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章 驚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阿士衡一直好奇他這個玲瓏觀里年紀和輩分都最末的人為何會接掌觀主之位。

  外人搞不清,他庾慶自己心里自然清楚,玲瓏觀的傳承暗藏隱秘,只傳給內門弟子,也就是所謂的真傳弟子。

  觀主師父仙逝后,玲瓏觀的內門弟子便只剩下了兩個,一個是他庾慶,另一個則是他那在外游歷未歸的小師叔。

  玲瓏觀內外之分的區別在于有無修煉一部功法,功法名為觀音。

  功法分為“觀”和“音”兩種修煉方式,他修煉的便是其中的“觀”字訣,修煉的是眼力。

  人走過,腳下會帶起灰塵。

  手揮過,能帶起風。

  風吹過,能決定煙霧飄散的形態和方向。

  放一碗水在地,在沒有風的情況下,碗里水面忽有微波漣漪,產生的原因可能是有什么重物在附近跌落,或有什么人在附近走過時所產生的震蕩所導致。

  觀字訣便是通過觀察細微來解讀和推測某種動靜的因果關系。

  音字訣修煉的則是聽力,譬如趴在地上聽地面傳導來的聲音,便能確定某個看不到的位置有幾人經過之類的。

  那位在外游歷的小師叔修煉的便是音字訣。

  也就是說,他只需觀察煙霧飄蕩時的微妙變化,便能推測出大概范圍內的某些動靜。

  譬如眼前,灶臺上水汽的細微飄蕩變化令他察覺到了異常,有不詳的東西潛入了這宅院內。

  也正是因為有這份底氣,他這個保護阿士衡的人才敢與保護對象分開,坐在廚房里煮食。

  沒有遲滯,庾慶猛然起身,快步離開了灶房,直奔孤燈一盞的書房,于門口咚咚敲了一下。

  正在燈下翻書細讀的阿士衡抬頭,剛浮現的笑容又瞬間消失了,從庾慶那讓人感覺有距離的漠然神色中讀出了異常。

  兩人是發小,在九坡村那一帶,從小年紀相仿又能平等玩在一塊的人,就他們彼此,所以兩人都非常了解彼此之間一些特殊的反應意味著什么。

  庾慶直接走到了書桌前,平靜道:“東西煮好了,可以吃了,走,嘗嘗去。”目光刻意在放在案頭的劍上挑了挑,劍是他之前隨手撂這的。

  阿士衡淡淡一笑,放下書卷,起身離案,貌似隨手抓了劍在手,與庾慶并肩出了書房。

  兩人到了廚房,于鍋灶旁揭開了鍋蓋,靈米已經化作了晶瑩剔透的紫色飽滿顆粒,像一粒粒紫水晶,煞是好看,香氣依然若有若無。

  借著鍋灶產生的雜音,庾慶低聲告知身邊人,“怕什么來什么,蒲典吏說的東西真來了。”

  阿士衡略驚,亦低語,“不該!悄悄進城落腳于此,不至于有人盯著我們不放,能被準確找上門,莫非有人出賣?”

  “沒人出賣,老子有點尷尬。”庾慶略抬下巴,鼻翼翕動,朝鍋里的東西示意,同時拿起了鍋鏟將煮好的靈米盛進一只碗里。

  阿士衡瞬間明白了,應該是來的異物對鍋里東西散發出的氣味比較敏感,庾慶這廝疏忽大意了,估計是沒想到真有流竄到此城的妖物,煮靈米的氣味把妖物給引來了。

  他起先有些擔心,但看庾慶到了這個時候還顧著鍋里的東西,壓根沒把來物太當回事,頓時又放心了。

  然還是有些緊張,畢竟沒見過所謂的妖怪,四周靜悄悄一片,也不知庾慶怎么就知道有妖怪來了,正想四處看看,誰知庾慶順手就把鍋鏟送到了他的嘴邊,鏟沿有從鍋底刮出來的黏米。

  “不要抬頭。”庾慶低低警告一聲,又輕松放聲道:“來,嘗嘗味道如何。”

  阿士衡內心驚疑,下意識因對方的話感覺到了頭頂上有東西,這個時候還真是庾慶說什么就是什么,老老實實張嘴去抿鍋鏟上的渣渣吃。

  他頭頂上的確有東西,確切的說是兩人頭頂上有東西。

  一條長蟲不知什么時候爬進了廚房,正懸在梁上,正緩緩垂降慢慢變形的上半身。

  蠕動的上半身鼓包出了一個女人的半身輪廓,蛇頭化作了女人的臉,繃開的蛇鱗未消,雙眸立瞳,擴散出的發絲如小蛇般扭曲,口中漸露尖牙,吞吐著鮮紅的信子。黑色鱗軀上有一道道不規則分布的暗黃鱗片,臟兮兮形似半人身的兩邊無聲撐出了兩條胳膊,化作十指尖爪悄悄向阿士衡和庾慶后頸抓去。

  眼看雙爪就要觸及兩人腦袋,連阿士衡都隱隱聞到了一股腥臭味時,庾慶突然翻了灶臺上的盤子翻蓋住了裝有靈米的大碗,手中喂食的鍋鏟陡然呼嘯上揮。

  砰!鏟柄斷了,鏟子硬生生沒入了蛇妖的腦袋里。

  手中鏟柄隨手一扔,順便揮臂帶了身邊的阿士衡異形換位,挪開了位置,躲過了上方滴落的汁液。

  阿士衡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庾慶已在轉動身形時撥指,挑出了捏在阿士衡手中的鞘中劍,信手抓劍當空橫斬。

  噗,血水噴灑,一顆臟兮兮的腦袋從上方落下,正好咣隆落在了熱乎乎的鍋中亂滾。

  見到一顆腦袋落下,阿士衡嚇一跳,又看到了懸于半空扭動的半人形的身軀,如同快速漏氣的氣囊一般,迅速癟回了蛇該有的樣子,只是沒了腦袋,鮮血滴答。

  而旋劍在手的庾慶已經離開了阿士衡,手中旋轉寒光一劍斬向了灶臺旁的墻壁。

  咣!墻破,倒了一塊,阿士衡嘴角一繃,借著廚房里的亮光看清了破墻后面的東西,一條昂首而立半人形的蛇妖,是個臟兮兮光頭男子的模樣,張開雙爪正要破墻襲擊的樣子,一條血線斜肩至對角肋部呈現,半肩身子慢慢移位錯開。

  劍光在手中翻轉未停的庾慶揮手一聲,“去!”

  一道寒光脫手迎空,嘩啦洞穿了屋頂,瓦片落下數片。

  安靜了一會兒,阿士衡看到屋頂又有稀稀拉拉的血水滴落。

  忽接連咣咣兩聲,先是破墻后面的蛇妖化作兩截倒地,緊接著屋頂被砸開一個洞,一條大蛇從屋頂落下,砸落在地慢慢扭動著,蛇頭被一支劍給貫穿了。

  一手端著大碗的庾慶走去拔劍,抖掉了劍上血水,信手擲出。

  唰!阿士衡感覺手上一震,低頭看,發現劍已歸鞘,又看向笑嘻嘻瞅著自己的庾慶,再看那三條大蛇,一條倒斃在屋外,一條半掛在屋梁,一條倒斃在地。

  煙塵跌宕,阿士衡喉結一陣陣聳動,心有余悸,那撲鼻的腥臭味讓他惡心想吐。

  “沒了,暫時應該就這三條。我可不是故意嚇你,我是想速戰速決盡量避免過多過大的打斗動靜,免得驚擾來不該有的注意。其實也不用怕,三條尚不能完整化形的蛇妖而已,實力有限,沒什么威脅。走吧,還愣這干嘛?”庾慶單手示意了一下托著的裝有靈米的大碗,貌似在說,你不是想嘗嘗嗎?可以去享用了。

  阿士衡倒是想走,可真的是頭回經歷這場面,確實嚇到了,兩腿有些發軟,有點挪不動步,但又不想讓庾慶來扶他,不想讓庾慶笑話,想要點面子,遂道:“還是頭回見到蛇妖,難得有開眼界的機會。”那意思是要留下來看看。

  “那你慢慢看,我去外面看看有無驚動什么人,吃完東西還得找蒲典吏來善后。”庾慶扔下話就端著碗走了。

  到了外面院子,直奔門口,正想開門看看外面動靜時,后面的廚房內忽咣一聲響,繼而轟隆倒塌了半間。

  猛回頭的庾慶目瞪口呆,見到阿士衡依然未出來,差點嚇了個魂飛魄散,一個閃身掠去。

  沖入垮塌的廚房,彌漫煙塵中,庾慶大袖連甩,又從灶膛里抽了根柴火來照明,屋里的燈火已被砸滅。

  很快,庾慶呆立原地,一直單手掌控不放的那只碗啪嗒砸碎在地,煮好的靈米散了一地,繼而瘋了一般去搬開堆積的砸落物,那下面有阿士衡痛苦的喘息聲。

  亂七八糟的東西清開后,庾慶半蹲在了倒地的阿士衡身邊,顫聲道:“書呆子,你忍一忍。”

  面色痛楚的阿士衡慘笑著點了點頭,身上覆蓋了一層塵土,倒下的橫梁正好壓在他一條胳膊上,有鮮血滲出。

  隨著阿士衡一聲悶哼,壓著的橫梁被抬開了,庾慶眼中滿是苦澀意味,盯著那條被壓過的胳膊,被砸中的剛好是胳膊肘位置,已經壓癟了。

  努力收回了心神,他迅速出手在阿士衡身上連連點穴,防止阿士衡失血過多,并盡量減輕阿士衡的痛苦。身上摸出一顆藥丸塞入了阿士衡口中幫其吞服后,又從倒下的瓦柵上就地取材,兩條板材夾住了斷臂,綁好做了固定,這才將阿士衡小心抱離了地面,離開了這血污之地。

  庾慶已無心再觀察是否驚動了四周的居民,此地不能再呆了,他急著帶阿士衡去合適的地方救治,直奔大門口。

  近乎有氣無力的阿士衡仍然單手抓著庾慶的劍在胸前,看出了庾慶要舍此地而去,劍柄撞了撞庾慶的胸膛,艱難道:“背簍,有重要物品,不能遺棄。”

  庾慶止步,迅速返回,進了書房把阿士衡的背簍又背上了,劍也插進了背簍里,身后背著簍子,前面抱著人,跑到院墻前一個縱身直接跳了出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