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五章 雌雄兼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許沸也看愣了,他畢竟習武,還算是有點眼力的,至少知道一些修為實力的劃分,一看庾慶能在水面借力彈起整個人,便明白了,這位士衡兄的修為起碼已經到了上武境界,至少初武的修為是到不了這般內力駕馭境界的。

  他也喜歡舞刀弄棒,是個尚武之人,看到庾慶能在水上飛,可謂非常羨慕。

  當然,他也知道這還不是真正的水上飛,真正的水上飛是不會這么費力的,也不會這般水花四濺。

  有一種水上飛的境界叫做凌波微步,而凌波微步、身輕如燕、踏雪無痕正是邁入玄級門檻的標志。

  他知道自己這種練外家功夫的,很難達到玄級境界。當然,外家功夫進入玄級境界的不是沒有,不過非常稀少,而且衡定進入玄級境界的標準也不一樣,讓外功高手玩什么水上飛不是為難人么。

  到了崖上的庾慶四處看了看,忽然飛奔而去。

  許沸頓時緊張了,又不敢高聲吶喊,心慌一句,“完了,士衡兄這是要舍我等而去嗎?”

  上岸也許不用太過擔心,這河流兩旁總不可能一直是懸崖峭壁,總會有淺灘的時候。關鍵是在地下河急速漂流了半天,如今鬼知道自己在古冢荒地的什么位置,十有八九已經擅闖到了妖界,庾慶一旦跑了,他是一點活著離開的把握都沒有。

  蟲兒卻肯定道:“公子放心,不會的,士衡公子是好人,不會扔下我們不管的。”

  聽他語氣,許沸多少一愣,不知自己這書童為何如此篤定這位士衡兄的人品,他這個時候也不想背后說人什么,只能感嘆蟲兒這小子無知,那位是為了錢連命都不要的主,真正的視財如命,這種人什么扔不下?

  蟲兒目光緊盯庾慶,嘴角已勾出一抹笑意,只見庾慶已經停在了崖壁上的巨人骸骨旁,明顯是在想辦法救他們。

  “……”許沸無語,也看到了,也看出了,好像還真的是被蟲兒給說準了。

  庾慶用腳踹了踹巨人骸骨,提前上岸正是為了測試這骸骨牢靠不牢靠,畢竟不知風吹日曬了多少年,結果發現還挺結實的,好像已經石化了一般。

  跑到骸骨身上來回蹦跶了一下,確認牢靠,又立刻跳上了岸,逆向奔跑,臨近順流而來的大樹,一個助跑躥出,人從高處斜斜飄向了低處,忽又凌空一個翻身缷力,輕飄飄落回了樹上。

  人轉身,對許沸說道:“從巨人骸骨下過時,你可跳的上去?”

  許沸目測估計了下,為難道:“有點高,若在平地上我可以,這浮在水面的腳下會缷力,我可能蹦不到那么高。”

  庾慶:“知道了,我助你一臂之力,待會兒我把你扔上去后,你自己記得抓住上面。”

  “好,這個沒問題。”許沸滿口保證下來,自己畢竟是練武之人,這點把握還是有的。

  話完沒一會兒,漂浮的大樹已經到了巨人骸骨的陰影下。

  庾慶樹上邁出兩步,一把將蟲兒扯了起來,單臂摟其腰給夾起,人順勢過去又扯了許沸胳膊,一個發力,硬生生將虎背熊腰的許沸給拋向了空中。

  樹沉了一頭又浮起,已從巨人骷髏下偏移,夾著人的庾慶在樹上逆流跑到位,猛然蹲身躥起一丈多高,揮臂一把勾了上面的巨人肋骨,順勢輕松翻了上去,又夾著蟲兒在骸骨上飛奔,跳起落地后已經上岸。

  被放下的蟲兒貝齒咬唇,悄悄看了眼庾慶。

  庾慶已經轉身到一旁去了,跪坐在地,第一時間解下了身上背負的口袋,倒出靈米檢查,擔心被水泡壞了,結果發現這貴重東西的包裝就是好,防水防潮的小袋子不錯,沒進水。

  當然,也是他保護的好,裝靈米的口袋其實也就是兩次入水的時候浸了下水,其余時候都在他身上背的好好的,并未在水中久泡,否則又是另一回事。

  靈米無恙,繼而又摸出身上的幾百兩銀票,銀票本就是蠟紙,也是防水防潮的,銀票無恙。

  渾身到處摸了摸,幾兩散碎銀子確實找不到了,應該是從瀑布落下時丟了。

  那半幅字畫也沒問題,保存的金屬筒應該是花了匠心的,密封很好。

  他把身上攜帶的東西都檢查了一遍,許沸才慢慢爬上了岸。

  許沸可沒庾慶那么大的膽子,不敢在骸骨上奔跑,走鋼絲般的小心走回,跳上岸后才如釋重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呻吟道:“好喜歡這腳踏實地的感覺。”

  載了三人一路的大樹卸下了包袱,隨波逐流遠去。

  同樣輕松下來的蟲兒抬頭看向天上青中帶紫的晚霞,由衷而嘆了聲,“好美。”

  起身走來的庾慶看他一眼,忽一愣。

  三人都已披頭散發,從瀑布上掉下時,頭發就被沖散了,黑暗中看不到而已。

  此時的蟲兒披著頭發,臉也被水沖洗干凈了。

  一臉清爽,明眸大眼凝視著晚霞,梨渦淺笑的樣子,竟有動人風華,著實把庾慶給看呆了眼。

  蟲兒很快察覺到不對,一瞅,見他那異樣眼神,目光頓時心慌意亂躲閃。

  庾慶一手拍在了蟲兒肩頭搖晃他,嘴上嘖嘖有聲,“許兄,你有沒有發現,蟲兒這樣還真像女人。”

  蟲兒不知該說什么好,沖他連連擺手,表示不是。

  坐在地上的許沸只回頭看了眼,便忍不住呵呵樂了,“不用士衡兄提醒,他來我家也有三年了,我早發現了。”

  “三年?”庾慶意外,“不是在你家從小養大的?”按理說書童都是打小開始的,不然又如何當的起一個‘童’字。

  許沸:“他十三歲才來我家的。我原來有個書童,后來手腳不干凈,偷了我家的財物跑了。再從小養一個也來不及了,太小的話沒有負重的力氣,背不起東西還如何陪我赴京趕考?后來家里招人的時候,蟲兒自己找上了門,自愿賣身為奴。記得他當時餓的跟什么一樣,就是個叫花子,瘦的皮包骨。我爹娘見他居然識字,是個有過教養的,陪我正合適,才買下了他。”

  說到這段往事,蟲兒黯然低頭。

  “我娘說了,他長了個雌雄兼顧的臉,說這種長相不管男女都好看,若是女人定是個大美人。我娘說,等他長大了,長開了,肯定是個俊俏小子,定會迷倒好多女人。”

  “哎唷。”庾慶樂了,伸手掐了蟲兒臉蛋,扯皮晃了晃,“瞧這皮光肉滑的,將來得勾引多少姑娘,我不會救了個花心賊吧?”語氣里好像有點羨慕的味道。

  蟲兒那張臉被扯的哭笑不得,神情迷醉,支支吾吾搖頭。

  許沸爬了起來,很認真地對庾慶道:“士衡兄,蟲兒真心還不錯。當然,毛病也有,就是不愛干凈,臟了點,臉上經常臟兮兮的,另就是曬的比較黑。不過眼里有活,我原來的書童喜歡偷懶,可蟲兒不一樣,有他在身邊,什么雜活都干的好好的,你一點都不用擔心。”

  蟲兒愣怔看向他,這講的什么話?

  庾慶也愣了,明顯聽出了話鋒不對,狐疑道:“許兄,腦袋里進水了,跟我說這些個干嘛?”

  許沸嚴肅道:“士衡兄若是不嫌棄的話,我把蟲兒送給你做書童。這里沒有紙筆,放心,等找到了紙筆,我便立下字據,將蟲兒轉贈于你,絕不后悔。”

  此話一出,蟲兒驚疑不定,且有些難堪,眼中更是閃過一絲難受。

  不管是不是奴仆身份,畢竟是個大活人,被人當東西一樣送來送去,任誰都會難過。

  庾慶上下看他一眼,淡淡給了句,“免了,犯不著。”

  許沸拱手請求道:“士衡兄于我主仆二人有救命之恩,還請一定接受。”

  書童?自己好好的養個書童干嘛?吃喝用的不花錢的嗎?庾慶對這個沒興趣,再說了,自己的一些身份也不好讓外人知道。他也懶得理論,也看出了許沸的心思,奈何自己不能給予任何保證,遂隨口道:“許兄好意我心領了,我單身一人習慣了,現在給我書童什么的我也用不上。等京試之后吧,我若能金榜題名,有了需要人打下手幫忙應付客人的時候,再接受你好意也不遲。”

  其實就是婉拒,且不說自己肚子里的墨水不夠,就算夠,自己赴京也會故意考不中,怎么可能金榜題名?

  見他拒絕,許沸也不好勉強,只好唯唯諾諾強顏歡笑著應下‘金榜題名’后之約。

  蟲兒沒有任何發言權,黯然低頭不語。

  “天快黑了,先找個地方過夜吧。”四處打量的庾慶扔下話先走一步。

  許沸稍等他走遠了些,才帶上蟲兒同行,對蟲兒低聲細語道:“蟲兒,別怨我,我們十有八九已經進入了妖界,想平安無事的離開,估計不太可能。如此境況,我自身難保,更不用說保你。他是個狠人,也比我們有本事,只有他愿意盡力保護你,你才能多一絲活著離開的希望。”

  他怕回頭遇到危險時,怕庾慶會扔下他們不管。

  他是見過庾慶德行的,那真的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盡管殺的是妖,但可以肯定關鍵時刻是個可以心狠手辣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