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58章,全身是寶的鯨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大明鎮海王

  劉晉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腦海中在尋思著如何將它的價值最大化,至于港口之中的吃瓜群眾們同樣在翹首以盼,等待著肢解這頭大鯨魚,順帶著看看能不能買點鯨魚肉啥帶回家嘗嘗鮮。

  “大家讓一讓,大家讓一讓,我們馬上就要肢解鯨魚了,想要買鯨魚肉、鯨魚皮、鯨魚油什么的都不要急著走。”

  很快,天津港口管事的就帶著一群屠夫來到了港口碼頭這邊,這些屠夫有殺豬的,也有殺牛、殺羊的,一個個都帶著自己吃飯的家伙,同時還有人抬來了一個個巨大的案板。

  “哈哈,我劉一刀也是走運了,竟然有機會來殺怎么大的魚,以后有的吹了。”

  一個人高馬大的屠夫,從自己徒弟的手中接過了一把斬骨刀,這斬骨刀整體呈弧線,長足足有一米,鋒利無比,是劉屠夫用來斬牛的。

  明朝雖然禁止殺牛,在明初的時候,這牛比人都貴重,不過現在是明中期,這牛一代代的繁衍下來,數量也是已經很多,雖然依然不準隨意屠宰,但只要找個理由去官府報備一下,依然還是可以少量屠宰一些的。

  劉屠夫就是天津這邊最有名的宰牛屠夫,手里面的這把斬骨刀更是赫赫有名,據說能夠一刀將牛給斬成兩半,當然這劉屠夫切肉的手藝也是非常準,要多少切多少,一刀下去準不會差,也就有了劉一刀的外號。

  “劉一刀,你這斬骨刀能不能一刀斬開這個大鯨魚?”

  有熟人笑著和劉一刀說道。

  “別說一刀了,就是一百刀,一千刀也斬不開啊。”

  劉一刀笑了笑回道。

  “哈哈,你也有謙虛的時候”

  “這能不謙虛嘛”

  隨著十多個屠夫的到來,鯨魚的肢解工作也是開始準備,整個天津港口就變的更加熱鬧了,收到消息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跑過來看熱鬧,想要看看這需要十多個屠夫同時肢解的大鯨魚到底有多大。

  “大家讓一讓,大家讓一下”

  劉一刀對著身邊看熱鬧的人說道,等眾人讓出一小塊空地,劉一刀直接脫下了上衣,光著膀子,露出了一身結實的肌肉。

  接著手中拿著斬骨刀開始不斷的活動自己的身體,這是一場硬仗,他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酒”

  劉一刀一聲喝道,他的徒弟立即將一瓷碗的酒端了上來,劉一刀一口將這個大瓷碗的酒喝到嘴里,接著舉起自己的斬骨刀,將酒噴在上面。

  這叫祭刀,和劊子手行刑的時候一樣,帶著驅邪的意思在里面,因為傳說之中這酒水可以驅邪避諱,噴在刀上面的話就不會有不干凈的事情纏著自己。

  劉一刀以往殺的都是牛,這牛很有靈性,又都是耕牛,辛辛苦苦為老百姓干活,所以地位極高,宰牛也不是隨便都能夠宰的,在宰殺前也是有一番儀式的。

  一旁的眾人都看的津津有味,甚至于連劉晉也是充滿了濃濃的興趣,古人在很多方面都有各種各樣的忌諱,干什么事情也都要求神問佛,或者是進行一番奇怪的儀式什么的。

  “好了”

  很快,劉一刀的儀式就做完了,他算是天津屠夫里面的代表了,這第一刀自然也是他先來的。

  只見他圍繞著龐大的鯨魚轉了兩圈,不斷的用手在鯨魚上面敲一敲,似乎在尋找下手的地方。

  “就這里了”

  劉一刀指了指鯨魚魚腹的一個位置,接著示意身后的人退后,很快在他的身邊就留出了一大塊空地。

  眾人此時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劉一刀這里,全部都在等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開”

  只見劉一刀后退幾步,虎目一瞪,整個人急速的朝著鯨魚沖了過去,手中的斬骨刀瞬間閃爍起一道寒芒,同時整個人也是暴喝一聲。

  “嘩”

  仿佛是一塊后布被劃破的聲音,這一刀直接將鯨魚的魚腹給切開,偏偏又沒有傷到魚的內臟,不至于有臟東西出來,讓周圍惡臭難聞。

  “好”

  也不知道是誰帶頭喝彩,頓時港口碼頭這里就響起了一片喝彩聲。

  “獻丑了、獻丑了”

  劉一刀手持斬骨刀,雙手抱拳的笑著回應。

  這第一刀開了之后,其他的屠夫就開始迅速的行動起來,只見幾人拉起魚皮,一人用刀順著魚皮下面不斷的滑動,很快,一張大鯨魚皮就被切割下來。

  “第一張鯨魚皮,大家伙都過來看看,想要的可以報價現場競價,價高者得”

  鯨魚皮放到了案板上面,港口的管事也是立即高聲的對著眾人說道。

  “我看看”

  頓時就引起了一陣轟動,好奇的人立即湊上去,仔細的摸一摸這鯨魚皮。

  “這鯨魚皮和普通的魚皮完全不一樣啊,怎么感覺像是動物皮毛啊,竟然還有絨毛。”

  很快,有人就驚奇的發現這鯨魚皮非常的奇特。

  “可不是嘛,這鯨魚皮如果用來做成衣服的話,倒是一個不錯的皮革材料。”

  有識貨的人跟著點點頭說道。

  “我出500文買下這張鯨魚皮”

  很快有人就出價了。

  “我出1000文,這第一張鯨魚皮,帶回去好好的收藏下也是不錯的。”

  “我出一兩銀子”

  “我出二兩銀子”

  很快,這價格就直線攀升,天津港口這邊聚集了很多的商人,海魚行的商人,想要去朝鮮這邊做生意的商人,天津又是個交通樞紐,南來北往各種各樣的商人都很多,自然不乏有錢人。

  “哈哈,我出五十兩銀子,這鯨魚皮買回去做個墊子也是不錯的,吉利啊!這鯨魚可是大海之中的鯤鵬,鯤鵬扶搖直上九萬里,有這鯨魚皮做的墊子,無論做什么都可以和鯤鵬一樣,直飛九萬里。”

  有一個大腹便便的商人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出到了五十兩銀子的高價,同時竟然還前牽強附會的說出了鯤鵬的是事情。

  這讓劉晉也是忍不住對他多看了一眼,果然自古以來都是如此,有錢人的快樂普通人根本就想象不到,僅僅只是為了一個所謂的扶搖直上九萬里就出五十兩銀子來買一張鯨魚皮。

  不過讓劉晉感到意外的是,他的這個說話竟然還非常吃香,周圍的人群都忍不住紛紛點頭,似乎認同這個理,竟然又開始紛紛價錢,最后讓這剛剛才切下來的鯨魚皮賣出了五百多兩銀子的天價。

  “哈哈,承認、承認。”

  拿下彩頭的赫然還是剛剛那個商人,手下了這鯨魚皮也是對著身邊的其他人拱手致謝。

  另外一邊,隨著第一塊鯨魚皮被切下來,在這鯨魚皮的下面是一層厚厚的脂肪,屠夫們用到將這個脂肪不斷的切下來,很快就裝滿了一桶、又一桶。

  有人抬來了蜂窩煤爐和大鍋,一桶鯨魚脂肪倒進去,很快就有油出來,這鯨魚的魚油沒有任何的異味,在后世多用于當作潤滑劑,食用和制造肥皂、蠟燭等等。

  “來來,鯨油、鯨油了,大家都看一看啊,還是老規矩,價高者得”

  這邊在不斷的熬油,港口的管事自然是沒有忘記將這鯨油給賣出去,熬出來的鯨油也是不斷的向在場的眾人展示。

  “這油不錯,清澈透亮,沒有任何的腥味,也沒有任何的煙”

  “是很不錯,而且這產量大啊,你看看這鯨魚的油脂有多厚啊,這幾百頭豬也不可能有怎么多的油脂吧。”

  “可不是嘛,這油都一桶桶的裝著,一頭豬身上才多少油。”

  眾人仔細的看著鯨魚身上刮下來的油,忍不住拿它和豬油相比,頓時就發現在鯨油面前,這豬油真心是太少、太少了。

  很快,又是一番激烈的競價,一桶桶鯨油也是銷售一空。

  “啪”

  一大塊鮮紅的鯨魚肉從鯨魚身上切割下來,直接被放在了案板上面。

  “大家都看看了,這是鯨魚肉,這肉鮮紅、鮮紅,還溫溫的,非常的新鮮。”

  “大家看看這個肉質,看看這個紋路,和牛肉一樣。”

  港口的管事從上面切下一快快鯨魚肉發給周圍的人互相傳遞觀看。

  “這肉確實是非常不錯,和牛肉一樣,而且關鍵是沒有任何的腥味,非常難得。”

  “這牛肉可是稀罕物,看來以后可以多多吃鯨魚肉了。”

  “這鯨魚肉怎么賣啊?我準備買點回去嘗一嘗。”

  港口內,眾人輪流傳遞著一塊快鯨魚肉,仔細的看一看、聞一聞,甚至有人直接切下一小塊,直接生吃,自然也少不了一番點評。

  “來,來,新鮮的鯨魚肉了,只賣五文錢一斤,要多少切多少”

  很快,港口的管事就開始叫喊起來。

  “給我來十斤,嘗嘗鮮”

  “我要五斤嘗一下這鯨魚肉的味道”

  話音剛剛落下,立刻就有大量的人叫了起來,頓時就一陣的忙碌,很快,剛剛切下來的一大塊鯨魚肉就被賣完。

  不過很快,又有一大塊的鯨魚肉切下來,在一塊快案板這里,現場就開始售賣起來。

  “鯨魚須一對”

  這邊鯨魚肉、鯨油賣的熱火朝天,另外一邊,劉一刀等屠夫也是繼續在肢解鯨魚,將一根根長長的鯨魚須給切下來。

  鯨魚須自然又是引起了一番激烈的爭奪,對于須之類的東西,大家似乎都很鐘愛,也好像還具有收藏價值什么之類的,這一根鯨魚須竟然賣出了十多兩銀子。

  天津港口內,熱鬧非凡,眾人拍著長隊購買鯨魚肉。

  這頭鯨魚的體型實在是太龐大了,肉非常的多,五文錢一斤的鯨魚肉買的非常火,購買的人非常多。

  不僅僅普通的老百姓想要買一點嘗一嘗鮮,這海魚行的商人們更是看準了這里面的商機,大筆、大筆出手,一買就是幾百斤、上千斤的買,一買下也是立即讓人送到京城這邊去,在京城這邊肯定有無數的達官貴人愿意花高價嘗一嘗這海中巨獸的味道。

  同樣的京城、天津這邊諸多做海鮮的酒樓自然也是少不了要買一些的,第一次出現的鯨魚肉,怎么也要研究出幾個和鯨魚相關的招牌菜了。

  十多個屠夫忙的滿頭大汗,港口這邊的人也是看的非常有味。

  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這頭龐大鯨魚身上的肉和鯨魚肉、魚皮等等這才初步的切割完畢,已經初步露出了一個巨大的魚骨架,讓在場的眾人忍不住再次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實在是太大了,站在鯨魚旁邊的屠夫都顯得很小。

  “鯨魚舌頭一條老規矩,價高者得”

  當鯨魚巨大的舌頭被切下來的時候,一條舌頭都非常的笨重,需要好幾個壯漢吃力的抬到案板上面。

  舌頭這東西,不管是豬舌還是牛舌、鴨舌什么的,一向都精品菜的代名詞,這鯨魚的舌頭自然又是引起了一番激烈的爭奪,最后被一個酒樓的掌柜用200兩銀子的高價買了回去。

  “哈哈,這條鯨魚竟然是一條雄鯨,大家看看,這鯨魚的家伙,嚇死人啊”

  當肢解到鯨魚尾部的時候,劉一刀似乎發現了什么,很快一陣忙活,將這條鯨魚的繁衍后代的寶貝給切了下來。

  “嘭”

  幾個壯漢吃力的將它抬到案板上面,頓時讓周圍看熱鬧的人群都看呆了,如此巨大的寶貝自然是從未見過的,港口內有些女的直接就羞紅了臉,忍不住用手捂著眼睛,但又從手指縫之間好奇的看了起來。

  “我出五百兩銀子”

港口管事這邊還沒有開口,立即就有人出價了  “我出六百兩銀子”

  “我出八百兩銀子”

  聽到這數字蹭蹭的往上漲,劉晉也是認不出口呆目瞪了,這東西有什么稀奇的?

  竟然讓如此多人如此瘋狂的為它出價,這銀子難道不是銀子了,都是銅板了?

  劉晉當然是不懂這些,縱然是兩世為人,他也實在是搞不懂,這東西到底有什么用,竟然如此的受歡迎,不過聽著他們不斷的報價,劉晉依然很開心,這價錢越高,鯨魚的價值就越大,以后就會更多的人去捕鯨,這鯨魚產業就可以興旺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