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三章 太古遺跡的真面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孟超真心實意道:“雷師,在組建殘星會,以及擬定修煉方案的事情上,您已經幫助我很多了。”

  “但還不夠,遠遠不夠,相對于你蘊藏的潛能,我應該幫你更多才對。”

  雷宗超道,“我一直在猶豫,是否應該邀請你來這里——這么多年來,我一個人待在這里,實在太寂寞了,所以年輕人只要稍微顯露一些閃光點,我都很樂意邀請他們到這里來,給予他們力所能及的幫助,指引他們在靈能武道上,大步前進。

  “那些潛力和表現遠不如你的人,都得到了我的指引和支持,有時候,甚至不需要真正的指導,只要給予他們一丁點的肯定和鼓勵,就足以推動他們在探索生命極限的道路上,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但你不同。

  “我能大致評估出那些孩子們的極限究竟在哪里,為他們度身定制最詳盡的修煉方案,幫他們安全、穩定、快速抵達自己的巔峰。

  “但我看不透你的極限究竟在哪里,也不知道該怎么引導,才能令你爆發出最強勁的潛能,我甚至擔心,自己橫加干涉,會揠苗助長,弄巧成拙,反而浪費了你的天賦。

  “這是我漫長修煉生涯中從未出現過的事情。

  “所以,我一直沒和你直接接觸,只是通過異獸調查局,向你提供了必要的幫助。

  “原本,我很期待看到,在沒有我干擾的情況下,你究竟能自由成長到何等強大的地步。

  “但我終究還是改變了主意,向你發出邀請,甚至不惜大幅提升死亡概率,也要強行將《九龍神印》的奧義,灌注到你的身體里,只因為,我的時日無多,每天清晨從基因原液中緩緩蘇醒時,都會感覺自己是一具復活的尸體,我很清楚,無論再怎么精心保養和治療,都不可能看到你登上巔峰,超越極限的那天到來。

  “我們雖然戰勝了怪獸文明,卻還沒有徹底殲滅這個糾纏幾十年的老對手,而在怪獸山脈之外,極有可能還存在著比怪獸難纏百倍的敵人。

  “只要我活著一天,就不會讓任何敵人侵犯龍城的一寸土地,碰掉龍城人的半根汗毛;但生命終將消逝,我只能出此下策,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法,盡量將我的武道奧義傳承下去、散播開來。

  “所以我說,你沒必要謝我。

  “因為,我也不確定自己究竟是在幫你,還是害你;灌注到你體內的《九龍神印》和更多武道奧義,究竟會幫助你更快突破自我,還是會束縛和扭曲你的未來;甚至,我是否會將源自太古的詛咒,也一股腦兒傳輸到了你的身體里,令你也成為悲劇宿命的背負者。

  “果真如此的話,原諒我,孟超,大限將至,我已別無選擇。”

  雷宗超的神色,既決然,又落寞。

  孟超卻笑起來。

  露出雪白而鋒利的牙齒。

  “謝謝您,雷師,我很樂意背負任何宿命或者說詛咒,然后,將他們徹底粉碎!”

  他用力揮拳,斬釘截鐵道,“畢竟,當命運真的降臨時,無論怎么逃避都沒用的,我們無法選擇命運,卻可以選擇,面對命運的咆哮,究竟是卑躬屈膝,坐以待斃,還是戰斗到底!”

  雷宗超深深凝視孟超許久,終于如釋重負地笑起來。

  “看來,金萬豪沒有選錯人,我也沒有選錯人。”他喃喃道。

  “雷師——”

  孟超看著雷宗超肩膀上漸漸隱沒的交叉十字眼刺青,不失時機地問,“所謂‘太古遺跡’,究竟是怎么樣的呢,是否深入其中,就有機會獲得堪比神境的力量?為何我在超凡者圈子里遇到不少高手,寧愿到荒野深處和怪獸廝殺,都不愿意深入太古遺跡探索,我可以像您一樣,進入太古遺跡去修煉嗎?”

  他一口氣拋出了七八個問題。

  全都在心頭縈繞很久。

  龍城有四大研究所。

  喪尸研究所,怪獸研究所,異域研究所,遺跡研究所。

  前三大研究所都相對透明和開放,里面的研究人員經常去中小學校講課,怪獸研究所還是高考的兩大實戰測試場地之一。

  三大研究所的科研成果,商業化運作也相對成熟,經常推出一些普通人都能買得起的,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唯獨遺跡研究所,始終籠罩著一層神秘莫測的面紗,非但極少向公眾開放他們的科研進度和成果,外人也極少能得到邀請函,深入其中參觀。

  拿遺跡研究所中的可控穿越項目組來說,為了募集天文數字的研究經費,不得不和外界打交道,拉贊助,卻也只在藍色家園內部舉辦活動。

  孟超獲得藍色家園理事的身份之后,曾想深入太古遺跡,去了解可控穿越技術研發項目的進展。

  他在君臨大酒店突襲事件中,拯救了不少穿越技術專家的性命,這些專家也樂于向他發出邀請。

  但遺跡研究所方面,依舊要他提交三五十份資料,經過繁文縟節的審核,還要進行最細致的身體和大腦檢測。

  孟超當時忙于在荒野中修煉。

  隨后又陷入巢城之戰和龍城外圍會戰。

  哪有時間應付遺跡研究所的審核?

  這件事便耽擱下來。

  此刻,從雷宗超身上見識到了太古遺跡的詭秘和強大,孟超的好奇心哪里還按捺得住?

  “太古遺跡的確蘊藏著地球人無法想象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并非觸手可及,反而有可能帶來災禍,是不折不扣的,涂抹了劇毒的寶藏。”

  雷宗超卻非常嚴肅地對孟超道,“遺跡研究所的神秘性,并沒有什么陰謀論,更不像某些街頭巷尾的流言蜚語那樣,說是有部分強者壟斷了太古遺跡的探索權,自己從里面汲取了無敵神力,就不允許后來者效仿。

  “不,沒有這樣的事情,事實上,太古遺跡完全可以向全體龍城市民開放,無論是誰,想進去都沒關系——只要你能證明,你有實力對自己和他人負責。”

  “是嗎?”

  這個答案,大大出乎孟超的意料,他愣了一下道,“那為什么,現在很多正值巔峰期的強者們,都不深入太古遺跡探索呢?”

  “因為探索太古遺跡,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雷宗超苦笑一聲,解釋道,“所謂太古遺跡,你可以理解成深埋在超凡塔下面,一條直通地心,深不見底的縫隙,當然在‘主縫’四周還有丫丫叉叉,縱橫交錯,如蛛網般的‘支縫’,猶如一顆頭下腳上,朝地心生長的蒼莽古樹一樣。

  “沒人知道‘主縫’究竟有多深,而我們的探索,主要在橫生出去的‘支縫’里進行。

  “這些‘支縫’,都擁有一定的獨立性,有著各自不同的物理法則,空間規律,機關陷阱乃至太古病菌,當然,也有可能蘊藏著太古文明的化石,符文,瑰寶,遺留物和神通秘法。

  “問題是,如何破解機關,如何防御病菌,如何破解符文,如何得到太古異寶的認可……這些都沒有規律可循,就像我剛才說的,僅僅是概率的疊加,并不是說境界越高、戰斗力越強、探險經驗越豐富,就一定能幸存下來,滿載而歸。

  “也就是說,無論是尚未覺醒超凡力量的普通士兵,還是神境強者,深入太古遺跡,都是碰運氣,后者的危險性甚至更大。

  “怎么說呢,太古遺跡不像是冷冰冰的死物,倒像是以某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活著,并默默觀察著深入它體內的探索者們的一舉一動。

  “倘若探索者的實力低微,它或許生不出興趣,連動都懶得動;但如果是生命磁場熠熠生輝,靈魂之火熊熊燃燒的神境強者,它就會驟然提高探索的難度和危險系數,為探索者安排各種各樣的障礙,就像是……”

  “測試?”

  孟超回憶著阿吉的話,補充道,“就像是某種測試?”

  “沒錯,太古遺跡就像是一場根據受試者的實力高低,隨機調整難度系數,非常‘公平’的測試,另一方面,它的難度和危險性,也會隨著深度而不斷提升。”

  雷宗超繼續道,“當血盟會最初發現太古遺跡的時候,我們主要在地下三五十米的范圍打轉,那里的‘支縫’還是相對穩定和安全的,就算遭遇危險,也是以地球人二十一世紀中期的科技水平,可以觀察和理解的,在這一深度,探索者的生還率并不低。

  “但血盟會并不滿足,強迫我們順著深不見底的‘主縫’一路索降,從地下三五十米下降到地下兩三百米。

  “到了這一深度,氧氣不足,空間逼仄,溫度奇高,更充斥著各種干擾和輻射,還有可怕的太古病菌,隨時會將人類變成面目全非的怪物。

  “很多探索者猝不及防,紛紛慘死在這一深度。

  “當然,幸存下來的探索者們,從這一深度獲得的好處,也比淺層地底更加豐富。

  “而當深度突破地下五百米。

  “這里仿佛是另一個世界,探索者和地面的關聯完全被切斷,就連物理法則都被完全扭曲。

  “我剛才說的,‘殺死自己’的迷宮,就在這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