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六章 高野再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不但自家爸媽這樣的普通民眾,孟超還知道很多企業主以及生存委員會的議員,都越來越傾向于家園派的主張。

  據趙飛弦說,這些議員正在生存委員會積極主張一筆“特別預算”,用來為全市的所有老舊小區,進行防御體系的全面升級。

  而天福苑,就是趙飛弦拿出來的“樣板工程”。

  當然,投入城市防御的資源越多,就意味著投入荒野進攻的資源越少。

  拓殖派和家園派肯定將就這筆涉及到天文數字的特別預算,在生存委員會進行硝煙彌漫的激烈斗爭。

  孟超還沒決定,究竟把籌碼押在哪一派身上。

  按照前世的經驗,拓殖派那種瘋狗一樣狂飆突進的戰略,只會令龍城自取滅亡。

  但家園派的主張,在前世也沒取得成功。

  而且,熟知異界有多么可怕的孟超,并不認為只要我不犯人,人就一定不會犯我。

  現在,異界神魔們是還沒發現龍城的存在。

  當時空迷霧徹底散去,異界深處那些不可名狀的恐怖存在,將他們猩紅的目光掃到龍城之后,無論龍城人表現得多么善良,友好,熱愛和平,都不會妨礙異界神魔,將龍城人當成螻蟻和雜草一樣玩壞掉。

  戰術層面,孟超并不愿意割開一個和自己無冤無仇的異界孩童的喉嚨。

  戰略層面,為了龍城乃至地球的安全,孟超無法認同家園派那種龜縮防御的策略。

  只要自身實力允許,通過先發制人的打擊,干涉甚至掌控異界各族之間的矛盾,把龍城變成異界萬族之間的攪屎棍,是絕對有必要的。

  更何況,藍色家園內部,還蟄伏著陰險狡詐的異獸呢!

  孟超告訴自己,如果真要和家園派合作的話,必須首先割除隱藏在藍色家園內部的毒瘤,并想方設法修正藍色家園的部分理念。

  當然,最好101項目不要發生任何意外,真能打通和地球的空間隧道,那就萬事大吉了。

  秉持這樣的理念,孟超樂于見到藍色家園的擴張,甚至動用自己在農大、燕氏集團、超星資源、殘星會等方面的資源推波助瀾。

  而他也趁此機會,接觸了龍城各行各業的精英。

  通過前世記憶碎片中,一些未來版本的武道、技巧和理念,令這些精英豁然開朗,受益匪淺的同時,也收獲了大把貢獻值,和這些精英的友誼。

  孟超相信,有朝一日,當自己異想天開地預言未來時,這些精英的友誼,一定會發揮作用的。

  不過,孟超最關注的還是趙飛弦。

  他相信趙飛弦就是林川和高野之后,異獸要蠱惑的下一個目標。

  異獸肯定在策劃一次驚天動地的大行動,時間不會太久的。

  道理很簡單。

  因為人類在龍城外圍的攻勢相當順利。

  雖然出現了兵力分散,補給線延長的問題,但另一方面,他們距離那些失落的衛星城鎮,也越來越近了。

  赤龍軍的裝甲飛艇不分晝夜在龍城外圍實施低空偵察。

  雖然在迷霧、罡風和飛行怪獸的侵擾下,裝甲飛艇部隊的損失相當慘重。

  卻也測繪出了大量原本被戰爭迷霧籠罩的地形地貌,為炮兵部隊提供了射擊諸元,也發現了一些散落在怪獸山脈深處,和主城區分隔五六十年的村落和城鎮。

  怪獸正在漸漸形成文明。

  這有好處,也有壞處。

  壞處就是,怪獸不可能僅僅依靠荒山野嶺中的洞窟,來支撐他們的文明。

  “怪獸文明”,肯定有自己的“城市”。

  只要找到這座“異獸之城”,集中重火力,乃至“龍威巨炮”這樣的大殺器,將它徹底摧毀。

  那么,怪獸戰爭就可以提前數年,宣告全面勝利了。

  在這種情況下,孟超并不認為異獸能沉得住氣,始終用這種不痛不癢的“放血戰術”。

  特別是在孟超的提醒下,異獸調查局等有關部門已經有了防備,“放血戰術”的效果并不那么好。

  異獸沒有時間,和人類打持久戰的。

  結合前世記憶碎片中,趙飛弦淪為迷失者,家園派銷聲匿跡的情況來看,藍色家園一定是異獸的重點攻略目標。

  和趙飛弦交上朋友這么久,孟超對他的朋友圈也有了初步認識。

  趙飛弦和高野一樣,都有點“技術宅”的特質。

  不過,身為藍色家園的委員,還開設了自己的社區防御公司,他認識的人自然不少。

  孟超列出了長長的可疑人物名單,經過仔細觀察和分析,劃出幾名重點人物,讓葉曉星深入調查。

  除此之外,趙飛弦的妻子,肖芳華老師,漸漸顯懷,據說懷的還是雙胞胎,身子越來越重了。

  就連趙飛弦這樣的工作狂,和家園派理念的狂熱支持者,都經常放下公司和藍色家園的工作,回家照顧老婆,一副甜蜜到讓孟超發酸的模樣。

  不同于獨自穿行荒野,戰斗時經常流淚的“哭泣殺神”林川,也不像身體殘疾,沒有正常家庭生活的高野,趙飛弦的人生,算是既順遂又甜蜜的。

  孟超看他一副護妻狂魔和兒女努的模樣,覺得只要肖老師輕輕咳嗽一聲,趙飛弦是無論如何都不至于墮落成迷失者的。

  所以,如果自己是異獸的話,就會以最慘烈的方式,把肖老師干掉,來個一尸三命。

  并且將直接或間接的原因,推到九大豪門和拓殖派頭上。

  等趙飛弦看到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孩子,慘不忍睹的死狀,心靈瀕臨崩潰的時候,只消趁虛而入,三言兩語,就有可能將他蠱惑成迷失者了。

  孟超多次旁敲側擊,讓趙飛弦注意妻子的安全。

  甚至向葉曉星提出,能否從異獸調查局,抽調一支護衛小隊,去保護肖老師。

  但在異獸對龍城加大滲透力度,異獸調查局的精兵強將都要防御各處重要民生設施,很多人已經連續幾個月沒怎么回家,這樣的申請顯然是不可能同意的。

而趙飛弦雖然一有時間就回家陪老婆,但現在生存委員會正在就“老舊社區防御體系升級特別預算”吵得不可開交,作為這筆預算的積極推動者和直接受益人,他要積極聯絡利益相關方,顯然也做不到對妻子進行24小時貼身保護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

  孟超能做的,也只有這么多了。

  畢竟,藍色家園里,類似趙飛弦這樣,有“黑化”潛質的超凡者并非少數。

  趙飛弦也不是未來龍城唯一的迷失者。

  孟超總不可能建議異獸調查局,把藍色家園全體成員的家屬都保護起來吧?

  再說,除了調查藍色家園的特殊任務之外,他還有繁重的學業,極限流的后續升級,和寧舍我、燕橫波、羅武等強者的合作,殘星會的各種活動和聚會,匿名贊助者為他度身定制的修煉方案,以及超星資源吃下靈創生物核心資產包后一系列的麻煩事要處理。

  若非前世記憶碎片,帶給他遠超普通大學生的豐富經驗,光看密密麻麻的日程表,就足以讓他慘叫一聲,昏死過去。

  而就算有貢獻值滋潤大腦,孟超還是感覺到,每一分,每一秒,自己都有無數腦細胞在尖叫中死掉。

  更何況,新年過后不久,又發生了一件孟超不得不參與的事情。

  高野再度出現了。

  自從變身超級沙蟲之后,高野就定期向孟超發送實驗日志。

  不過,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他的情況就越來越糟糕,發送給孟超的日志,越來越前言不搭后語。

  那就好像,高野身為人類的部分,正在漸漸被身為野獸的部分吞噬,他的心靈正在混沌的沼澤中不斷沉淪,和孟超的通訊,就是他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十一月的時候,他給孟超發來了最后一封郵件。

  上面只有六個字。

  “我錯了。

  “殺了我。”

  可惜,他并沒有如最初承諾的那樣,告訴孟超他的藏匿坐標。

  不知道是他崩潰的靈魂,已經無法描述那么復雜的信息。

  還是他被別的力量控制,無法發送自己的真實情況。

  總之,從今年一月開始,龍城各重要設施,就連續遭到來自地底的襲擊。

  首先是城南發電廠的三號發電機組,在一個深夜,竟然蹊蹺崩塌到了十幾米深的地底,還引發了連鎖爆炸,導致整片電網的癱瘓。

  事后調查,原來城南發電廠的地底,早就被某種巨型生物侵蝕出了恐怖的空洞。

  鑒于龍城對發電廠的防護格外嚴密,從地上到地下,都會定期檢查,這處空洞肯定是在短短一天內侵蝕出來的。

  敵人吞噬土壤和巖石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毛骨悚然。

  隨后,是赤龍江邊上的濱江金融區,一棟超過五十層的摩天大廈,在一個濃霧彌漫的清晨,出現了肉眼可見的傾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