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橫丘許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隔壁桌的庾慶已經忍不住用手遮著額頭,連翻了幾個白眼,恨不得扯著許沸的耳朵吼他幾嗓子,這傻大黑磨磨蹭蹭干嘛呢?再拖下去,老子的獎勵就危險了,你倒是趕緊吶!

  事情干都已經干了,而且已經成功了,眼看就要名利雙收了,暗暗感慨了一陣的許沸終究還是沒能抵住現成的誘惑,卷好了卷子起身離案了。

  大堂內維持在考場內的幾名官員,目光皆唰一下盯住了持卷而來的許沸。

  許沸所過之處,或伏案書寫,或抬頭琢磨的考生,皆陸續被驚動,最終所有考生的目光皆盯在了雙手交卷的背影上。

  真的是交卷?解元郎詹沐春先是錯愕,確定果然是交卷后,手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筆尖一滴沒舔好的墨砸落,輕輕一聲啪嗒,黑乎乎暈染一團。

  直到最后一刻,確定了許沸是第一個交卷,庾慶那顆緊張的心才真正是如釋重負。

  主持現場的候命主官,多看了許沸兩眼,攤開了卷子掃了眼內容,發現沒錯,三十道題的確是全部答完了。

  鑒別對錯不是他的責任,他只是提筆在卷子上劃了個朱批,寫下了“一”字,表明了交卷時序,又伸手請道:“回去靜坐,不要干擾和影響他人。”

  許沸沒有那種‘我第一’的榮耀感,心跳是很快的,緊張,畢竟是做賊心虛。

  他禮貌著拱手行了一禮,才轉身輕步而回,也才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自己,事已如此只能是承受。

  眾人沒有從他臉上看出任何驕傲之情,有人暗贊,也有人暗暗鄙視,覺得最快未必能全對。

  此時所有不認識許沸的考生最想知道的是,此人是誰?

  解元郎詹沐春低頭,發現了滴墨暈染,一驚之余又暗松了口氣,幸好是草稿,若是臟了答卷的話,那他只能是重抄一遍。他想集中精神努力破解剩余的謎題,然而心中各種患得患失已經開始涌現。

  候命主官也沒從許沸臉上看出任何驕傲之情,目中略有贊許神色,又低頭仔細看了看卷子上的名字,算是記住了。隨后找到鄉試排名的名單,查到了許沸的鄉試名次。

  回到位置的許沸也在提筆寫寫畫畫,和隔壁的庾慶好像從不認識一般。

  候命主官看了眼燒至近半的焚香,招了手下過來,叮囑了幾句便轉身離開了。

  出了大堂,看到了外面一處水榭內談笑的盧吉隗三人,當即直奔尋去。

  進了水榭,對三人拱手行禮后,方稟報道:“大人,有人答完了三十道謎題,已經交卷了。”

  “哦!”盧吉隗饒有興趣,問:“是何人?”

  候命主官:“橫丘縣今科舉人,許沸。”

  這名字明顯沒什么印象,肯定不是鄉試排名在前的,盧吉隗又問:“今科第幾?”

  候命主官:“一百三十一名。”

  狄藏和魚奇面面相覷,盧吉隗也很意外,嘿了聲,“竟殺出了一匹黑馬,蓋過了今科六魁。對比鄉試,雖是雕蟲小技,卻也有點意思。兩位先生,咱們一起去驗驗成色吧!”

  兩位大師跟了他手勢起身,一起返回。

  三人一回到大堂內,立刻又引的眾考生紛紛注目。

  三人回來沒坐,首先圍在了許沸交出的卷子上,一起審視答案的對錯。

  盧吉隗看著看著,捋須含笑,漸漸點頭。

  三人是出題的人,自然知道答案對不對,很快便看完了,看后相視而笑。

  盧吉隗順手提筆,把題外表示時序的那個“一”字給圈了一筆,才又擱筆。

  邊上人都懂了,第一名已經毫無疑問了,州牧大人已經親點了,候命主官立刻要了冊頁登記。

  離講臺最近的解元郎詹沐春已看懂了這三位的意思,心中頓生慘然,心緒徹底亂了,難以集中精神繼續破解謎題。

  庾慶暗暗樂了,目光不時瞟向講臺那邊桌上的獎勵,開始琢磨怎么攜帶,三十斤靈米隨身攜帶其實也挺麻煩。

  一炷香的時間說慢也慢,說快也快,經不起折騰,稍折騰,時間便已近了尾聲。

  不管自己破解了多少謎題,眾考生都不得不正式抄題作答,都陸續開始交卷了。

  那位候命主官則逐一給交卷的考生卷子上批時間,以備作沖突時的裁決依據。

  大半考生交卷,拖到結束時還有近百人沒交,也可以說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輪不上了名次,就不掛自己名字上去獻丑了,庾慶也是這般。

  一炷香燒完了,候命主官起身拔香,將最后一點火星倒插進了香爐,嚷聲道:“結束,未交卷者一律視作棄權。”

  現場無異議,候命主官又去請示盧吉隗。

  欽點了頭名后,盧吉隗已經沒了再親自審閱的興趣,敲了敲許沸的答卷,讓他參照本卷答案去判批便是。

  候命主官領命,他處理起來也是干凈利落,讓人一張張卷子現場清點答題數。

  壓根不需要仔細審閱每份答卷,把十張答題量最多的卷子挑了出來,然后對照許沸的答案比對便可。

  以答題量論,若答出的都答對了,自然就有了沖刺前六的資格。

  再比照交卷時間,十張答卷里,刷掉了一半。

  候命主官辦事確實利落,也知道盧吉隗沒耐心久等,以一刻左右的時間,便審完了兩百來張答卷,裁出了最后五張卷子,雙手奉到了盧吉隗跟前交差。

  狄藏和魚奇都忍不住多打量那候命主官一番。

  略作詢問后,盧吉隗不免唏噓,許沸交卷后,他本以為眾考生會陸續答好交卷。

  此時才發現,除了許沸外,其他人竟無一個在規定時間內破解所有謎題的,連那位解元郎也不例外。

  盧大人也瞄了詹沐春一眼,這位解元郎排在許沸之后,規定時間內只破解了二十三道謎題,令他印象上有了瑕疵。

  鄉試六魁中,只有兩人進入了這次比試的前六。

  問過兩位大師沒意見,盧吉隗大筆一揮,親批了五張答卷的名次,撂筆后,信口大喊出一嗓子,“橫丘許沸何在?”

  話中語氣顯而易見,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物的感覺。

  狄藏和魚奇也有同樣期待,三百多人一炷香的時間,還不如這許沸半炷香的時間,實在是不比不知道,一比才知道差距簡直太大了,雖是臨時起意的兒戲比試,但這份強大差距某種程度上是能說明一些問題的,真正的脫穎而出!

  此情此景,‘橫丘許沸’四字由州牧大人當眾親口喊出,一群考生那叫一個羨慕,還有不少心中泛酸。

  也可謂羨煞旁人。

  眾考生都知道,州牧大人怕是真的記住了這個名字,今天這一嗓子之后,整個列州官場怕是無人不知橫丘許沸!

  解元郎詹沐春略垂首,黯然神傷,至少州牧大人還未這般大聲喊過他。

  他隱隱覺得,自己這個鄉試魁首和州牧大人親自出題考出來的好像親疏有別。

  許沸自己也驚著了,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能被錦國位高權重的封疆大吏這般當眾喊名字,晃了下神才趕緊站起,慌忙拱手躬身,遙遙拜見,“學生許沸在。”

  考生紛紛回頭看去,眾人紛紛盯著,候命主官大聲道:“許沸,州牧大人頒賞,還不快過來拜謝?”

  許沸有點手忙腳亂,趕緊匆匆過去了。

  一看近前行禮人,盧吉隗對左右兩位大師哈哈笑道:“人家讀書人都白白凈凈的,你許沸敢情是個黑皮、黑臉書生。”越發印象深刻了。

  兩位大師忍俊不禁。

  許沸頓時結巴道:“學生,學生,好舞刀弄劍,曬,曬黑了。”

  “嗯,難怪看著壯實。你,不用緊張,不嫌棄你長的黑,身板硬實是好事,有了好身體才能更好的為朝廷效力。”盧吉隗一番褒獎話后,也不再繼續當眾啰嗦,親自給許沸發了事先承諾的獎勵。

  一瓶玄級點妖露,許沸隨手拿了,三十斤靈米一口袋裝了,單手隨手一甩,背在肩上就回了。

  拒絕了人幫忙拿,幾十斤重的東西信手就提溜上肩了,只是搭配著身上的儒衫顯得有些滑稽。

  盧、狄、魚三人相視莞爾。

  眼見許沸把獎勵扛回來了,庾慶歡喜的小心肝怦怦直跳,奈何還得矜持著,不能讓人知道獎勵和自己有關。

  臺上的頒獎還在繼續,第二名詹沐春和第三名同時領獎,州牧大人退后了,后面的獎勵都由兩位大師頒發了。

  獎賞完畢后,盧吉隗三人便離開了。

  候命主官一邊讓人把前六名的謎題答卷公示出來,一邊當眾宣布,讓大家稍作休息,到了飯點后都去‘沉香齋’用餐,州牧大人要親自設宴款待,也算是為列州才子送行。

  待到現場相關官員都離開了,一群考生立刻涌到張貼出的六張答卷前查看究竟,主要想看看自己絞盡腦汁想不出的謎底到底是什么。

  庾慶對許沸使了個眼色,兩人趁機趕緊退場。

  許沸扛東西,庾慶多一手,把自己和許沸的草稿紙都給掃走了,依舊是要毀尸滅跡,不想留隱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