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六章 比如說,蚯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這其實牽扯到了冥冥之中的氣運增長消磨,打個相對形象的比方就是:如果高副校長真的有看到了潛龍存在奸細;縱使他如何的利欲熏心,但終歸只是權勢欲望,與大義無關,在這種情況下,他作為炎武國人的基本良知還是存在的。”

  “他在這個時候,會想盡一切辦法清除這個奸細;但他清除了這個奸細的動作,卻可能造成兩種結果,第一就是這個奸細是我們早就發現,而且正在利用這個奸細做事情。他清除了奸細,反而是在清除了我們反向動作巫盟的耳目。”

  “而第二種結果則是……他清除了這個明面上的奸細,卻被人借這個空檔安插進來了更加隱蔽,更加難以對付的,破壞力更大的奸細來了,令到我方被破壞的幾率,不減反增……”

  “而這份妨礙,就是……在這個風水陣的影響下,高家無論做了什么……最終造成的結果,盡為惡果,都是與損害星魂人類利益掛鉤的。”

  “這才是最最惡毒的地方。”

  左小多道:“我這么說,不知道你們明白不明白?”

  “明白,完全明白。”葉長青與李成龍連連點頭。

  “我的這個推斷依據乃是根據望氣術得出來的,高家并未叛國,或者該說高家從未叛離星魂的任何想法;他家的風水格局,根本就是被有心人設了套……那真是一個很高明很高明的風水套。”

  “這個套高明的地方就在于,哪怕是很高明的望氣士來看,也難以看出什么問題。高家的氣運始終與炎武帝國連在一起,植根為一,并無二心,怎么也扯不到叛國之事。”

  “再來這個風水局本身,從相當的程度上來説,都是當真能增加高家底蘊的,至少妨礙始終不顯,殊為難能。”

  左小多點點頭,道:“你關注的是重點,卻又不是當前的重點,咱們還是先說高家的風水氣象,那已經不止是出了問題,而且是出了大問題。

  我雖然沒有說的太明白太嚴重,但是卻也已經指了出來,如果是當真細論,高副校長當年的風水設局,乃是叛國之罪,背叛星魂人類的重大罪名。”

  我甚至懷疑,最初的計劃,也就是高副校長知悉的計劃,是由他在事后出面釘死項副校長,由當事人質證,可信度自然大增,若是沒有十足的證據,項副校長將是百口莫辯。”

  左小多道:“這個局,可是相當的狠,全然的不留余地……”

  左小多說話的語氣很是篤定。

  葉長青凝神思索半晌,還是默默地點點頭。

  左小多繼續說,葉長青繼續點頭。

  李成龍插口道:“這點,我暫且標記一下不同可能性,這里涉及到兩個幕后黑手,一個是十八年前的風水高手,一個今次事件的設局棄子之人,如果……如果這倆人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這人,可就是相當的可怕了!”

  “當然,我判斷……高副校長雖然身在局中,只是自以為知道一切,實則盡都被蒙在鼓里。這一次的重傷,已經可以說明很多的問題了。”

  左小多隨手在桌上劃線,這本是無意識的動作,并不代表什么,但李成龍和葉長青卻是下意識的看過去。

  左小多道:“而我的另一個判斷則是,高副校長這個人,雖然熱衷于權勢,或者是高氏家族熱衷于權勢……不斷在各個重要崗位,見縫插針的安插自己家族之人,其根本目的在于,讓高氏家族,在星魂,在炎武內部的聲勢,節節攀升。”

  “來到潛龍高武過度這些年,其中亦有緣故,而今次事件,在高副校長看來,只要事成,或者有更重要的職位在等著他,又或者是高家得到極大便宜……”

  李成龍欲言又止。

  “對方的目的很是明確,就是要藉此搞掉項副校長,所以高副校長在當時的戰斗中,才會指向性的直接喊出來項副校長的名字。

  就是無論怎么做,無論做什么,都錯!

  哪怕好心,也是錯!

  “所以這樣的情況下……高家的所有舉動在我們看來,都是昏招迭出。哪怕高家總部傳出來的命令本意是有益于潛龍的,但落在高副校長的手中,執行出來的最終結果,也會對潛龍有損……”

  “這是一個很無語的狀況。”

  “天道氣機牽引,就是這樣邪門。”

  “所幸高家有高氏家族的氣運護持,更有高夫人自身的西門家族一脈血嗣氣運護身,以及他自身的氣運命數,三者合一,使其行事并不曾出現什么問題,嗯,從某一方面來說,這便是星魂大陸的天道氣運顯化。”

  “但是隨著他多做多錯,首先是他自身的運道日益消耗,有減無增,還有這個的風水局,點滴消磨高家祖靈的護持,使得三者合一的氣運越來越少,一旦氣運全部被耗光的一刻……真到那個時候,就是高家的末日。

  再是怎么忠心未泯,氣運匯流,都已經無濟于事,都彌補不了他們對天道氣運的損害。”

  左小多道:“現在就是這種情況,高志云與他的兒孫們的高家氣運,已經損失殆盡。高夫人的西門家族血脈氣運,也將在這件事中,消耗盡凈。”

  “接下來,就要看高副校長的選擇了,若是能夠幡然悔悟,自行破掉風水局的話,或者還有可能存活下去;但若是還執迷不悟,甚至妄想借助當前局勢,撈取好處的話……那么,只待再有一點風波,便是高家被連根拔起的時候。”

  “因為氣數已盡,再無轉換余地。”

  “在這等時候,不能多行善舉,保國安民,積累氣運的話,覆亡之日,便在頃刻之間。”

  左小多咳嗽一聲道:“我指的是……高副校長,高志云的這個高家,并非是豐海城高家,也不是上京城高家。這兩點,可不能混了。”

  葉長青聽得云里霧里。

  他雖然修為高強,對于望氣術也有所了解,但了解程度卻遠遠談不到有多深。

  此刻聽著左小多的話,雖然不至于聽不懂,但又算不上懂太多,至少不是全懂。

  而這種感覺才是最難受,好似隔靴搔癢,難得盡興。

  “你的意思是……天道氣運有不同?”

  葉長青暈乎乎的:“也就是天道不同?天道,不止一個?”

  天道就是天道,怎么你這說著說著,好似弄出來兩個天道似的?

  “當然不是一個,而且還有可能出現好幾個!”

  左小多奇怪的道:“這怎么會一樣呢?”

  “怎么會不一樣呢?”李成龍也自茫然道。

  “當然不一樣!”

  左小多感覺解釋的無語了:“咱們這片大陸,乃是星魂大陸;對不對?后來割裂出去了八塊,對不對?”

  “對。”

  “但是后來又回來了兩塊,對不對?”

  “對。”

  “其他的還沒回來,對不對?”

  “對。”

  “那么打個比方說……這個大陸原本是一條大蚯蚓。”左小多這次拿著筆,在白紙上劃了一條大蚯蚓。

  “這個蚯蚓因為某種緣故,身受重創,斷成了九節。其中有八塊分裂了出去,在經過種種努力掙扎之后,各自成活了,分裂成獨立的個體,也就是擁有了自己的命數運道。”

  “這么說,你們明白不明白?”

  “八塊分裂部分的另外一塊,原本那條蚯蚓的主體意識部分,正是星魂大陸,還留在原地,雖然因為八塊分裂部分的離去,而元氣大傷,卻也在不斷地恢復傷口,愈合傷口,慢慢的恢復成一條完整的蚯蚓。

  相對的,之前分裂出去的八塊蚯蚓,也在各自不斷的掙扎求存,在長久的時間磨礪之后,終于存活下去之余,也各自成長成為了完整的蚯蚓。”

  “而在某個時候,巫盟大陸與道盟大陸兩個大蚯蚓回來了,跟星魂大陸這條蚯蚓,重新聚合在一起了,但是……你們認為,這兩條蚯蚓與原本就在的星魂大陸這條蚯蚓,還會是同一條么?”

  左小多問道。

  葉長青與李成龍眨眨眼睛,拼命幻想這種情景。

  然后得出結論:“不是一條。”

  “可以肯定的是……這根本是擁有各自的思想的三條個體蚯蚓吧?”左小多問道。

  “不錯。”

  “所以嘛,這不是很明顯么?三個大陸三個天道,又有什么難理解的?”

  左小多攤攤手。

  他是真的感覺,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理論啊,為什么你們就不懂呢?

  “明白了么?”

  左小多道:“所以現在,才會有三塊大陸之間的你死我活戰爭啊!”

  “因為,三個天道氣運,正在互相吞噬,都想要吞噬掉對方,壯大自己,只要成功吞噬了對方,就能順勢接管對方的領地……就這么簡單。”

  “而蚯蚓已經完全的成為不同個體的部分,想要重新接回原身,那么一來是要強大,二來是要彼此打的血肉橫飛,才有余地,才能在傷口上,重新連接愈合成為一體,完成吞噬。”

  左小多認真解釋:“歸根到底,這才是三個大陸彼此戰爭不斷,無法化解戰意的來源!”

  “但說到整件事情,卻又顯然是高副校長與人合謀,只不過他不知道,自己不過就是一枚棋子,隨時可以舍棄的棋子而已!”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