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四章 地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呃…”庾慶有些猶豫,若不知道這香的價錢,他肯定會說越多越好,現在的話,他是從小窮大的,覺得這香未免貴的離譜,也搞不清找什么火蟋蟀要鬧多久,亂揮霍怕對方有意見,有點不敢下定論。

  鐵妙青似看出了他心思,“沒事,按寬裕了估算。”

  庾慶只好遲疑道:“那就買一百支?”也不知對方肯不肯花這么大一筆錢,至少對他來說這肯定是一筆大錢。

  鐵妙青向他確認,“一百支夠用嗎?”

  庾慶也不太敢確定,再次遲疑道:“可能差不多吧。”

  鐵妙青稍作斟酌,對抱臂等待的挑山郞道:“要兩百支。”

  “好嘞!”挑山郞喜笑顏開,當場清點,結果清點到最后發現細香只有一百六十來支,他只好尷尬抬頭道:“這位老板娘,一百六十來支行不行?我算你一百五十支的價。”

  鐵妙青對孫瓶抬了抬下巴示意,孫瓶立刻掏錢付賬,一千三百五十兩,錢貨兩訖。

  一旁的庾慶看挑山郞大把收錢的動作,難掩羨慕神色。

  焚香這東西的價錢他太清楚了,道觀里經常用,就這點東西連一兩銀子都不用,居然在這賣出了一千多兩,差不多賺了兩千倍,真正的暴利啊!

  如此大賺,搞的他都想去做挑山郞了,然而他知道,這挑山郞也不是誰想做就能做的,關鍵是跨入的門檻比較緊,首先需要得到各方的認可。譬如眼前這位,不得到妖界的認可怎么可能隨便進出妖界做買賣。

  各方不清楚你的底細又怎么可能認可你?你要在各家的地盤上做挑山郞,肯定要交代清楚你的底細,僅憑這一項,他庾慶就做不到,玲瓏觀有門規約束,不能輕易暴露本派隱秘。

  大概有許多修行中人都難過這一關。

  孫瓶又采購了一些在此的生活所需,也幫沒穿外套的庾慶等人買了身衣裳,才結束了這次的交易。

  挑山郞關了鋪門,再次鉆入鋪子底下扛起,拉開了四條橫栓,又反復拽拉一根繩子將四根腳柱給縮回了樓閣內,再推四條橫栓卡死腳柱,繼而扛著龐然大物就此與眾人告別而去。

  眾人目送其晃晃悠悠而去,許沸忍不住問了句,“這荒山野嶺的,一個人攜帶這么多財物,就不怕被人搶嗎?”

  庾慶白他一眼,“搶?能入此行與各方是有約在先的。你若敢搶,他讓你搶也無妨,他若在妖界的地面上被搶,妖界就要賠償他的所有相應損失,等于你一次性幫他把貨給賣了個干凈,至于兇手,他才懶得管誰是兇手,但你最好不要讓妖界查出來是誰,否則你一定會死的很慘。”

  孫瓶等人聞言瞅他兩眼,發現這讀書人對江湖上的事懂的還真多,還能有時間和精力讀書嗎?

  許沸點頭,表示長見識了,“扛著如此重物到處跑,賺的也是辛苦錢。”

  “能負擔自然有負擔的實力,修為低的,房子就扛小一點的,修為高的自然就扛大點的,眼前這位應該是玄級挑山郞,許兄不必瞎操心。”庾慶拍他肩膀,那眼神想說,我那四千兩銀子,你到了京城記得給我。

  許沸不覺,依然為大開眼界而唏噓,“人挑山,妖千里,二郎通天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今天算是見識了。”

  ‘人挑山,妖千里,二郎通天地’是世間的一句俗語,天下人或多或少應該都聽說過。

  人挑山指的便是挑山郞,而妖千里指的是與‘挑山郞’齊名的‘千里郎’。

  挑山郞是穿越兩界的貨郎,而千里郎則是能穿越兩界的信使,要寄信或寄送些物品時,你又想快速送達的話,可找千里郎相助。千里郎大多是飛禽修煉成妖,能快速飛行,具備其他修士所不具備的特殊優勢,能快速將寄送物品送達。

  不過價錢也很可觀,你讓一位妖修單獨為你跑腿送東西,能便宜才怪了。

  所謂人挑山,妖千里,是人和妖許久以前爭斗妥協出來的結果。

  挑山郞把持在了人類修士手中,而千里郎則把持在了妖修的手中。只是送信這種事有可能涉及到泄密,費用太高都是其次的,所以一些公文或涉及妖修的機密,朝廷方面寧愿繼續使用效率低一些的驛站來傳遞。

  二郎通天地,指挑山郞和千里郎可以任意穿越兩界,可以抵達天上地下任何地方。

  對于這些,庾慶自然是比許沸更清楚,但此時不是跟他多扯的時候。

  東西準備好了,表面淡定從容實則心急的鐵妙青再也不愿拖拉了,號令眾人繼續出發,問過庾慶的意思后,直奔就近的上次有發現火蟋蟀的地下洞窟。

  沒花太長時間,路也不算遠,就是庾慶和鐵妙青昨晚上初次見面的那個山洞,離庾慶三人過夜的山洞也不遠,一行有點跑來跑去的感覺,尤其是帶著兩個累贅跑來跑去。

  但是沒辦法,庾慶不放心這些人,非要把許沸和蟲兒給帶在身邊,不給這些人找借口的機會,尤其因程山屏的存在,總感覺那家伙的眼神有點怪。

  洞外還有昨晚篝火的痕跡,白天再次光臨又是另一番光景,一行并未逗留,點了幾支火把便直接進了山洞。

  山洞四壁是明顯開挖出的痕跡,歲月的痕跡也很明顯,也不知是哪個時代遺留的。

  地下通道并不坦順,遇見難以掘開的大石便繞開了,總體趨勢還是一直向下的。

  深入地下,斷了外面的光線,手中火把的光芒也照不遠。

  對許沸和蟲兒來說,前面的無盡黑暗如同迷茫的未來,不知要走向何方,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半點都由不得自己。

  兩人一路的提心吊膽,懸著的心始終放不下來,不知這兩天究竟是怎么了,始終處在命懸一線的狀態上。

  再次見到地下另一頭的光明時,庾慶也不知究竟下到了多深,只估摸出在地下走了十幾里路的樣子。

  盡頭是紅光,未靠近已感受到溫度的升高,再走了一段距離,蟲兒實在是不適應,溫度高了會給人窒息感,他一普通人不得不停步了,許沸稍好點,不過為他好也讓他留下了。

  鐵妙青讓孫瓶帶著二人退回一段距離,去到清涼的地方休息。

  其他人繼續前行,當紅光迎面籠身時,已身處在一片幾畝地大的地下空間,紅彤彤的熔漿,干熱炙烤,點綴著一座座小島,還有未消融的筍柱連通上下,不時有熔漿氣泡從地下涌出的聲音。

  “就這。”鐵妙青指了一角,“昨天就在那發現一只火蟋蟀,它鉆入裂縫跑掉時我們才察覺到。它趴著一動不動時和這里焦黑的巖石色彩完全相融,渾然一體,難以辨別出來,你還沒發現它,它就先跑了。”

  庾慶觀察著這片空間的環境,問:“就一只嗎?”

  鐵妙青也上下看了看,“這個不能確定。熔漿于它,如同水和魚,此地熔漿下面可能與其它地方有勾連,這火蟋蟀是游來游去至此,還是一直生活在此不能確定。”

  庾慶回頭瞥了下礙眼的程山屏,道:“讓其他人都退開。”

  鐵妙青不知他要干什么,伸手要了朱上彪背負的一只包裹,偏頭示意其他人遵照退開。

  見老板娘竟如此聽話,程山屏哼了聲,但還是轉身離開了。

  現場就剩下兩人后,鐵妙青問:“你準備怎么弄?”

  怎么弄?庾慶心中一陣哀鳴,之前也沒見過地火熔漿之地的環境是怎樣的,今天是頭一回見識,現在才發現,這幾畝地大的空間,加上升騰流轉的熱量,焚香一支一支的點沒什么用,把那一兩百支香同時給點了又難持久。

  可他又很清楚,若給不出交代,休想輕易脫身。

  事到如今,眼前的環境,他一點抓到火蟋蟀的把握都沒有,不得不真正開始思量逃命的辦法,思考怎樣才能在這群玄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跑掉。

  斟酌一番,結合這一路觀察的地形,心中有了脫身之策后,他反問道:“抓到了火蟋蟀,你們準備用什么裝?”

  鐵妙青當即從手上包裹里摸出了一只蘋果大小的鐵罐,遞給道:“來時特意讓人打造了幾只,專門用來裝火蟋蟀的,也不知究竟是個什么樣的東西,更不知其習性如何,所以蓋子上多下了點工夫,擰動旋轉便可轉換為有氣孔和沒氣孔兩種方式。”

  庾慶接到手上,擰開了蓋子,查看后說道:“我要兩壺水,一條毛巾,再給我砍一棵樹來。”

  這個地方溫度高,容易渴,要水和毛巾還能理解,但不理解砍一棵樹來是怎么回事,鐵妙青問:“要樹做甚?”

  庾慶平靜道:“之前不知道這里的環境,觀察后,思量再三,還是決定再搭建一座祭臺。”

  祭臺?鐵妙青狐疑,又不懂,但并未拒絕,想了想,問道:“要多大的樹,太長了,怕是不好搬運進來。”

  庾慶:“可以砍成一段一段。”

  鐵妙青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離開了,片刻之后再回來,告知:“要等一陣,來回折騰要點時間。”

  庾慶點頭,向她要了焚香,背在了自己的身上,抽出一支,走到滾燙的熔漿湖邊,蹲地迎著炙烤的高溫,點在紅彤彤的熔漿上,香頭瞬間冒煙點著。

  他起身雙手持香,一臉虔誠模樣,貌似在敬神,實則在盯著香火觀察煙氣飄蕩的動靜,稍候便知這地下的空氣沒什么流通。

  鐵妙青見他又一副通神的樣子,屏氣凝神在旁不敢打擾。

  稍候,趁著樹木弄來還要點時間,庾慶開始頂著高溫在熔漿湖的島陸上蹦來蹦去,開始詳細觀察地形,為自己即將實施的打算而做準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