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二章 證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是這個理,鐵妙青頷首認同,這么大的事情古冢荒地一帶必然也要傳遍。

  庾慶也沒了話說,也認為孫瓶說的有理,只能是等消息。

  也松了口氣,只要這邊愿意給時間搞清真相,獲悉了棲霞老妖的死訊后,知道無處領賞了,自然也就不會為難了。

  同時也很鬧心,發現自己跳進了自己挖的坑里。

  若早知道背后的真相是這回事,早點說出棲霞被殺的事不就完了,犯不著搞裝神弄鬼的那套,現在后悔都不敢解釋自己是怎么知道“安否”那兩個字的,不得不硬著頭皮幫人家找什么見鬼的火蟋蟀去。

  既然暫時相安無事了,庾慶撿起了裝畫的金屬軸筒,又招呼上了許沸和蟲兒,讓幫忙找那半幅被鐵妙青扔掉的畫,也不知被風吹哪去了。

  畫必須得找回來,只要能離開這里,他就必須要盡力完成阿士衡交代的趕考任務。

  鐵妙青倒是沒有阻攔,還對孫瓶道:“是我不小心弄丟了,你幫忙找找。”同時給了孫瓶一個眼色,讓盯著。

  孫瓶會意同行。

  一行一路順著風吹走畫的方向找去,在山腰繞來繞去搜尋。

  借著幾人走散了些的機會,山林中深一腳淺一腳的庾慶迅速到了許沸身邊,瞥了眼數丈外的孫瓶,低聲問:“我以弓箭射殺妖修的事可有告訴他們?”指殺黑云嘯的事。

  許沸低聲回,“沒有。”

  庾慶挑眉,“沒招?你有這么硬的骨頭?”

  這質疑有點侮辱人,許沸語氣有點急,“我招什么呀,人家壓根沒問,確認了我們考生的身份后便把我帶回來了。”

  庾慶:“你沒說怎么弄到靈米的吧?”

  許沸嘆道:“沒說,我都說了,人家壓根沒多問,你別自己嚇唬自己。”

  庾慶想想也是,許沸和蟲兒被帶走問話時他身上的靈米還沒暴露出來,不過還是叮囑道:“許兄,這事也不能說,回頭若有人問起靈米怎么來的,就是你猜字謎得來的,懂嗎?”

  許沸:“哎,這還用你交代啊?欺騙州牧大人的事我敢往外泄露嗎?只要你能咬死了不往外說,我就謝天謝地了。”

  庾慶又叮囑,“殺妖修的事也不能說,鬼知道他們和那些妖修之間有沒有交情,別節外生枝。”其實是他自己怕招來妖修的報復,當時很明顯的,那些妖修都是一伙一伙的,死在他手上的妖修可能還有同伙。

  許沸嗯了聲,表示知道了,不過卻另有好奇,扯了下庾慶的袖子,“士衡兄,你真的能掐會算?”他對庾慶提劍畫符的一幕那可真是印象深刻。

  庾慶嗤了聲,這事必須解釋一下,傳出去對‘阿士衡’將來復考不好,反問:“這你也信?”

  許沸越發驚疑,“那你怎么會知道她有丈夫,還知道她丈夫有麻煩?”當時這位鐵口直斷,可謂驚艷了他,鐵妙青等人的反應他也記憶猶新,那些人明顯也被驚著了。

  庾慶反而一臉稀奇問他,“你覺得她年紀多大了?”

  “呃…”許沸掂量他問這話的意思,瞅了眼不時瞥向這邊的孫瓶,低聲道:“看著年輕,但感覺三十應該是有了的。”

  庾慶目光不忘搜尋那幅畫,“還不算瞎,就是讀書讀傻了。許兄,越好看的花越容易被采,憑她的姿色,難以在閨中久待,就她的年紀,說她還在枝頭沒被采過,說她至今名花無主,你相信嗎?”

  這點,許沸承認,也有些驚訝,“沒想到士衡兄年紀輕輕竟如此懂女人!”

  庾慶嘿嘿一樂,都是小師叔教的,真相他自然不會說出。

  只是許沸依然不解,“這和他丈夫有麻煩有什么關系?”

  庾慶頓時看傻子般的眼神看他,不知這位腦子里裝的什么,舉人是怎么考上的?

  他只想告訴這位,若不是自己當時反應快,三個人的命早就沒了,你那四千兩回頭給的一點都不冤。

  他已經在琢磨了,回頭那四千兩不給可不行!

  許沸讀懂了他看傻子的眼神,尷尬一笑,然還是不明白其中的因果關系。

  既然想不通,庾慶也不想跟他多解釋,說太多說太透了未必是好事,只要讓他知道‘阿士衡’不會能掐會算,目的就達到了。

  “在樹上。”

  突然傳來蟲兒的喊聲,兩人以及附近的孫瓶皆聞聲看去,只見蟲兒抬手指著一棵樹上向他們示意,三人立刻快步趕到抬頭望,果然見到耷拉在樹叢上的那半幅字畫。

  庾慶一個縱身彈起,順手抓了字畫,落地攤開一看,還好,無損壞,不過這字畫紙張只要摸過的也知道不普通,有絲薄絹布感,不留折痕,只要不刻意為之,不是輕易能損壞的普通紙張。

  他將畫卷好,又重新塞回了金屬軸筒內,態度頗為謹慎。

  實在是這東西不能丟失,這是阿士衡用來證明身份的東西,關系到阿士衡的終身,臨別時阿士衡再三交代過此物的重要性,再三叮囑不可遺落。

  之前顧不上,只因命在別人手中,先保自己小命要緊。他可不是什么迂腐的人,不會為了阿士衡的畫搭上自己的性命,保不住自己的命,自然也就丟了畫,當然要先保命。

  有孫瓶盯著,三人也不敢跑,找到畫后,只能乖乖回去。

  庾慶也不知自己走了什么霉運,以前出山不容易遇見的玄級高手,這次動不動就撞上。

  臨近正午時分,朱上彪和程山屏回來了,一路飛掠上山。

  雙雙落地后,兩人第一時間掃了眼靠邊坐地上的庾慶等人,神情有些異樣,不等孫瓶問話,朱上彪已經沉聲道:“老板娘,棲霞娘娘出事了。”

  鐵妙青和孫瓶下意識相視一眼,已經意識到了什么。

  果然,朱上彪繼續說道:“我們去了附近的妖族巢穴‘臨淵閣’,閣主說接到消息,說地母親自出手,把棲霞娘娘給殺了!”說罷又瞥了眼庾慶等人,聲音不大,有意回避,不想讓庾慶等人聽到地名。

  他既然有意,坐在角落里可憐兮兮樣的三人自然是聽不到什么。

  然而盯著他嘴唇動作的庾慶還是跟著嘀咕了一句,“臨淵閣…”

  這個地名他有印象,應該是在地圖上看到過,回頭地圖上查找一下,再結合附近的河流,就能推算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就能找到最佳的脫身方位。

  然而眼前最大的問題還是自己落在了這些人的手上,實力相差太大,人家不放你走的話,很難有機會逃跑。

  不過眼前帶回的消息足以讓他安心不少,至少不用再擔心這伙人因貪圖巨資而食言,暫無性命之憂!

  那邊的程山屏則皺著眉頭點了點頭,補充了一句,“就兩三天前發生的事。”

  對此,鐵妙青和孫瓶似乎不算很意外。

  這難道不是大事嗎?程山屏和朱上彪也發現了異常。

  孫瓶低聲道出了真相,說這里已經知道了,兩人這才釋然看向乖乖呆在邊角的三人。

  稍作議論后,鐵妙青問到了正題:“焚香找到了嗎?”

  朱上彪搖頭,“臨淵閣那邊平常不用這東西,沒有焚香可提供,不過提供了一個消息給我們,說今天恰好是‘挑山郞’去臨淵閣的日子。與那邊常來往的一位‘挑山郞’每個月的今天都會去一趟,估計下午會到,讓我們找‘挑山郞’問問,興許有那東西賣。”

  鐵妙青默了默,旋即挪步,徑直走到庾慶跟前,居高臨下問:“非要焚香不可嗎?”

  坐在地上的三人皆昂頭看著她。

  為了安全和穩妥,庾慶也不便出爾反爾,只能是點頭。

  “走吧。”鐵妙青揮袖轉身。

  一行旋即出發,然而還沒下山就發現了問題,庾慶還好,問題是許沸和蟲兒,尤其是蟲兒,在這山林地帶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趟,不能像其他人一樣在復雜地形中飛掠縱橫。真要照蟲兒和許沸的行進速度,一行在這里也不用再忙其它的,趕路的時間都不夠。

  還沒下山就不得不停下了,孫瓶對庾慶建議,“阿公子,你這兩位伙伴不如就留在這山上的洞里,我們給他們留下足夠的吃食,也免得他們跟著我們奔波勞累,待事情結束后再來找他們。”

  這建議,頓令許沸高度緊張,眼巴巴看著庾慶。

  而庾慶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拒絕了,“不行,他們在這里根本沒有抵御任何風險的能力,隨便來個小妖就夠嗆,單獨留下太危險,要走就帶他們一起走,否則咱們好聚好散,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蟲兒大眼忽閃看著他,就知道士衡公子是真正的好人,絕不會輕易將他們棄之不顧。

  程山屏立刻冷笑道:“小子,這里可沒有你討價還價的余地!”

  庾慶當即反駁,“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是你們老板娘請我幫忙,你卻三番兩次羞辱于我,看你對我如此不善,事后必然過河拆橋。既然你們根本沒有合作的誠意,既然事后左右都是一死,那也沒必要再繼續,要殺要剮就在當下,悉聽尊便!”知道了附近妖怪老巢叫什么,也獲悉了對方已知棲霞娘娘的死訊,說話都硬氣了不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