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八十七章 企業之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來武神殿的路上,孟超就知道雷宗超肯定有此一問。

  雖然過去一個多月里,他和呂絲雅已經無數次回答過有關部門,關于妖神“漩渦”之死,和金萬豪隕落的真相。

  而雷宗超肯定擁有最高權限,能讀取他和呂絲雅的調查報告。

  但金萬豪畢竟是雷宗超幾十年前生死與共的好兄弟。

  金萬豪的妹妹,更是雷宗超年輕時候的戀人。

  光看雷宗超終生未娶,甚至沒鬧出過任何緋聞,就該知道他們當年愛得有多么刻骨銘心。

  若非金千禧在血盟會覆滅之戰中跌入赤龍江,從此渺無音訊,生死不明。

  雷宗超極有可能成為金萬豪的妹夫。

  他肯定不滿足于調查報告,而要親口聽孟超轉述金萬豪的遺言。

  除了“返老還童”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孟超并不準備隱瞞什么。

  一來,他不覺得自己能瞞過傳說中的武道神話。

  再說,他部分認同阿吉的觀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返老還童的剎那,“地下皇帝”金萬豪真的已經死了。

  就算阿吉還有著不亞于地下皇帝的野心,那也不是過去的金萬豪,而是另一個嶄新的人格。

  阿吉不可能重走金萬豪的道路。

  因為那是一條必敗無疑的道路。

  是以,孟超保持平靜,娓娓道來,將除了“阿吉”之外的一切,都告訴了雷宗超。

  特別是從尸骸泡沫中冒出來,疑似金千禧的光影。

  這片光影關系到怪獸文明主腦的真面目。

  甚至有可能是前世和雷宗超同歸于盡的家伙。

  茲事體大,孟超沒有隱瞞任何細節。

  雷宗超聽得入神而恍惚。

  聽“瀕死的金萬豪”說起被血盟會囚禁,不得不在太古遺跡中冒險,在實驗室里飽受折磨的往事,他的面部肌肉一陣抽搐,仿佛再次沉浸到生不如死的痛苦中。

  聽到自己、金萬豪和金千禧聯手,殺出血盟會時,臉上又浮現出光芒萬丈的英雄氣。

  聽到金千禧跌落赤龍江時,雷宗超的眼眸深處浮現出濃稠如墨的哀傷,整個人像是被燒成了灰燼。

  聽到好兄弟金萬豪因為和自己理念不合,怒斥自己是軟骨頭的蠢貨,兩人分道揚鑣時,他又一陣唏噓,喉結滾動,想要為自己辯解,卻不知該辯解給誰聽。

  靜靜聽孟超說完,雷宗超閉上雙眼,像是在支離破碎,落滿塵埃的往事中沉醉了很久很久,這才重新睜眼,苦笑道:“金萬豪這家伙,倒是選擇了一種最痛快的死法,我就沒有他的幸運,能和怪獸同歸于盡這么轟轟烈烈了,恐怕,在這片基因原液中慢慢崩潰,才是我的結局。”

  這話說得孟超都沒法接。

  只能干咳一聲,強行轉移話題道:“雷老師,我們老幫主臨死前讓我一定轉告您,他妹妹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死了,無論這條從異獸尸骸泡沫中冒出來的信息,究竟代表著什么,那都不是他的妹妹,您的戀人,昔日的金千禧了!”

  “我知道,放心,我知道。”

  雷宗超又是一陣恍惚,臉上浮現出一抹甜蜜和一抹哀傷,長嘆一聲道,“我還沒老糊涂到分不清現實和幻想的程度,更不會被這么拙劣的幻術所迷惑。

  “金千禧已經死了,但她沖入赤龍江的尸骸,卻有可能被某種身懷絕技的異獸得到,或許這種異獸讀取了她大腦皮層中的信息,可以幻化成她的模樣來騙人,就像你遇到的異獸‘漩渦’一樣。

  “放心,我不會上當。

  “不過,我還是應該好好感謝你,孟小友。

  “一是感謝你能和我的老友金萬豪并肩作戰,送他最后一程;二是感謝你提醒我怪獸文明有可能布下的陷阱,若非事先察覺,說不定有朝一日,真有一頭異獸頂著金千禧的面目出現,我真會手足無措呢?

  “讓我想想,應該怎么感謝你才好……聽說你最近投資了一些項目,還在怪獸山脈深處承包了幾塊荒地,培育了好幾種稀奇古怪的靈化植物?”

  雷宗超像是漫不經心,隨口問道。

  孟超今天來武神殿拜訪,一方面是感謝雷宗超對自己和殘星會提供的幫助。

  另一方面,當然是想拉到更大筆的投資。

  為此,他特地請謝曉峰幫自己寫了好幾份計劃書,也在家里反復演練,幾番說辭,很能打動人心。

  豈料,他剛剛清了清嗓子,還沒開始長篇大論,雷宗超就擺了擺手。

  “我已經老了,跟不上你們年輕人的思路,更沒能力評估你的項目究竟是好是壞,有沒有投資價值,只是有一件事,我非常好奇。”

  雷宗超饒有興致地看著孟超,道,“過去一個月,你找過許多投資人,也找到了一些合伙人,看樣子并不想獨占這些項目,但你似乎非常抗拒九大超級企業的資金介入,不太喜歡和他們合作的樣子,為什么?”

  孟超微微一怔。

  “這個,應該沒有吧?”

  他想了想,道,“我和呂絲雅是最佳拍檔,這是龍城人盡皆知的事情,我們超星資源并購九鑫資源和靈創生物的事情,還有最近幾個項目,也都得到了擎天集團的大力支持,怎么能說,我抗拒和九大超級企業合作呢?”

  “不,你和呂絲雅是私交,你們在怒濤山脈之下,曾經同生共死,應該締結了非常深厚的友誼,所以她才愿意以私人身份幫你。”

  雷宗超目光炯炯地說,“投入超星資源的資金,大多來源于呂絲雅自己,最多是她父親旗下的擎天礦業,而很少有擎天集團旗下的其他公司。

  “至于擎天集團之外,其余八大超級企業,就更是如此。

  “倒不是說你完全拒絕和超級企業合作今天的龍城,想要在生意場上找到一片完全沒有被超級企業染指的凈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無論怪獸材料收割還是巢城的重建,你都不得不讓超級企業分一杯羹,維持表面上的關系。

  “但我總覺得,你并沒有積極主動,去尋求超級企業的合作。

  “很多時候,你寧可不厭其煩,通過殘星會和藍色家園的關系,在那些實力不濟的中小企業主身上,尋找合作機會,也不愿意去向超級企業賣力推銷你的項目。

  “你應該非常清楚,以自己‘龍城最年輕天境強者’和‘龍城最年輕血章獲得者’的身份,只要你向超級企業釋放一些善意和忠誠,就算你賣的只是一坨狗屎,超級企業都愿意大力投資你這個人的。

  “你不喜歡超級企業,是嗎?”

  雷宗超的目光陡然間銳利起來。

  孟超生出一種,瞬間被這個松松垮垮的老人,看穿心肝脾肺腎的感覺。

  他不能說前世的龍城,在超級企業的掌舵下,一路奔向末日。

  只能說:“雷老師,您知道我和老幫主是忘年交,而他并不喜歡超級企業,總覺得自己被九大超級企業壓制在巢城幾十年不得自由,表面上是威風八面的‘地下皇帝’,實際上,僅僅是身不由己的可憐蟲。

  “事實上,臨死之前,他仍舊耿耿于懷,痛恨您當年沒有和他聯手,一起對付超級企業的前身九大幫派,否則的話,今天統治龍城的應該是金牙幫,而您和他也可以盡情伸張意志,掃除超級企業的弊端。”

  雷宗超神色不變,苦笑道:“你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嗎?”

  孟超沉吟片刻,搖了搖頭,老老實實道:“我不知道,這個世界實在太復雜了,可能今天一點微不足道的變化,就能引發明天的一場軒然大波,而蝴蝶效應的不斷疊加,造成雪崩式的變化,更不是單純用‘善惡,好壞’就能判斷的。

  “或許今天滿懷善意做了一件自以為是的好事,卻釀成了明天的災難;或許今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斬殺了一名十惡不赦之輩,卻因為他的死,在明天孕育出一個更加可怕的惡魔;或許今天煞費苦心解決了一個矛盾,明天又會冒出十個更難解開的矛盾。

  “所以,雖然金老幫主將整個金牙幫都托付給我,但我真的不知道,倘若當年是你們聯手,以金牙幫取代九大超級企業來統治龍城,究竟會變得更好,還是更糟糕。

  “我只知道,今天的龍城,在高歌猛進的同時,的確存在許多問題。

  “掌控九大超級企業的神境強者和億萬富豪們,他們的力量、權勢和財富都在一刻不停地瘋狂膨脹。

  “但部分底層民眾的生活,并未得到太多改善。

  “豪門子弟越來越多,漸漸壟斷各行各業,平民百姓的孩子們,上升通道卻越來越窄,修煉成本與日俱增。

  “強者越來越強,還掌控著超卓的科技和兇悍的武裝,他們的絕對武力甚至令軍隊都形同虛設,以至于,能夠制衡他們的,只剩下他們心底的道德。

  “就連大量公共基礎設施,水、電、管道靈氣、網絡平臺乃至最珍貴的土地,都被超級企業掌控,就拿最近一個多月來說,龍城的武裝力量乘勝追擊,驅逐怪獸,順便跑馬圈地,在龍城外圍建立了好幾百座拓殖基地,其中不少,連同周圍土地,都歸超級企業所有。

  “我還沒有理清思路,只是直覺,這么搞不太對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