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章 暫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不過,庾慶不認為阿士衡能答應推遲。

  他是見過阿節璋對兒子的棍棒教育的,從小就逼兒子立志仕途,希望兒子能重回朝堂扭轉乾坤,完成其未完成的志愿,為天下蒼生請命。

  說白了,就是執掌虞部時親眼見過什么叫勞民傷財,不希望皇帝為虛無縹緲的長生耗費精力,希望皇帝專心政務,可憐可憐民不聊生的錦國百姓。

  阿節璋就是因為這個沒落什么好下場,結果明知不可為還要讓兒子繼續,庾慶對此是想不明白的,但是知道阿士衡的志向已經成型,要做的本就是坎坷事,不會輕易屈改。

  阿士衡也只是淡淡哦了聲,表面反應不大,反問:“本縣三名報考人員,另兩位可有推遲?”

  本屆鄉試中舉的,本縣就他一個,另兩位是往屆進京趕考落榜的,不甘心放棄,屢次再考的那種。

  蒲先生似乎懂了他的意思,當即苦心勸道:“公子,這沒有可比性。為免人心惶惶,官府有意封鎖消息,另兩位壓根不知情。再說了,公子的安危又豈是他們能比的?”

  “你誤會了我的意思。”阿士衡轉身走開,重重心事模樣,走上了一個土坡,負手眺望山景,“父親當年被罷離京,途中遭遇一群神秘殺手,我母親、兄長、姐姐以及一群家仆和隨從皆遇難,幸虧父親拼死為我擋刀,我才撿了條命。蒲先生,殺手是誰?”

  說到這個,蒲先生臉上閃過恨意,“十有八九和那昏君脫不了干系!”

  阿士衡目光深沉,“自然和皇帝脫不了干系,但不是皇帝干的,皇帝已經動手,既然已經承擔了惡名,就沒必要再偷偷摸摸。從離京時間和襲擊地點的情況來看,殺手連家仆和隨從都追殺不放,分明是想掩蓋這場截殺,所以也不是私仇,幕后黑手應該是朝中某人。”

  庾慶和蒲先生皆若有所思,后者嘀咕疑問:“那會是誰呢?”

  “我也想知道是誰。那時我才四歲,正無知,一些情況都來自父親后來的口述。我所知有限,連父親當年與哪些人有來往、有恩怨都不清楚,我也無從判斷幕后黑手是誰。”阿士衡轉過了身來,話鋒又轉回了之前,“蒲先生,每屆考生,是應考的多,還是因意外耽擱的多?”

  蒲先生遲疑道:“自然是應考的。對大多數人來說,寒窗苦讀不易,只要考上了舉人的,哪怕明知自己會試難過,只要有條件的,還是忍不住想一屆屆的跑去碰運氣。只要上了考生名單,不去參考的人極少。公子難道是在顧惜顏面?”

  “嗤!”一旁的庾慶忽嗤笑一聲,陰陽怪氣道:“自己都說的清清楚楚了,是太顯眼!”

  阿士衡甩他一個眼色,明顯在怪他多嘴。

  庾慶接收到了,輕輕哼了聲,勾了勾嘴角閉嘴了,阿士衡才解釋道:“蒲先生,每屆赴京趕考的人,數以萬計,沒有誰會把所有考生的名字都給看一遍,更何況離當年截殺已經過去了十五年。

  混在眾考生中,沒人會注意到‘阿士衡’這個名字,哪怕把我父親的名字放上去也不會引人注意。

  若是我名字出現在了人數稀少的誤考名單上,則很容易被人看到,很容易引起有心人注意,到時候我的處境只怕比遭遇妖孽更危險。幕后黑手如今是什么情況誰也不知道,往壞處去應對準備沒什么壞處。”

  聽到這,蒲先生算是聽懂了,苦笑,“你這理由,竟讓我無話可說。只是我一直不明白,公子明知用真名應考會帶來危險,為何仍要堅持?”

  阿士衡避而不答,笑道:“放心,司南府也是要面子的,若是讓一群妖孽攪了朝廷掄才大事,司南府威名何在?臉上也掛不住。此事必不會持久,起碼司南府肯定會介入考生護送之事,不會有事的。”

  知道事不可挽,似乎說的也有些道理,蒲先生最終惆悵一嘆,“公子是個有主見的人,就怕不聽勸,怕阻攔不住,所以我連馬車都帶來了。”回首看了看馬車。

  之后,阿士衡和庾慶自然上了馬車,也明白了馬車的用意,就是來接人的。

  怕阿士衡應考書生的樣子太明顯,怕會被妖孽給盯上,馬車有簾子遮掩。

  蒲先生壓低了帽檐,親自揮鞭駕馭馬車上了官道,一路朝縣城方向而去。

  搖晃的車廂內,庾慶湊近阿士衡耳邊問了聲,“這人誰呀?”

  阿士衡略默,但最終還是告訴了他,“縣衙負責禮房的掌吏。”

  禮房掌吏?庾慶回味了一下,旋即樂了,敢情連這縣里管科考的典吏都是這位的人,他真懷疑阿士衡之前通過縣里的考試是不是有作弊。

  他也意識到了,這顯然不是阿士衡布置的人,而是那位曾經的虞部郎中提前給兒子鋪了路。

  庾慶暗暗琢磨,為了把兒子送上仕途,也不知那位前虞部郎中暗底下還做了什么布置。

  有了馬車,不到半下午就到了縣城。

  馬車沒有去比較熱鬧的城中心,而是拐到了偏僻地帶,停在了一座不顯眼的小宅院門口,附近的房子好像沒什么人住,周圍有點冷清。

  兩位乘客下了馬車沒有在外面逗留,快速進了院子里。

  落腳地方是蒲典吏提前準備的,就是為了阿士衡的安全,為了盡量避免讓人知道阿士衡來了,怕出意外。

  蒲典吏也不能一直呆在這里,剛好在組織考生赴京的口子上,這是目前的大事,他本就是縣里負責這一塊的,跑去接阿士衡已經算是擠出時間,稍作交代后便離開了。

  落腳地方有了,宅院里生活用品也齊全,吃喝的東西蒲典吏會安排不知情的人送到門口,阿士衡不需要露面,由庾慶露面接收便可。

  半下午的時間隨便就過去了。

  晚餐后,夜幕降臨。

  沐浴后的阿士衡干干凈凈,清清爽爽模樣,獨自靜坐在正堂門口的臺階上,默默仰望著星空。

  正思緒種種之際,忽隱約聞有一股極淡的清香,若有若無,幾不可聞,不知是什么香味。

  阿士衡左右一看,發現廚房里有火光,還有一些動靜傳出,不用多想也能猜到是庾慶在搞什么。

  遂起身走了去,一進廚房,立馬看到庾慶在灶膛前燒火,鍋里咕咕響,不知在煮什么,好奇問了聲,“你在弄什么?”

  庾慶敷衍道:“隨便弄點吃的。”

  隨便?阿士衡不信,才剛吃過晚飯,鍋里肯定有問題,他直接到了鍋旁去揭鍋蓋。

  “喂,你干嘛?”庾慶灶膛前起身喊了聲,沒喊住。

  鍋蓋已移開,霧氣升騰,阿士衡聞到了香氣的來源,奇怪的是,散發的香氣卻并不濃郁,依然是若有若無,很內斂的香氣。吹開霧氣,定睛細看鍋里的東西,如同米粒,比正常米粒大一半,略有晶瑩剔透感,粒粒中間皆有含而不散的紫芒,很靈動的米粒。

  庾慶走來搶了鍋蓋,咣,蓋了回去,“別礙事,回去看你的書去。”

  阿士衡露出難得的訝異感,“這莫非就是所謂的‘靈米’,十兩銀子才能買一兩的那東西?”

  庾慶抱臂胸前,“是啊,開眼界了吧?”

  得到了確認,阿士衡又伸手揭開了鍋蓋,再次細看,還真是一副要好好開開眼界的樣子。

  此前隱居山村,見識不多,這東西他只聽人說起和在書籍上看到過圖樣,實物還是第一次見到。

  據說此米本生長于仙家的洞天福地,后有人誤入仙家遺地,采集到了種子帶出,經過反復的嘗試才種植了出來。

  此米食用的效用也真正是非凡,普通人嘗一口便足抵一頓飽飯,若飽用一頓靈米,之后就算一個月不吃,身體也不會出現什么太過不適。

  此物對普通人來說,只是充饑之物,而對武道修行者來說,更能充分感受和利用到其效用,因其中蘊含著大量可直接攝入體內的靈氣,能在修行效果上事半功倍。

  奈何東西實在是貴,普通人根本享用不起,哪怕是許多修行者,想要頓頓飽餐也是承受不起的。

  據說東西一開始種植出來的時候更貴,后來種的人慢慢多了,成了規模不小的行當,量出來了,價錢才降了下來。

  這靈物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種的,需要采集天地靈氣種植才行,因需求自然而然衍生出了一個職業,靈植師。

  蓋上了鍋蓋,阿士衡嘖嘖道:“這東西都能隨便煮著吃,你平常還好意思喊窮?”

  庾慶指著鍋蓋,吹胡子瞪眼道:“也就三兩米,還不夠飽腹一頓。還是我師父仙逝后留下來的,一直沒舍得吃。本是帶在身上以防萬一的,這不是你跟那典吏說什么司南府的人可能會介入護送,萬一搜查檢查什么的發現了,我身份還真不好解釋,現在煮了,是免得節外生枝。”

  剛看到也確實沒多少靈米,阿士衡嘴角勾笑,沒再多說什么,轉身而去,不過扔下了一句話,“我還沒嘗過靈米是什么滋味,煮好了喊我一聲。”

  庾慶甩袖送客,一副懶得理你的樣子,又坐回了灶膛跟前繼續填柴加火。

  就在鍋里咕咕煮沸聲漸漸消失,三兩靈米差不多煮熟的當口,百無聊賴坐在灶前,抱頭靠在后面墻壁的庾慶忽如同被針扎,驟然瞇眼,目光緊盯灶臺升騰的水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