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九章 緣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長夜余火

  傍晚時分,噼里啪啦敲打著鍵盤的蔣白棉用眼角余光瞄了下門口,發現商見曜等人已全部離開了辦公室。

  她長長地舒了口氣,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接著,她抽出一張白紙,拿起一支鋼筆,根據記憶,寫寫畫畫:

  “出門右轉,一直走到底部坐電梯……

  “按鍵是349……

  “下了電梯,進入廣場,看到花之后,向左拐,C區12號……”

  很快,蔣白棉畫出了“回家大作戰”需要的地圖。

  反復確認無誤之后,她收拾物品,拿上地圖,走向辦公室門口。

  出了門,蔣白棉轉向了左邊。

  剛邁出一步,她停了下來,低頭望向手中的地圖和上面的注釋。

  她的目光隨之凝固,她的嘴角略微抽動。

  轉錯方向了!

  她竟然毫無察覺地就轉錯方向了!

  “路癡”這個代價還是挺可怕的……蔣白棉眼眸轉動間,拿出了插在衣兜內的吸水鋼筆,于地圖上加了一句話:

  “每逢拐彎,寧慢不快,多停多想多確認。”

  然后,她選擇了正確的方向,按圖索驥地走了下去。

  495層,C區,11號。

  龍悅紅進門之后,發現母親顧紅、父親龍大勇、弟弟龍知顧、妹妹龍愛紅各自占據著一個位置,沒有說話。

  “怎么了?”他開口問道。

  顧紅“哎”了一聲,不答反問:

  “咱們這一層,最近一兩年,感染‘無心病’的人是不是有點多啊?”

  這都好幾次,好幾個了!

  “也還好吧。”龍悅紅寬慰道。

  龍大勇看了眼門口:

  “我聽好多人說,是不是我們這一層有‘毒源’沒找出來,才一次又一次有人感染。”

  “也可能是誰做了不好的事情,弄得我們這一層有點晦氣。”顧紅說起了七大姑八大姨們閑聊時的一個猜測。

  聽到這里,龍愛紅脫口而出:

  “有些人在懷疑我哥和曜哥是‘毒源’,隱性感染者,啊……”

  她突然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忙抬起雙手,捂住嘴巴。

  龍悅紅怔了一下:

  “還有呢?”

  龍愛紅看了眼媽媽,又看了眼爸爸,小心翼翼地說道:

  “還有的說你們是霉運的源頭。

  “反正他們的意思是,自從你們外出執行任務,我們這一層‘無心病’的發病率就明顯變高了,肯定是你們在外面碰到了不好的東西,帶回了公司內部。”

  這可能是“無心病”病毒,也可能是實質化的霉運。

  見話已經說開,龍知顧明顯不服氣地補充道:

  “他們還舉了例子,說你們第一次執行任務回來,沈叔叔和任阿姨就得了‘無心病’,這一次回來換成了張叔叔。”

  龍悅紅終于忍不住反駁:

  “但我們第二次執行任務回來,就沒人得‘無心病’。之前那次‘無心病’爆發,我們也沒在公司內部。”

  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其實是有點心虛的,因為沈度和任潔得“無心病”明顯和商見曜有一定的關系,更接近某些家伙殺人滅口。

  “是啊!”龍愛紅的臉龐一下發亮,“明天我就這么反駁他們!”

  這時,龍大勇看了憤憤不平的顧紅一眼,寬慰起大兒子:

  “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主要是‘無心病’一直不見消失,這么一代代下來,大家只能平時裝看不到,一發生又很惶恐,難免有人發出雜七雜八的聲音。等之后不再有新病例出現,他們很快就會遺忘這些事情。”

  “我理解。”龍悅紅努力豁達地坐了下去。

  他故作開朗地說道:

  “我們在地表遇到的‘無心者’也不是一個兩個了,也沒見有誰感染啊。”

  他話音剛落,突然發現父母、弟弟和妹妹的表情都變得略有點古怪。

  呃……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提在外面接觸“無心者”比較多,免得大家想歪……龍悅紅迅速明白了自己剛才的辯解有什么問題。

  622層,B區,59號房間。

  白晨將剛發下來的便攜式電腦放在了靠窗那張桌子上,直接將它打開。

  對已經D6的她來說,平時都在食堂吃飯,熄燈之后又準時睡覺,能源配給足夠她每天都玩兩到三個小時的電腦。

  喝了口放涼的水,白晨播放起一個搞笑類節目。

  雖然舊世界的很多笑話,她不是太懂,沒法真心實意地發笑,但只是聽一聽現場的笑聲,聽一聽后期配的哈哈聲,她就覺得心情很平靜,很放松,有種難以言喻的快樂。

  笑聲回蕩在安靜的房間里,白晨眼睛沒有焦距地注視著電腦屏幕。

  不知過了多久,她伸出右手,拉開桌子的抽屜,從中取出了那個有一些龜裂之處的沉甸甸零件。

  低頭看著這個零件,白晨臉上逐漸露出了笑容。

  她自言自語道:

  “這次我會聽你的,勇敢地往前走,不再被過去束縛……”

  495層,B區,196號。

  自我感覺精神創傷已經好得差不多的商見曜們又一次進入“心靈走廊”,來到了“522”房間內。

  有了前面兩次的經驗,他熟門熟路地沿最安全的路線向廢墟某個地方潛去。

  一路之上,除了本身必然發生的幾場戰斗,風平而浪靜。

  而那幾場戰斗,就連當初還不是覺醒者的房間主人都能應付過去,搶在其他“無心者”趕來前轉移,商見曜自然手到擒來,沒費吹灰之力就將它們解決,甚至都沒怎么制造出動靜。

  這也帶來了一個問題,商見曜發現,由于其中一場戰斗沒多少聲音傳出,不像房間主人當時經歷的那樣,引得大量“無心者”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導致原本安全的路線上,某個不該遭遇“無心者”的地方,有好幾個“無心者”徘徊。

  “這是一種蝴蝶效應?我快速解決了戰斗,讓本應該被調離的‘無心者’留在了原地?”商見曜自言自語起來。

  他迅速又提出了一個疑問:

  “既然這幕場景是房間主人心理陰影的呈現,那沒在這個地方遭遇‘無心者’的他又怎么知道之前要是小心一點,會有這樣的變化?”

  商見曜隨即笑了起來:

  “很簡單啊,這里殘留著人類的腐爛肢體,說明不久前有‘無心者’存在。房間主人當時看到這些,肯定在想,要不是先前的戰斗制造出了不小的動靜,現在肯定又是一場惡戰。

  “這個猜測被他的潛意識記住,成為了這幕心理陰影的隱藏規則。”

  自己說服了自己的商見曜不再停留,沿著房間主人的轉移路線繼續前行。

  說也奇怪,根據之前的規律,房間主人遇到的“無心者”數量是越來越少,質量卻越來越高,到了后面,甚至有“高等無心者”出沒,可商見曜這次突破上次的探索極限,擺脫了那名“高等無心者”后,再沒有遇到厲害的敵人。

  他甚至都沒再看見普通的“無心者”。

  “這是不是說明這片區域有更加危險的生物存在,讓‘無心者’們不敢進入?”商見曜一分為十,說話的是懦弱膽小但非常謹慎的那個。

  戴著獵鹿帽,叼著煙斗的商見曜點了點頭:

  “不一定是生物。”

  他間接贊同了懦弱商見曜的猜測。

  “現在怎么辦?”穿著小時候衣服放大版的商見曜問道。

  早就躍躍欲試的那個商見曜毫不猶豫地回答:

  “當然是繼續!

  “當時還不是覺醒者的房間主人都活下來了,何況我們?”

  “那你怎么知道房間主人沒在這次探索里遭遇什么,留下可怕的隱患?”懦弱膽小的商見曜反問道。

  “是啊是啊。”另一個商見曜附和出聲。

  這時,拿著小音箱的商見曜好奇說道:

  “我在想啊,我們要是分開行動,其中一個死在了這里,會發生什么事情?

  “是最終剩下九個,人格不再健全,還是依舊能恢復成十個,只是每一個都出現比較嚴重的精神問題?

  “要不要嘗試一下?”

  他的提議只得到了一張贊成票,其他商見曜全部反對。

  討論了一陣,商見曜們重歸于一,小心謹慎地沿著房間主人的轉移路線,深入了這片區域。

  走著走著,他前方出現了一棟七層樓房。

  這樓房看起來頗有點古舊,墻上爬著大片大片的綠色植物。

  商見曜定睛一看,發現一樓大廳入口上方,有一塊招牌,它上面寫著:

  “鐵山市第二食品公司”

  1秒:m.23xs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