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六章 窺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蟲兒潸然淚下,懂了他的意思,哽咽,“公子,士衡公子是好人,不會扔下我們不管的。”

  許沸無語,心想,你對他知道多少?你什么都不知道!

  然此時也不好多說什么。

  前面的庾慶邊走邊脫下了身上官兵的衣裳,吆喝一聲,“許兄,這個不能穿了。”為何不能穿了也沒說,從衣服上撕了根布條,隨便把頭發綁了個馬尾。

  許沸照做,也脫衣服綁了個馬尾,只是兩手空空,他的刀已經掉進了瀑布下面。

  蟲兒唯獨例外,找了個合適的樹枝簡單處理后當發簪,將頭發盤起別好,他還是更習慣正常男人的打扮。

  一座山腳,庾慶讓兩人稍等,自己爬到了山頂,登高放眼四處看。

  根據日落方位,他判斷出了東南西北方向,但僅僅知道這種方向是沒用的,朝著一個方向走固然能走出古冢荒地,但不可能在古冢荒地橫行無忌,太危險了。

  他希望能找到煙霧籠罩的起火點,以縮短冒險的距離。

  記得遭受襲擊的地方已經燒起了很大的山火,估計半天時間很難撲滅,何況那個情況下戒備是首要的,一時半會兒也沒人敢分出力量去救火,所以那個地方的上空一定是被大片煙霧籠罩,只要找到那個位置,就能有個歸隊的方向。

  不管出了什么事,阿士衡的事情為重,赴京趕考的事他必須是要完成的。

  然而看不到,四周天際反復查看,沒看出任何地方有大火燃燒過的氣象。

  完了!庾慶知道麻煩了,地下河內兜兜轉轉漂了半天,也不知道被急流送到了什么位置,看這情況離原來激戰的地方怕不是一般的遠,就算能找到原來地方,等到他們跑過去,只怕趕考人馬早就遠去了,不可能專門逗留等他們三個。

  離官道五十里肯定是不止了,肯定已經進入了妖界地盤。

  不遵五十里之約,擅闖妖界,這才是真正的大麻煩,現在要躲避的可就不是襲擊趕考隊伍的妖孽了,而是整個古冢荒地的妖怪。

  后悔了,庾慶悔不該貪財,否則焉能淪落至此。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后悔著急也沒用,他朝山下揮手,招呼許沸和蟲兒上山。

  剛才上山的途中,他發現有一處山洞,可供他們容身,天已經快黑了,先熬過今晚等天亮再說。

  等三人弄了點干草在山洞內做了安身,天已經徹底黑了,洞外漫天繁星。

  庾慶和許沸約好了輪流在洞口放哨,庾慶當上半夜,許沸當下半夜,蟲兒放哨也是擺設,則免了,

  許沸躺下沒一會兒,便呼嚕震天響。

  蟲兒也在噪音中很快睡著了,也打著細細的呼嚕。

  庾慶坐在洞外靠在一塊石頭上看星星,在琢磨怎樣離開這里,在目前兩眼一抹黑的情況下,若能弄到一幅古冢荒地的地圖就好了。

  就在他心思翻轉之際,忽見天際的一顆“星星”在跳動,不由一愣,定睛一看,發現不是星星,應該是火堆。

  他慢慢站了起來凝視,也不知點火的是人還是妖,從方位上來看,應該是在河對岸的一處山中。

  稍加琢磨,他還是決定過去一探,遂轉身鉆進山洞,拍了拍呼呼大睡的許沸。

  許沸沒反應,庾慶看了火大,這種地方居然能安心沉睡到如此地步,當即一把捂住了許沸的口鼻。

  稍候,許沸醒了,瞪大了雙眼掙扎。

  庾慶放了他鼻子通氣,只捂住他嘴,低聲道:“河對岸好像有人,我摸過去看看,你在洞口守著。”

  許沸點了點頭。

  兩人先后出了洞,許沸低聲問了句,“哪里?”

  庾慶指了火光處,許沸仔細一看,擔憂道:“你小心點。”

  庾慶嗯了聲,就要邁步離開。

  許沸忽又一把扯住了庾慶的胳膊,“士衡兄,你一定要好好的,只要這次我和蟲兒能安全抵達京城,我愿出四千兩銀子給士衡兄當酬勞。”

  這話他之前上岸時就想說了,但是擔心說出來有侮辱人的嫌疑,一直沒好意思出口,讀書人嘛。

  現在見庾慶要單獨走人,他很是擔心庾慶會一去不回。

  將心比心,這種環境下帶兩個累贅,換誰都覺得麻煩,所以不得不開出‘侮辱人’的價碼。

  那二十斤靈米不就價值兩千兩么,為了兩千兩銀子都能拼命了,許沸覺得自己翻倍給出四千兩應該能打動對方。

  果然,一聽能得四千兩銀子,庾慶立馬兩眼放光,瞬間感覺不虛此行,此地的危險級別已在他腦中快速下降,不過嘴上卻客氣道:“許兄,咱們之間那是什么關系,談錢未免有辱斯文…”話鋒又突然一轉,“再說了,你哪來的四千兩銀子,連行李都扔了,你現在只怕是身無分文吧?”

  許沸一聽就知道有戲,就知道自己的判斷沒錯,還是‘錢’對這廝最直接有效,頓時也來了精神,也懶得跟他放屁扯什么斯文了,直言不諱道:“我現在是身無分文,可一旦到了京城則會有錢。我舅舅在京城經商,雖是做點小買賣,但四千兩銀子還是能拿出的,憑我現在舉人的身份,找舅舅周轉四千兩銀子不是問題,這點士衡兄無需擔心。”

  庾慶抬手捋了把自己的馬尾,嘿嘿干笑,“紅口白牙隨口說的話,聽聽就好,哪能當真,回頭你不給我,我也奈何不了你。”

  許沸正色道:“我可以寫借據給你。奈何現在沒有紙筆,只要找到紙筆,我立刻寫下借據為證。”

  庾慶立馬回頭看向火光處,心里暗暗嘀咕,看來不借個紙筆來還不行了。

  他本沒打算見死不救,不是沒辦法的話,不會輕易放棄兩人,本就是順帶的事,沒想到居然還有錢賺。

  不好意思也得面對現實不是?他知道自己進一趟京完成任務后就要返回玲瓏觀隱居修行,這一隱又不知是多久,能順帶賺一筆的話就不能客氣。

  心里不客氣,他嘴上還是客氣道:“許兄,你這個樣子讓我為難。唉,我也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我若是不答應的話,你只怕要寢食難安。也罷,你把心放在肚里,我姑且先答應你就是了,定全力護你周全。”

  見他還擺出一副被逼無奈的樣子,許沸心里‘呸’一聲,卻依然拱手相謝,“謝士衡兄,有勞。”

  庾慶拍了下他肩膀,轉身快速下山。

  途中一路潛行到河邊,跳入河中,憑一身修為迅速過了河,上了岸直線朝光亮處摸去。

  約莫潛行了四五里路的樣子,爬上了一座山,悄悄摸到了半山腰的位置,也是火光來源地,趴一棵樹上窺探。

  半山腰也有一個山洞,山洞外有一塊坪地,燒了堆篝火,火上架著一只鍋,兩男一女圍在篝火旁煮東西。

  兩個老男人和一個老婦女未能吸引庾慶的注意,反而是恰好從山洞里走出的一個女人令庾慶的目光難以挪開。

  是一個戴著斗笠的女人,身裹一襲青色披風,斗笠下的面龐蒙著一條青色紗巾,臉露一半,讓人看不清面容。

  經過火堆旁時,火光照亮了斗笠下的半張臉,憑庾慶的目力也看清了那半張臉。

  皮膚很白皙的樣子,眉心一點朱砂顯眼,明眸似水,長長的睫毛彎彎,眼睛很好看。重點是這女人款款而行的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一股柔雅,身上有一種吸引庾慶目光的氣質。

  盡管只看到半張臉,盡管并未看清對方的全部面容,庾慶心里下意識已經認定了,這應該是一個大美人。

  當這女人走到山緣邊靜立,仰頭凝望星空時,篝火就在她的身后。透過光,披風下的軀體朦朦朧朧,娉娉婷婷,那份光感下胴體若隱若現的曼妙風情,令庾慶年輕的心萌動。

  庾慶在世俗混過的時間并不長,并未正兒八經接觸過女人,在這方面還是個雛,對女人的認知基本上都來自小師叔的講述,因為小師叔好像很了解女人。

  人到少年時,便對女人有了憧憬,他有過各種美好幻想,但小師叔說山下的女人似老虎,給他潑了好多桶冷水。

  此時此刻,庾慶感覺自己對女人的憧憬又被眼前女子的風姿綽約給重新勾了起來,是對不曾有過的美好的向往。

  女人在山緣邊靜默了一陣,輕輕一聲幽嘆后轉了身。

  轉身的剎那,庾慶的眼睛被一道幽光晃了一下,目光下意識盯去。

  是那女人腰間懸掛的一枚圓形鐵扣,黑色,銅錢大小,火光照耀時感覺有幽冷光芒在上面游走。

  一看這鐵扣的形式,庾慶立馬明白了這女人是什么人,眼前這些人應該都是來自幽角埠的商人。

  鐵牌名叫‘幽居牌’,是取得了幽角埠居住資格的人才能得到的東西,一面雕刻有幽崖的圖紋,一面雕刻有幽角埠商鋪的字號,是由掌控幽角埠規則的幽崖所發,也是用來證明幽角埠商家身份的東西。

  此物難以假冒,也不知幽崖是用了什么手段煉制的,就如庾慶看到的幽光,這‘幽居牌’只有在真正主人的身上才會折射那樣的光澤,只要一離開原主人立馬就會變的不反光,頗為神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