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57章,幾百人拖上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大明鎮海王

喜歡就分享  天津港口內,伴隨著一陣陣鈴聲的響起,整個港口都變的更加喧囂。

  準備卸貨的,提著一擔擔籮筐,等待著船只一靠岸就登船將魚獲卸下來;海魚行的商人更是人頭攢動,時不時和邊的同行對視一下,再看看即將停泊下來的大船,期待著有什么名貴的魚獲。

  還有專門來港口這里看鬧的吃瓜群眾,現在的天津港口嫣然成為了天津這里的一道風景線,成了來天津這邊的人必去的一個地方。

  無論是走南闖北的商人,還有路過的游學學子,又或者是從鄉下來天津這邊找事做的,都必然會來天津港口這里看一看,看一看漁船回港時的盛況。

  ‘鯤鵬號’朝著天津港口緩慢的行駛進去,在一側船舷這邊拖著龐大的鯨魚,讓船只看起來顯得非常笨重。

  “鐺鐺”

  “有船回港咯有船回港咯”

  燈塔上面,鈴聲再次響起,伴隨著聲音的響起,整個港口之中的人又開始期待起來。

  ‘鯤鵬號’離港口越來越近,船拖著的大鯨魚也是漸漸的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這船旁邊拖著的白白的是什么東西?”

  有人看到了‘鯤鵬號’旁邊拖著的鯨魚,很是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看這樣子,有點像是魚翻肚了。”

  “你真會開玩笑,這大魚我也是看多了,這天津港口之中那天不得要捕到幾條大魚,幾百斤、上千斤的大魚我都看過,但是怎么大的魚就有點夸張了。”

  “我也不相信啊,但是你看這樣子,還有著白白的肚子,這不是魚翻肚子了是什么?”

  “這好像還真是魚,我可是聽說了,在海中有一種鯨魚,非常的大,一頭鯨魚就差不多有一艘船怎么大,這難道就是鯨魚?”

  “鯨魚是什么魚?”

  “鯨魚也是海魚當中的一種,不過它的體型實在是太龐大了,脊骨如楝,肋骨如椽、揚髻鼓鬣,兩目如雙,噴沫如雨,吐氣若云,翻波卷浪,說的就是這個鯨魚,我以前看到書上寫的時候還以為是假的,現在看來,或許真的有這樣的大魚。”

  有讀書人想起自己在書上看過的關于鯨魚的記載,也是念了出來,同時雙目也是瞪得大大的,死死看著‘鯤鵬號’旁邊拖著的龐然大物。

  “鯤鵬”號回來了,趕緊去通知劉公子和太子下。

  天津港口內的管事自然是見多識廣,知道這‘鯤鵬號’是專門的捕鯨船,出海是去捕鯨的,現在帶著龐然大物回來,肯定是成功的捕到鯨魚了,自然也是立即讓人去通知劉晉和在天津這邊的太子朱厚照。

  “鯨魚,這捕鯨船竟然造出來了?”

  “好啊,老劉,你竟然敢騙我,看完以后怎么收拾你。”

  朱厚照得知消息之后,立即從被窩里面起來,匆匆穿上衣服也是急匆匆的朝天津港口這邊走去。

  他一直以來都在不斷念叨著出海捕鯨的事,也是問了劉晉這捕鯨船有沒有造好,劉晉自然騙他說這捕鯨船沒有造好。

  現在這船不僅僅造好了,而且這鯨魚都捕回來了,他那個氣啊,心里面也是默默給劉晉記上了一筆。

  “鯤鵬號回來了?”

  “哈哈,太好了,也不知道這鯨魚好不好吃。”

  劉晉這邊收到消息,也是立即翻,急匆匆的起朝著天津港口這邊走去,兩世為人他還沒有吃過鯨魚呢,在后世的時候,這鯨魚是保護動物,也只有某個臭不要臉的國度還在捕鯨,這鯨魚也只有哪里才有,他自然是沒有嘗過的。

  當劉晉和朱厚照來到天津港口的時候,整個天津港口都已經人山人海,變的無比鬧起來,周圍一帶收到消息的人都過來看鬧了。

  對于一般的海魚,天津這邊人早就已經不稀奇了,但是對于鯨魚這樣的龐然大物,大家都還是第一次見到,自然少不了要過來看一看了。

  ‘鯤鵬號’靜靜的停泊在港口的碼頭之中,龐大的鯨魚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弄上來,港口這里的人都急的滿頭大汗,如此龐大的鯨魚,實在是太大、太重了。

  “好大的魚啊”

  “這下算是長見識了,這大海之中竟然還有這樣大的魚!”

  “這樣的一頭魚怕是有十幾萬斤了吧,這一頭魚都夠十幾萬人吃一頓了。”

  “十幾萬斤怕是沒有,但是幾萬斤肯定足足的。”

  “都和船一般大了,現在都不知道該怎么弄上岸了。”

  港口內,看鬧的人看著海水之中的巨大鯨魚也是議論紛紛,如此大的魚,縱然是一向見多識廣的天津吃慣群眾也是看呆了。

  “讓一讓、讓一讓”

  劉晉和朱厚照好不容易擠了進去,擠到了最前面。

  “哇,好大的鯨魚!”

  朱厚照看到鯨魚的時候,也和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區別,張大了自己的嘴巴,小眼睛瞪得大大的。

  “嘖嘖,不愧是我一直念叨著的鯨魚,真是大。”

  “確實是夠大的,這應該是長須鯨吧。”

  劉晉同樣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兩世為人都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到鯨魚,盡管以前在網絡上看過不少鯨魚的圖片、視頻等等。

  但都是隔著屏幕,沒有辦法直觀的感受鯨魚的龐大,現在站在旁邊,看著水中的龐然大物,這才能夠真正感受到它的龐大,特別是它的胡須,非常的長,足足有好幾米。

  “老劉,你真不夠意思,這捕鯨船明明已經造好了,還告訴我說沒有造好,這鯨魚都捕回來了。”

  朱厚照看了看劉晉,很是不滿的撇撇嘴說道。

  “下,這也是僅僅只是試水而已,下千金之軀,我怎敢讓下到海上去冒險。”

  劉晉無奈,只能夠如此回道。

  就算是你被你記上了,我也沒有辦法,誰叫你老子牛叉呢。

  “其他人可以,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朱厚照不以為意,接著擦手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此真沒有白來,一定要去海上捕鯨玩玩,我要親自捕一頭大鯨魚運回京城去送給父皇當壽禮。”

  聽到朱厚重的話,劉晉對著他股后面的劉瑾看了看,對方立刻心領神會的點點頭,在這件事上面,他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敢開這樣的玩笑。

  “下,這鯨魚已經捕回來了,要不你現在上去捅它幾刀過過癮?”

  劉晉想了想對朱厚照說道。

  “殺死魚有什么味道?”

  朱厚照不滿的瞪了一眼劉晉,接著想了想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怎么大的魚,怎么弄上岸?”

  “自然是有辦法弄上岸的。”

  劉晉很是自信的說道。

  原來港口這邊的管事已經制定出了一方案,先是粗繩編制了一大網,接著派人下水給鯨魚整個上。

  在港口這邊也是事先已經專門留好了斜坡,專門用來拖船只或者像鯨魚這樣的龐然大物,鯨魚就準備從這樣的位置拖上來。

  “來來,老少爺們都過來幫幫忙”

  有穿著天津港管事服裝的人對著看鬧的人群說道,一條條長長的粗繩也是綁好了大鯨魚,不過要將這樣的大魚拖上岸,沒有個幾百人是不可能的,畢竟這個時代可沒有大型的起重設備。

  聽到這個聲音,港口內看鬧的人頓時就來精神了,一個個都爭先恐后的拖著繩子,等待著一起將這個大魚拖上岸。

  很快一條條長繩這邊都站滿了人,猶如拔河比賽一般,大家都搖搖試,甚至于連朱厚照都不嫌事多,竟然站在了一根繩子的最前面。

  “大家聽我口號,我喊一二三的時候,大家一起使勁。”

  天津港口內的管事,手里面拿著大喇叭對著眾人說道。

  隨著他的話落下,大家一起抓緊了繩子,整個鬧的天津港口也是變的安靜下來。

  “一二三,拉”

  很快,伴隨著聲音的響起,一條條繩子上面的眾人紛紛使出吃的力氣,跟著吆喝起來。

  “嘿呦嘿呦”

  眾人一起喊著號子,一起使勁,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在拖一座山一般,有一種紋絲不動的感覺。

  不過伴隨著號子聲響起,大家的力氣慢慢的用到了一塊,終于開始感覺到這鯨魚正被一點、一點的拖上來。

  “嘿呦嘿呦”

  劉晉沒有去過去,而是滿臉笑容的看著這個鬧的場面,幾百人拖著一條條長長的繩子,也辛虧天津港口這里的空地足夠大,也幸虧自己事先早就有所準備,在碼頭這里設置了斜坡,不然的話,還真心沒有辦法將這個鯨魚給拖上來。

  拖不上來的話也只能夠將鯨魚在海中分解,而劉晉一直覺得,那樣分解的鯨魚是沒有靈魂的,特別是這捕撈到的第一條鯨魚,一定要讓大家長長見識,親自感受下這鯨魚的龐大。

  “嘿呦嘿喲”

  朱厚照真的是連吃的力氣都用出來了,滿臉通紅,拼命的拉著,看著鯨魚一點、一點的從海中拖上來,

  “大家加把勁,快要拖上來了。”

  港口的管事,拿著鐵質大喇叭,不斷的給眾人鼓勁。

  “快上來,快上來”

  “真大啊,在水里面只能夠看到一部分,現在全部上來才知道真心大,和一棟房子一般了,這魚也太大了。”

  “能不大嘛,你看看這有多少人在拉,怕是有好幾百人在拉了。”

  隨著鯨魚慢慢的拖上岸,港口內看鬧的人再次驚嘆了,這魚拖上岸才真正的展露出自己龐大的軀,人站在它的旁邊,好像僅僅只夠給它塞牙縫一般。

  “嘿呦嘿呦”

  隨著鯨魚慢慢的拖上岸,號子聲更加的整齊了,拖著繩子的眾人那更是血脈噴張,手里面的力氣就更大了。

  “上來了、上來了”

  “大家伙再使把力氣,將它再拖進來一點。”

  拿著大喇叭的管事同樣非常的興奮,繼續指揮起來。

  很快,伴隨著眾人的號子聲,整個龐大的鯨魚都被拖上岸來,猶如一棟房屋一般橫亙在港口的碼頭上面。

  “哈哈,終于拖上來了,可把我累壞了。”

  “可不是嘛,我都感覺自己是在拖著一座山呢。”

  “嘖嘖,今天真是走運啊,能夠有幸拖著鯨魚,以后吹牛就有資本了。”

  隨著鯨魚拖上來,參與人群紛紛松手,歇口氣,全部圍在鯨魚的邊,將鯨魚圍的水泄不通。

  “哈哈,老劉,我厲害吧,將鯨魚都給拖上岸了。”

  朱厚照此時也是微微得意的揚了揚自己的腦袋,雖然捕鯨沒有參與到,但是這拖鯨魚上來也讓他狠狠的過了一把癮。

  “厲害厲害”

  劉晉豎起自己的大拇指說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我都已經想好了,以后我要給自己封一個大力神侯什么的,沒有我,這鯨魚還上不來岸。”

  朱厚照小眼睛瞇起來,顯得很是興奮,也是一個吹牛的高手。

  “大力神侯?”

  劉晉看了看朱厚照,忍不住想起了大力金剛。

  這朱厚照過了一年,也是開始發飆了,猶如雨后筍一般,蹭蹭的往上長,現在高都差不多和劉晉一樣了,劉晉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吃了豬飼料,實在是太早熟了,就是不知道他現在還有沒有收藏一些少兒不宜的東西。

  上一次劉晉和朱厚照的談話,多半也是被弘治皇帝給知道了,希望弘治皇帝能夠重視起來,不然這朱厚照太過早熟的話,將來多半可能又沒有子嗣。

  這朱厚照體早熟,心里也早熟,歷史上也是記載他荒yin無度,沒有子嗣也多半是如此了,可伶他的便宜老媽張皇后,他死了之后,這晚年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連死了也是草草的薄葬。

  劉晉微微搖頭,看了看眼前的龐然大物,心里面卻是尋思起該如何將它的價值最大化來,這鯨魚全是寶貝,可不能浪費了。

  而且這第一條鯨魚,怎么也的要賣出個好價錢來,這樣的話,以后投入捕鯨行業的人才會更多,才能夠掀起捕鯨產業來。

喜歡就分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