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一章 接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這第三處尋找火蟋蟀的地下通道應該是最短的一個,只走了不到五里路就到了盡頭,可能和地屬盆地有關。

  紅彤彤的地下空間,庾慶也就隨便查看了一下,便與鐵妙青一起返回了。

  鐵妙青本想讓他就在盡頭附近休息,免得他跑來跑去,然而堂堂玄級修士想到那個什么不干凈的存在,話到嘴邊居然沒有出口,任由了庾慶陪著自己返回。

  途中經過那個讓自己渾身不自在位置,鐵妙青還能認得,庾慶插在洞壁上的香火還未燃盡,還在冒著點點紅光。

  兩人從洞口出來時,朱上彪和程山屏已經將砍伐的樹木給弄好了。

  天也黑了。

  一伙人就地休息,就在洞口垂掛的藤蘿后面休息,其它的事情等休息好了再說。

  朱上彪和程山屏在洞外燒了堆篝火閑聊,也有負責警戒的意味,休息也不能大家伙都閉上眼。

  閑談到半途,程山屏說要去前方高山上看看夜景如何,朱上彪任由其去了。

  庾慶慢慢開了道眼縫,從藤蔓縫隙間瞅了眼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又緩緩閉上了眼……

  啪嗒!

  一塊石頭從天而降,砸在了雨季時的河道,如今的山溝干谷里。

  “什么人?”

  停留在山溝里休整的鑒元齋上下人員驚的暴起,大聲喝斥,執事崔游冷目四顧。

  山林中傳來沙啞呼喚聲音,“崔游。”

  “在那邊!”有人指向了聲音傳來方向。

  嘴角勾笑的崔游一個閃身到了眾人前面,揮手攔住了欲前去查看的眾人,回頭交代道:“沒你們的事,你們繼續休息。”繼而一個閃身掠去。

  眾人驚疑,鄔況若有所思,知道大概是崔執事說的那個給交代的人來了,當即轉身安撫眾人,“沒事了,沒事了,休息,都休息吧。”

  虛驚一場,沒事就好,眾人還未從疲累中恢復,樂得自在,又紛紛坐下。

  撲入山林的崔游見到一條人影閃身向山頂而去,當即彈射如飛追去。

  兩條人影一前一后落在了山頂的一棵大樹下,其中一人不斷打量四周,從樹冠上穿插而下的月光照出其面容,不是別人,正是妙青堂的程山屏。

  崔游笑道:“不要那么緊張,沒人過來,就我一人。”

  程山屏看了眼他胸前受傷后包裹的樣子,“看來我的判斷沒錯,古魈老林打斗的果然是你們,那幾只‘不妖怪’可不是吃素的,你們是怎么從它們手上逃出來的?”

  說到這個,崔游唏噓搖頭,“這事不說也罷,我自然有我脫身的辦法。還是說正事吧,妙青堂真的找到了火蟋蟀?”

  程山屏皺眉,“你們沒找到?”

  崔游嗤了聲,自嘲的語氣,“找是找到了,但手腳短了,夠不上,一只都抓不到,否則你以為我為何接到你傳遞的信號便率人沒日沒夜的追過來?不過我看你們這去向也不像得手了,不像要返回幽角埠的樣子。”

  程山屏:“沒找齊全,還差一只。”

  崔游眼睛一亮,驚艷道:“抓到了兩只?妙青堂竟有這本事,沒看出來啊!快說說怎么抓到的。”

  程山屏:“其實也不是妙青堂抓到的,這事純屬湊巧,路上居然遇上兩個赴京趕考的書生……”他把大概情況講了下。

  崔游聽后,傻愣了會兒,有點搞不懂,“竟有這種事?難道這世上真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手段不成?”

  程山屏翻了個白眼,“崔游,那邊兩個女人是婦人之見,難道你也頭發長見識短不成?真要有未卜先知的能耐,還能落得如今這般處境嗎?那小子一見面張口就是坑蒙拐騙的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盡搞一些神神鬼鬼的把戲,擺明了就是一些江湖騙術,偏偏鐵妙青還信了他的邪。照我看,他應該就是利用了煙火把火蟋蟀給熏了出來。”

  前面的話,崔游聽著還算認可,后面的話則聽的有些遲疑,“煙熏嗎?這個我也試過,沒用的。”

  程山屏嘆道:“我這邊也用煙熏過,沒有效果,這里面肯定有我們不懂的名堂,看那跡象,我估計是在煙里摻和了什么東西進去,回頭抓住他刑訊逼供,自然就能一清二楚,屆時我倒要抽著他嘴巴看他能不能算出自己有此一劫!”

  崔游大手一擺,“不管他用了什么手法,能抓到火蟋蟀就是本事,我只想帶回東西給大掌柜交代。好了,廢話不多說了,還是商量一下怎么下手吧。”

  程山屏:“還能怎么下手?要么過去一窩端了,再逼那小子幫你找到第三只,我這邊能逼他屈服,你這邊自然也能。要么就等等,等那小子找到了第三只再下手,你自己看著辦。”

  崔游嗯聲點頭,稍作沉吟,徐徐道:“聽你這么一說,他找到第三只的可能性很大,既然如此,就沒必要節外生枝,那就再等等吧,等找到了第三只,你再發出信號,我這邊則立刻動手。”

  “好。”程山屏應下,不過卻提出了要求,“火蟋蟀你們可以拿走,但你動手時必須保證妙青堂上下的安全,其他人我不管,妙青堂的人不能死。”

  崔游嘆道:“刀劍無眼,我不能絕對保證!”

  程山屏當即厲聲提醒,“我警告你,孫瓶和朱上彪一旦出事,鐵妙青絕對要拼命,壞了大掌柜的好事,你問問你自己能不能給大掌柜交代…可以挾持我當人質,逼鐵妙青交出火蟋蟀。”

  崔游想了想,“行,我知道了,動手時會盡力控制的。”

  兩人又繼續交頭接耳了一陣,崔游為了以防萬一,要先控制住局面,不能讓妙青堂的人給跑了,讓程山屏告知了詳細地點后,兩人這才分別。

  回到駐地,崔游立刻召集了眾人起身,中止了大家的休息,帶著一群人摸黑出發。

  沒要太久,一行便摸到了妙青堂等人的落腳點附近。

  埋伏在山林中能看到洞口的篝火,也能看到坐在篝火旁談笑的程山屏和朱上彪。

  陪在崔游身邊靠前觀察的鄔況見到篝火旁的二人,大為意外,低聲道:“妙青堂的朱上彪和程山屏?執事,我們這一路在追蹤妙青堂的人?”

  事已至此,崔游也不好完全瞞他了,低聲提醒道:“讓弟兄們盯緊了,這次的任務就指望妙青堂了,我們摘桃子!”

  鄔況恍然大悟,繼而又不解,“我們都沒辦法抓到那三只蟲子,妙青堂能有什么辦法?”

  崔游:“到時候會交代你怎么做,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估計要半天后才能有結果,現在,讓大家輪流休息,輪流盯著,養足了精神好動手。記住,都小心點,不能打草驚蛇!”

  “明白。”鄔況點頭,卻舍不得就此離開去準備,搓了搓雙手,嘿嘿道:“執事,小的有個不情之請。”

  崔游盯著篝火那邊的動靜,“別廢話,說。”

  鄔況嘿嘿道:“妙青堂那個老板娘聽說也來了,那女人您是知道的,那樣貌和身段,真正是尤物,當年就是幽角埠的一枝花,卻便宜了顏許那小白臉,讓多少男人抱憾吶,在幽角埠大家守著規矩都不敢亂來,如今這女人跑這來了…崔執事,您看,我跟您在這荒山野嶺跑來跑去這么久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回頭鐵妙青那女人讓小的照顧一晚怎樣?”

  “呵。”崔游皮笑肉不笑,回頭盯向著他上下打量一番,“你還知道顏許?那你可知顏許如今成了什么模樣?”

  鄔況呵呵道:“聽說了,好像是中了劇毒,已是命懸一線,聽說妙青堂一伙人想盡辦法為他吊著一口氣不斷。鐵妙青皮嬌肉嫩,能親自跑到古冢荒地來,無非就是想完成幽崖的任務救夫。”

  崔游哼道:“那你可知顏許為何落得這般下場?”

  “呃…”胡茬壯漢愣住,從對方的話里聽出了別樣味道,瞬間想到了妙青堂一行后面留下的記號,當即明白了點什么,面露驚疑不定。

  崔游抬手拍了拍他的肩頭,“鄔況,這世上的許多美事,大家都想,可大多數人只能是放在心里想一想而已,真正要得到是需要實力的。誘人的東西背后,往往藏著風險,不要輕易去伸手,輕則自取其辱,重則性命難保。看在你這段時間鞍前馬后的份上,奉勸你一句,放在心里想想就好,不要去碰,明白嗎?”

  “嘿嘿,崔執事說的是,明白了。那個,我去安排了。”鄔況干笑著退下了。

  崔游搖了搖頭,再次盯著篝火方向觀察……

  直到后半夜,養足了精神的庾慶才收功站了起來,目光第一時間瞥了下程山屏,又看了看時有蟲鳴的外面。

  他休息好了,妙青堂一伙人立刻圍繞著他動作了起來。

  程山屏和朱上彪往開始往里面運送砍伐好的木頭,之前怕打擾庾慶休息。

  孫瓶則把弄好的吃喝之物奉上,最后五袋靈米煮掉了。

  吃飽喝足,庾慶抬手捋了一下自己的馬尾辮,孤身往洞內深處去了。

  妙青堂四人換了程山屏和朱上彪休息,鐵妙青和孫瓶負責警戒,許沸和蟲兒依然在旁混時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