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四章 合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許沸拍了下他后背,示意繼續前行,邊走邊說道:“沒有,但總不能連試都不試吧,萬一又撞大運了呢?”

  這廝搞不好還真是個運氣好的人!庾慶心里嘀咕,嘴上一字一句道:“我幫許兄拿下這第一可好?”

  “呃…”許沸停步,愣了一陣,忽又哂笑而行,“別鬧了,趕緊回去拿文具吧。”

  那意思很簡單,你能拿第一的話,還用得著幫我嗎?自己把第一拿了不就行了。

  庾慶跟著不放,“許兄,我沒跟你開玩笑,我有心成全你。”見對方繼續前行,搖頭不信的樣子,他不但沒放棄,反而打蛇順棍上,“不如這樣,我們打個賭,我若是能幫你拿下第一,第一的名聲歸你,獎勵全歸我,如何?”

  許沸又停下了,皺眉盯著他,“士衡兄,你到底什么意思?”

  庾慶還能有什么意思,就是為了銀子,為了獎勵,但嘴上卻是另一回事,“不瞞你說,我很擅長猜字謎,但你說的這個第一的好處對我沒用,我是不可能在列州謀取職缺的,若不能金榜題名,我便一直考下去,哪怕考到死為止。”

  “……”許沸啞口無言,為了考上個進士,反復一直考下去,考白了頭的人不是沒有,他也聽說過,沒想到今天就遇上個這般矢志不渝的。然而有些事情真的是很看天賦的,再怎么堅持也未必有用,譬如考不上狀元的人,你再考一萬次也成不了狀元。

  他很想勸勸,但想到這還是人家頭次進京趕考,就說什么考不上的話有些不吉利,讀書人都忌諱這個,只好打住了,一些話準備留到會試之后再奉勸。“士衡兄,能不能金榜題名與這事無關,你若真能在州牧大人面前拿下第一也不是壞事,無須幫我考慮。”

  庾慶不肯罷休,“此言差矣,并非只是幫你考慮,也是在幫我自己考慮。我此番進京若能金榜題名,成那兩榜進士,眼前是不是第一還重要嗎?既然對許兄有用,還不如成全許兄。若眼前第一將來真能助許兄一臂之力,若能幫許兄順利當了官,許兄也必然還是這列州境內的官,我將來也許還能倚仗許兄一二。”

  好像有點道理,許沸有點明白了,猶豫,欲言。

  庾慶卻抓了他手腕一晃,也加大了勸說力度,“某出身貧寒,無財無勢,亦無背景靠山。圖謀眼前獎勵,乃為長久計,一旦落榜,手上也有錢財供我專心讀書,免受嗟來之食,以待下屆卷土重來。若進士之路屢戰屢敗,哪天心灰意冷想謀個職缺安身,許兄便是我這無背景之人的退路,許兄熟門熟路后正好為我引薦門路。換作他人,我不敢有此肺腑之言,有這幾日來往接觸,我觀許兄乃真丈夫,故敢傾心結交,還望許兄成全!”

  原來如此!許沸恍然大悟,眼睛也亮了,看庾慶的眼神都不一樣了,頃刻間竟能謀這般長遠,此等人就算不能金榜題名,將來也定非碌碌無為之輩。

  就憑這一席話,許沸已愿與之相交,感慨之余,又遲疑道:“士衡兄若能助我,我定不相負。只是…兄對拿下第一,真有如此把握?”

  庾慶輕拍他手背,“多慮了,盡管一試,試試又不妨事。”

  許沸想想也是,不會有損什么,當即笑道:“好,就這么定了。”

  事情敲定了,兩人大笑前行。

  聽到笑聲的書童蟲兒,門口伸了個腦袋出來探視,見到兩人勾肩搭背回來,也很驚訝,沒想到那個‘阿士衡’突然間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竟能跟自家公子這般親近了。

  兩人到后,蟲兒客氣道:“公子,阿公子。”

  許沸:“取我筆墨來。”

  跟到這里的庾慶插了一嘴,“那啥,有多的筆墨的話,不妨借我一副。”

  蟲兒大眼睛忽閃,不知什么意思,不由看自家公子的態度。

  許沸道:“筆墨不缺,硯臺沒有多的,倒是蟲兒有一方讓他練字用的,就怕你用不習慣。還是用自己的吧,就上個樓的事,士衡兄不妨回去取一下,自己慣用的更順手。”

  說到這個,庾慶有些尷尬道:“那個,來的匆忙,沒帶筆墨紙硯來。”

  許沸和蟲兒同時面露狐疑,一個進京趕考的書生,居然沒有帶筆墨紙硯,開玩笑嗎?

  庾慶趕緊補了一句,“都怪護送的人,不知搞什么鬼,把我讀寫的東西都給扔了,途中還讓我偽裝,總之就是要裝的不像是趕考的人。”東西其實是他自己扔的,此時全推到了司南府頭上。“沒事的,寫幾個字而已,就借蟲兒的用用。”

  原來如此,許沸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當即讓蟲兒幫忙取東西。

  沒一會兒,兩人又各抱了文具而去,站在門口目送的蟲兒撓頭不解,當著庾慶的面又不好多問。

  兩人趕到散伙的地方時,大部分的人已經到了,陸續還有人來,沒等多久人就到齊了,之后集體出發。

  一路被人領到園景勝地的毓秀園,又被帶到一所大堂,入內一看,里面一張桌子配一蒲團,還在等距擺放過程中。

  原有的桌案顯然不夠,臨時從其它館所調整了一些過來。

  三百多張桌案一起放到這大堂,略顯緊湊,只因平時這大堂授課時也不會坐這么多人,毓秀園內的學堂分好幾處,因學院里的學子是分年級的。真正寬敞的地方在風華殿,那里能容下整個書院的學子,但眼前顯然也沒必要啟用那么大的地方,把幾百張桌案來回折騰也麻煩。

  考生到后稍等,待東西擺放調整好了,才有官員大聲道:“大家各自尋座位坐下。”

  眾人立刻亂哄哄一片各自尋找。

  庾慶先觀察了一下空氣流向,暗道不好,不知是不是這大堂之前封閉過,現在四周的門窗都打開了透氣,加之今天的天氣風力略強,令堂內的氣流有些紊亂。

  他之所以有心拿第一的獎勵,除了獎勵豐厚外,另就是魚奇所謂的“一炷香”的考核時間讓他下了撈一把的決心。

  既然說了“一炷香”的時間,想必是要焚香計時的。

  “觀字訣”和“音字訣”融合為一,便是玲瓏觀絕學觀音。

  尋常人耳朵聽到的是聲音,音字訣聽到的是“聲勢”。

  尋常人眼睛看的是物,觀字訣看到的是“氣象”。

  人過塵起,風吹煙散,云蒸霞蔚,霧靄塵埃跌宕于天地間,草木枯榮于春秋,風調雨順于四季等等,皆是可觀可查之“氣象”。

  觀字訣三大境界依次為:小象,大象,無象。

  小象境界,以小觀小,可憑借身邊可觀察到的氣象,推測出身邊一定范圍內的動靜。

  大象境界,以小觀小,以小觀大,以大觀小,能把遠近大大小小的氣象變化融匯于心,能推測出更廣大范圍內的大大小小動靜。

  至于無象境界,則已經是近乎于神話。

  據功法記載,將觀字訣修煉到無象境界的人,目力能及范圍內的動靜感察只是小道。

  抬頭一看天象,便知哪里晴哪里雨,哪里有大風哪里有大浪,幾時下雨幾時雨停更是等閑能知。掐指一算,能知禍福兇吉,知哪里山崩道路受阻不宜出行等等,甚至能知萬里之外的某人在干什么。

  庾慶問過自己師父,玲瓏觀歷代先師中有沒有人修煉到過第三境界,奈何師父自己也不清楚,只說能開創這門功法的祖師爺應該到了第三境界吧,不然怎么會知道第三境界?

  連他師父自己修煉多年也未能真正跨入第二境界,只能說是打好了進入第二境界的基礎,觸摸到了第二境界的門檻。

  他師父的小象境界想知道周圍動靜的話,已無需對身邊氣象變化仔細觀察,小象境界的觀字訣已經修行到了條件反射的地步,或者說是經驗累積到了一定的地步,只需掃一眼,周圍一定范圍內的動靜便已經是了然于胸。

  修行到了這個地步,對小象境界自然是駕輕就熟的,輕松自如,施展起來不累。

  不像庾慶,修行尚淺,要根據氣象的微妙變化而絞盡腦汁去推算,相當耗費腦力。

  憑庾慶目前的觀字訣境界,眼前若不借助能直接觀察到的焚香青煙的動靜變化,他很難投機取巧。

  有外界風力介入,導致青煙飄蕩的氣象變化越發紊亂的話,會增加他觀字訣推算的難度。

  若是只盯一個考生的動靜也就罷了,有點風力干擾也沒什么,問題是他現在要同時留心所有考生的動靜。

  觀察了大堂內的環境后,庾慶對許沸使了個眼色,許沸立刻跟了他去,雙雙并排坐在了最后面的角落里。

  坐這種位置,庾慶自然是為了便于觀察全場,許沸則有些不能理解,但還是按照之前路上密謀好的配合行事。

  至于會不會焚香計時,會不會出現適合觀察的氣象,庾慶也不敢確定,但先鼓搗許沸預謀好也不會損失什么。

  鄉試六魁理所當然的坐在了最前面,沒人跟他們搶。

  大家陸續坐下了,許沸發現庾慶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不時盯著一旁的窗外打量,目光反復由窗外到大堂內瞟來瞟去,有微風吹進來的時候,還會悄悄伸出沾過口水的手指去感察,不知在搞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