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對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以往進入到重力室的學員,連靈水全部喝光的都沒幾個,大部分都是不好意思喝光,喝個一兩瓶,再吃幾個靈果,也就撤了。

  但是這位左大爺卻不是這樣子。

  自從第一天進來,配給的六瓶靈水,從來沒有剩下過一滴,那三盤靈果,連果核都沒剩下過!

  所過之處,當真是天高三尺,寸草不遺!

  “這性格,真是……拼命占便宜,寧死不吃虧,寧死不吃虧啊……”

  “老師,重力室有淺淺的拳印。”進去打掃衛生的出來匯報。

  “拳印?”

  這位老師瞇起眼睛:“剛才使用這間重力室的是一年級的左小多吧。我知道了,從明天開始,用可恢復金屬貼一貼吧。”

  “是。”

  “這小子已經連續泡在重力室二十天了,又是選功法,劍法,還有別的……消耗學分,光是重力室就砸掉了一萬學分……應該所剩無幾了吧?”

  左小多兜里裝著吃剩下的靈果核。

  說是靈果,其實里面蘊含靈力也就一般,甚至還不如下品星魂玉,但問題是口感好。

  這些天里吃剩下的靈果核,全都被左小多收了起來,當做種子,扔進了滅空塔空間里。

  滅空塔的內中空間真的很大,幾萬平方總是有的。

  這段時間里,左小多一天六七車的往里扔星魂玉粉末,縱使占地遼闊,但整個空間都已經被鋪了一層星魂玉粉末。

  他已經發現了,之前的綠色,應該是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帶進來的草種子。

  畢竟別墅外面就是全是草坪,在進入滅空塔的時候,偶然夾帶著一些草種子進去,還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而在星魂玉粉末被滅空塔吸收之后,似乎也有了營養,草種子開始慢慢發芽,徐徐生長。

  但終歸能量不夠,單只是發個芽,就枯死了好多。

  所以現在左小多就是盡可能多的往里面扔星魂玉粉末。

  只要進去了,就會被吸收了。

  雖然不知道去了哪里;地面貌似是軟了一些,但再來,就沒有其他特別明顯的征兆了。

  在最遠的地方,也就是滅空塔邊緣位置,正是左小多放置星魂玉粉末最多的地方。

  畢竟進入到的這里,當前的最主要用途還是要留著空間練功的。

  同樣是最邊緣的位置,已經有十幾顆靈果種子在慢慢的發芽了,只不過全部都黃不拉幾的,很衰弱的樣子,有鑒于此,左小多將這幾天的星魂玉粉末,全都傾倒到這邊去了。

  主要先看看,植物在里面,到底能不能生長?

  若是能……

  嘿嘿嘿……

  左小多感覺,若是能夠隨身攜帶著一個靈果園,倒也不錯的說。

  事在人為!

  星魂玉粉末,要多少有多少。

  而且孫老板說,他已經在聯系豐海的另外幾家學校關于收集星魂玉粉末的事情,如果成功了,一天最少能增加五六車!

  這可是大車,一車十幾噸的那種。

  左小多不禁為之咂舌,不做這個不知道,一收才明白,整個豐海城,一天下來要消耗多少星魂玉啊?

  只是粉末,就是幾十車的往外運,若是還原成為星魂玉,數目也勢必相當的驚人……

  這需求量,也太大了吧!

  但是滅空塔,要容納多少才能達到正常的生態供給?

  現在算算的話,也已經有上百車填進去了……

  左小多想著。

  而他前面這會早已經是人頭涌涌,一個高高的擂臺,項沖正在上面耀武揚威的喊:“下一個!還有誰?”

  “真威風啊,我也想上去,占據擂主的話,乃至新生冠軍的話,應該有相當不錯的獎勵……”

  左小多看的心生羨慕。

  上面的項沖也看到左小多走過來了,頓時也不喊了,一臉和善:“還有上來的么?沒了吧?這都下午了,放學了放學了,明天再打吧。”

  說完不待眾人反應,徑自噗的一下子跳下了擂臺,跑了……

  眾人面面相覷。

  這個裝逼貨咋跑了?

  不多時,李成龍也離開擂臺走了過來,與左小多一起回家,一路上眉飛色舞,大吹特吹。

  教主現在已經名副其實。

  武力值高啊!

  新生第一人的稱號,幾乎已經板上釘釘的戴在他的頭上了。

  無人能敵。

  “我呢?”左小多郁悶了。

  你是新生第一人,那么我咋辦?

  “你?”李成龍嘿嘿一笑:“你都不打擂臺,老師禁止你上去,不讓你參加排名。”

  “黑幕,這是徹頭徹尾,徹里徹外的黑幕,那是什么道理!潛龍高武不是號稱公平公正公開嗎?就這么對待我?對了,老師只說不讓我打擂臺,可沒有說不讓我參與排名排位啊!”

  左小多一蹦三尺高。

  “規矩就是如此,其他的可不到我管。”

  李成龍很是愜意:“你要是有意見,就去找老師,再不找校長也是可以的,反正我是沒辦法的,如果非要給我新生第一的桂冠……”

  “你要是拿下了新生大比的第一,我就一天當著全校新生的面打你三遍!”左小多兇狠的道。

  李成龍頓時焉了。

  老子新生第一,你個新生一天打我三次……那我豈不成了最大笑話?

  老子不要臉的么?

  老子可是教主,給點面子不行嗎?!

  “我是覺得,你是真的可以問問文老師,他禁止你參賽,本身確實是不公正,不公平的,即便是對其他人公平了,但對你本身,還是不公平了,等于單方面是損害你的利益,這是說不過去的!”

  腫腫眼珠一轉,計上心來,由衷建議道。

  拼命慫恿左小多去找文行天的麻煩。

  左小多沉思半晌,好半天都沒有做聲,因為他能夠想象到文老師乃至葉校長的說詞說法,他們會言辭懇切的說服自己,自己……再如何的不甘心,仍舊會就范。

  腫腫何等敞亮,立即改變了話題:“左老大,你聽說了么?學校的任務系統,提前開放了。”

  “任務系統?具體如何?”

  李成龍拿出手機,登錄校園網,直接點擊打開上面的‘任務’二字。

  只見上面,有幾個選項,分別是“潛龍高武學校任務”“偵緝部任務(只對三四年級老生開放)”“軍部任務(只對三四年級老生開放),”“社會任務(只對二三四年級老生開放)……”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種類的任務。

  但是絕大多數都是加個括號,里面寫著,只對二年級以上的老生開放。

  左小多看了半天,愈發的一腦門子官司,郁悶的合上手機,道:“這特么的,你看到沒……那些油水足的任務,完全沒咱們的份兒,要是咱們想要做,至少得等一年?”

  “一年?!”

  一念及此,左小多登時就炸毛了。

  一年之后,黃花菜都涼了。

  老子現在的積分就已經捉襟見肘,頂多再二十來天,就要見底了,潛龍高武,這學校克我啊,哪哪都克制我。

  校長老師滿嘴的仁義道德,卻好似薅羊毛一般的可我一個薅,天理公道何在?!

  蒼天啊,大地啊,這是要玩死我嗎?

  我容易么我?!

  我不就小小的發了幾筆橫財么?

  可都是在規矩內……頂多也就是踩點邊緣而已,至于這么針對我嗎?!

  “只做這些學校的一年級任務,能獲得個毛?其他級別的任務,有獎勵丹藥,有獎勵靈果,有獎勵兵器,還有獎勵星魂玉,甚至獎勵現金……學校的這些獎勵啥?學分……我他二大爺的……”

  左小多罵罵咧咧:“比如這個,嗯,嬰變境界飛熊,內丹獎勵三百學分?整頭熊全須全尾帶回,獎勵一千二百學分?”

  “這不是欺負人么?就這頭熊,我拿到蒼天一品賣了,怎么也能給我幾個億的現金吧?這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左小多憤憤然:“潛龍高武就給一千二百學分……呸,擺明就是打發叫花子。”

  李成龍哼了一聲:“有本事別做啊。”

  “不做我怎么在潛龍高武修煉!”

  左小多大怒道:“你丫的眼看著新生大比冠軍入手,就開始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自己琢磨琢磨,那重力室,那各種設施,哪一樣不要學分?”

  “你也知道啊?”

  李成龍嘲諷道:“那重力室,搭建一間需要多少錢你曉得?這么一間重力室,金錢能買到?你拿一千個億,你也買不到,必須得用星魂玉作為交易貨幣,星魂玉要多少你曉得?”

  李成龍嗤之以鼻:“你用了學校的,你不得給學校利潤?白白給你用了?”

  左小多哼了一聲,心道,你知道老子給了葉長青那老小子多少的極品星魂玉?啥重力室買不回來,雖然是給他個人的,還是自愿給的,可是這心里,真心的不得勁啊!

  心痛……

  我不就想著彌補彌補損失么……

  “老子明天就開始去做任務,螞蚱也是肉,蟣子也是肉!”

  嘆口氣,學分真不多了。

  現在手頭上一共還剩下七千多的學分,左小多感覺自己現在就是個窮逼。

  現在只是一百倍的重力室,將來自己還要進一千倍的重力室。

  一千倍重力室,據說一小時就要五千學分,可是要了命了!

  自己手上的積分,就夠用一天的,兩天都不夠,巨杯啊!

  “我今晚要早點睡,明天開始打決賽,我一定要拿下冠軍,沒有你我要是還拿不下冠軍,就是真正的沒天理了。”李成龍這句話氣的左小多蹬蹬蹬就上了樓。

  顯擺個屁!

  不就是個新生冠軍?

  老子稀罕么!

  明天……

  哼,這幾天潛心修煉,我都好幾天沒去看石奶奶了,明天放學就去,才不看你們什么破冠軍亞軍的。

  一群菜雞互啄,還覺得自己多么高大上了?

  左小多憤憤的練了一晚上錘,然后就憤憤的睡著了。

  小龍如約般的夢里相見,可惜還等沒開口就被左小多給趕走了。

  “煩!這是做夢這是做夢這是做夢……”

  小龍一臉懵逼的被請出夢境……

  按照人類說法,這家伙這是來大姨媽了吧?

  小龍走得很是憤憤不平。

  那天不是都談得差不多了么?

  我今天本想是來妥協一下的,我可以先給你點好處……

  結果,還沒等我說話,就把我趕走了!

  這是啥意思?

  難道我準備的好處誠意還不夠?

  被清退之余的小龍沉思起來。

  它也看出來了,眼前這個人類,恐怕吝嗇程度,竟是比起自己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不但是無利不起早,而且還是非巨利不動心,最最關鍵最最要命的是,這家伙貌似比自己還要貪婪些……

  自己只是想要點那個滴滴而已,但這家伙卻是啥都想要,欲壑難填。

  自己最多只是小氣,但是這位叫做左小多的朋友,心思簡直就是……出門不撿就是丟啊!

  小龍現在擔心的只有一點,它已經看出來了:只要自己不先付出,這個朋友是絕對不會先給自己好處的!

  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的確鑿現實!

  最最典型的不見兔子不撒鷹!

  “要不要再給他挪移三分之一的殘余地脈過來?”

  小龍在扳著爪子計算:“現在挪移了三分之一的殘余龍脈地脈,對他的那個空間雖然也有些用處,但效能不顯……也就是能令種子能發芽,但一發芽跟著就死,再難有后續可言……”

  “但若是再挪移三分之一條,效能自然大增……但這事他不知道啊,我不能白干活吧,他上次就沒信,我就這么沒有信譽度么……”

  小龍很惆悵。

  對自己的信譽度,還有對自己的資本,還有已經預見到的損失,全都惆悵不已。

  良久良久之后……

  終于漂走了。

  “哎,本王先去挪移過來,展現誠意……先不融合,他要不同意,我再挪走,這些是不需要成本的,就是花些氣力,不會虧本……”

  左小多早晨早早的就起來了,居然都沒叫李成龍,氣呼呼的自己去學校,然后一頭扎進重力室。

  腫腫現在,一點都不可愛了,以后不跟他雙修了……

  至少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要吊著他,讓他忽視自己的感受,光想著自己!

  十一點。

  準時出來,早晨五點鐘就進去了,這已經修煉了整整六小時。

  又是三百學分,化作烏有。

  左小多恢復了一下,將自己收拾得干干凈凈的,然后一溜煙得溜出了學校,照例買了些酒菜拎著,向著石奶奶的小院那邊而去。

  “左小多出來了!”

  “他去買菜了。應該今天去那老太太那邊。”

  “他買完菜往那邊走了。”

  “按照計劃行動,把握今天的機會,機不可失!”

  “別穿幫!”

  “明白。”

  左小多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忽而隱隱感覺心頭郁悶,初初只以為是這幾天沒參加擂臺賽,心里難免不爽,但又走一小段路,卻突然好似心血來潮的有所明悟:“咦,這不對啊。”

  “不參加擂臺賽其實我挺高興啊……怎么回事?哪來的這么郁悶?”

  再往前走一段,就是石奶奶的小院所在的區域了。

  左小多的腳步反而越走越慢,越走越是狐疑。

  終于停下,掏出一面小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