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能【為風家學子封黎嘆靈,考入暨南大學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只要需要我做啥事的時候就黑著臉跟我要賬的是誰?

  恨不得這一天天的擦屁股的活兒都要我干了;只要有半點不情愿,你就黑著臉開始要賬……

  居然有臉說:我跟你要過賬嗎?!

  但是我還不能再去罵他了……

  你左小多居然有臉說從沒和我要過債……

  居然還:你還是個人嗎?

  我勒個去!

  這家伙……這家伙根本就是在用這個坑我!

  李成龍欲哭無淚。

  我怎么就被他帶進溝里去了呢?!

  抓緊走,不能等他反應過來。

  走了這事兒就坐實了,若是反應過來一個爭吵……就又沒了。

  左小多七情上臉,愈發的聲情并茂:“我能不生氣?換成你你不生氣?!哼!”

  “你自己想想吧,你還是人嗎?!居然偷看我的隱私!”

  左老大為了我做了這么多事……我還欠著左老大這么多,我怎么能說他呢?

  賬我都沒打算還……但畢竟是欠了啊……

  李成龍剎那間被罵的懵逼了。

  左小多冷笑一聲,丟下一句話,重重的踩著地板上樓了。

  李成龍越想越是覺得惶恐,越想越是覺得慚愧,越想越覺得對不住左老大了。

  坐了良久,自我批評了良久,才呼啦一下子想起來,咦……這……這貌似有些不大對啊……

  “哎……”

  幾乎要打自己幾個耳光子。

  這么一想,一股內疚感油然而生,頓時氣短,尷尬的咽了口唾沫,一臉慚愧:“左老大……您別生氣……”

  腫腫心中惶恐,都開始用敬稱了。

  左老大這種占據道德制高點的功力,我是望塵莫及了。

  您才不是個人哪!

  事關自己珍貴的小命,左小多自然當天晚上就跑到了葉長青家里做客去了,順便通報一下自己的狀況。

  “上京高家……”

  葉長青淡淡道:“不用管,無需理會。你該做什么就做什么,其他的事情,自然有我們來處理,你對潛龍高武付出極多,潛龍高武自然會護你周全。”

  “好的。”左小多表現得異常乖巧。

  而葉長青眼神中,卻是精光閃爍,一股隱隱約約的殺機,漸次醞釀滋生了起來。

  居然這么快就推測到了左小多的介入?

  這幫家伙挺有腦子啊!

  嗯,應該說在謀算人,設局方面,這幫家伙,的確是有一手!而自己潛龍高武這邊,玩陰謀詭計,真心的沒那個腦子。

  又坐了一會兒后,左小多提出告辭,只是臨走的時候,還是不大舒服的提了一句。

  “校長,您那天說的話,就我個人而言,還是有些不敢茍同。總感覺,您這樣做,無疑于被動等死,實在是太過迂腐了一些,人活著,才有希望,沒有了您們的坐鎮,潛龍高武還是往昔的潛龍高武嗎?”左小多壯起膽子道。

  “對惡人,難道也不能動用手段?這我很是想不通。”

  葉長青溫煦的目光看著左小多,有趣的笑了一下,道:“你文老師都已經明白了,怎么反倒是你還不明白?這是人之三觀抉擇,非關其他!”

  左小多:“??”

  “我身為潛龍高武的校長,那些卑鄙無恥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做的。因為全校的教職員工,都是我一手帶出來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著我,以我為榜樣。”

  “所有人也都知道,這些人的來路不正,目的不純,身上都有各自的野望。”

  “所有人都覺得憋屈苦悶,這就是當前的現狀,任誰也難以抹殺。”

  “但如果我同樣以卑鄙的手段,陷害,誣陷,甚至是暗殺,種種手段,將這些人清除出去了,可以預見的是,整個學校,所有教職工,都會感覺心頭暢快,覺得出了一口惡氣。”

  “至少在你看來是這樣吧?大家都很舒爽,都感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不對?這口氣出的爽快,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以直報怨了……是不是?”

  左小多點點頭:“是啊,以德報德,以直報怨,正是君子所為,君子該為,學生自覺并無不可,理所當然!”

  “但那樣一來,所有老師都會記住這件事的例子;深植所有人的記憶最深刻處;以后,他們本身,以及他們的學生,面對正常手段處理不了的事情的時候……往往就會往這個方向去想,去做,去教。”

  “他們更會和無數學生說起來,津津樂道:當年,什么什么事,很憋屈苦悶,大家都知道,卻是束手無策。最終還是葉長青校長,決意以陰謀對陰謀,采用極端手段,以血還血,以牙還牙……擊敗了對方,然后又怎樣怎樣……”

  葉長青微笑:“再之后,一旦有一個學生用這樣的手段做成了事情,有所成就,自然會促動十個人這樣做,以后一百個,一千個,十萬個……”

  “如此循環下去,終有一日,會令到所有人都會在第一時間,本能設想,正常手段解決不了的事情,縱然卑鄙無恥一些又有何妨?只要結果是好,過程又有什么所謂?你說到了那時候……大環境會是如何?”

  “有些事情,只要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無數次,而有了第一個,就有了無數個!而人的底線,就會一步步的退讓,最終到什么地步,無法言說。”

  “現在他們用陰謀詭計進來,令到所有人都憋悶,無可奈何,但本心仍舊是看不起,甚至仇視他們。”

  “最重要的還在于,大家都清楚知道的一點就是,這樣做是不對的,是卑鄙的,無恥的,下流的。這就是是非觀!”

  “而且上面還有我這個校長壓著,始終忍辱負重,也要堅持堂堂正正的去做事;那么……大家雖然憋悶,但本質卻仍是不會變壞的。”

  “但如果我這個被全校尊敬的校長,視為標桿的人物,最終也不得不的那樣做了……那么就是一個號角!就是在說……對付卑鄙無恥的人,用卑鄙無恥的手段對付,這種作法,是正確的!”

  “而這種事情,只要嘗到了甜頭,便再也收不住手了,以后遇到了利益,或者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時候,正常手段走不通的情況下,會自然而然的在一番思想斗爭后……選擇這樣的路子,仍舊是過程,仍舊是結果,自己想要的結果。”

  “那么長此以往,我潛龍高武的大環境,將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教出來的,會是什么人?”

  “便是我,都不再有立場對這種手段有任何的置喙資格,畢竟是我首先動用了這種手段,卻又有什么資格說其他人如何如何?”

  “但凡有一點這種可能,我都不會動用這最后的極端!這種飲鴆止渴的手段,縱然保得一時安穩,但最終的結果,仍舊會令到潛龍高武成為藏污納垢之地!”

  “我的一次極端作為,就可能影響到潛龍千秋萬世的學生心態!”

  葉長青苦笑一聲:“試問,我如何敢做?”

  “所以我寧愿繼續憋悶下去,也不敢稍越雷池一步。這是我作為校長,現在最無奈的地方!但也是拼命要堅守的地方!”

  葉長青微笑道:“但是……有一點,不采用鬼域伎倆陰謀詭計,卻并不代表我就會放任他們;該對付的,還是要對付的。”

  “而且……”

  葉長青露出狡黠的笑意,道:“我不做,難道你們也不能做?我只是說了,作為校長的我,是決計不能做這種事。但我可從來都沒有說過……其他人也不能做,不許做。”

  “如果文行天做了,將那些人驅趕了出去……那么,作為潛龍高武校長,我會重重的責罰文行天的,因為這種情況,是絕對不能放任的,更該是明令禁止的。”

  “到那時候,全校都出了一口氣的同時,又因為我責罰文行天,將怨氣再次歸攏于我自己身上,但結果仍舊是杜絕了這種風氣,那種可能。充其量就是我這個校長,一直是被埋怨而已。”

  “在壞人在的時候,我被埋怨無作為。在有人用手段將壞人清除之后,我非但沒有獎賞,反而責罰……一個古板,方正,迂腐的校長,不近人情,無所作為……但也僅此而已,不是么?”

  “然而,唯有這樣做,才能維護了潛龍千年萬年的清譽。”

  葉長青淡淡道:“還有就是,由我來內部責罰文行天項狂人,所謂的懲罰,又能重到哪里去?”

  “我當校長,并非只是往自己身上攬榮耀;一個好的校長,需要背負的是罵名,責任,以及,學校的未來!”

  葉長青緩緩踱步,走到窗前,淡淡道:“你們年輕,你們沒有這樣的閱歷,不懂個中的分寸……等你們大了,閱歷夠了,自然就會明白。不說別的,換做我當年在日月關戰斗時候的脾氣……這幾個人,恐怕早就被我暗殺了!來一個,殺一個!”

  “但那樣的結果,就是連我這個校長都待不住!會很快有人取代我的位置,到了那時候,才會讓潛龍高武徹徹底底地淪為權力斗爭的風水寶地!”

  葉長青悠悠長嘆,輕輕道:“誰不想放下一切,快意恩仇?!我也想,但是我不能啊……”

  但仔細想了想,貌似還真是這個理!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