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八章 “適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長夜余火

  隨著三個光團融入自己的身體,蔣白棉感覺有了點變化,但又說不上有什么變化。

  這就是覺醒的體驗?她習慣性低頭,望向自己的雙手,沒發現有任何不同。

  突然,廣場中央那道星光人影似乎活了過來,后退到了邊緣,和蔣白棉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

  蔣白棉沒有驚慌,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仿佛早有預料。

  她剛才試著借助黑色金屬墻壁的鏡面效果,對自己使用了“空間幻覺”。

  “這個能力會干擾目標對空間的感知,讓他混淆前后左右和上下遠近,而且,好像還能做一定的‘切割’和‘重構’,營造出符合需求的空間環境……這方面的探索可能得進入‘起源之海’,闖過一兩個島嶼后,才能深入……”蔣白棉沒急著返回現實,因為此時此刻,她大概率正在接受生物耳蝸移植手術。

  接下來,她嘗試起“物品失認”和“刺激失調”。

  也不知是“鏡子”媒介未能產生作用,還是“群星大廳”內缺乏“實質”的物品和刺激,蔣白棉最終收獲了失敗。

  她只能從名稱去做初步的猜測:

  “‘物品失認”應該也是幻覺的一類,讓目標錯認需要的物品,比如,想拿槍射擊,卻抄起了一把雨傘,在那里biubiubiu,比如,明明是一把淬毒的匕首,卻被當成美味的奶油蛋糕,舔了好幾口……

  “‘刺激失調’聽起來像是不能對刺激產生正確的反應……手電筒的光芒照來不知道閉眼,感應到危險不知道躲避?”

  不斷推測和分析中,蔣白棉逐漸感覺到了疲憊。

  她身影慢慢變淡,消失在了“群星大廳”內。

  不知過了多久,蔣白棉睜開了眼睛。

  一直密切觀察她情況的梅壽安松了口氣,靠攏過來,笑著問道:

  “怎么樣?”

  根據他的經驗,實驗者只要能夠醒來,問題就不會大,都是可以治好的。

  呃,梅叔叔太激動,聲音有點大?不像啊……蔣白棉下意識抬手,摸向自己的耳朵。

  和往常不同,這次沒有了金屬質感。

  終于,蔣白棉反應了過來:

  生物耳蝸移植手術成功了!

  她的聽力恢復正常了!

  此時,她的耳道內,多了一層厚厚的“皮膚”,但沒有被完全堵塞,一眼望去,那里幾乎沒什么異常之處。

  蔣白棉放松了下來,一邊適應當前狀態,一邊摸索著坐起,微笑回應梅壽安的問題:

  “挺好的。

  “嗯,我覺醒了。”

  梅壽安怔了一秒,下意識反問道:

  “成功了?”

  蔣白棉正色點頭。

  梅壽安推了推金邊眼鏡,抓了抓腦側頭發,臉帶疑惑地自言自語起來:

  “難道在最后一個環節前附加聽音樂項目,會顯著提高覺醒的成功率?

  “這是什么原理?”

  商見曜應該很喜歡你這個猜測……蔣白棉腹誹了一句,試探著問道:

  “我可以走了嗎?”

  雖然生物耳蝸移植手術不算大,但也不屬于隨做隨走的門診類型,梅壽安見蔣白棉輕巧地躍下手術床,幾乎沒受到什么明顯影響,忍不住贊嘆了一句:

  “你的身體素質確實很出眾,基因改造的效果非常好。

  “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再休息和觀察半個小時,免得出什么意外。”

  “好。”蔣白棉動了動腦袋,感覺還殘留著一點眩暈。

  緊接著,梅壽安問道:

  “你選擇了哪個領域?”

  “‘碎鏡’。”蔣白棉沒有隱瞞,但她未說自己的能力和代價分別是什么。

  對一名覺醒者而言,這都是需要保密的事項。

  梅壽安完全理解,沒有追問,轉而說道:

  “回頭我把相關資料給你,爭取早點進‘起源之海’。”

  說著,梅壽安忍不住補了一句:

  “千萬別學你們組商見曜那么亂來。”

  這是想學就能學得會的嗎?沒有積年精神問題,根本想不出來他那些操作!蔣白棉內心吐槽,表面乖巧地點了下頭:

  “嗯。”

  等了半個小時,確認身體沒什么問題后,蔣白棉禮貌地對梅壽安道:

  “梅叔叔,我該走了。”

  “過三天回來做個檢查。”梅壽安輕輕頷首。

  他一直將蔣白棉送到了C—14項目組的門口。

  這個過程中,蔣白棉記起了自己付出的代價,忙在生物義肢輔助芯片內添加了一條信息:

  “接下來要回647層14號。”

  這樣,她就不會因為“路癡”搞錯樓層和房間了。

  梅壽安目送蔣白棉離開后,站在門口,思索起今天的實驗流程,希望能從中總結出更多的有益經驗。

  他一向都是這樣,不分時間場合地沉思,是個研究狂人。

  回憶著回憶著,梅壽安突然看見蔣白棉又走了回來。

  “怎么了?”他以長輩的姿態關心道。

  蔣白棉眼神似乎有點茫然,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她張了張嘴,揚了下手道:

  “啊……梅叔叔,還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么?”梅壽安表示盡管問。

  蔣白棉眼眸微轉道:

  “C—14項目是申請就可以參與實驗的,對吧?任何職級的員工都可以,外來的也行嗎?”

  “當然。”梅壽安笑道,“我們一直以來最發愁的就是志愿者數量不夠。”

  “哦……”蔣白棉指了個方向,“那我走了。”

  “你去那邊做什么?”梅壽安一臉疑惑。

  蔣白棉“哈哈”笑了起來:

  “就隨便指一下。”

  然后,她往相反方向走去。

  647層。

  等了一陣沒等到組長的商見曜等人進了訓練房,開始了今天的鍛煉。

  練到尾聲,商見曜喝完了杯子里的水,于是擦了擦汗,出門回辦公室接。

  他走了幾步,看見蔣白棉迎面而來。

  “你遲到了!”商見曜指出。

  蔣白棉不屑回答:

  “我請過假了,今天去做生物耳蝸移植手術。”

  商見曜眼睛一亮,把聲音壓得很低,就像在說悄悄話:

  “效,果,好,嗎?”

  “好得很!”蔣白棉咬牙切齒。

  啪啪啪,商見曜鼓起了掌。

  蔣白棉看了眼他身上蒸騰的白氣,懶得計較,點了點頭道:

  “你繼續鍛煉吧。”

  她隨即越過了商見曜。

  商見曜沒說什么,一直往前,回到辦公室,接了杯溫開水。

  很快,上午鍛煉結束,白晨等人洗過澡,進了14號房間。

  “組長還沒來啊……”龍悅紅掃了一眼,頗感疑惑。

  商見曜誠實回答道:

  “我剛才在走廊碰到她了。”

  “可能去匯報工作了。”白晨猜測道。

  她話音剛落,蔣白棉出現在了門口。

  看了眼屋內三人,蔣白棉抬手抹了下額頭,笑著說道:

  “鍛煉很自覺嘛。”

  “組長,你去匯報工作了?”龍悅紅好奇問道。

  蔣白棉走回房中,笑容更加明顯:

  “我去做生物耳蝸移植手術了,還有,覺醒實驗。”

  “你覺醒了?”商見曜一下就把握到了重點。

  蔣白棉矜持點頭:

  “是啊。”

  “能力和代價是什么?”商見曜一點也沒把自己當外人。

  蔣白棉側頭看了眼門口:

  “等下次外出再說。”

  能力和代價,她都不想隱瞞組員,這樣才能有效配合,降低負面影響,只是現在不太適合講。

  白晨安靜聽完,開口說道:

  “那我今天就申請生物義肢移植和基因改造手術。”

  “好。”蔣白棉點了點頭。

  她之前說“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個先來”,是因為她不確定自己一定可以從覺醒實驗里蘇醒,而一旦她成為植物人,白晨需要重新考慮是否留在“舊調小組”,如果不留,冒險做基因改造完全沒必要。

  現在,意外沒有發生。

  聽到兩人的對話,龍悅紅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

  蔣白棉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

  “不要急,再多想幾天,可以等小白手術結果出來再決定。”

  不等龍悅紅回應,她轉而問道:

  “你們那層又有人感染‘無心病’了?”

  “我碰上的。”龍悅紅吐了口氣。

  “也不知道是人為的,還是自然發生的……”蔣白棉顯然想起了“生命祭禮”教團之事。

  就這事討論了一陣,她翻腕看了看時間,笑著說道:

  “下午再交流,現在先吃飯。

  “我請客,慶祝一下!”

  說完,她一馬當先走出了14號房間,轉向另外一邊。

  龍悅紅見狀,疑惑問道:

  “組長,這次是去其他區域的小食堂試口味?”

  蔣白棉“呃”了一聲,認真地思考了片刻道:

  “還是算了。”

  她搖了搖頭,轉過了身體。

  同時,她催促起商見曜:

  “喂,你走前面,等會負責端菜。”

  1秒:m.23xs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