肥去接人后,鐘粟左想右想后忽然覺得別扭,你一小輩不來登門拜訪,還要我去請,這算怎么回事?我女兒嫁不出去求著你娶嗎?

  太巴結了,感覺輕賤了自己的女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