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八章 鳥槍換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呂絲雅撇了撇嘴,道:“他不是你的狐朋狗友么,我怎么知道,不過,他最近很缺錢么?”

  孟超微微一怔:“為什么這么說?”

  “半個月前,他找到我,想把紅輝玉礦脈的開采權一次兌現。”

  呂絲雅道,“你是知道的,怒濤山脈底下的紅輝玉礦脈儲量驚人,即便經過上次大爆發,晶石的品級降低了不少,仍舊足夠我們開采好幾十年。

  “我并不打算食言,該給秦虎多少,一個銅板都不會少他,每年分紅的話,足夠他一家老小舒舒服服過好幾輩子了。

  “但他卻想將幾十年的開采權益,一次結算掉,當然,是以一個非常低廉的價格。”

  “怎么會?”

  孟超愕然,“現在‘超星資源’經營狀況良好,他這個二股東不要當得太逍遙,而且,他功力盡失,也不需要購買昂貴的修煉資源,為什么要把能持續產出幾十年的聚寶盆,一次性賣掉呢?”

  沉吟片刻,孟超直接給秦虎打電話,問他“殘星會”的事情。

  “孟大會長啊,終于有時間聽我匯報工作了么?”

  電話那頭,秦虎笑嘻嘻的,周圍環境卻很嘈雜,有人七嘴八舌地喊著,“秦理事,秦理事”。

  孟超皺眉:“虎爺,你搞什么,殘星會怎么會……”

  怎么會吸引到大筆捐款和捐贈修煉艙呢?

  “啊,我就在殘星會總部大樓,你方便的話,過來說吧,正好晚上和幾位理事一起吃個飯!”秦虎大聲道。

  “總部……大樓?”

  孟超愈發納悶。

  殘星會就是個預約排隊組織,原本都在農大武道系的舊教學樓,也就是武道進修班活動,雖然修煉艙少點兒,但地方還算寬敞,傳授大家極限流也很方便。

  什么時候搞了個“總部大樓”,有必要嗎?誰出的錢啊!

  “我也去看看。”

  孟超掛上電話之后,呂絲雅饒有興致地說,“秦虎這家伙,有時候挺有意思的。”

  孟超皺眉道:“是嗎?”

  “當然,你別小看他。”

  呂絲雅道,“表面上,他只是虎牙戰隊的副隊長,一個平平無奇的獵殺者,現在還功力盡失,貌似翻不了身。

  “但仔細想想,當時那么多人深入地底,兩隊人馬幾乎都死了,包括除我之外的所有天境強者,而他這個地境巔峰卻活了下來,還獲得了自己的奇遇。

  “你覺得,這僅僅是巧合嗎?”

  孟超若有所思。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

  呂絲雅繼續道,“秦虎的優點,就是他野獸般的直覺,每次都能站到勝利的一方,放在古代戰場上,就是所謂的‘福將’,我很想知道,在他的計算中,有什么東西,比紅輝玉礦脈幾十年的開采權更值錢呢?”

  按照秦虎給的地址,兩人來到龍城北郊的工廠區,一片破舊的倉庫前。

  其中一座規模巨大的倉庫正在全面改造,外立面粉刷一新,雪白的墻壁上龍飛鳳舞寫著“殘星會”三個大字,還裝飾了招牌和霓虹燈什么的。

  里面則被分隔成了上下四五層,還在內部裝修階段,到處都堆滿了裝修材料,工人進進出出,噪音不絕于耳。

  “秦虎這家伙……”

  孟超沒想到,秦虎說的“總部大樓”,真是一棟獨立的大樓。

  雖然是舊倉庫改造,但在空間緊張的龍城,搞出這樣的局面,租金都是天文數字。

  和呂絲雅對視一眼,兩人走進去。

  原本的倉庫,現在的殘星會總部大樓一層,是一座陳列館或者說榮譽室,墻壁上貼滿了照片和剪報。

  孟超湊上去一看,發現都是殘星超凡們的英雄事跡。

  很多殘星超凡,原本都是普通市民,是在生死剎那的危急關頭,為了守護親人和家園,才覺醒了超凡力量。

  自然,他們臨戰突破的時候,都會殺死遠遠比自己強大的怪獸,成為轟動一時的英雄。

  看樣子,秦虎搜集了數百名殘星超凡的新聞報道,煞有介事地擺放在這里,一下子把全體殘星超凡的榮譽感,統統激發出來。

  而擺在正當中的,就是孟超在高考實戰測試中,轟殺血月狼王的新聞剪報。

孟超微微有些臉紅  “孟會長!”

  “孟會長來了!”

  “孟會長,你搞的這個殘星會,可是為咱們全體殘星超凡做了一件大好事啊!”

  幾名殘星超凡見到孟超,全都大步上前,熱情擁抱。

  過去幾個月,顧劍波一直在閉關修煉,很多時候,都是由孟超這個真傳弟子,傳授廣大殘星超凡們極限流的入門技巧。

  包括一些修煉視頻,還有極限流的直播課,也都是孟超來制作。

  是以,他和不少殘星超凡都非常熟悉,只是最近忙著“世嘉天城寵獸殺人事件”,有大半個月沒怎么聯絡。

  面對熱情似火的殘星超凡們,孟超仍舊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能問他們,秦虎在哪里。

  “秦理事在三樓,和其他幾名理事開會,我們帶路吧,這里還在裝修,樓梯都沒有欄桿,亂七八糟的。”

  幾名殘星超凡在前面帶路,孟超跟在后面,心里嘀咕:殘星會什么時候又多了幾名理事,哦,上次秦虎好像提過的,不過自己滿腦子都是巨化沙蟲,也沒在意這種小事。

  現在看來,殘星會被秦虎搞得有模有樣,一樓是榮譽室,二樓是一個自助餐廳,三樓是一個大會堂和一個小的會議室,四樓五樓都是修煉中心,雖然還在裝修,和過去比卻是鳥槍換炮,相當正規和氣派。

  但,還是那句話,錢從哪兒來的?

  孟超一腦門漿糊地來到三樓。

  會議室的大門還沒裝好,里面也沒有辦公桌椅,大家都坐在幾個木箱上開會。

  還在樓梯口,孟超就聽到秦虎的大嗓門:“兄弟我沒別的,就一條,從小就特別古道熱腸,揮金如土,熱愛家鄉,愿意為家鄉父老做貢獻!

  “這次,承蒙大家看得起兄弟我,我,我粉身碎骨,肝腦涂地,也一定要為廣大殘星超凡兄弟姐妹們謀福利,謀發展,謀尊嚴!”

  孟超實在聽不下去了,大步走進去。

  環視一周,稍稍松了一口氣。

  還好,盤坐在木箱上的其余幾名理事,都是認識的,前一段傳授大家極限流的時候打過交道,都是各行各業的基層骨干,踏踏實實工作,本本分分做人的良好市民,應該不至于跟著秦虎瞎胡鬧。

  “孟會長來了!”

  秦虎眼前一亮,第一個拍手道,“大家熱烈歡迎!”

  “啪啪啪啪!”幾名理事一起鼓掌。

  孟超有些頭大,道:“大家不用客氣,你們都是各行各業的前輩,再說,我就是個副會長,而且這個副會長,也是……”

  “關于這件事,我們正想找你聊呢。”

  秦虎打斷他,道,“馬會長想要辭掉職務,我們幾個理事商量了一下,殘星會的第二任會長,你是眾望所歸,非你莫屬啊!”

  孟超愣住:“什么?”

  “是這樣,馬會長說,他是赤龍軍,一旦戰事緊張,很難抽時間為殘星會服務,再說,赤龍軍雖然不禁止參加一般的社會組織,但殘星會的規模越搞越大,他再擔任會長,難免有些不妥。”

  一名理事解釋道,“所以,他想辭去會長職務,只保留普通會員身份,今后的事情,只能多多拜托孟會長了。”

  “是啊,孟會長,咱們殘星會原本就是眾多殘星超凡,為了學習極限流,才自發組織起來的,你是顧老師的真傳弟子,又在社會上積極推進極限流,還是標準的殘星超凡出身,除了你,還有誰能當這個會長?”

  “沒錯,絕大部分殘星超凡,都是看著你的修煉視頻和直播課堂,慢慢開始揣摩支脈修煉的奧妙,我們聽說,最初的極限流專用修煉艙,也是你突發奇想才制造出來,你幫我們打開了全新的修煉之門,我們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啊?”

  幾名理事七嘴八舌。

  孟超干咳幾聲,撓頭道:“這件事,咱們等等再說,現在我找秦理事有點兒急事,大家稍等我們一會兒,好吧?”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孟超就把秦虎拽出會議室,推進一間還沒裝修好的廁所,反鎖上門。

  “虎爺,你沒背著我,亂收會員費什么的吧?”孟超沉著臉問。

  秦虎瞪大眼睛:“什么會員費,你胡說八道什么啊!”

  “也沒以‘殘星會’的名義,在外面招搖撞騙,拉贊助,辦高價會員卡?”孟超想了想,又問。

  秦虎嘆了口氣,“孟老弟,在你眼中,老哥哥我難道就這么不堪嗎,我們可是同生共死的交情!”

  “那我就不明白了。”

  孟超奇道,“搞這個‘殘星會總部大樓’的錢哪兒來的,難不成真是你自掏腰包?”

  “當然是我砸鍋賣鐵,自掏腰包啊,不然呢?”秦虎反問。

  孟超盯著秦虎看了半分鐘,越看越別扭,總覺得眼前這張臉非常詭異,說不出的古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