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章 請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一行再次出發趕路,找準了前路方向便不再更改,翻山越嶺如履平地,直線行走。

  看著前進方向,庾慶漸漸變得面無表情,目光再次變得深沉,麻木前行。

  伴行的鐵妙青偶爾會看他兩眼,也漸感覺到了庾慶的神色有些異常,問道:“怎么了,感覺有心事,怕我食言?”

  就差最后一只火蟋蟀了,她不希望出現什么意外。

  庾慶心里還是想和美女親近的,臉上瞬間有笑意,“沒什么,就是有點累了,我修為不高,你懂的。”

  于是鐵妙青又伸手拽上了他的胳膊,“既然已經出發了,就再堅持一下,到了地方后再好好休息,在山洞里休息比露天要強一些。”

  “嗯。”庾慶點頭,只是僅僅被美女的手拉著嫌不過癮,遐想,不知抱著這女人會是什么感覺…

  而就在一行再次出發不過片刻之后,又有一群人從‘古魈老林’飛掠而出。

  一群身穿黑色勁裝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鑒元齋’一行。

  人數上已經少了過半,三十多人只剩下了十余人,且一個個狼狽不堪,有些甚至是衣衫襤褸、傷痕累累。

  為首的執事崔游也好不到哪去,胸前幾道平行的血淋淋口子,差點被開膛剖腹的感覺。

  一群人明顯遭遇了什么變故。

  見到身后成群的‘獨角山魈’不再追了,崔游立刻帶頭落地,停下了,手扶一塊大山石喘息不止。

  他十余名氣喘的手下紛紛摸出傷藥,彼此之間互相幫忙上藥。

  一瘸一拐的鄔況也摸出了上好的金瘡藥到崔游跟前,邊幫他上藥,邊大喘氣道:“執事,這次好險,差點就全交代在了‘古魈老林’。”

  傷處著藥,崔游面容疼的抽搐了一陣,深吸一口涼氣后,挺著胸膛上皮開肉綻的傷,仰天緩緩道:“此地‘不妖怪’果然是名不虛傳,好在來之前大掌柜給了那面令牌,讓我們以防不測,沒想到還真派上了用場。”

  鄔況疑問,“那是什么令牌?”

  崔游呵呵道:“棲霞山的,大掌柜和棲霞老妖的兒子有點交情,得其給過一面令牌。如今看來,此地‘不妖怪’敢不給幽角埠的面子,去不敢駁棲霞老妖的面子。”

  鄔況嘖嘖道:“看來那‘不妖怪’還不知道棲霞老妖已經被地母給殺了。”

  崔游:“不愿意和外界來往,消息閉塞,不知道也正常。不過話又說回來,得虧這‘不妖怪’不知道,否則我等焉有命在。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抬頭看向前方,揮手示意,“繼續趕路!”

  “這…”鄔況回頭看看大家伙又傷又累的狼狽模樣,為難道:“執事,大家傷累到了這個地步,先休息休息吧。”

  崔游瞪眼道:“我沒傷,我沒累嗎?事到如今,想必你也看出來了,我們是在追蹤一伙人。我不妨明著告訴你,必須在這些人離開古冢荒地前追上他們,到了外界變數太大,倘若有什么失誤,大掌柜饒不了我們!”

  “是。”鄔況苦著臉應下了,之后跑去動員了極不情愿的一伙人再次出發。

  不過這次并未跑出多遠便又停下了。

  因又見到了顯眼目標,小石頭坐樁!

  鄔況盯著石頭上的圖案轉了一圈,奇怪道:“執事,這圖和之前的都不一樣,方框框住箭頭是什么意思?這是咱們的人留下的嗎?”

  崔游沉吟道:“箭頭是告知我們去向,方框框住箭頭是在讓我們停止追蹤。”說罷回頭看向了‘古魈老林’方向,哭笑不得地嘆了聲,“我大概明白了遇襲是怎么回事,我們可能真的跑的太快了,我們追蹤的人不久前應該就在我們前面,‘獨角山魈’被他們驚擾后還未平靜下來,結果被我們接著一頭撞上了。看來他們離開這里并不久,我們再快一點搞不好要直接跟他們互相見面!”

  “……”鄔況無語了一陣,好一會兒才琢磨出是怎么回事,很想說,早說了歇歇,你不聽,非要急趕不停。想說的話終究不敢說,遲疑道:“追了這么久,停止追蹤?那什么時候再開始追?”

  崔游道:“他既然留下了意圖,自然會給我們一個交代。大家剛好都累了,就地休整,可以休息了。”

  一群人早已累的不行,聞言當即癱了一片……

  群山之中的一處盆地,盆地內一片藤蘿覆蓋著一座洞口,若非事先知道此處有洞,怕是不容易發現。

  妙青堂一行就停在此處,這里就是他們之前發現過火蟋蟀的另一處地下入口。

  庾慶并未及時休息,反而讓程山屏和朱上彪先做準備,先去砍伐樹木。

  兩人去執行后,庾慶又請鐵妙青帶自己先去地道盡頭看看,孫瓶要留下看著許沸和蟲兒兩個累贅,目送了兩人持一盞便攜油燈消失在了地道內。

  同樣目送了兩人消失的蟲兒,忽怯生生問道:“孫掌柜,士衡公子再抓到一只火蟋蟀,我們就能離開古冢荒地嗎?”

  孫瓶笑道:“是的。”

  蟲兒眼中有期待,也受夠了這被人拎著胳膊跑來跑去的日子。

  許沸也希望能一切順利,但程山屏對庾慶的態度又令他心中暗藏隱憂,他擔心的是程山屏能不能遵守承諾把庾慶的東西還給庾慶,他可是親眼見過庾慶為了二十斤靈米連殺兩妖的,其中就有玄級妖修。

  那廝為了兩千兩銀子就敢去玩命,程山屏拿走的東西中光一瓶玄級點妖露就價值萬兩,他真不敢想象庾慶為了上萬兩銀子能干出什么事來。

  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他有這隱憂也不是沒來由的,就在剛剛不久前,他隱隱發現庾慶看程山屏的眼神有些不對勁,關鍵是庾慶類似的眼神他見過,當初躲在樹洞里要射殺那妖修時,庾慶眼中便流露過那般眼神,似要發狠的眼神……

  深入地道,遠離了洞口,黑暗中孤燈搖影,幽靜中的零碎腳步聲清晰。

  伴隨手持孤燈女人行走的庾慶忽然出聲道:“老板娘,有件事想請教。”

  鐵妙青現在對他態度不錯,爽快道:“什么事?”

  庾慶:“幽崖這次發布的任務就是三只火蟋蟀嗎?”

  鐵妙青:“當然,這個我肯定不會搞錯,就是三只。”

  庾慶:“不,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幽崖這次的任務,就只收三只火蟋蟀嗎?”

  “對,只收三只。”鐵妙青答的認真,也好奇,“有什么不對嗎?”

  庾慶:“若有好幾支隊伍都找齊了三只火蟋蟀怎么辦?”

  鐵妙青詳詳細細解釋道:“幽崖說收三只,那就是三只,不會少,也不會有多,少了不算,多了也不會要。誰先找到三只帶回去,誰就完成了任務,任務就結束了,其他人找到了也白忙,就看誰搶先完成。”

  庾慶若有所思點頭,又問:“幽角埠有多少商鋪接了這次的任務?”

  鐵妙青思索著慢慢說道:“這個不好說,幽崖只管掛出任務,不會勉強任何商鋪接或不接,愿接的直接帶回任務上說的三只火蟋蟀便可,沒有什么接任務的步驟過程,所以我也搞不清有多少家商鋪接了任務,光我知道的可能會來的,大概就有二十家左右吧,究竟來了多少我不能確定。”

  庾慶:“也就是說,幽角埠還有其它商鋪的人來了。”

  鐵妙青笑道:“這是肯定的。”

  “你現在辛辛苦苦,難道就不怕已經有人完成了任務已經返回了?”

  “有沒有人返回我不知道,我只管盡力找到,盡快帶回我自己的便可,其它的只能是聽天由命。”

  “如果有其他隊知道別的隊先一步完成了任務,會出現搶奪的可能,我這樣理解不會錯吧?”

  “沒錯,如果真出現你說的情況,搶奪會很正常。不過你要知道,荒古死地的范圍可不小,不比你們整個列州小,兩家商鋪的人馬能撞上的可能微乎其微。”

  庾慶略垂首,看著腳下默默前行,不吭聲了。

  就這樣靜靜行走了好一陣,油燈燈光忽然飄了一下,有異常擺動。

  庾慶驟然停步,亦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鐵妙青的胳膊。

  鐵妙青胳膊瞬間一僵,不習慣被其他男人這樣抓著,這對她來說就是非禮,趕緊揮臂甩開,怒斥:“你干什么?”

  庾慶一抓到手也反應過來不對,趕緊先一步松開了,忙道:“別誤會,停一下,不要動。”

  鐵妙青疑惑,結果發現他在盯著自己手里油燈火苗看,不禁看看手里油燈,又看看他,不知怎么回事,忍不住問道:“怎么了?”

  庾慶沒有回答,環顧四周看了看,繼而抬手從身后抽出了十幾支香,并在一起在燈火上點燃了,盯著飄蕩的青煙又觀察了一陣,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竟浮現一抹笑意。

  鐵妙青再次疑問:“究竟怎么了?”

  “可能有點不干凈的東西。”庾慶隨口糊弄了一句,而后拿著焚香在兩邊墻壁上一支支散開了插上。

  鐵妙青現在對他的話還是比較相信的,加上他詭異的行為,聞聽此言迅速查看四周,然而憑她的修為竟然什么都感察不到,又迅速抹了‘藍色妖姬’在眼瞼上,還是沒看到什么陰魂,頓有毛骨悚然感。

  把手上香分散插了兩邊,庾慶沒事人似的揮手道:“走吧。”

  兩人繼續前行,然鐵妙青總感覺身后有涼颼颼的東西在跟著,渾身不自在,連燈光搖影似乎都在給她陰森森的暗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