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七章 長情方能得真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是由衷嘆氣,因為他知道,人世間,或許就只有這件事,是最最難以控制的、

  男女之情,發乎于心,說不定什么時候,心中怦然一動,就是野火燎原,一發而不可收拾。

  就算自己已經出言提醒,但事到臨頭……項沖是否能夠做到,左小多可是半點把握也沒有的。

  一側,項冰一襲白衣,皺著秀眉,卻是在默默地背誦左小多所說的話。

  與項沖不同。

  項冰對于左小多的判詞,是全身心,無限度的相信。

  她堅信左小多是看到一些什么,所以有關于自己哥哥的這幾句話,她一字不漏的全部記了下來。

  回去之后,一定讓老爸找人逐字逐句分析分析,到底是什么意思。

  總感覺不是什么好事兒。

  不能找媳婦,還是感情會出問題?

  項冰有些憂心忡忡。

  左小多揮揮手:“散了吧散了吧。上課了。”

  “還有二十分鐘呢。”

  這時,二班的班長走了過來:“左班長,幫我看看吧。”

  左小多皺眉:“嗯?”

  “咳咳……”

  二班長桂曉成猶豫一下,就遞過來五十塊上品星魂玉,道:“左班長費心了。”

  “你要看什么?”左小多這次連推讓都沒讓,直接就收了。

  他看出來了,這家伙一臉心疼,自己要是真的推讓一下,這貨絕對能收回去了。

  善財難舍,自己是真材實料,已經故作矯情了一回,再來,就真的不值錢了!

  再說了,他要是收回去了……我現場再搶,是不是太沒面子?

  “最近總是做噩夢,夢見我家的墻倒了。已經先后夢到了三次,平日里做夢,不過醒來就忘,卻也罕有記得住,可是這三次,卻是記憶深刻,事故倍覺離奇,心頭慌慌的,想要請左班長指點迷津。”

  桂曉成皺眉道。

  “這樣子啊……”

  左小多看他面相,就早已經看了出來,竟是家族有大禍臨頭的樣子,只是隱而未發,這夢中示警,非是無的放矢。

  左小多沉吟半晌,皺眉道:“我送你幾句話,你轉告家族話事人,若是彼時危機解決……你這些星魂玉可不夠。”

  桂曉成爽快道:“沒問題,現在我是身上不多,若是問題解決,屆時自然要好好感謝左班長。”

  這可非是漫天開價,桂曉成身上,乃至他家族的問題非同小可,若是事情得到解決,五十塊上品星魂玉不過區區之數。

  若是這點數目成為慣例,以后誰來問事,都按這個數目,左小多得嘔死,還是先小人后君子才好。

  聽罷桂曉成回應的左小多再度沉吟起來,隨后才淡淡道;“你們家族是已經發現了問題吧?所謂噩夢,已然籠罩在你們整個家族的頭上了吧?”

  剛才桂曉成這句話,讓左小多瞬間有所明悟,索性再出言點破,可別以為左爺好說話。

  ‘若是問題解決’。

  那就是桂曉成已經知道了什么問題。

  桂曉成訕訕的笑了笑。

  左小多看他一眼,道:“所謂的墻要倒,指的是靠山要倒吧?你們家族依附于別的家族……然后你們家族高層心眼活動了吧?”

  桂曉成大吃一驚,看著左小多,欲言又止!

  左小多說的一點都沒錯。

  正是這個情況,原本家族依附的家族重要人物,位置要變動,要調離,而且不知道去往何方,眼看著多年的付出,就要打水漂,以后能不能聯系的上還兩說,以后本地會來什么官員,更加難說……所以,家族現在亂哄哄的,說啥的都有。

  而這個緊要關頭,選擇很重要,一旦錯了,家族便是萬劫不復!

  左小多早已經看了出來,他仰頭思索了一下,凝神低沉道:“咬定青山勿放松,你往東來我往東;真心才能換真心,長情方能得真情。”

  “記住了么?”

  桂曉成神色一動,道:“多謝左班長微言大義。”

  左小多道:“若是沒有聽我的,就算了。但若是按照我說的得了好處,切記在院子西南方,堵上一塊日月關前石。記住,是關前石!不要關上,也不要關后的。明白么?”

  “明白。”

  桂曉成牢牢的念了幾遍,確認記住;還不放心,取出筆在手心寫上這幾句話,這才如獲至寶的離開了,跑一邊打電話去了。

  李成龍不解;“左老大,為何是西南?”

  “因為西南乃是鬼門!自古以來,門朝西南必有災,這是定數。整個大陸,大門朝向,從沒有面朝西南的。便是因為酆都門!”

“因為傳說中的鬼城酆都,便是在西南方。桂曉成家,這一次動搖,實際上已經將半只腳邁入了鬼門,雖然我指點了,但是,一只腳已經在鬼門中。需要用日月關前殺敵血石,直接鎮住鬼門!”不懂的去度娘  李成龍似懂非懂。

  “但是,這次之后,桂曉成家不能再有任何動搖,一旦動搖,便是滅族之禍!因為日月關前石,乃是英雄之魂。英雄之魂,不佑不忠不義之人!一旦再次動搖,英魂立即撤離,鬼門徹底洞開,便是神仙無救!”

  左小多輕輕地說道。

  這一開了頭,頓時又有好幾個人都湊了上來。

  “左班長,左班長……”

  李成龍在一邊喊:“交錢,這里交錢!”

  等到終于開始上課,左小多已經賺了二百五十塊上品星魂玉,算是小賺一筆。

  除了這個數字,讓他有些不爽之外,其他的都還好。

  而這會,后面還有不少排隊的。

  經紀人李成龍立即跳出來維持秩序:“大家不要急,現在已經是上課時間了,大家還是以學業為重,看相請等稍后,左老大的課余時間還是比較寬裕的,沒有排上隊的都來找我哈,我幫你們登記排隊。我告訴你們哈……等到諸事應驗之后,你們才會知道,左老大的相法是多么的神奇。多么可靠!相法第一,絕無虛妄!”

  “其實大家真的不需要如此著急,大可以等今天已經輪到看相的那幾位同學的后續結果出來了,再說也不遲。現在畢竟空口白話,也沒個佐證什么的……”

  對于李副班長的說法,大家都是嗤之以鼻。

  當我們傻逼?

  誰不知道別人看得都證實準了之后信心大?

  但真到那個時候了,可就再也不是現在的五十塊上品相資了!

  到那個時候,翻個好幾倍都排不上隊!

  這點,人人都是心中雪亮,畢竟都是曾經得享天才之名的角色,誰比誰傻啊,這點關竅還看不出來?

  “這李成龍良心大大的壞了壞了滴,居然想要哄抬物價后讓我們再入場!”

  “用錢砸死他!”

  于是,一窩蜂的去找李成龍報名去了,大家直接就把相資給了。

  李成龍一邊收錢,一邊皺著臉,大喊虧死了虧死了……

  心中卻是算著自己的提成,樂開了花。

  發了!

  隨著看相斂財大業的再啟,左小多進入重力室修煉的時間上午從四個小時減少到了三個半小時;下午既定時間也同樣減少。

  加上放學后的時間,一天能看二十個人。

  這對于左小多來說,還真的沒有什么難度,基本看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

  畢竟現階段來找左小多看相的,本身實力都在左小多之下,真正可以事無巨細一覽無遺!

  不過讓左小多心下納悶的是,這幾天里怎么都沒人來找自己搶桌子了。

  不是已經輪到三班了么?

  怎么就沒動靜了呢?

  這也不合理,不應該啊?

  他卻是不知道,現在的二年級三班教室里,班主任正帶著全班學生,在研究左小多的戰斗視頻呢。

  包括每一擊的力量力度大小,幾乎都有標注。

  還有他各種招法,各種手段,自身戰力的各種分析,已經足足分析了三天!

  從左小多比賽到最近一次的搶桌子戰斗。

  “看到了么?”

  班主任敲敲桌子:“每一次戰斗之后,左小多的實力都在增加,而且增長幅度很大……目前已經在百倍重力室修煉了多日。你們有幾個,有人進入過百倍重力室么?”

  幾個班級里排名靠前的學生都是眼神凝重。

  “此子的戰斗風格變化多端,少有短板,且所有手段盡都達到了熟極而流的程度,光是這一點,已經是令人嘆為觀止,難以置信。”

  班主任道:“你看這一戰所施展的劍術,極盡輕靈飄逸之能事,再以星空步佐招,步法綜合劍法,盡顯輕緩隨意,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至。”

  接著切換一下,道:“然而這一戰的劍,攻勢卻如狂風暴雨,與之前招法路數截然不同。”

  “再看這一戰中的暗器手法……這一戰的拳腳功夫……看出什么了么?”

  “風格隨意?能夠隨著對手不同而生出變化,極具針對性特色?”

  “不錯,但這還只是其中之一的特色。”

  “這個左小多……有一個很顯著的特點,就是從來不肯多費力氣,直接施用可以克制對手的招路,克敵制勝。”

  班主任道:“此外,他的對戰之中,還包括了無所顧忌的特性。”

  “他感覺距離遠,暗器可以奏效的時候就用暗器,感覺靠碾壓可以最快解決對手,就采用最直接碾壓戰法……這是一種近乎完美的戰斗直覺。”

  “最最關鍵的還在于,到目前為止的每一戰,他都未盡全力,未曾盡顯底牌。”

  班主任嘆口氣,道:“如果你們想要打的話,自無不可。不過對于這一戰,我是真的不看好。完全不存在勝率,百分百會輸。”

  “我們也是這么覺得。”班長嘆口氣:“但是這一戰,卻必須要打,一定要打!”

  “說得好。”

  班主任眼中有贊賞:“不錯,寧可被打死,不能被嚇死!”

  “明日刀戰左郎!”

  二年級三班首席,一個青衣削瘦青年,拂刀低聲。

  “班長三思。”

  一個女生有些憂慮地說道:“你如今已經突破嬰變,而左小多現在不過才突破胎息數日。與之交手,勝之不武,不勝為笑,為聲名計……”

  青衣青年淡淡的笑了笑:“怯戰更是笑柄。我們潛龍學子,日后大半都是要上戰場的,生死不過等閑,何況區區名聲。”

  長身而起,道:“我當年沒有能進入一班,始終耿耿于懷,連續挑戰一年多,連遭敗績。卻屢敗屢戰。我曲向人百戰皆敗,卻哪里還有什么臉面可言?明日中午,我一人前去即可。”

  旁邊幾個同學都是深吸一口氣:“明日我等同去!勝共飲,敗同羞,不過如此,不外如是。”

  “好!那就同去!我當盡力勝之,與君共飲!”

  曲向人哈哈大笑:“一年多來,最欣慰的是……如果當初我分去了一班,恐怕與你們就不至于如此交厚,那才更加是我人生的遺憾。”

  “明日同去!”

  “同去!”

  “不就是一起站著吃飯么?老子總是坐著吃都有些消化不良了!”

  曲向人看著自己的同學們,眼神倍顯溫暖。

  到了第二天,三班集體呆滯。

  商量了這么久,討論了那么久,班長上去對戰左小多,結果被左小多一劍,就直接劈退了三十米!

  地上,留下深深的一道劍痕。

  曲向人干脆利落的認輸。

  看著地上的劍痕,曲向人心有余悸。

  左小多的劍,只是一把七八兩的細劍。

  但是,曲向人卻分明感覺到,向著自己劈過來的,分明是一把開天巨斧,或者是一柄砸破天地的大錘!

  差距太大了!

  左小多開戰,邁著螃蟹步,六親不認的走來,一劍奠定勝局!

  螃蟹步,剎那間居然增加了幾分‘瀟灑飄逸’的加成。

  “真帥!”

  有幾個女生看得滿臉桃花:“這六親不認的步伐,真是帥上天。”

  “就是,左班長歪著脖子,晃著膀子,邁著螃蟹步的姿勢,讓我想到了兩個字。”

  “哪兩個字?”

  “無敵!”

  “我也想到了兩個字。”

  “哪兩個字?”

  “喜歡!”

  旁邊有人斜眼:“我也想到了兩個字:我曹!”

  “看到你們我想到了兩個字,節操!”

  眾人急忙好奇的問:那是什么?

更新完畢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