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章,商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大明鎮海王

  劉晉家的小院子非常的熱鬧,劉晉坐在主位,王氏、趙黑山、趙大虎、趙二虎分坐在旁邊,至于趙二虎的弟弟妹妹還有他母親、嫂子、趙大虎的兒子等等則是全部一個個手里面拿著一個粗碗站在一旁,沒有上桌。

  桌上面,大盆的紅燒肉,還有糖醋排骨,一盤清炒的大白菜散發出陣陣的誘人香味,趙大虎、趙二虎等人一個個都眼巴巴的看著桌上的肉,一邊咽口水,一邊也是等著劉晉這邊先動筷子。

  按照規矩,女人和小孩是不能上桌的,劉晉的母親王氏是主人,所以例外,主人不動筷子,客人也是不能動筷子的。

  趙黑山還算好,畢竟是上了年紀,也是過來人,所以也滿臉笑容的和劉晉聊著天,可是趙二虎的弟弟妹妹們,一個個都顯得非常猴急,口水都流出來了。

  香噴噴的米飯,來自江南的大米,可不是白面;大塊、大塊紅紅的紅燒肉,散發出來的香味讓這些年紀小的將口水擦了一遍又一遍。

  這樣的好日子,縱然是以往好年景過年的時候也不曾有過,趙黑山一家實在是太窮了,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吃肉了。

  “大家吃吧,有什么事情,吃完了再談。”

  劉晉看了看眾人,笑了笑說道,自己也帶頭夾起一塊糖醋排骨,劉晉知道,自己不動筷子的話,趙黑山等人是不會動筷子的。

  “謝謝晉哥兒。”

  趙黑山黝黑、充滿皺紋的臉上也擠出了笑容,雖然還不清楚晉哥兒今天為什么跟發瘋了一般要請自己一家人吃這樣的大餐,但是有肉有白米飯吃,絕對是值得笑一笑的。

  隨著劉晉動筷子,桌上的人也是紛紛的開始動筷子,一旁一直留著哈喇等著的孩子那自然是一個個都興奮起來。

  拿著粗碗飛一般的來到大蒸籠這里,里面蒸著香噴噴的米飯,滿滿的裝上一碗,然后來到一旁裝著紅燒肉的鍋這邊。

  這里,趙黑山的媳婦在掌勺,過來一個人,她就打一勺紅燒澆到米飯上面,打紅燒肉的時候手也是忍不住不斷的抖動,這水平和后世食堂大媽還是有的一比。

  沒有辦法,畢竟不是自己家,吃的是劉晉的,總是敞不開,遇到最小的兒子,還有小孫子的時候,實在是疼愛,也是悄悄的多打一塊紅燒肉。

  這樣上好的紅燒肉,他們何時候這樣奢侈過,能夠吃上一勺子,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不敢貪多。

  劉晉細細的品嘗著糖醋排骨,說實話,王氏的手藝真心一般,這糖醋排骨做的很一般,不過這豬肉是農家飼養的豬,不是后世那種吃飼料長大的豬。

  現在養一頭豬往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夠養大一頭,吃的也都是一些野菜、泔水什么的,沒有任何的激素,算是純天然的食品了。

  味道比起飼料豬來自然是要好很多,肉也更香。

  一邊吃也是一邊不經意的觀察了下周圍,桌上的趙黑山吃的還算斯文,但是也能夠看出來,他也確實是很久沒有吃肉了,大塊的紅燒肉,一口一塊,吃的油水都從嘴角流出來。

  趙大虎和趙二虎那完全是跟餓死鬼投胎一般,此時早就已經將趙黑山叮囑的話忘到了九霄云外,一大碗米飯,幾口就扒完,大口、大口的紅燒肉也是一口一塊。

  至于趙黑山家里的其他人,也一個個吃的很急,一碗米飯加一勺紅燒肉也是轉眼間就吃的干干凈凈,有些小孩子甚至于連碗都Tian的干干凈凈,接著又是眼巴巴的看著其他人,一副還想再繼續吃一碗的樣子。

  劉晉的母親王氏倒是吃的很慢,細嚼慢咽,一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樣子,很顯然實在是搞不清楚,劉晉到底是哪里來的錢,又好端端非得要請趙黑山一家吃飯。

  “嬸嬸,給三虎他們多打一碗吧,把飯菜都吃完了,留著容易餿掉。”

  劉晉看到院子里面吃完的小孩子們,一個個眼巴巴的看著主桌的眾人,也是笑著對趙黑山的老婆說道。

  “誒~”

  她點點頭,對于她這種農村婦女來說,有這樣免費的大餐吃,自然是巴不得能夠多吃一點,現在劉晉又發話了,那自然也是不客氣。

  很快,趙黑山家的人又一個個再次裝上滿滿的一碗米飯,打上一勺紅燒肉,這一次卻是慢慢的吃了,紅燒肉的配米飯滋味實在是讓人難忘。

  一頓飯,眾人都默默的吃著,除了吃飯的聲音之外,什么聲音都沒有。

  足足半個小時之后,這頓飯才算是吃完了,趙二虎的母親,趙大虎的老婆也是非常自覺的幫忙收拾,洗涮碗筷之類的。

  至于趙家的那些小孩子一個個吃的飽飽的,滿嘴流油,心滿意足的被打發回去,接下來就是大人們商量大事的時候了。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再說這些事情之前,先給你們看一樣東西。”

  劉晉看了看自己目前王氏,再看了看趙黑山和趙大虎,拿出一包雪鹽慢慢的攤開說道:“這就是我發財的東西,雪鹽!”

  “雪鹽?”

  王氏和趙黑山同時疑惑的說道,接著用手指拿過一點雪鹽細細的看了起來。

  “這就是你這些天煮出來的鹽?”

  王氏嘗了嘗雪鹽,頓時瞪大了自己的雙眼,她這才想起來,這些天劉晉一直在搗鼓著煮鹽,沒想到煮出來的鹽,竟然是這種上等的精鹽。

  “對,上次我聽到黑山叔說上好的青鹽要200多文錢一斤,只有有錢的地主家才能夠用的起,我們煮出來的海鹽卻是只賣幾文錢一斤,價格相差太遠了。”

  “所以我就尋思著是不是將我們的海鹽變成青鹽,自然就能夠賣個好價錢,上次鹽販子來我們村收鹽,我也就將雪鹽悄悄賣了出去,200文一斤,我足足賣到了10多兩銀子。”

  劉晉點點頭,接著將自己發財的道路說了出來。

  “我煮了一輩子的海鹽,怎么就不知道這海鹽還能夠變成青鹽?”

  趙黑山一聽,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樣,他一輩子都在煮鹽,他祖祖輩輩都在煮鹽,可是卻從了沒有想過,這煮出來的鹽還能夠變成這樣雪白、雪白的精鹽,一斤賣200文。

  “你當然不會知道了,這是我在一本書上看到的。”

  劉晉笑了笑將這一切歸咎于自己是在書本上看到的,這整個下河屯也只有劉晉一個讀書人,讀書人的地位又很高,自然也就不會引人懷疑了。

  “我煮雪鹽的這段時間,也是多虧了虎子幫忙,所以也是請大家一起吃頓飯,算是感謝虎子,也是感謝黑山叔你們家一直以來對我們母子兩的照顧。”

  接著,劉晉也是將請客吃飯的緣故說了出來,不說出來的話,趙黑山他們吃飯也是不舒坦的,不踏實的。

  “晉哥兒,客氣了,以前要不是你父親的幫忙,我們趙黑山一家早就餓死了,這算的了什么,請我們吃飯大塊的紅紗肉,大碗的白米飯,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謝你。”

  “狗子能夠幫到的你,那是他的福氣,以后有什么要我們家使力氣的地方,盡管吩咐。”

  趙黑山一聽,頓時非常認真的說道。

  “黑山叔,今天找你們過來,也確實是有事商量。”

  劉晉聽完,笑了笑點點頭,這趙黑山還是很上道的。

  “這雪鹽是用我們的海鹽提煉而來,海鹽我們賣給鹽販子不過5文錢一斤,可是提煉成雪鹽,它可以賣200文一斤,這里面的利潤就不用我來說了。”

  “單單是靠我和虎子來做這事情,總就是人力有限、精力有限,產量很少,也賺不了多少錢,所以我想和趙黑山你們家一起合作來做這個買賣。”

  “到時候賺了錢,我們可以五五開。”

  到了這個時候,劉晉也是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將趙黑山一家拉上自己的船,一起賺錢,自己不僅僅可以剩下時間和精力去做別的事情,還可以有趙黑山一家當幫手,別的不說,單單是趙大虎、趙二虎以后跟著自己的話,這唐老虎想要找自己麻煩也沒有那么容易。

  “這不行,這可不行,絕對不行!”

  誰知這趙黑山一聽連連搖頭說道:“這提煉雪鹽的方法是晉哥兒你發現的,這發財的路子自然也是晉哥兒你的,我趙黑山雖然沒有出息,但是絕對不會做這種白占人便宜的事情。”

  “我們家可以幫晉哥兒你做事,你賞一口飯吃就可以了,至于說五五開,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這~”

  劉晉一聽,也是傻眼了,沒想到這個時代的人竟然這樣的實誠,說實話,自己愿意分錢給他們家,也是為了拉他們上船,防止以后出現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沒想到他竟然死活不同意。

  “是啊,晉哥兒,能夠跟著你做事,我就心滿意足了,這分錢的事情,絕對不行。”

  趙二虎也是憨著腦袋說道,對于他來說,能夠跟著劉晉似乎足以,至于別的都不重要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