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六章 火蟋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不說事先的一系列準備和詐騙過程,單論最后的脫身方法倒也簡單。

  只要洞內沒了其他人,只要想辦法把其他人給弄到了洞外,他才能摸到靠近洞口的位置,之后再設計把鐵妙青等人給引進洞內。待人過去,他再從洞口附近潛藏的位置現身,迅速逃之夭夭,茫茫荒古死地,想再找到他就難了。

  何況人家的大事要緊,把時間耗在抓他上,估計不太可能。

  他連洞口潛藏的位置都盤算好了。他這一路都在惦記怎么脫身,一路都在觀察地形和環境,時刻做最壞的打算,時刻準備想辦法跑人,進這地洞時他就在入口附近一帶發現地道上方有一凹陷處適合躲藏。

  整個脫身之策最關鍵的是要那些人相信他跑不了,相信他不會跑。

  當然,牽涉到一大筆錢財,他也不會說跑就跑,還是想盡力試試看。

  摸到這,確定鐵妙青等人已經撤出去后,他又再次折返,快速回到了那三炷香前盤膝坐下。

  三炷香早就滅了,身邊沒外人,他也懶得再點了,緊盯飄蕩煙霧的細微變化……

  星光熠熠,鐵妙青一行從山洞出來,又回到了與庾慶初次相見之地。

  環顧夜幕,鐵妙青看了看始終拘謹的許沸和蟲兒,偏頭對孫瓶道:“他們跟著奔波一天,應該也累了,給他們弄點吃的喝的,讓他們早點休息。”

  “好。”孫瓶應下,回頭卻示意自己丈夫朱上彪去干了。

  見連庾慶的兩個同伴也要照顧,程山屏有些不滿,出聲道:“老板娘,咱們究竟在鬧哪樣,事關東家的性命,時間拖不起,咱們就這樣任由那小子浪費時間胡鬧嗎?咱們就這樣出來,任由那小子一人留在里面,沒人看著,你就不怕他跑了嗎?”

  蟲兒略撇了撇嘴角,雖不說話,卻堅信庾慶不會扔下他們不管。

  有許沸和蟲兒在,孫瓶也不信庾慶會跑,接話道:“他要是能在地下那么深的地方另挖一條地道通到地面跑了,那也算是他的本事,有那本事的話,我還真不怨他。”

  程山屏無語,想想也是,地下那么深的位置短時間內挖地道出來是不可能的,守住了洞口,人確實跑不掉,可他真正想表達的意思不是這個。

  鐵妙青抬起斗笠,兩眼凝視他的雙眼,誠懇道:“老程,咱們說好了的,姑且讓他先試試。咱們若有辦法,又何必讓他去試。”嘴上這樣安慰,內心實則是對庾慶抱了不小期待的。

  ‘安否’二字的情形她記憶猶新,對那冥冥中的存在諱莫如深。

  “唉!”話說到這個地步,程山屏只能是一聲嘆息,搖頭罷了。

  孫瓶眼中閃過疑色,感覺程山屏身上似乎有一種莫名的焦慮,可以理解為擔心東家的安危,但之前沒這么明顯,她清晰感知到是在庾慶出現之后,這種沒來由的感覺她也說不清怎么回事。

  聽到談論,許沸憂心忡忡,也不知自己造了什么孽,干嘛要湊到‘阿士衡’身邊結識,他現在挺后悔的,若是不認識那位‘士衡兄’,也不至于擔驚受怕淪落至此。

  才這么一趟,他就發現江湖路不好走,徹底放下了曾經不現實的想法,只想活著離開……

  等啊等的,吃飽喝足了,一群人仍在等待,窩在角落里一堆干草上的許沸和蟲兒懸著心也睡不著。

  后半夜時,鐵妙青等人一個個回頭看向了洞口,淡淡的煙火氣味終于從洞內飄出來了……

  洞內深處,盤膝靜坐的庾慶發現煙霧已經開始慢慢轉淡了。

  此地氣流不暢,聚集的煙霧逐漸消淡,意味著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

  庾慶暗暗苦笑,發現這次嘗試果然是不行,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已經盡力了,必須走了,再拖下去,拖到煙霧全部散盡,鐵妙青等人怕是要進來看個究竟,到時候引起了懷疑,三個人怕是一個都別想走。

  要想逃,就要趁鐵妙青等人認為他不可能逃的時候逃。

  自己能力有限,只能是對不起許沸和蟲兒了。

  就在他準備起身,準備將之前堆砌木頭堡壘未用完的木頭全部扔進熔漿里加大煙霧時,就在他盯著煙霧的目光剛要放棄觀察時,眼皮忽劇烈跳動了一下,又瞬間瞪大了雙眼盯著。

  盯著那紅光背景中緩緩飄蕩的煙霧,眼中有難以置信的神色。

  是熔漿氣泡爆開的反應嗎?不是,他可以肯定,這是之前從未出現過的波動反應,頓時凝神仔細觀察……

  煙霧充斥的熔漿湖,湖中的一塊島陸上,一根筍柱下,一個黑點從熔漿中浮出,稍適應了一下煙霧環境后,忽突然從紅彤彤的熔漿中蹦了出來,落在了島陸上,是一只蟲子。

  黑褐色的蟲子,和熔漿湖一帶的巖石顏色一模一樣,甚至體表那凹凸不平的甲殼亦和巖石形態一樣。六條節肢長有鋒利倒刺,在島陸上慢慢轉動身軀,兩顆黑寶石似的大眼睛似在小心觀察這煙霧環境。

  稍感覺不對,蟲子立馬亮翅,翅膀一亮開才能看出黑色的翅膀中泛有淡藍光澤。

  蟲子個頭整體上并不大,比一般正常人的大拇指小一點,但是腦袋卻占了整個身體的一半,腦袋大,剩下的一半身子呈錐形。

  似乎是為了引起什么東西的注意,蟲子咀嚼的鋒利口器中還啐出了一陣又一陣的火星子。

  靜候觀察了一陣,四周依然沒有任何異常,蟲子似乎才放心了不少,這才慢慢從熔漿邊爬開了,蹦跳到了筍柱上,鋒利口器在筍柱表面不知啃什么,像是在找吃的……

  靜坐在外面的庾慶已是一動不敢動,確定了,確定了有一只小動物從熔漿里出現了,盡管沒見過,但只要不傻的就能猜到出現的是什么。

  靜候,待小動物的動靜穩定了,待估算好了小動物的大概位置,待深深換好一口氣后,庾慶慢慢伸手拿起了地上蘋果大小的金屬罐子,鐵妙青打造出來裝火蟋蟀的那東西。

  輕輕地擰開了蓋子,蓋子塞在了腰帶內,緩緩起身,悄悄向熔漿湖洞口摸去,同時一直盯著煙霧動靜觀察,略感覺那蟲子有異常,他便立刻屏氣凝神不動了,待到蟲子反應正常后,他又繼續摸過去。

  慢慢到了洞口,再次確認了煙霧中的環境,確定了蟲子的準確位置,他慢慢抬起一腿蹬在了墻上,整個人蓄勢待發靜候了一會兒,忽猛然蹬腿彈射而出,整個人射向了紅彤彤的煙霧中。

  人在空中,庾慶手中的金屬杯狀物忽猛力投擲而出,唰一聲射向迷茫中影影綽綽的筍柱影子。

  筍柱上的蟲子反應確實靈敏,忽見煙霧中有什么閃來,又聽到了破風聲,立刻蹦起往熔漿湖中躥,閃動的速度可謂奇快,但等它有反應時還是晚了,一團黑影將它罩住,咣當打回了筍柱上,金屬杯狀物硬生生深陷倒扣進了石頭,一半沒入了石頭中。

  當當當當……

  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在金屬杯內急驟響起,鑲嵌在石柱上的金屬杯明顯被里面的蟲子撞的松動了,并很快將金屬杯給撞的從石頭上彈起。

  一個人影腳踏熔漿湖面再次蹦起,腳下鞋底瞬間燒出了火光也不管,硬是撲來緊急出手。

  庾慶一把將彈開的金屬杯給重新摁回了石柱上,那叫一個驚險。

  急促的當當聲又不斷響起。

  緊急踩滅腳底的火光,感受著金屬杯內傳來的強烈撞擊動靜,庾慶心中狂呼僥幸,差那么一丁點,再慢上那么一會會兒就讓跑了。

  親身經歷過一趟后,他終于明白了這東西為什么難抓,反應確實太快了,他以偷襲的辦法驟然出手,還差點失手,由此便可想而知了。

  他得慶幸有這煙霧,若無這煙霧障眼的話,根本沒辦法靠近這小家伙,只要人影在這地下空間一冒頭晃悠,小家伙立馬就得消失,哪還輪得到你先發現它,怪不得鐵妙青等人拿這么個小玩意沒辦法。

  得虧助力觀字訣的煙霧對火蟋蟀產生了障眼法的效果,不能及時發現有人靠近,他得益于此才得手了。

  從未有過這方面的經驗,弄巧成巧,他如何能不暗呼僥幸。

  感受著杯內的強烈撞擊動靜,庾慶沒想到小家伙力氣這么大,難怪彈射逃逸的速度快。也松了口氣,有此物在手,應該不用急著逃了,自己的那筆財物也有了拿回的可能性。

  他慶幸就在自己要放棄的關頭出現了轉機,好險……

  洞外的人實在是等了太久了,從天剛入夜不久等到現在,等到天將黎明,如何能不疑慮。

  最終還是席地而坐的程山屏先站了起來,“老板娘,你看煙氣已經在轉淡,最多一個時辰天就亮了,這樣干等不是個辦法,里面究竟怎么回事我們一點都不清楚,我進去看看吧。”

  鐵妙青遲疑,能耐心等到現在,還是因為見過的那場神跡,不然不可能放任庾慶一個人在里面呆那么久,庾慶遲遲沒反應,她的信心也漸漸動搖。

  因為這句話,她離開了秋千,從眾人身邊走過,“我去就好。”

  順手要了塊打濕的毛巾。

  然而剛到洞口,她那戴著斗笠蒙著半張臉的曼妙體態便僵住了,疑惑,思索,漸露側耳傾聽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