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五章 收獲的季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難道——

  孟超毛骨悚然。

  不顧天旋地轉,他在家人的驚呼聲中,飛撲到射擊孔前望下去。

  果然,鬼眼金翅烈焰蟲重重摔在地上,明明流淌了滿地金液,卻沒死透。

  它只是假死了片刻,隨著金液漸漸凝固,傷口蠕動愈合,翅膀竟然又微微顫動起來。

  “不好,我的身體終究太羸弱,暗傷還沒痊愈,也沒掌握強大的靈能。

  “雖然擁有‘完美級基礎槍法’的意識和怪獸弱點的前世記憶,但大腦和身體的配合并不默契,這需要很長時間來磨合。

  “剛才這一槍,準頭和時機的把握都存在小小的瑕疵,竟然沒能爆頭。”

  孟超心生絕望。

  難道,就像妹妹十有八九還是要黑化一樣,命運就像奔流的大河,不是人力可以改變?

  “我偏要改變!”

  他咬牙切齒,雙眼冒血,正欲爬下樓用莽牛決和超獸肉搏。

  忽然,一道閃電撕裂迷霧,筆直朝鬼眼金翅烈焰蟲刺下。

  鬼眼金翅烈焰蟲剛剛飛起半米,就被重新牢牢釘回地上。

  閃電激蕩,像是數百把雪亮軍刀同時刺入超獸體內,將每一個器官都斬得七零八落。

  超獸發出悲鳴,一塊塊甲殼都被電得翹起來,里面的血肉紛紛爆裂,徹底死透。

  直到閃電黯淡下來,孟超才看到,釘住它的是一柄丈二銀槍。

  銀槍盤龍,槍尾顫動不已,發出驕傲的嘶鳴。

  一襲白衣,如天人下凡,輕飄飄落到槍尾之上。

  強大的氣場,瞬間籠罩整座天福苑,很多低級怪獸,甚至被震懾得一動都不敢動。

  “超凡者!”

  全體居民都大喜過望,發出劫后余生的歡呼。

  孟超還是粉碎了天福苑的噩夢。

  他拖延了最關鍵的五分鐘,令超凡者在超獸造成慘烈破壞之前及時趕到。

  信息姍姍來遲:

  協助超凡者擊殺鬼眼金翅烈焰蟲,發揮關鍵作用,貢獻值+758

  在天福苑保衛戰中表現突出,做出本小區最大貢獻,拯救大量普通市民,龍城因你變得更加強大,貢獻值+436

  鬼眼金翅烈焰蟲遠超你可以對付的級別,恭喜傳火者奮不顧身,以弱勝強,你的事跡一旦傳揚出去,將激勵更多普通市民以你為榜樣,為文明血戰到底,追加貢獻值+899

  特殊市民白嘉草(黑夜魔女)黑化概率降低1%,龍城未來的混亂程度降低了,貢獻值+500

當前貢獻值2478,可以覺醒新的基礎技能龍蛇勁、輔助技能初級收割術  將近兩千五百貢獻值不斷閃耀。

  還出現了幾項灰蒙蒙,有待覺醒的新技能。

  算上一口氣提升到“完美級”的基礎槍法,收獲不可謂不豐富。

  孟超卻有些失神。

  他靠著墻角坐了很久,發出不甘的咕噥:

  “超凡啊……”

  超凡者出現,勝負再無懸念,戰斗在半小時內結束。

  除了兩位居民不小心弄斷胳膊之外,天福苑再無傷亡。

  在龍城人眼中,這種傷,幾張創口貼就能解決問題。

  “贏了!”

  “總算痛宰了這幫畜生。”

  “超凡者牛逼。”

  “十九棟的老孟也夠牛逼,是他先對超獸造成重創,不愧是二十年前的軍隊神槍手。”

  “別爭了,說到底,天福苑牛逼,龍城牛逼,我們地球人最牛逼!”

  射擊組和刺刀組互相吹捧,居民們喜笑顏開,小區里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接下來就是喜聞樂見的收獲環節。

  和地球時代農村里過年殺豬,并沒有太大區別。

  晶石大喇叭播放著“今天是個好日子”的歡快音樂,老少爺們齊上陣,磨刀霍霍,收割怪獸。

  普通怪獸都歸天福苑所有。

  別看黑甲蟲生得丑陋,甲殼內的一團團血肉,滋味卻特別鮮美,清蒸一下蘸著姜醋吃,和地球時代的大閘蟹一個味道。

  光是想象一下,雞腿大小的一坨坨“賽螃蟹”,很多居民就要流口水了。

  而且,它體內豐富的黏液還是優質燃料添加劑,能賣好多錢。

  還有新進化出來的鬼眼金翅烈焰蟲,因為是首次在龍城出現,有很高的研究價值,由超凡者送到怪獸研究所去,也會折算大量現金、武器彈藥和修煉資源,返還給天福苑。

  孟義山穿著防化服、防腐蝕手套和套鞋,揮舞屠刀和手術刀。

  既像野蠻的屠夫,又像瘋狂的巫醫。

  他不但是天福苑最厲害的槍手之一,也是最強收割者,沒有之一。

  事實上,他是職業的,每當迷霧降臨,怪獸傾巢而出的時候,他和一班老兄弟就受雇于資源回收公司,專門打掃戰場。

  孟超太過疲勞,趴在陽臺上看著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

  注射了幾支高濃縮營養液,又把家里的應急壓縮食物一掃而空,總算稍稍緩過神來。

  但還是餓,肚子挨了主戰坦克一炮那么餓。

  腦袋的痛楚也沒減輕多少,拿冰塊鎮了半個小時,凍得牙都酸了,還是昏昏沉沉,隱隱作痛。

  他捂著腦袋,揉著肚子,回憶剛才的戰斗,思索下一步發展計劃。

  “既然鬼眼金翅烈焰蟲出現,說明怪獸正在不斷升級,戰爭即將失控。

  “我必須爭分奪秒,盡快強大起來。

  他思索很久,首先確認一件事。

  前世記憶模糊不清,應該是對大腦的一種保護。

  物質決定意識,人類的腦細胞數量有限,記憶細胞的容量也有限,沒人能把幾十年人生的每一個細節和每一點技能都記得清清楚楚。

  倘若重生瞬間,前世幾十年記憶的所有信息,就一股腦兒灌注到十七歲的稚嫩大腦中,唯一的結果,就是大腦燒毀,變成白癡。

  “看起來,只有我通過修煉不斷變強,擁有更強大的腦細胞和中樞神經,前世記憶才會不斷釋放?

  “有道理,每次覺醒一小段記憶和一項技能,都感覺頭疼欲裂,饑腸轆轆,倘若瞬間覺醒幾十年記憶和數百項技能,不是腦袋炸掉,就是生命力被瞬間榨干。

  “這就像把我的前世記憶封裝到‘緩釋膠囊’里,一點點釋放,才能被大腦和身體安全吸收,不知這是重生的法則,還是火種的保護?”

  除此之外,孟超還發現,并不是說掌握“完美級”技能,就是真的完美。

  覺醒前世記憶,只能幫他擁有完美的意識。

  大腦說:“我擁有完美級槍法,超強的!”

  身體說:“不,你沒有。”

  大概是這樣子。

  “靠貢獻值沖熟練度,沖出來的‘完美’,哪怕能直抵神經末梢,終究存在諸多瑕疵,需要在實戰中不斷運用,才能達到意識和身體的高度統一。

  “但沒有修煉資源,整天餓得像軟腳蝦,殺個黑甲蟲都要喘半天,怎么實戰?”

  繞來繞去,又回到老問題,家境貧寒吶……

  “我有火種和前世記憶,學習效率比別人高得多,相對應的,我的修煉資源消耗量,也是普通同學的三五倍甚至更多,這些資源從何而來?

  “光靠學習小組去賺同學的資源,不是長久之計,同學手里能有幾個錢,真搞得太夸張,學校也不會允許。

  “去社會上開培訓班,專教超級莽牛勁?不可能,開這種班要有資質,有名氣,要注冊公司還要打廣告,請強者當品牌代言人,沒有一年半載去培育市場和宣傳推廣,光憑我一個高三生,根本沒人來,而且浪費太多時間,我還怎么高考?”

  孟超苦惱地撓頭。

  底下黑甲蟲被大卸八塊,易燃黏液的刺鼻氣味沖天而起,忽然令他覺得有些熟悉。

  父親揮舞屠刀,把怪獸大卸八塊的模樣,又刺激他的前世記憶碎片閃閃發亮。

  “咦?”

  孟超發現一件事。

  新出現的兩個技能,龍蛇勁的兌換價格還挺正常,但初級收割術,很便宜啊!

  無論莽牛勁、龍蛇勁還是基礎槍法,都是兩三千貢獻點才能兌換,相當于指點百來個普通市民,或者宰殺上百頭怪獸,這個“物價”還挺合理的。

  而初級收割術呢,不要3000,不要2000,甚至不要1000,只要998!

  “因為是輔助技能,所以特別便宜嗎,等等,我想起來了,前世我好像跟著老爸當了十年‘收割者’!”

  孟超閉眼,腦海中浮光掠影閃過一些畫面。

  前世母親被超獸重傷,自己高考落榜,為了生存也為了給母親湊醫藥費、給妹妹賺學費,他被父親帶入行,在怪獸戰爭中不知收割了多少兇獸,技術練得相當不錯。

  “收割者……好像挺賺錢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