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四章 控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越看越不對勁,鐵妙青的心漸墜冰谷,內心里凄涼自問,難道真的被那神棍給不幸言中了?

  在一起多少年了,多少年的老人了,她自認沒虧待過,自認對程山屏不薄,程山屏怎么可能背叛,應該也不是能輕易被收買的人。

  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就在她心緒翻轉難停之際,程山屏又繃不住了,又起身了,又走了過來。

  惹得孫瓶夫婦再次睜眼相覷。

  鐵妙青正視,眼睜睜看著程山屏一步步走近,待到跟前,她故作輕松先問:“有事?”

  程山屏先兇了庾慶一嗓子,“坐半晌沒反應,這就是你所謂的快了?這就是你所謂的馬上就好?”繼而半蹲在鐵妙青跟前,言辭誠懇道:“老板娘,咱們都窩在這洞里,若外面有什么情況的話,咱們毫無察覺如何是好?不如我去洞外警戒,有個人在外面還是比較穩妥一些的。”

  這話似乎有道理,鐵妙青正斟酌如何回復,庾慶手一抬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只見庾慶抬起的手指一陣掐算,手勢一定,便出聲道:“我算過了,不用戒備,一旁歇著就好,不會有事。”

  不會有事?程山屏嘴角略有扯動,有點忍不住了火,“你少在這里裝神弄鬼,我…”

  庾慶壓根不容他說完,直接打斷他話,嗓門甚至比他的大,“我算過了,此行犯煞,時辰到此為兇,躲在這里正是為了避煞,一個時辰之內若有人出去必然招來煞星,避過這一個時辰的兇時,方能逢兇化吉!”

  此話一出,鐵妙青可謂聽的心驚肉跳,感覺這位抖出了真相一般,下意識觀察程山屏的反應。

  程山屏嘴角下意識抖了一下,眸中亦閃過一道驚悸神色,明顯被庾慶的話給驚著了,目光盯向了庾慶掐著的手指,看向了那燃燒的香火,喉結聳動了一下。

  鐵妙青喝斥了一聲:“老程!”

  一個時辰?程山屏估算了一下,已經過去了不少時間,就一個時辰應該沒問題,遂盯著庾慶冷笑道:“看在老板娘的面子上,我不與你計較,就容你一個時辰,若再前言不對后語,我可不吃你神叨叨的那一套!”起身甩袖而去。

  說這話不是沒原因的,之前被喊進洞來時,庾慶說很快,他放心進來后便拖成了這樣。

  孫瓶夫婦目睹他坐回來后,也有些不滿,低聲責怪起來。

  程山屏悶聲坐那低個頭,任由人說,也不還嘴,腦海里還在回味庾慶所謂‘避煞’的話,那廝竟說什么外面有煞星,搞的他內心有些驚疑,難道那廝真的有點能掐會算的本事?

  坐在黑暗中,鐵妙青盯著程山屏凝視了好一陣后,忍不住幽嘆了一聲,“你說的內奸會是他嗎?”

  庾慶低聲回,“你說呢?”

  鐵妙青:“就算他是內奸,怎會如此明顯沉不住氣?”想找疑點否定自己看到的,說白了還是心理上難以接受。

  庾慶淡淡道:“原因很簡單,他以為我們毫不知情!他一開始是被我詐進來的,現在遲遲出不去,沒辦法向外面傳遞沒抓齊火蟋蟀的情況,他擔心外面因為不知情,又長時間見不到我們人影,怕外面的人繃不住隨時會跑進來。所以時間上越拖,他就越沉不住氣。”

  鐵妙青頓時繃緊了心弦,“若真如此,萬一那些人跑進來了,我們怕是很難逃脫。”

  庾慶壓根不擔心,你們跑不掉,不代表我也跑不掉,外面的人殺進來了,你們自然會去抵擋,而他自有辦法趁機脫身。嘴上卻趁機施壓,“所以啊,要當機立斷,要盡快解決,再拖下去,可就麻煩了。”

  鐵妙青沉默且猶豫,難以做出決定,總覺得這樣做未免也太草率了,無憑無據啊!

  庾慶早看出這個女人不是個善做決斷之人,他不急,慢慢等著……

  半山腰,隱藏于林下荊棘叢后的崔游看了看當空的烈日,目光再落回目標洞口后,出聲問道:“他們進去多久了?”

  鄔況默算了一下,“半個時辰的樣子。”

  崔游眉心一皺,“此洞并不深,據說半炷香之內就能到地底盡頭,怎么還沒出來?”

  他有點搞不懂內線是怎么回事,應該知道這里在等其信號,不管情況怎樣,憑那位在妙青堂的身份,找個借口出來露個面應該不難才對,難道出什么事了?

  想想又覺得不可能,這地下的能出什么事,地下塌陷把人給埋了不成?真要有那么大動靜的話,這里應該也能感覺到才是。

  眼前這遲遲沒反應的情況有點出乎了他的預料,和內線說的抓火蟋蟀的方式不符。

  鄔況卻目光連閃,心知崔執事應該是頭回來這里,怎么會知道半炷香就能到地底盡頭?

  他肯定了,妙青堂里面出了內奸,遂斟酌著說道:“可能有什么事,不妨再等等看。”

  崔游微微點頭,又抬頭看了看太陽的位置,心里面定了個時間,內線不是傻子,若一直沒動靜肯定有問題,這邊肯定要去查探一下……

  黑暗中沉默許久后,鐵妙青忽主動說道:“就因為他沉不住氣,就因為他要出去,就懷疑他是內奸,就把他給控制了,這理由別說針對他,放在孫瓶夫婦那也說不過去,放任何人身上都定不了罪,和無中生有沒什么區別!”

  能說出這種話,說明心里已經有數了,卻仍不能決斷,庾慶有點不知該怎么形容這女人,鄭重提醒道:“抓錯了,還能放掉,只要誠心以待,芥蒂還能想辦法消除,你也可以往我身上推。反之,再拖下去就不僅僅是我們有性命之憂了,火蟋蟀帶不回去,你夫君也得枉死!”

  最后一句話對鐵妙青觸動頗深,面紗后面的嘴唇咬了又咬,目光一抬,看向了對面,下定了決心,深吸了口氣,喊了聲,“瓶娘,過來一下。”

  對面三人一起睜開了雙眼,孫瓶立刻起身快步過來了,也半蹲在了兩人跟前。

  她還沒開口,鐵妙青已經低聲搶話了,“瓶娘,我現在說什么你都不要表示出異常,不要讓人看出什么端倪。瓶娘,不出預料的話,程山屏應該出了問題,洞外應該已經有其它商鋪的人埋伏好了,我們現在要在不驚動外面敵手的情況下拿住他,要當面確認問個明白,需要你配合!”語氣里透著些許緊張。

  孫瓶身形已經僵住了,目露震驚,覺得怎么可能,那位怎么可能出賣這邊?

  還有,小姐是怎么知道外面情況的?

  見她遲遲沒反應,鐵妙青提醒,“只是先控制住,好當面確認。”

  程山屏真有問題?孫瓶眉頭擰在了一塊,快速把事情給捋了一下,若外面真的埋伏了其它商鋪的人,什么企圖不用說她也能猜到。

  事情非同小可,重點是她之前也總感覺程山屏有些不對勁,被這么一說,心頭異常沉重。

  事情已經不是簡單的感情能左右了,一旦屬實,后果將不堪設想,孫瓶這個掌柜比鐵妙青這個老板娘更果斷,權衡利弊快速做出了決斷,沒多問什么,便嗯聲點了點頭,“小姐放心,我來辦。”

  深吸了口氣,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盡量若無其事的樣子轉身走了回去。

  庾慶亦看的暗暗點頭,這位遇事可比鐵妙青有魄力多了,頃刻間便分出了輕重,連句多話都沒問。

  盤膝而坐的朱上彪見她回來,還忍不住問了句,“什么事?”

  “布置了點事。”孫瓶隨口回了句,對同樣目露詢問眼神的程山屏偏頭示意,“小姐讓你過去。”

  程山屏沒有多想,當即起身,然剛從孫瓶身邊過時,身側后腰陡然一陣劇疼,眼中疾掃的余光瞥到了似乎是孫瓶對自己動手了。

  孫瓶的確動手了,毫不猶豫,突襲。

  并兩指戳在了他后腰穴位上,一擊命中后,迅速兩手連擊,在程山屏身上連點數指,最后一手摁在了程山屏肩頭,沒讓臉色大變想喊都喊不出來的程山屏倒下。

  朱上彪驚了,驚的跳起,還來不及驚問緣由,便被孫瓶低沉的聲音喝住了,“閉嘴!”

  話畢,扔下了瞪大雙眼的丈夫,撈著程山屏的胳膊,將人移向了鐵妙青那邊。

  稍回過神的朱上彪旋即快步跟了去。

  程山屏自然也反應了過來,知道自己遭襲未受傷,只是被制住了,忽見對面的火把再次點燃,看到了鐵妙青和庾慶已經站了起來,看向他的那種目光令他心中咯噔,隱隱意識到了自己因何被制。

  但又覺得不可能,怎么可能知道的?

  可是除了這個原因,他又想不出這邊還會有什么理由這樣對他。

  若真是暴露了,又是怎樣暴露的?

  他目光落在了似笑非笑的庾慶臉上,莫名想到了庾慶之前所謂避煞的話,心中驚疑不定,難道這小子真的能掐會算?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自己未免也太冤了!

  被算命的算出自己是叛徒,這算什么事,全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

  總之此時的他又驚又懵,心頭充滿了各種猜測,臉上卻努力表現出無比的憤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