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 禍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妖孽橫行背后的真相,兩人是知道的。

  有一妖修,人稱棲霞娘娘,乃是錦國西南一帶的頭號大妖,其有一子,最近被人給殺了。

  殺其子的兇手偏偏是司南府掌令的親傳弟子。

  事情起因很爛俗,就是因為一個女人,兩個男人都看上了。爭風吃醋之下,司南府掌令的弟子設了個圈套,栽贓棲霞兒子殘害錦國百姓,違背了“五十里之約”,直接將其給殺了。

  所謂“五十里之約”,是人和妖之間為了平息彼此無休止廝殺而達成的一個約定。

  人居住的城、鎮、鄉、村周圍,還有行走的正式道路兩旁,以及一些水域,五十里之內妖類不得靠近。一旦擅闖,不管有沒有干什么,人類都可以無條件將其誅殺。同樣,人若跨出那五十里范圍之外,妖類行兇后也可以不負責任。

  劃地為界,不得擅闖,謂之妖界。

  界線之間,夾地而居,謂之人間。

  總之就是,大家都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和生存空間。

  當然,雙方也不會沒有來往,細節方面的問題彼此都可以協商,只要得到了對方的允許,自然是能隨意兩邊來往。

  正因為人與妖之間的長期接觸來往,才會誕生魚奇大師所從事的‘解妖師’這個行當。因對妖的了解,能煉制出一些針對或療愈妖修的物品的,被稱為解妖師。

  以棲霞娘娘兒子的身份地位,拿到人間通行的準許自然不成問題,但也不能隨便跑到人間濫殺無辜,而司南府掌令的弟子就是給棲霞娘娘的兒子扣了這么個罪名。

  殺子之仇,棲霞娘娘豈能輕易放下,自然是要逼司南府交出殺他兒子的兇手。

  可司南府掌令是什么人?錦國皇帝封其為國師,賜“地母”封號,是世間屈指可數的半仙境界的高手之一。

  這種人的親傳弟子,怎么可能隨便交給一個老妖怪處死,讓地母和司南府的臉面往哪放?

  司南府那邊自然是繼續用兇手的借口,說棲霞的兒子違背了‘五十里之約’。

  借口這東西壓一壓沒能力的人還行,一方大妖可不吃這一套,直接發動妖修作亂,以此脅迫。

  據說棲霞放出了話,愿拿出十顆‘孽靈丹’作為獎勵,十顆趕考士子的腦袋換一顆‘孽靈丹’。

  孽靈丹可不是一般的東西,一顆價值一千萬兩銀子。

  真武、玄士、半仙這三大境界的修為劃分,也被人套用在了一些職業的品級上,以區分技藝高低。譬如解妖師的煉制能力也分武級、玄級和仙級,孽靈丹是具有仙級煉制能力的解妖師才能煉制出來的,至少魚奇這個玄級解妖師還沒有能力煉制出來。

  對許多妖修來說,能從飛禽走獸開了靈智領悟修行,而后修煉成妖,是有許多因緣際會在里面的,不代表妖二代也能修煉成妖。而孽靈丹恰恰就能開啟飛禽走獸的靈智,靈智一開自然就能領會指引進而邁入修行階段。

  孽靈丹對許多妖修來說誘惑力巨大,有些不缺錢的人甚至會把孽靈丹給自己養的寵物服用。

  一顆孽靈丹換十顆考生的腦袋。

  也就是說,一個考生的腦袋價值百萬兩銀子,一個人收不齊十顆考生的腦袋去兌換,可以從別人手中湊。

  這事,朝廷和司南府都在盡量封鎖消息,一旦消息擴散開來,一顆考生的腦袋能換一百萬兩銀子,心動的恐怕不僅僅是妖修了,誰敢保證暗地里不會有妖修之外的人也卷入?這么多錢的誘惑力非同小可。

  棲霞這一手搞出的動靜,已不僅僅是一百顆腦袋換十顆孽靈珠那么簡單。

  好在雙方目前都還比較克制。

  棲霞還只是針對官方動手,并未對普通百姓大開殺戒,否則血海濤濤的后果是大家都回不了頭。

  司南府也知公理自在人心,自知理虧沒有亂來,一直處于防守態勢。

  試問這種事兩位大師哪敢卷入,魚奇試探道:“大人想讓我們兩個參與護送不成?”

  盧吉隗哈哈笑道:“二位大師不必多想,只是這個風頭上,想借二位的名聲,在考生面前露露面,興許能讓那些考生安心些。”

  狄藏:“大人的意思是,考生也知道了妖孽作亂之事?”

  盧吉隗哂笑,“這年頭,肚子都填不飽的小門小戶,有幾個能養得起讀書人。能通過鄉試的大多是士族子弟,這些人也許不知道司南府干了什么,可出了事的消息別指望能瞞過他們,我雖命列州上下不得張揚此事,但沒用的。”

  狄藏點頭,表示理解。

  魚奇卻皺了眉頭,忽道:“我剛從幽角埠來,有些事情,大人恐怕要早做準備。”

  狄藏另眼看去,盧吉隗哦了聲,“愿聞其詳。”

  魚奇:“幽崖又發了公開任務,要‘火蟋蟀’三只。”

  幽角埠內有一座陡峭山崖,住在那山崖上的人也是幽角埠的開埠人,一直掌控著幽角埠的規則,久而久之那座山崖就被人稱為幽崖。

  幽崖會不定期發出獎勵任務,任務與外界無關,只發給幽角埠內的各商家。

  任務發出時間沒任何可預測性,有時候一年幾次,有時候幾年都沒有一次。任務的性質也不可預測,幽崖也不會勉強各商家去做任務,總之就是讓大家看著辦,愿接的就接,不接的也不會有任何懲罰,完全是隨便的態度。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不會讓你白忙活,完成了任務的,會給予一定的獎勵。

  獎勵方面則是老規矩。

  完成任務的可以對幽崖提一個合情合理的要求。

  也就是說,只要是不過分的要求,幽崖都會答應。

  獎勵需求僅限于幽角埠之內,幽崖向來不插手埠外之事,不會去幫你干什么殺人越貨的事。

  至于大家完成任務的過程,只要不違背幽角埠內的規矩,不管你在外面是否有殺人越貨,幽崖也不會管。

  盧吉隗越發疑惑,“火蟋蟀?什么東西?”

  狄藏一副茫然思索的樣子,顯然也不清楚是什么。

  魚奇:“這任務一掛出來,一開始許多人都滿頭霧水,不知是什么東西。其實不知道也正常,幽角埠是什么地方?世間稀罕物買賣最多的地方,連幽角埠各大商鋪都拿不出的東西,還要幽崖發任務來尋找,其稀罕程度便可想而知了。

  許多人搜羅典籍好一番查找,才漸漸搞明白了是什么。是一種在地火熔漿地帶生存的類似蟋蟀的小家伙,很是罕見。大家也不知道幽崖要這東西干嘛,問題是這東西藏在地下深處不會輕易到地面,僅憑這一點,就很難辦了。

  根據典籍上的記載形容,此物猶如火中精靈,具體習性典籍上也未明確,記載者應該也是了解不多。盧大人,您可知典籍上記載的火蟋蟀發現地在何方?”

  盧吉隗呵呵一笑,“先生此問可就難住我了,我平常對探奇方面無甚涉獵,先生這般問,莫非在我列州境內不成?”

  魚奇告知答案,“不在列州,但在列州附近,古冢荒地!”

  現場瞬間一靜,對于這個地名都不陌生,確實就在列州附近。

  之所以稱為‘古冢’,自然和墳地有關。

  傳說很久以前,這個世界本有許多的巨人存在,他們為仙人效力,是仙人的力士,后來不知什么原因都消亡了,再后來有人在某個地方發現了大量的巨人骸骨,歷經漫長歲月而不朽,這個地方便是古冢荒地。

  “生活在地火熔漿地帶…”狄藏帶著思索意味喃喃自語著,忽道:“那塊荒地被發現是巨人陵園后,因仙人力士的傳說,為了尋仙線索,后來免不了有人跑去挖掘,某個朝代甚至集結了大軍去開挖。古冢荒地有很多通往地下深處的地道,可能還真是找尋火蟋蟀的最佳地方。典籍上之所以能記載火蟋蟀發現在古冢荒地,恐怕也是這個地利原因。”

  盧吉隗起身了,他關心的不是這個,走到軒閣一側,拉了一根繩子,唰!一面布簾垂下,擋住了一面光線。

  再看,不是布簾,而是一幅大型地圖,錦國全圖,盧吉隗盯著地圖皺眉。

  狄、魚二人也起身走到了地圖邊,找到了就在列州旁邊的古冢荒地。

  荒地的地域很大,差不多也相當于一個州的面積,只因環境特殊,境內沒有形成人類聚集地。

  盯著圖審視了一番,盧吉隗伸手指了指古冢荒地境內的三條交叉線,“古冢地有三條路通往周圍各州,西南通向東北的這條路,也是列州去京城方向最近的路。”

  聽出了他語氣中有擔憂意味,狄藏:“大人莫不是擔憂幽角埠的那些商賈也會趁機對我列州考生不利?”

  盧吉隗:“有沒有可能,二位先生應該比盧某更清楚。”

  魚奇嘆了聲,“這正是我為大人擔憂的。解送考生的日期到了,幽角埠那邊做任務的人應該也趕到了古冢地,棲霞娘娘給出的誘惑不小,很難保證那些人不會順帶撈一把。大人,為了穩妥起見,不妨繞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