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趕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半仙

  九坡村,一座山村,群山環繞,山清水秀。

  傳說這片大山的深處埋葬了一位大將軍,大將軍被埋葬時缺了首級,其驍勇部從用黃金打造了一顆腦袋為其湊了個全尸下葬,埋藏地是一個叫“九嶺十三坡”的地方。

  茫茫大山不知有多少嶺,更有無數的坡,后人也搞不清“九嶺十三坡”究竟是指哪個位置。

  村后的山路上,阿士衡背著竹筐書簍子前行,一身洗得發白的衣裳難掩其清朗書卷氣,高挑個,面目英俊,皮膚白凈,是個讀書人該有的樣子。

  他算是整個九坡村最有出息的讀書人,也是本屆鄉試中舉的舉人,此行正是要赴京趕考。

  出發前,他要先進一趟山。

  離九坡村五六里路的后山深處,有一座早已香火凋零的道觀,名為玲瓏觀。

  他要去找玲瓏觀的觀主。

  山路崎嶇難行,阿士衡走走停停,眺望蒼茫山海,臉色紅白不定,氣喘抹汗歇腳,身上的背簍卻不肯離身。

  只因背簍里藏著一件重要物品,一件世人難以想象的重要之物。

  他父親生前傳給他時曾秘密告知,此物非同小可,說是與神仙有關!

  趕到蒼翠掩映的玲瓏觀時,已是中午時分,阿士衡還在道觀外坡下的臺階上攀爬便聽到一陣“砰砰咣”的打斗動靜。

  什么情況?他趕緊一口作氣爬上去看究竟。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道觀里的一座頗具特色的黑色鐵塔,然后便是白幡遺跡仍在的玲瓏觀。

  玲瓏觀老觀主在三個月前仙逝了,道觀似乎沒了主心骨,門下弟子舉喪后,掛白的東西遺留了幾個月都沒人撤,墻頭屋瓦上長草了也沒人管,道觀破敗散伙前的征兆很明顯。

  登上道觀門庭外的坪地,阿士衡兩眼瞪大了幾分,只見三名鼻青臉腫的道人倒在地上掙扎,還有一名扎著馬尾辮的年輕道人腳踩一名道人,正在對腳下道兄強行搜身,搜出了錢財便往自己懷里塞。

  青苔處處的道觀大門口有一副對聯:

  世間繁華無我。

  山中歲月無雙。

  對聯中的兩個‘無’字道盡了修行中人的得與失,對比道觀門口搶劫的一幕,阿士衡一臉無語。

  眼前的年輕道人名叫庾慶,正是玲瓏觀的新任觀主,也是他的發小,兩人年紀相仿。

  他拒絕了村里人的護送,特意來找庾慶,是因為暗中和庾慶約好了,庾慶這次是要瞞著其他人一路護送他進京的。相對來說,庾慶是練武之人,護送能力不是村民能比的,在這亂世能多幾分安全。

  誰知約好的時間過了,左等右等了半上午也不見庾慶下山會面,難道那廝竟忘了如此重要之事不成?不知怎么回事,只好親自找來,現在終于明白了,玲瓏觀在鬧內訌,在同門相殘!

  被打倒在地的三名道人他也熟悉,都是庾慶的親師兄,年紀最大的一位已經五十多歲,最小的也快四十了。

  老觀主就剩這么四個弟子。

  庾慶這廝一人竟能打贏自己的三位師兄?

  若非親眼所見,阿士衡不敢相信,憑他和庾慶的關系,他之前竟一點都不知道庾慶有這實力。

  之前搞不懂老觀主為什么會把觀主之位傳給庾慶,無論年紀還是資歷庾慶都不夠格的,人也不是老成持重的,現在他似乎明白了點什么,老觀主選了一個最能打的弟子繼承衣缽不成?

  錢財到手,庾慶偏頭一看,見到阿士衡來了,臉上兇神惡煞般的表情消失,裂出一口白牙嘿嘿一樂,還是頗顯英氣的,眉宇間也有久居山野的靈性,舉手投足間則帶有幾分野性。

  嘴上蓄的稚嫩胡須有些扎眼,認識他的都知道,他以前不留胡子的。

  腳從師兄身上挪開了,庾慶走到道觀門庭下的臺階旁拎了包裹,提劍一穿,單手挑在了肩頭,無視三位師兄的痛苦哼哼,大步而過,拽上驚疑不定的阿士衡直接拖走。

  最年長的那位師兄緩過了勁,半爬起朝著離去的身影怒吼,“庾慶!你為一己私欲,竟公然搶劫同門師兄錢財,不配為玲瓏觀掌門,不配為玲瓏觀弟子,小師叔回來必不饒你!”語氣中有無盡悲憤之意,顫抖的胡須上有血跡。

  老觀主還有一名師弟,是老觀主師叔的弟子,庾慶師兄弟幾個都稱其為小師叔,長期云游在外,很少回來。

  如今的玲瓏觀就這五個道人,確實是香火凋零的不行,也沒辦法,本就是要絕種的行當,這里還能有一座道觀已經是奇跡。

  被拽下山的阿士衡聽到身后吼聲,驚問身邊發小:“你這廝真在搶同門的錢?”

  庾慶冷哼了聲,“別聽他們瞎說。玲瓏觀太窮了,我想把觀內財產重新做規劃…他們不服我這個觀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觀主的身份下令,讓他們把錢交出來,他們不聽,還跟我鬧,那我只好先禮后兵。”

  這和搶有什么區別嗎?阿士衡真有點驚著了,知道這廝打小貪財,但不認為這廝能干出搶劫同門的事來,之前見到搜取錢財的一幕還以為另有原因,沒想到真是在搶。

  這便有些無底線了!阿士衡瞥了眼他嘴上的胡須,冷笑,“你小師叔打小沒少揍你吧?留了胡子裝成熟也沒用,他可比你更不要臉,別以為你是觀主他就不敢收拾你。你且先胡亂蹦跶著,待他回來了,非扒你一層皮不可!”

  庾慶貌似鎮定自若,不屑的“嗤”了聲,回頭見他一文人身板負重辛苦,伸手將他身上背簍給摘了過來,順手塞了自己的包裹進去,幫阿士衡把東西給背了。

  兩人繞開了九坡村才下山,下到村里唯一的一條出山大路時,庾慶身上的道裝已經換成了便裝,避免太過惹眼。

  不是趕集的日子,山路上看不到其他人影,山靜風徐。

  快要抵達出山的路口,臨近官道之際,突然有馬蹄聲打破寧靜。

  一輛馬車不疾不徐駛來,兩人雙雙止步,并往路邊靠了讓路,也都有些疑惑,九坡村很窮,少有馬車來往。

  馬車近前未經過,而是停在了兩人跟前,車夫舉止有異,庾慶當即起了戒備心。

  尋常百姓打扮的車夫摘了斗笠露出真容,看面相是個頗有氣度的男人,年近五旬,眉長臉方,跳下車向阿士衡拱手。

  阿士衡明顯有些意外,“蒲先生怎會來此?”

  認識?庾慶左看右看。

  蒲先生見到庾慶在旁,又不認識,欲言又止。

  阿士衡:“自己人,不用顧慮。蒲先生前來,莫非有事?”

  蒲先生沉吟道;“前來阻止公子赴京,請公子暫緩本屆應試,下屆再考也不遲。”

  什么情況?庾慶目光亂閃,兩邊看來看去。

  阿士衡皺眉,“理由?”

  蒲先生看了看四周,斗笠又戴回了頭上,遮了半張臉,難遮凝重神情,“公子隱居山村苦讀,未有閑心風聞外界事。公子,出事了,錦國西南六州突然到處有妖孽流竄妄為,且行事詭異,不知為何頻頻針對進京的考生下手。其它縣已有考生遇害,為安全計,公子理當暫緩。”

  阿士衡蹙眉,“怎會有如此不合常理的蹊蹺事?”

  蒲先生沉吟道:“具體怎么回事不知道,上面讓封鎖消息。但內部有傳言,事情好像和司南府有關,好像是司南府搞出了什么事。我看十有八九屬實,司南府有讓官府閉嘴的影響力。”

  司南府?阿士衡與庾慶皆心頭暗暗震動,皆知那是非同凡響的存在。

  傳言早年這世間居住有一些仙人,后不知什么原因都消失了,有說法是返回了仙界,從此仙影無蹤再無人見過。據說仙人居住的洞府依舊在,還有人誤入過得了造化。對有些人來說不缺榮華富貴,缺的是壽命,什么都不如能延續性命的仙丹妙藥,尤其是對帝王來說,誘惑力之大可想而知。

  為了找到仙家洞府,為了排除朝廷內部的干擾,皇帝特意組建了一支專司尋找的勢力,便是這“司南府”。

  司南府匯聚能人異士不說,更重要的是在為皇帝求長生,雖獨立于朝堂之外,卻權勢漸隆,說是權勢滔天也不為過。

  說到這個司南府,庾慶忍不住看了看阿士衡的反應,這位發小的父親與司南府應該是曾有過很深交情的。

  他也是在三個月前,師父臨終傳位給他告知了一些隱秘后,他才知道阿士衡的父親阿節璋,也就是村里那個長期坐在輪椅上、已經過世的殘廢老頭另有身份。

  朝廷六部,其一工部,下有四司,其虞部正是由阿節璋執掌,阿士衡的父親便是虞部郎中。

  執掌虞部,非同小可,影響力超出了官階之外。

  尋找仙家遺跡免不了要經常往深山老林里跑,而要論到攻山之術,整個朝廷上下沒人能比虞部更擅長。朝廷大興土木或工部要建造什么時,所需的木材和石材之類的山料向來都是由虞部籌辦。

  長期與山林打交道,久而久之自然就精通了攻山之術。

  配合司南府尋找仙家遺跡,自然也就成了虞部的責任。

  皇帝心頭喜好的重要參與者,又和權勢滔天的司南府走的近,當年的阿節璋是何等人物可想而知。

  而玲瓏觀也是在那個時期蒙受了阿節璋的大恩,因此才有了兩邊后來的交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