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八章 路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事情以庾慶的讓步結束,兩邊都不好幫并為之頭疼的人松了口氣,鐵妙青趕緊讓孫瓶給庾慶準備靈米飯,自然還要給搭配些其它吃的東西犒勞庾慶。

  當吃食弄好了,天際已經微微露出了魚肚白。

  雖說是給庾慶弄吃的,但既然已經做了,不可能讓自己人在旁咽口水,一次煮了五袋靈米。

  一群人圍在篝火旁享用,端著碗狼吞虎咽的庾慶不時催一旁的蟲兒,“蟲兒,多吃點,多吃點,你看你多瘦,這是好東西,要吃飽。許兄,你也多吃點。”

  本沒準備許沸和蟲兒的,但庾慶非要拉著兩人吃,孫瓶等人也不好說什么。

  一大鍋靈米飯,庾慶肚子撐不下,也不想程山屏等人多吃多占,反正現在吃的不是自己的錢,不斷招呼主仆二人不要客氣。

  蟲兒嗯嗯點頭,嘴角洋溢著一抹滿足,心頭更有滿滿的感動,發現士衡公子人真好,一點都不把他當下人看。

  他現在很聽庾慶的話,庾慶讓他放開了吃,催了幾次后果然是照辦。

  許沸則比較‘懂事’,有點看人臉色,平常的大胃口收斂了起來,小吃一碗便放下了,靈米很貴,怕惹對面那些人不高興。庾慶催他多吃點,他還說前面吃過一頓,已經吃飽了,很有風度。

  吃飽喝足,庾慶就地盤膝打坐恢復,一群人幫他護法。

  沒辦法,妙青堂一伙人現在要指望他,何況耗了一晚的功力抵御煙霧,消耗確實也大。

  那只抓獲的火蟋蟀似乎也折騰累了,不再劇烈撞擊了,估計也知道那樣無法脫困,只會偶爾鳴叫幾聲,發出奇怪的“笛笛”聲,聲音嘹亮……

  當太陽高高升起時,再次精神奕奕的庾慶終于收功而起。

  他還要趕考,不想長時間耗在這,也想早點結束這事,主動再次進洞作為。

  不過洞里遺留的木頭已經不夠了,庾慶讓這邊又砍了棵樹弄進去。

  然而這次似乎不太順利,一個白天過去沒反應,一個夜晚過去了也還是沒反應。

  次日再次天亮的時候,把所有砍伐樹木都給燒光了的庾慶出來了,帶著一身煙氣出來了,鐵妙青等人迎上去,結果滿懷的期待落空,庾慶拿出的是空鐵罐子。

  也給出了交代,火蟋蟀一直沒有再出來過。

  鐵妙青安慰了兩句,庾慶擺了擺手,不接受,反問:“火蟋蟀是不是群居的?”

  鐵妙青遲疑,“不知道,有關火蟋蟀的記載很少,只言片語的一段文字而已,沒有這方面的內容。”

  庾慶環顧幾人,“那你們之前搜尋過的地方有沒有見過兩只以上的?”

  幾人搖頭,鐵妙青道:“沒有。”

  庾慶:“也就是說,沒人見到過火蟋蟀群居?”

  幾人大概明白了他什么意思,朱上彪問:“你想換地方試試?”

  庾慶:“這里只看到過一只,我們已經抓了一只,等了一天未能等到第二只出現,沒必要在未知的事情上繼續花時間去賭,有這時間不如花在路途上,去確定見過有的地方找。”

  言之有理,沒人反對,當即收拾了就出發,奔赴之前發現過火蟋蟀的另一處地下洞窟。

  途中,從‘臨淵閣’附近經過時,程山屏向鐵妙青打了個招呼,“老板娘,之前不小心把鹽給灑了,回頭弄吃的沒鹽不對口味,你們先走,我去‘臨淵閣’弄上一點,回頭追你們。”

  鐵妙青叮囑了一句小心。

  于復雜地形中穿行了半個來時辰后,歸隊的程山屏才追上大家。

  花了小半天時間,才找到了上一個發現有火蟋蟀的洞口。

  庾慶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樣,自然是按老辦法來,先砍伐樹木。

  打雜的事不用他干,鐵妙青這邊很自覺。

  一切布置妥當了,妙青堂一伙人又退出了地道,再次守在了洞口進行漫長等待……

  月如鉤孤懸,格外清亮。

  緩緩跌宕的薄霧緲緲沉降,氤氳籠罩大地,月下霧中起伏不定的山脊如沉睡巨龍的黑色脊背。

  一座陡崖前有大片的亂石,東倒西歪或破損的石羊、石馬,還有許多殘破石翁仲,體型都大的不正常,用巨大來形容不為過。崖壁內還鑲嵌有數尊巨大的骷髏,已與山崖一體石化,如被囚禁在石壁內。

  時有熒熒火光從巨型骷髏內零星飄出,幽火慘淡。

  一群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就在陡崖下盤膝打坐休整,身邊大多放著一些形形色色的物什,有鏟、有鎬、有繩爪,也有刀劍之類的武器隨身。

  一個中年男人,也是這些人的領頭人,站在一座石像上欣賞月色,短須,蠟黃面色在夜色下不顯。

  夜寧靜,蟲鳴擾。

  一名身材魁梧滿臉胡茬的壯漢閃身來到,飄落在領頭人的石像下,昂頭拱手道:“崔爺,外面攔下一小妖,說是古冢地‘臨淵閣’的人,受您一位老朋友的托付前來見您。”

  崔爺名叫崔游,是幽角埠‘鑒元齋’的一名執事,此番同為幽崖任務而來。

  聽到這說辭,石像上屹立的崔游目光急閃,沉聲道:“立刻把人帶過來。”

  “是。”胡茬壯漢快速離去。

  不一會兒,果然帶來一只小妖,清清瘦瘦的,兩撇胡子,有點老學究的派頭。

  確認了崔游身份后,小妖見禮,“臨淵閣胡天地,見過崔先生。”

  崔游閃身落在了他跟前,笑著拱了拱手,給足了小妖面子,“胡兄,不知我那朋友都說了些什么?”

  胡天地搖頭晃腦道:“也沒說什么。說您托他給您配的傷藥他已經配好了,說您傷耽誤不得,而他又有要事不便親自前來,知道我在這邊認識些朋友能打探您的下落,遂托我緊急給崔先生您送來了。”說罷懷里摸出一只瓷瓶奉上。

  一旁的魁梧胡茬漢子名叫鄔況,訝異看向崔游,不知這位何時受傷了。

  崔游接了瓷瓶,拔掉塞子湊到鼻翼前嗅了嗅,目光詭異閃爍了下,笑道:“果然是好藥。”收起了藥,又摸出了一張面值一千兩的銀票奉給,“有勞胡兄,這是點小小心意,還望不要嫌棄。”

  小妖胡天地能大老遠跑這腿,自然是已經得了好處的,崔游硬要再給他好處,他也不客氣。

  好處給了便送客。

  鄔況送客歸來后,剛想問崔游什么時候受傷了,崔游已經迫不及待下令,“喚醒所有人,立刻連夜出發!”

  鄔況愣住,問:“去哪?”

  崔游笑道:“臨淵閣!”

  “呃…”鄔況愕然,回頭看了看小妖胡天地的去向,人家都已經從哪邊帶了話來了,這邊還要跑去,什么意思?他搞不懂,但知道肯定有原因,遂遵命照辦,迅速喚醒了所有人。

  人和物齊備后,迅速奔行在茫茫夜色中。

  翻山越嶺,幾乎是一路不停,直到天色微亮,一行才趕到了‘臨淵閣’附近。

  環顧四周地形的崔游,目光鎖定了臨淵閣周圍最高的一座山頭,手一揮,又帶著人趕去了。

  一群人飛奔到山頂,崔游再次打量現場,盯上了一塊大石頭,那大石頭上面放著一顆拳頭般大的石頭,他立刻飛身落在了大石頭上,盯著腳下的大石頭上的小石頭,小石頭上畫著一個簡單箭頭圖案。

  他挪步調整方向,順著箭頭指的方向稍作打量,然后揮手招了鄔況過來,指了指小石頭壓大石頭的情形,又指了指箭頭圖案,“往那個指向去,途中讓大家都睜大了眼睛,注意這種方式的遺留路標。”

  鄔況內心驚疑,這是有人留了路標給這邊,什么情況?實在忍不住了,試探道:“執事,咱們這次的主要任務是來抓火蟋蟀的,為不相干的事情浪費時間不值得,您這是要做什么?”

  崔游:“不要多問,讓大家再辛苦堅持一下,屆時你們自然會知道。”

  鄔況只好遵命,把大家伙叫來,指著箭頭路標布置了追蹤方法和方向后,一行再次快速趕路……

  晨曦,枝露欲滴,晶瑩剔透。

  鐵妙青的斗笠上布滿了細密水露,臨近天明時便一直在洞口徘徊等待,其他人勸也勸不住,也能理解她的心情。

  就在帽檐上滴下了一顆晶瑩水珠之際,她突然停下了腳步,猛回頭,面向了黑黢黢的洞口。

  小碎步動靜的突然終止,亦令孫瓶幾人陸續看去,見狀皆起身,到了洞口側耳傾聽,果然,又有熟悉的當當聲傳來。

  待到庾慶人影出現,幾人目光皆盯向了他手中當當響的罐子,有過經驗皆明白這意味著什么。

  “老板娘,容我先調息休整一陣再趕往下一個地方。”

  庾慶將震動的金屬罐子遞予,摘下了蒙住口鼻的毛巾,輕飄飄扔下一句話,不是什么大事似的,他故意擺風范,淡定從容而去,跟許沸和蟲兒打了個招呼便找地方坐下了。

  確認了手中罐子里再次捕獲了一只火蟋蟀,鐵妙青欣喜不已,回頭看到了庾慶的樣子,當即對孫瓶道:“靈米煮上!”

  “誒。”孫瓶亦欣喜應下,忙回頭吩咐丈夫,“快去弄。”

  “好嘞。”朱上彪興奮而去。

  一看這些人的樣子就知道事又成了,蟲兒心頭再次涌起與有榮焉感,眼睛是閃閃發亮的,忍不住在許沸耳邊夸了一句,“公子,士衡公子好厲害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