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九章 臉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葉長青微笑:“上京南部長已經在秘密調查這件事情了。”

  “現在,我們也正是在等結果。”

  “此事牽扯無疑甚大,當真對上那些個巨無霸家族……便是南部長也不敢輕易揮動屠刀。上上下下,牽扯太多了。”

  “不過在等的同時,之前有份參與行動的那幾家,還是可以觀望一下了;畢竟出動這個雷大頭,從上京回來搞項副校長,都是需要很強的實力,很嚴密的部署。這條線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節點。”

  李成龍道。

  葉長青苦笑一聲:“盤根錯節啊。”

  “但這次已經暴露了很多,根據這個還是可以查一下的。”

  左小多緩緩點頭,李成龍所做出的推論,與他想的基本一致。

  “我估計左老大的策反,效果應該有,但是效果具體能到什么地步……還要看高副校長醒來后的具體動作。”

  李成龍道:“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只是一個字,等。”

  “所以,不管高家防范多么嚴密,只要對方想要他死,他就活不成!”

  李成龍道:“由此,可以得出一個推論,那就是高副校長如果順利醒來了,那就證明他對這件事,并不知情,只是出于自身利益考量而做出的配合。”

  李成龍道:“這兩個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且有大概率發生。”

  左小多與葉長青都是緩緩點頭。

  “但也有第二個可能就是,高副校長這一次是真的不知情。只是別人幾方面合謀,用高副校長作筏;派人假扮項副校長搞事。”

  “因為項副校長那句話,很多人聽到了。而且當時文行天老師還因為這句話,對項副校長發了脾氣。這件事,實在給人的印象太深刻了……”

  “因為項副校長表現的異常激進……一上來就要將他們趕出潛龍權力中樞;而他們一旦出去,以往的所有努力就會付諸東流,這是他們不能接受的,沒有任何妥協的可能。”

  “如果是高副校長與人合謀,那么此番只要平安醒來,與他合謀的人就會隨之暴露。而那個人是不會允許的。”

  葉長青不斷點頭,越聽越是認真。

  “而這個人出的主意,可是斷子絕孫的死局,只要高副校長還要往下動作,必然家族覆滅……我估計這個人的身份,就算是不屬于巫盟,也必然處于星魂大陸的對立面。這一點,確鑿無疑!”

  “另外便是……為高副校長家建議風水的那位望氣士高人……同樣是一個明顯的目標。但是左老大在高家那么多人面前說出來……相信就算高副校長醒過來,想要找的時候,也是全大陸都找不到那個人了。”

  “因為要做到忽悠高副校長這樣的人,首先就是要在望氣術有極深的造詣,同時還要很出名。其次,還要經人介紹,然后高副校長主動找上門去……擁有這種身份的望氣士,縱觀整個大陸也沒有很多。”

  李成龍嘆口氣:“換言之,這就是純粹教學老師與陰謀家的根本區別之所在。因為這句話,當真就是一個可資利用的陰謀節點。”

  “想必高副校長對這句話亦是印象很深。所以如果假扮項副校長,甚至不需要說話,一個暗示,一個似是而非的招式,就能讓高副校長對面前的人做出預判,甚至能讓高副校長在瞬間明白個中真相之后,卻又本能反應過來這是一個扳倒項副校長的絕佳機會,所以出聲大吼出項副校長的名字,做出完美的配合!”

  李成龍道:“這種事情,最怕的就是揪出一個線頭來。”

  “線頭只要出來了,就不怕他們不繼續動作!因為他們害怕!而只要一害怕,想要掐滅這個線頭,就會有動作,只要他們動起來,我們就有機會順藤摸瓜,將這條線整個挖出來!”

  李成龍嘿嘿一笑:“所以說,我們等等真的無妨!”

  等著就等著。

  但這一等,高家那邊等來的全都是壞消息!

  連續一周下來,真正的噩耗不斷。

  高夫人坐鎮高家,原本烏黑的頭發幾乎就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白了一半!

  所謂的御龍池風水,在龐師傅的指揮下,迅速拆除,全部填了起來,那塊日月石被運到了大院子的最北方,澆灌了為數不少的高家嫡系子弟鮮血,深埋地下。

  那是由高副校長的三個兒子割破了腕脈湊的鮮血,足足有兩公斤至多。

  原本的御龍池,非但全部填平,還在填平之前,深挖二十米,然后運來大量的肥沃土壤回填,化作了一片沃土;準備在其上種植太陽花。

  以后,這里就只做花圃之用,希冀以太陽花蘊生的些微旭陽之力,助長主宅陽和之氣。

  更西方的位置,建造了一個石碑,上面攜刻著高家第一代祖先,臨死之前寫下的祖訓。

  “鮮血澆灌日月橋,為我炎武莫辭勞;戰死沙場應含笑,馬革裹尸男兒刀;后世子孫需謹記,滅殺巫賊可稱豪;一生為國為民計;方可配得此姓高!”

  嚴格意義來說,高家祖先并沒有什么文采可言,這首詩,很大程度就是拼湊起來的押韻大白話,落在真正的文人眼中,這些個句子幾乎是不堪入目的。

  但其中隱蘊的一腔忠烈之氣,卻是呼之欲出!

  尤其是為國為民,昭然天地的情懷,更是不容抹殺!

  在這里立上祖訓碑,也自昭示高家上下的決心,希冀可以藉此而抵消現在被算計的風水反噬之力。

  但高家的厄運,卻并沒有任何的緩解,至少在表面上看來,全然無用。

  先是三個孫子在夜總會爭風吃醋被殺,等到了晚上,又有兩個在回家路上莫名其妙的出了車禍,雙雙隕落。

  到了第二天,接到信息回家的人明明已經來到家門左近,心神才略略放松,打算找個小酒館吃點飯填飽肚子,卻遇到了多年不見的仇家,一家盡皆被殺!

  第二天晚上,高家重孫輩四人,不顧禁令,出外賭博,賭桌上與人起了口角,兩相沖突,雖然斬殺了對方十幾人,卻也因為寡不敵眾,最終被對方剁成了肉醬。

  第三天,平安無事了一整天,安然回家高家子嗣的越來越多;也是因為這一整天的安然,讓不少人放下了戒心。

  可到了第四天,高家嫡系第八孫在進城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在逃的逃犯,便想順手抓了,結果對方暗中有高手隨同,被反殺當場!

  一直到了第五天,死人的噩耗愈發的少了,但許多家族企業,卻開始發生問題;資金鏈斷裂,人員卷款逃逸,或者被敵對公司阻擊,或者被不友好勢力挖角……高家一位女婿督建的豐海大橋突然崩塌,被證實為豆腐渣工程,整個公司被查辦……

  整個高家,上上下下盡都是聚集在高家老宅,卻又是人人臉色慘淡,少見人色。

  真正就是一個壞消息接著一個壞消息,不斷地襲來。

  讓人不禁生出一種“天要亡我”的異常感覺;就連平時最桀驁的,最不聽話的幾個人,此刻也老老實實的如同鵪鶉一般。

  所有家族幕僚,盡都湊在一起,緊張的分析態勢,籌謀對策。

  “太多太多的事,看起來都是偶然。”

  “全然沒有什么敵人設局的痕跡。”

  “很多沖突與突然的死亡,都是本家的少爺們……主動挑起爭端;而在爭端之前,別人甚至沒見過他們,也就不存在計劃云云……”

  “真的就是……運氣使然。”

  推斷的結果,高夫人勒令,當著全家人宣布。

  “沒有人對付你們!由頭到尾,全都是你們自己在作死,如此而已!”

  高夫人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語氣神情盡是悲哀寥落。

  看著面前,濟濟滿堂的子孫后代,人頭涌涌,全是生命,似乎全是家族繁衍,全是家族希望。看起來,高家是如此的興盛!

  但高夫人卻只感覺到一陣陣的頹然無力。

  左小多進來的時候,說的那句話,現在,就像是一個個的巴掌一樣,一下接一下的扇在自己的臉上。

  “高家人真多啊!”

  人真多啊,啥意思?

  或許當時的左小多只是隨口感嘆而已。

  但是現在的高夫人,卻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是啊,人真多啊,天天啥都不做,人能不多?

  天天安享著別人拼命犧牲帶來的安逸,人能不多?

  難道項家人不多?石家難道人不多?

  那么多的家族,誰家人又少了?

  但是現在,這些家族一個個的人口單薄;老的老,小的小,并不是人家人不多,而是人家……絕大多數家族男兒都在日月關戰死了!

  許多家族,從祖宗輩開始,一代一代的男兒,盡都往赴日月關參軍入伍,恍如慣例!一代一代的男兒,就這么將一腔熱血,灑在日月關!

  無怨無悔!

  “所以第一個可能是高副校長這一次,與另一方乃至幾方合謀,先將項副校長搞掉。然后他本人在這個過程中也被人利用算計,重傷垂死。甚至可以說,若不是運氣好就直接死了,用他的死亡做最大的文章。”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