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三章 飛流直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想不通這書童,庾慶一腳將蟲兒撿起的行禮給踢飛了,“要東西還是要命?這些破爛都不要了,快跑。”自己說罷先跑了,也不能逆流往官道那邊跑,只能是被聲勢動靜驅趕的往深山里跑。

  “不要了。”許沸也喊了聲,拉著蟲兒的胳膊一起跑。

  結果沒跑幾步,蟲兒便摔倒了,在這崎嶇地形的山林中奔跑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許沸著急將其拽起,又驚又怕,手忙腳亂。

  庾慶回頭一看,也不想兩人落在妖孽手上,否則很容易把殺了兩個妖修的他給暴露出來,當即一個閃身跳了回來,長劍歸鞘,一把扯上蟲兒,直接抱起往肩頭一扛,扛上了蟲兒飛奔。

  被人扛在肩上,還被人倒摟著大腿和屁股,蟲兒臉上閃過驚羞,卻也說不出什么,知道自己是個礙事的累贅,士衡公子又在救他。

  他擔心這樣扛著人跑會很累,結果發現士衡公子的體力非同一般,那叫一個身強力壯,哪怕扛著他在山林中跳躍馳騁,也把自家公子給甩在了后面……

  就在三人跑走沒多久,一道白色魅影在林中穿梭而至,落地后驚的一群洶涌奔跑的老鼠紛紛避讓。

  來的正是那只雪豹,腹部的傷口鮮血淋漓。

  地上還有一只毛色烏光油亮、體長一丈有余的黑豹,原本非常健碩魁梧的一只黑豹,此時身首異處,渾身皆是被亂劍斬殺后的痕跡。

  雪豹嗅著黑豹的尸體,鼻翼拱了拱,尸體自然不會有任何回應。

  “嗚…”雪豹發出嗚咽悲鳴。

  想起了自己罵丈夫沒出息時的情形。

  想起了自己逼丈夫此番行事的情形。

  潸然淚下,悔恨。

  她不跑了,矮身匍匐,依偎在了丈夫的尸體旁臥下,不想逃了,司南府的人若是殺來了,任殺任剮。

  沒路了。

  庾慶三人跑到了一座山崖邊緊急剎停,山崖下是發出轟鳴動靜的滔滔激流,水深不知幾許,反正憑三人的實力想跳到對岸去是不可能的事情。

  后方遠處的山林中已是火光熊熊,燒出的黑煙滾滾熏天。

  許沸忽指向激流的上游,“士衡兄,快看,遠處好像有座橋,應該可以過去。”

  不用他提醒,習慣性東張西望的庾慶早就看到了,視力也比他好,遠處哪是什么橋,是一座小山,水流好像是從山腹中沖出來的。

  真要能來得及跑那么遠過橋的話,之前就橫向繞行回了官道上,還用得著大老遠跑這里來?

  大量鼠群洶涌而來的動靜已經逼近,庾慶認定了鼠群是受妖修駕馭的,沒時間跟許沸解釋,順手放下了蟲兒,閃身到一棵大樹旁,拔劍斬出,一道寒光放倒了整棵樹。

  將大樹硬拖到了河邊,庾慶對主仆二人嚷了一聲,“跟我抱緊大樹,一起跳下河去。”

  “啊?”許沸伸頭往山崖下的激流看了眼,心慌道:“這么深跳下去?”

  “隨便你,你愿意被妖怪吃了我也沒意見。”庾慶話畢,又伸手拉了蟲兒過來,一把摟了他的腰,另一手摟了大樹,直接拖著就往崖壁下跳了下去。

  之所以摟抱蟲兒,不是什么特殊關照,而是知道蟲兒不是練武之人,手上的力氣肯定不夠,撞進激流之際的沖擊力是很大的,未必還能抱緊大樹,容易撒手被沖走了。

  蟲兒嚇得緊閉上了雙眼,但也沒感覺太害怕,摟著他的臂彎給了他莫名的安全感。

  說跳就跳了?許沸驚了,他現在也沒了主見,眼見茂盛樹冠也被拖下了崖去,怕被庾慶給甩開了,也豁出去了,“士衡兄等等我!”縱身飛撲了出去,撲向了樹冠,雙手牢牢撈緊了樹枝。

  咣當!

  激流中濺起水花,一棵大樹已經拖著三人砸進了水中,浮浮沉沉中隨激流而去。

  水中冒頭,蟲兒嗆了水,嗆的咳嗽不止。

  這還是有庾慶保護,落水的剎那,庾慶運力助他缷了力,不然撞擊水面的力度有蟲兒受的。

  許沸就充分感受到了,身體被拍的火辣辣的疼,在樹冠枝葉中一陣拼命的連抓帶撓,才又浮出了水面喘息。

  庾慶也把蟲兒送到了大樹枝干和枝葉多的地方,推了一把,直接將蟲兒推出水面,把蟲兒推到了上面騎馬坐,騎著樹干,手扶左右的樹枝,盡管在激流中,也是穩當的很。

  “士衡兄。”許沸喊了聲,也在往這邊爬。

  實際上這棵大樹就是為他們兩個準備的,否則庾慶個人根本用不著這棵大樹,兩岸崖壁再高,他也隨時能從水中爬上去。

  此時自然不會爬到崖壁上去,必須要離那些妖修遠一些再上岸,再繞去與赴京人馬會合,那樣才穩妥。

  水流很快,不一會兒就將騎在樹上漂浮的三個人給送遠了。

  遠去數里路后,庾慶漸漸發現了不對,發現水流似乎是越來越快了,沒一會兒發現前面居然看不到水面了。

  等到一棵樹載著三人飛出了水面后,三人才發現激流在這里截斷,變成了飛流直下的瀑布。

  只是這落差太大了,足足高達兩百丈。

  見鬼的是,下面看不到延續的河流,直接就是大地,這飛流直下的巨大水量也不知去哪了。

  這迎著地面拍下去的感覺嚇死個人,庾慶眼珠子差點沒冒出來,兩腿夾緊了樹干,憑他的修為也扛不住這么高的地方硬砸向地面吶,坐在后面的蟲兒已經嚇得死死摟住了他。

  迎風而下的許沸趴在樹冠中瑟瑟發抖,緊閉雙眼不敢睜開,這輩子再調皮的時候也沒敢這樣玩過,差點嚇尿,感覺比那群老鼠洶涌而來的場面還可怕。

  飛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是他們下墜的背景。

  接近地面后,庾慶才發現并非砸向地面,而是砸向下面的一個水潭,身在高空時看見的水潭太小,導致以為自己是要砸向地面。

  當整棵樹沖入水潭時,沖擊力也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可怕。

  帶著完整樹冠的樹,下降的阻力頗大,墜落的速度其實沒他們想象的那么快。

  下墜時份量重的樹干先著了水面,整根樹干從頭到尾插入水面時發揮了巨大的緩沖作用,待到樹冠沒入水中時,沖擊力已經大幅減輕。

  轟隆入水,緊閉雙眼的三人只知緊抱著能抓住的東西。

  待到三人再次浮出水面時,庾慶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眼前一片漆黑,似乎突然間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好在身后的蟲兒和許沸在劇烈咳嗽,明顯被水給嗆住了。

  庾慶立刻運功檢查自己的身體,發現居然沒什么問題,發現自己從那么高的地方砸下來居然還活著,連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簡直命大!

  之后抬手摸了摸綁在身后的靈米,發現還在,頓時慶幸,幸好蟲兒緊抱在后面,不然還真不敢保證會不會被沖擊掉。

  回頭看去,水流來的方向隱隱有一團亮光,是這漆黑世界的唯一光源,隱隱傳來的水流撞擊的轟鳴聲也來自那團光亮處。

  稍加思索后,他大概明白了之前墜落時為什么看不到河流只看到一處水潭,河流其實依舊在,只是一個瀑布之后不在地面,而是直接轉入了地下。

  也就是說,大家現在身處在一座地下河當中。

  好不容易緩過來的許沸終于出聲了,“蟲兒,是你嗎?”

  之前聽到了蟲兒的咳嗽聲。

  蟲兒嗯了聲,“公子,我在。”

  許沸緊張問道:“士衡兄,你還在嗎?”

  庾慶嗯道:“放心,沒有扔下你跑。”

  聽到這位還在,這種環境下的許沸頓時有找到了主心骨的感覺,放松了不少,“士衡兄,四周這么黑,我們這是在哪?”

  庾慶:“瀑布下面的地下河。”抬手拍了拍摟住自己腰的手,“別摟著不放。我說你小子有夠狠的,落下來的時候,兩只手居然緊抓老子腰間肉不放,皮差點被你撕掉。”

  蟲兒蛇咬了一般緊急縮回了手,尷尬道:“士衡公子,對不起,當時,當時,我有點怕。”豈止是有點怕,都快嚇死了,當時唯一求生的念頭就是覺得抱緊了這位才能安全。

  許沸又問:“士衡兄,咱們還能出去嗎?”

  庾慶:“放心吧,水流這么急,有入口就肯定有出口。”

  回頭看了眼,發現后方唯一的光源也看不見了,四周什么都看不見,徹底漆黑一片……

  山林大火,飛灰四處飄蕩,霧氣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趴在黑豹尸體旁的雪豹情緒漸漸穩定后,緩緩抬起了頭,有點意外,她本欲求死,司南府的人卻沒有過來搜查?

  沒人來殺她,她不得不面對了這個現實,目光無意中看到了丈夫額頭上的血窟窿,忽一下站了起來,喉嚨里發出低沉喘息的嗬嗬聲,發現自己好糊涂,丈夫被殺,自己還未給丈夫報仇,竟然就糊涂求死?

  殺丈夫的兇手是誰?為什么行兇后還要將尸體亂砍一通?

  她忍著傷痛站了起來,圍繞著丈夫的尸體不斷輕嗅著檢查,很快得出了結論。

  丈夫的致命傷有兩處,一個是額頭上的貫穿傷,一看就是箭矢造成的,一個是砍斷頸項的劍傷。

  兇手用的劍,找到的指望不大,可能被帶走了,但用手拿過的箭矢應該還在現場,時間過去不久,兇器上可能還遺留有兇手的氣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