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七章 請留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知道了這些人的身份,也就明白了這些人為何敢大晚上在古冢荒地點火煮東西。

  敢暴露,不是因為這些人的實力,而是因為這些人的身份,幽角埠商賈只要不在妖界亂來,妖界這邊基本上也不會有人為難他們,畢竟幽角埠各種物品薈萃,也是妖修喜歡去的地方,無緣無故得罪幽角埠的商家不是什么好事。

  斗笠女子走到了一棵大樹下,手扶樹上懸掛的繩子,坐在了一只秋千上蕩了起來,裙袂跟著飄忽又飄忽。

  不知道為什么,庾慶感覺這女人有很重的心事,念及此,心里又忍不住自嘲,瞎想什么呢?

  收了收神,又回到了來時的意圖上,現已確認了這些人的身份,估計不會對自己亂來。

  把風險性仔細衡量過后,庾慶解下了身上背負的靈米,悄悄掛在了樹上藏好,繼而一個閃身飛撲向篝火坪地,毅然決然現身。

  做出如此決定也是沒辦法,不弄清所處環境的話,想靠碰運氣從妖界順利闖出去很難。

  必然是要與人接觸的,至少幽角埠的人比本地妖怪好說話。

  他剛飛身而出,稍微有了些動靜,篝火前的三人,秋千上的女人,皆猛然回頭盯去。

  庾慶輕身落地,第一時間躬身拱手,向眾人行禮。

  姿態擺的很低,證明自己沒敵意。

  篝火前的三人已經迅速站了起來,驚疑不定,首先是庾慶的穿著,只穿了內襯,沒穿外套。

  秋千停止了蕩動,斗笠女子偏頭盯著庾慶。

  那個體態豐腴上了年紀的婦人,眉目間透著一股潑辣感,翻手在雙眼上一抹,雙眼眼瞼上頓顯兩道瑰藍色彩,似抹上了什么顏料。

  庾慶在師門還是得傳過一些江湖經驗的,一看對方涂抹的東西便知對方使用了解妖師煉制的“藍色妖姬”。

  此物一旦暴露在空氣中,容易揮發,抹在眼瞼上時,視力透過無形的揮發物觀察人時,能看出人身上是‘人氣’還是‘妖氣’。通俗點講,就是使用此物能看出一個人是不是妖怪所化。

  抹出的藍色妖姬,藥效最多能持續半個時辰,當抹出的淡藍色全部消失后,也就意味著藥效沒了。

  婦人看出庾慶是人非妖后,喝了聲,“哪來的不懂禮數的小子,何故擅闖他人駐地?”

  這句話無疑告訴了其他三人,來者是人。

  庾慶近距離之下看清了他們腰間幽居牌上的字號是‘妙青堂’,也就是說這四人來自幽角埠一個叫‘妙青堂’的商鋪,當即拱手道:“小生詹沐春,乃列州新科解元。此番冒昧前來,實乃迫不得已,若有驚擾之處,還請恕罪。”

  沒用‘阿士衡’的字號,首先是不想讓這幾人對‘阿士衡’這個名字有印象,其次是阿士衡鄉試的成績并不靠前,不如詹沐春解元的名號動人。有價值一點的人,遇上這種情況的安全性比較高一點,有價值的人自然容易得到寬待。

  此話一出,四人皆一臉驚愕,從未想過能在這種場合遇上這種身份的人。

  那斗笠女子也離開了秋千,走來圍著庾慶上下打量著轉了圈,多少有些好奇道:“列州鄉試的魁首,怎會跑到這里來?”聲音清柔。

  不但人有氣質,聲音也好聽,庾慶兩眼目光很想看穿對方的蒙臉紗,很想看看對方到底長什么樣,嘆道:“數日前,列州三百一十八名考生在州府集結出發,有上千人馬護送,行至古冢荒地途中,突遇襲擊……”

  他把當時遇襲的情況大概講了下,不該講的自然不會講,抹去了自己逃出牢籠后追找靈米的事,只說自己倉惶逃跑時掉進了河里,抱著一根木頭飄到了這里。

  情況經過很真實,不像是假的,正因為如此,四人面面相覷。

  那位有些發福的男人沉吟道:“巨鷹投石空襲…古冢荒地內好像有一個妖修名叫高遠,綽號‘鷹王’,可能也參與了這事。”

  庾慶觀察了下幾人的反應,發現斗笠女子在幾人中似乎是拍板做主的那個,再次拱手道:“還未請教諸位尊姓大名。”

  斗笠女子輕言細語道:“我們是誰不重要。小兄弟,你是仕途中人,我們是江湖中人,看你也有一定的修為,懂點江湖事才是,豈不聞道不同不相為謀,何故夜晚跳出相見?”

  “想必諸位也能猜出一二。”庾慶苦笑,再次拱手懇求,“小生在這古冢地迷了路,恕小生斗膽,不知諸位能不能助小生離開,小生事后必有重謝。”

  斗笠女子:“我們有我們自己的要務,沒時間為了你的事耽擱。另外,不管你是不是迷了路,都是擅闖妖界,既然已經破了五十里之約,妖界之內人人皆可名正言順找你麻煩,我們帶著你豈不是自找麻煩?我們不害你,也不聲張,就已經是幫了你,其它的就不要想多了,自尋活路去吧。”

  要務?庾慶心里嘀咕,幽角埠的商賈跑到古冢荒地來,能有什么要務?

  人家話說到了這個地步,他也不好勉強,但有一事不得不求,“容小生再斗膽一句。諸位縱橫古冢地,必然備有地圖,若有多余,不知能否賜我一份?若能僥幸逃離古冢地,將來必有厚報!”

  斗笠女子倒也爽快,翻手到了披風里面,從后腰抽出了一卷羊皮地圖,隨手扔了過去。

  庾慶一把接了,到手還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一看,發現果然是古冢地的地圖,當即對四人再三鞠躬,表示感謝。

  不敢再過多叨擾,臨走前,他深深凝望著斗笠女子的半張臉,很想請對方解下面紗看看真容,然而又不敢唐突。

  對于心里的一絲萌動,也不得不在內心自嘲,人家可是能在幽角埠謀得立足之地的人,自己不過是為了幾千兩銀子拼死拼活的俗人,人家再漂亮也和你無關,也不是你這種人有資格覬覦的。

  斗笠女子不知是不是讀懂了他的眼神,玩味一笑。

  庾慶感受到了對方看自己如同看‘小朋友’的感覺,略點頭致意,借紙借筆的話不提了,毅然轉身,縱身而去,躥入樹叢后,扯上了自己的那袋靈米,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斗笠女子則對身邊的兩個男人遞了個眼色,兩人會意,迅速閃身沒入了夜色,悄悄追著庾慶去了。

  此時,陪伴在旁的婦人忽唏噓一聲:“小姐,看來‘孽靈丹’的誘惑力還真是不小,竟有人敢直接沖撞司南府的護送隊伍。這小子對此恐怕是毫不知情,肩膀上居然敢扛著上百萬兩的銀子到處亂跑,簡直是欺我等不敢取!”

  斗笠女子:“若他所言是真,這般能文能武的解元,倒是罕見,說是才子也不為過,倒在這里未免有些可惜。只是我等若不取,在這古冢地也是白白便宜了他人,若確認無誤了,既是順手的事情,不妨就順手辦了。”

  婦人嗯聲點頭,懂她意思,這么一大堆銀子突然主動送上門,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踏實,萬一是個套呢?不確認有把握了,不敢輕舉妄動……

  一路摸黑,又過河,庾慶回到了藏身的地方。

  守在洞口的許沸見他回來,當即詢問:“情況怎樣?”

  庾慶:“說了你也不懂,你先歇著,有什么事明天再說。”有關幽角埠人員的事也確實沒必要跟許沸說,跟不懂的人扯不清楚,越扯問題越多,會問個沒完。

  許沸遵話歇了,庾慶讓他多休息了一陣才換人。

  次日太陽升起后,盤膝打坐了兩個時辰的庾慶才收功出洞,坐在洞外的蟲兒立刻起身打了個招呼,“士衡公子。”

  庾慶嗯了聲,摸出了那張羊皮地圖,爬到了山頂,對比四周地形,以便確認自己所在的位置,好制定最佳的離開妖界的路線。

  許沸和蟲兒也爬上了山,兩人也圍在了地圖前,都沒想到庾慶已經弄到了地圖。

  站在山頂的三人卻不知此時已有一人悄悄閃身闖進了他們昨晚過夜的地方,在山洞內一陣搜索。

  古冢荒地的地域很廣,一張地圖上也只能將整個地域的地形標個大致,繪制手段難以將整個古冢荒地的所有地形地貌詳細標注,對著地圖尋摸了好一陣,也未能從四周找到地標,類似附近河流的地方不少,無法輕易當做參照物,所以并未確定自己在什么位置。

  不過有了地圖在手后,根據遭遇襲擊的大概地點,再估算河流的流速,大致還是能圈定所在區域的。

  三人原路下山,準備去找地圖上有的地標性的地形,只有找到了可做參照的地形才能確定自己所在位置,才能制定離開的最佳路線。

  途徑昨晚過夜的山洞,三人只是看了眼,并未打算逗留,幾乎都是兩袖清風而來,也沒什么東西可收拾。

  誰知剛走過山洞,山洞內便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詹沐春。”

  許沸和蟲兒皆同時回頭看去,庾慶則猛然心跳了一下,這個聲音他不算陌生,慢慢回頭,只見山洞內慢慢走出一個戴著斗笠的青披女子,正是昨夜贈圖的好看女人。

  比起昨夜在篝火前的樣子,這女人在青天白日下的樣子越發顯得明媚。

  詹沐春?許沸有些狐疑,不知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女人是在喊解元郎詹沐春的名字嗎?

  斗笠女子站在了洞口外,盯著庾慶似笑非笑道:“請留步。想了一夜想不通,特來請教,我是該稱呼你詹沐春,還是該稱呼你士衡公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