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釣大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腫腫這會的心情是很輕松的。

  正如左小多所說,這樣的曠日持久的兩界大戰,當真是打個幾十萬年也未必能打得完。自己這輩子,多半是看不到了。

  既然這樣,那又何必擔心太過呢?

  左小多拍拍李成龍的肩膀,語重心長:“腫腫,咱們哥倆這輩子,還真的未必能夠看到大陸統一啊,只能希望咱們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有可能看到吧。”

  “左老大你肺活量真好啊,這么長的一句話居然能說的這么游刃有余……心情也樂觀得不像話。現在連老婆都沒,就已經開始想孫子了……”李成龍揶揄道。

  左小多翻個白眼,心中暗爽。

  我沒老婆?

  “九塊大陸之間的戰爭,固然曠日持久,但最后仍舊會完成統一。”

  “到了那時,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完整天道!”

  “所以……雖然這一戰已經打了很多年,但是就我來看,這場天道氣數之爭……才不過剛剛開始不久而已,便是打到地老天荒,都未必不可能……”

  葉長青目光凝重,道:“若是按照你這么說,現在與我們星魂大陸聯盟的道盟大陸……其實也是我們的敵人?遲早必有一戰?”

  左小多篤定的說道:“反正在我看,是必然的結果!”

  左小多總結道:“所以在我看來,與巫盟的這一戰,不管打到什么地步,骨子里都是氣運之爭!而這氣運之爭……也真的不知道要打多久,打到什么時候才算終結。”

  “越打越是兵連禍結,越打越是仇恨深重,越打越是無法收手;所以,要是等真正分出了勝負……那么必然是有一方滅絕,或者處在絕對的下風,隨手可以滅亡的情況……才會結束。”

  左小多道:“這不是挺簡單的道理嗎?”

  簡單?

  “因為所謂的天道只是一股模糊意識,并沒有親自作戰的能力……而且兩邊天道,也不可能直接撕逼……

  “敗亡的一方會不會滅絕,完全看勝利的一方會不會大發慈悲這樣的問題。而誰都不敢賭對方會慈悲……所以這戰爭,只要不是資源徹底耗竭,都不會放棄。”

  葉長青一時怔然不語。

  左小多嘿嘿笑了笑:“現在回來的,還不過是兩塊大陸而已。其他的那幾塊,如果我估計沒錯的話,遲早也是會回來的,星魂大陸成年累月降落的隕星雨,是任何勢力都不容錯過的超級資源。”

  若是這樣計算的話,將來還真的不知道會怎樣啊……

  “現在才哪到哪啊……”

  葉長青與李成龍相對苦笑。

  明明是復雜到了極點的問題,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就能看成簡單的!

  這真是天大的玩笑話!

  我從出生的時候就有老婆了!你這李成龍懂個毛線啊!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潛龍高武這般的孕育人才搖籃,怎么可能會被輕易破壞掉?無論于公于私,都是不會被允許的。”

  左小多道:“所以說,葉校長這人很不老實,根本就沒有跟我們說實話,又或者說,人家根本就沒打算跟咱們說實話。”

  葉長青苦笑:“你這個小鬼頭,心眼多,嘴更刁!”

  隨即輕聲道:“你估計的不錯,但是這一次,學校是當真處于風雨飄搖之中,這一點半點不假。”

  “那就是上層在有意縱容,想要引蛇出洞?搞一波一網打盡的操作?”左小多問道。

  “確實如此,而這樣做的直接后果就是潛龍的犧牲會很大。”

  葉長青的神情轉為寥落。

  “你根本就不會知道敵人在什么時候出手,只能被動等待,被動的見招拆招。”

  葉長青長長吸了一口氣:“潛龍高武的下一任校長,上面都已經選好了……只等我支撐不住死了,下一任校長就會接著前來接手,名義上說是穩定大局,實則是繼續做這件事。”

  “事實上,發生過類似狀況的,不只是潛龍高武。”

  葉長青道:“早在百多年前,云端高武也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一連串的事件之后,重歸平靜,消停了一百多年了,直到現在……還有,武教部,星盾局等……也都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件。只不過,他們都不如這一次潛龍高武付出的代價大……”

  “敵人最危險的地方,永遠是他們藏在暗處蟄伏不動的時候。你永遠不知道,他們已經深入到了什么層次,什么地界……”

  “所以這一次潛龍高武突然間出現這樣的征兆……也是我們一個極佳的反擊機會。”

  葉長青冷笑道:“否則,縱然我葉長青要安心教學,不管風浪,但武道部和帝國高層卻也不會任由他們糜爛下去。而只是拿掉區區幾個副校長,對于我們來說,還真的是輕而易舉,不在話下!”

  “但是那樣,敵人好不容易伸出來的爪牙,將會再次回縮;下一次出動,又不知道什么時候了。”

  “我們可以千日抓賊,但是千日防賊就太累了,縱然千日苦守,未必有果。”

  葉長青悠悠道:“無論于公于私,我們是萬不能輕舉妄動的!一旦出手,就必須要抓出一條大魚來!否則,這么多年的犧牲付出,卻又有什么意義。”

  左小多很好奇的道:“但是現在,校長大人您已經注定死不掉了,那位即將繼任的校長,來不了也沒有意義,不過我仍舊很好奇……原定計劃是誰?是誰,有資格來接你的位置?”

  “無回劍,顧千帆。”

  葉長青淡淡的笑了笑,居然有些頑皮的神色,道:“便如你所說,由于你的亂入,令到老夫這次死不掉,卻也斷絕了老顧升官的機會……哈哈……”

  “原來如此。”

  左小多與李成龍盡都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

  “小多,你給我的那些,也不能支撐很久。我當然想要在任上將這件事情做完,但若是撐到了實在撐不下去的時候,也就只能放棄……讓顧千帆來接手,。”

  “畢竟極品星魂玉,在星魂大陸太稀缺了!隨便一枚都能有大用,湊足一百枚,在最關鍵的時候沖關使用,就能大大提高為帝國增加一位歸玄之上修者的機會!”

  “只是為老夫這么吊命而消耗,實在是太浪費了……”

  葉長青悠悠的說道。

  “校長,我給您的那些,您可不許轉送他人,我跟您有交情,跟其他人沒有,若是您活夠了,記得將剩下的還給我!”左小多急赤白臉的出聲提醒。

  這不是左小多翻小腸,委實是太不放心了!

  以這老頭子大公無私輕藐生死的個性,還真的說不準會送出去多少呢!

  與其那樣,左小多還不如將極品星魂玉自己使用呢!

  左小多的個性就是對自己人大方,對自己人之外的人,不止是吝嗇,而是睚眥必較,一毛不拔最好!

  “你小子放心吧。”

  葉長青莞爾失笑:“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你給我的東西,我怎么好意思隨便送人?老頭子也想要多活個幾年呢!”

  左小多不滿的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

  老頭子看似給了自己承諾,實則話中留了活扣。

  什么叫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怎么好意思送人?

  也就是說到了那種時候,你還是會毫不猶豫的給予了唄?

  左小多心下大是不爽!

  其他人跟我有什么關系?

  我憑什么要送他們這么多極品星魂玉?

  我一共也沒有多少好不好!

  一念及此,左小多不禁心生悔意,后悔當日不該那么多的極品星魂玉一次性的全給了葉長青!

  就應該三塊五塊的給,吊著這個老家伙死不了就行。現在一次性給那么多,讓這家伙從赤貧一下子變得肥的流油,有些暴發戶的味道了……

  居然都有關鍵時候往外送的想法了……哼!

  真是窮人咋富,不知道姓啥了。

  只可惜現在后悔也晚了,一時失足千古恨哪!

  “校長大人,豐海城的望氣士這么少的么?”左小多問道。

  這是左小多的個人感覺,卻也是作為頂級望氣士對于同類的敏感。

  在豐海城中,那等強大的望氣士氣息,幾乎就從沒有出現過!

  就好像這里乃是一個望氣士的真空地界一般。

  迄今為止,左小多唯一見過的望氣士,就只得在高家遭遇的龐師傅而已。

  葉長青笑了。

  “你也知道,這一場戰爭乃是氣運之爭;這豐海城雖然是八朝古都,本身卻已經沒有什么氣運可言。”

  “僅有的八條龍脈,都已經沖天而去。很多高級的望氣士都來看過,再三確認過了……豐海城現在,就只是龍脈故址而已。”

  “至少在接下來的數萬年歲月,是不可能孕育出新的龍脈了。”

  “氣運之中,龍脈之氣運,乃屬其中所謂的兵家必爭之地。而豐海城沒有龍脈存在,也就不為人覬覦,真正有能者自然都去尚有龍脈的地方駐守了。怎么會留在這里?”

  所以只能讓各自孕育的人類,用戰爭的手段,用勝利來掠奪對方的氣運……這才有了戰爭。”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