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這表現...手表保不住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老婆是女學霸

  父女兩人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了晚餐,飛快地回到家中...兩人需要在一家之主到來之前,完成手表的轉交。

  老柳小心翼翼地開門,假裝喊道:“老婆?老婆你在不在啊?”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靜。

  這時,

  柳鐘濤松了口氣,笑著對自己的貼心小棉襖說道:“你老媽還沒有回來...跟老爸到后院去。”

  “嗯!”

  柳云兒點點頭,隨后一路跟著自己的老爸來到了后院,緊接著...便看到他拿起了花匠小鏟子,站在后花園的某個位置,隨后邁著標準的步子,大概...六步半的樣子。

  “就是這里了!”

  話落,

  手上的小鏟子輕輕地鏟著泥土,不一會兒...柳云兒看到自己的老爸,從地下竟然挖出了一個鐵盒子。

  這...

  這...

  柳云兒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到了,為躲避自己老媽的搜查,竟然會把手表藏到后花園里面,還需要測量才能得出具體位置,不得不說...男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

  “走...”

  “到屋子里面去說。”柳鐘濤提著鐵盒子,沖自己的閨女說道。

  片刻,

  父女兩人來到了屋子里,柳鐘濤緩緩打開了這個鐵盒子,頓時...三個包裝極其精致的盒子出現在眼前,此時老柳招呼了一下自己的女兒,說道:“其實這三塊表都差不多。”

  “這一塊是經典系列...大概三十二萬左右。”柳鐘濤指了指最左的那個盒子,緊接著又指了指中間一個盒子,認真地說道:“這塊是傳世系列,大概是三十萬出頭一點。”

  最后,

  柳鐘濤指著右邊的那個盒子,淡然地說道:“這是寶璣航海系列,應該是四十多萬吧。”

  柳云兒點點頭,這些表除了價格有點離譜,其實都挺不錯的,只是現在...選哪塊表呢?按照道理來講...自然是選最貴的,不過之前就對老爸講過了,選一個最最便宜的那塊。

  “小云?”

  “呃?”

  “這些都是男士手表,你...你是自己戴?”柳鐘濤迷茫地問道。

  “我...”柳云兒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些表的用處,總不能直白地告訴老爸...拿回家給自己男人戴,他肯定會氣壞的。

  然而,

  沒等柳云兒想出理由,柳鐘濤已經幫她想好了。

  “肯定是自己收藏對不對?”柳鐘濤笑著說道:“既然是收藏...那就...”

  話音一落,

  拿起四十多萬的那塊寶璣航海系列,直接遞給了自己的貼心小棉襖,說道:“拿著...給我女兒當然是最好的!”

  此刻,

  柳云兒抱著價值四十多萬的盒子,瞬間不知道該怎么言語了...

  “爸...”

  “是不是太貴重了?”柳云兒低著自己的腦袋,言語中透露著些許不好意思。

  “什么貴重?”

  “開什么玩笑呢!”柳鐘濤嚴肅地說道:“只要寶貝女兒開心,貴不貴重也就那樣了,再說了...反正爸也不能戴,你喜歡就拿走吧。”

  正當柳云兒還想要說什么,隨即被柳鐘濤給打斷了。

  “好了好了...”

  “趕緊把東西收起來,等一下你老媽就來了。”柳鐘濤說道:“你老媽看到的話,今晚就有的吵了...你又不是不知帶你老媽的脾氣。”

  “哦...”

  柳云兒點點頭,急忙站起身子,對自己老爸說道:“爸...那我先回家了。”

  “嗯...”

  “快點走。”

  柳鐘濤點點頭。

  隨后,

  柳云兒抱著價值四十多萬的盒子,匆忙地離開了家里,而老柳提著鐵盒子來到了后院,重新把鐵盒子埋到了土里,當他在用鐵鍬拍打著泥土時,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慌張和不安。

  “嘶...”

  “怎么感覺有點透心涼?”柳鐘濤皺了皺眉頭。

  這時,

  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了呼喊聲。

  “老柳?”

  “你在嗎?”

  原來是自己的媳婦來了...難怪心里有點慌亂。

  “在后院。”

  “照顧你的多肉。”柳鐘濤喊道。

  “哎呦?”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平時連看都不看一眼。”夏梅芳笑呵呵地走了過來,看到自己的丈夫,在欣賞自己種植的多肉,笑著說道:“飯吃了沒?”

  “吃了。”

  “和女兒一起在外面吃的。”柳鐘濤回答道。

  “呃?”

  “女兒今天來過了?”夏梅芳略微詫異地說道:“她人呢?”

  柳鐘濤聳了聳肩,淡然地說道:“當然回去了。”

  “她回來做什么?”

  “拿東西。”

  夏梅芳點點頭,也沒有多問什么,站在自己丈夫邊上,看著一些多肉植被。

  “對了。”

  “你女兒想要換輛車。”柳鐘濤說道:“什么...瑪莎拉蒂。”

  “嗯...”

  “那就換吧。”夏梅芳淡然地說道:“反正都是她自己賺的工資,她愛怎么換就怎么換,不過...那輛奧迪才剛買不久,賣掉的話實在可惜了。”

  柳鐘濤急忙說道:“我開開,女兒都說給我開了。”

  “你開什么開。”夏梅芳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隨即認真地問道:“她只是隨便說一下而已,真的會給你開嗎?如果你開女兒的車,豈不是都暴露了?”

  “什么?”

  “隨便說一下?”柳鐘濤一臉迷茫,小心翼翼地問道:“那給誰開?”

  “你說呢?”夏梅芳說道。

  剎那間,

  柳鐘濤面露些許驚恐,大神地呵斥道:“這我買車的!”

  “你個混蛋!”

  “突然那么大聲干什么?”夏梅芳沒好氣地說道:“就算你買的能怎么樣?車主的名字是咱們女兒...再說了,你現在開得比女兒的那輛奧迪貴多了。”

  說完,

  夏梅芳嚴肅地說道:“給你女婿開就這么難受?別忘了...你介紹的!”

  柳鐘濤都要自閉了...以前覺得小林挺不錯的,除了人稍微懶點,其他方面都還可以,結果...萬萬沒有想到,自從女兒和他認識以后,最受傷的竟然是自己!

  與此同時,

  柳云兒正開著車,前往公寓的路上,而在副駕駛位上是價值四十多萬的寶璣航海系列手表。

  很快,

  她便被堵在了路上,看了一眼身邊的那個盒子,柳云兒內心特別無奈。

  給他吧...

  一想到他這么壞,天天欺負自己。

  不給吧...

  都已經要過來了。

  “唉...”

  “煩死了。”柳云兒嘆了口氣,現在自己和那個大白癡的狀態是...大白癡溫柔的時候,自己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甚至去死都可以,可是當他對自己使壞的時候,去死的應該是他。

  然而,

  當恢復到了冷靜之后,便會思考一個問題,大笨蛋要是死了,自己該怎么辦?

  “一天天就知道氣我。”

  “白癡!”

  柳云兒嘟著小嘴,氣呼呼地罵了一句。

  片刻,

  車流通了,

  柳云兒急忙把腦海中的這些煩惱,通通拋到了腦后,認認真真地開著車。

  不知過了多久,

  柳云兒到了公寓的地下停車場。

  正當她停完車,準備伸手去拿那個價值四十多萬的盒子之際,突然就愣住了。

  “不行!”

  “不能讓大笨蛋這么輕易就拿到了。”柳云兒撇了撇嘴,一個人背著自己的包,直接上了公寓的樓梯。

  到了304房間門口,

  輕輕敲了下房門,不久...房門被打開了。

  “回來了?”林帆一臉微笑地說道:“餓不餓?我給你包了湯圓,這一次沒有任何的失誤,一個個全是最完美的湯圓。”

  柳云兒愣了一下,她完全沒有想到,林帆竟然還給自己包了湯圓。

  沒等她開口說話,便聽到林帆說道。

  “快點進來。”

  “我給你去下湯圓。”

  話落,

  一個人變走進了廚房。

  此時,

  柳云兒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主要是...這突如其來的溫柔,讓她的心就像小鹿亂撞般,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只是片刻間,

  林帆端著一個碗出來了,隨后把碗放在了柳云兒面前。

  看著眼前的大碗,雖然里面就只有六個湯圓,但特別大...又很白,加上撒了些桂花與白糖,特別令人有食欲感。

  舀起一顆湯圓,柳云兒吹了幾下,緊接著便張開小口,輕輕地咬了那么一下。

  按理說,

  以一湯圓的皮與餡的比例,柳云兒這么一小口,只能咬到皮。

  然而,

  在林帆超高的廚藝下,瞬間因為這么一小口,里面的芝麻餡就流了出來。

  “唉...”

  “果然是這樣。”林帆嘆了口氣,默默地說道。

  “怎么了?”

  柳云兒一臉迷茫地看著林帆,小聲地問道:“我覺得...超級好吃。”

  “不是...”

  “好吃那是必然結果,因為這是我包的。”林帆無奈地說道:“我是說芝麻餡。”

  “芝麻餡?”

  “芝麻餡有問題?”柳云兒問道。

  林帆搖了搖頭,認真地說道:“這并不僅僅只是芝麻餡那么簡單,其中還包含著我對你的愛,看到沒有...你任何的細微動作,都能讓我內心無比澎湃,怎么藏都藏不住。”

  剎那間,

  柳云兒全身有種酥麻的感覺,如果不是因為燙到了嘴,她甚至要因此失去了意識。

  湯圓很甜口,可對柳云兒來說,何止是甜口而已,它已經甜到了自己內心最深處...最脆弱的心弦。

  老爸,

  對不起,

  手表估計...保不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