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序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真是個律師

  我叫林滄,是個律師。

  我今年三十了,是個律師。

  我單身,未婚,沒有女朋友,是個律師。

  我是個中國人,住在上海,是個律師。

  為什么我一直在強調律師呢?因為這是我這一輩子唯一一次才考了一次就過去的考試,還特么是法考。

  作為高三蹲了一年還是沒考上本科,最后三戰才考上了大學,研究生考了兩次才考上碩士的大佬,號稱中國最難考試的法考,小爺我一次過!這可把我牛逼壞了,所以,我必須一直提。

  我是個律師,一個在知名大律師掛名的咸魚律師,律政界不知道多少人眼饞我的位置,恨不得把我頂下去,天天在后面噴我。

  唉,帥氣而英俊的天才總是被人嫉妒,沒辦法,我已經習慣了。

  小爺就喜歡你們看不慣我,卻又干不掉我的樣子。

  反正小爺的老爹是律所最大的客戶之一,我怕誰?你們罵去吧,我理你們算我輸。

  當然,也沒人敢當我的面罵,不然小爺學了五年的太極拳打法倒是可以拿這個人試試拳頭硬不硬。

  我雖然是個咸魚,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至少到現在做律師六年了,也接過幾十個案子,雖然都是小案子,但至少我的戰績斐然,毫無勝績!

  聽起來是不是很感覺很熟悉?好像在哪兒見到過?

  沒錯,我就是人送外號的,律政界張大炮!

  雖然到現在我的律師經歷堪稱現實版張偉,但我的背景可以吊打斯內克。

  我不是律政先鋒,但我有一個比大師兄還有錢的老爹,坐擁十多座占據黃金地段的百貨大廈。

  我不是張益達,但我有一個同樣咸魚的公務員老媽,天天上班打卡,下班花我老爹的錢。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二十四歲那年踩了狗屎運考法考居然一次過之后,我老爹除了每個月的十萬塊錢,就不給我其他零花錢了。

  這就很悲傷。

  從二十六歲到現在的三十歲,五年了!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么過的嗎?

  我省吃儉用,我連超跑都舍不得買了,我真的是太難了……

  每個月,拿著律所發的幾千塊工資和老爹按時到賬的十萬塊大洋,在這寸土寸金的上海,我過的那叫一個難受。

  不過還好,有我大哥的資助,我的小日子過得也挺好。

  你問我大哥是誰?

  我大哥叫林越,三好學生,高智商天才,我家家底的繼承人,和我這個咸魚不一樣,我大哥自從畢業進入家里的企業工作之后,和我老爹父子合璧,把我們家的企業增值了百分之一百二來著。

  嗯,這些和我沒啥關系,反正也不關我的事,咸魚就要有咸魚的覺悟。

  說到這里,是不是感覺我說了一堆廢話?

  沒錯,我就是在說廢話,不然這該死的日記我怎么寫滿一頁?

  好了,寫滿了。

  林滄“心滿意足”的合上了日記本,對自己寫的這成年以來寫的第一篇甚是滿意。

  點擊保存。

  “搞定!”林滄一拍手,滿意的點了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