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寫‘檢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我可告訴你,這么惡劣事件,在潛龍高武已經很多年沒有發生了。哎,你這孩子啊……”

  “是是……文老師,您看……”

  兩人聲音逐漸遠去,向著文行天的辦公室那邊去了。

  文行天剛想說不必了,但一眼就看到左小多的眼睛在向著自己使眼色,急忙改口:“……不得不說,你這次的錯誤,確實是相當的嚴重,你怎么能……哼!”

  “我錯了!”左小多耷拉著腦袋,亦步亦趨的跟在文行天身后。

  文行天辦公室里。

  “不用了。”

  “我必須要和您承認錯誤。”左小多眉眼齊動,但聲音卻是很急促,唯恐班主任不接受自己的道歉一般。

  “不……”

  這句話被不少同學聽見了,盡都忍不住笑出聲來,隨即捂住嘴轉身跑了。

  文行天啼笑皆非。

  文行天走出去幾十米,迎面就看到左小多走過來。

  “文老師,我想了半天,還是要和您認個錯,我錯了……”左小多一臉的可憐。

  酸爽。

  郝漢一臉懵逼:“文老師啥時候來的?!我我……我剛才說啥了……完蛋了……”

  孟長軍等人是真的有些崩潰了,只要腦子里想想,正在熱乎乎的被窩里睡著覺的時候,一把冰涼的刀就扎進了肉里……

  “噗哈哈哈……”

  事情不是已經過去了?

  “我還是想要和您承認錯誤。”左小多道。

  你也早就不怕了,怎么還來這手?

  “沒事了,知道錯了就好。”

  “你等著被全班修理吧!憨憨!”

  孟長軍一腳踹在郝漢屁股上:“絕對將你揍成一條好漢!”

  “什么事?”文行天傳音問道。

  “文老師,你就原諒我一次吧,我給您寫檢討……”

  左小多哭喪著臉,聲音要哭要哭的,抓過桌上一張白紙,拿過一支筆,在上面寫道:“項副校長霉運纏身,黑氣罩頂,應在今夜。”

  “你寫檢討你就好好寫!”

  文行天厲聲道:“等寫完后,記得明天早晨拿到班上念!”

  隨即傳音:“具體情況如何,寫得清楚些。”

  “應在外力,有口難辯,小人作祟,設局誣陷!”

  “嗯?”文行天皺皺眉。

  這么快的么?

  “須有應對手段,否則以項副校長的脾性,極可能使事態演變至難以收拾的局面。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左小多寫道。

  “還有呢?”文行天問道。

  “寫完了,就這么多了。”左小多一臉乖巧。

  文行天勃然大怒,一把抓起檢討啪的一聲拍成粉碎,大怒道:“你這寫的什么東西!你這是認錯的態度?!回家重寫!明天要是不行,繼續重寫,寫到我滿意為止!”

  砰的一聲,左小多整個人被文行天一腳踹飛出來,在地上翻滾兩下,連滾帶爬的跑了。

  文行天站在門口,兀自余怒未消。

  “文部長,很少見你這么的發火啊!”隔壁辦公室吳副校長踱步過來,微笑道。

  “這小皮猴子……實在是……”

  文行天氣呼呼的,突然醒悟,淡淡道:“吳副校長今天這么有空,找我閑聊,呵呵……我可是沒什么空聊天呢……”

  轉身揚長而去,留下一句話:“我一天不教學生,我的工資都沒了,我可不像是某些領導,天天也不上課,就只是當校長,就能拿到高級別的工資獎金,混份資歷掉個屁股就青云直上了……嘿嘿,嘿嘿……”

  文行天言辭間絲毫不見客氣的走了。

  身后吳副校長只是淡淡的看著文行天漸漸遠去的身影,臉上始終淡然自若,唯有其眼底深處,逐漸滲出來一股毒蛇也似的幽冷。

  這個文行天,也是必須要拔掉的一顆釘子呀!

  下午的課程,很是風平浪靜。

  唯有左小多和李成龍遭遇了文行天的重點照顧,盡都被打得險些生活不能自理。

  終于捱到了放學,左小多捧著自己幾乎被揍成了三十六片的屁股,而李成龍則是托著自己腫成了臉盆一樣的大臉……

  狼狽萬狀得回家了——潛龍高武的營養倉,禁止對這兩個家伙開放。

  所幸時限就只得一星期!

  而讓左小多最最感到安慰的是,滅空塔,回來了!

  挨頓揍就挨頓揍吧,被老師揍,自己已經習以為常了!

  之前是秦方陽,如今是文行天!

  不同的是,文行天的身家可是比秦方陽有米太多了,根據他自己的爆料,可是相當的恐怖,歡迎挑戰,挑戰成功就可以全拿走!

  雖然文行天的實力有點高,嗯,是高得比較離譜,但人總得有點想法,萬一成功了呢?!

  近段時間左大師的目標:打倒秦方陽,干翻文行天!

  這句話,每天晚上他都要念好幾遍。

  每次只要想象一下,自己將秦方陽打翻在地,然后仰天大笑:“秦老師,嘎嘎嘎嘎,您沒想到有今天吧?歐吼吼……”

  或者將文行天打翻在地,自己叉腰搖頭晃腦:“文老師,被自己的學生打敗,感覺可還酸爽?哈哈哈哈哈……”

  每次一想想這兩個畫面,左小多就熱血沸騰,渾身充滿了干勁!

  當然還有最后一個偉大目標,畫面是:自己揪住葉長青的頭發從地上提起來,惡狠狠地問道:“老東西,當年你扣我四十萬學分的時候,想不到今天吧?哦嚯嚯嚯嚯嚯……”

  左小多瞇著眼睛,坐在沙發上,嘴角露出來陰險快意的笑容,眼神變幻萬端,口中發出‘哦嚯嚯嗯哈哈嗚吼吼……’這等笑聲,連肩膀都在囂張的抖動。

  沉迷于幻境,不可自拔。

  李成龍渾身打了個哆嗦,躡手躡腳回了自己房間,鎖住了門。

  左老大瘋了……

  我得躲遠點……

  學生們都走了。

  項狂人也大踏步從辦公室出來,徑自往外而去。

  “你干啥去?”

  文行天攔住了他。

  “當年的雷大頭你還記得不?這混蛋回來了,不過就在豐海待兩天,這不約著我去喝酒么?”項狂人很是急躁:“你去不?要不咱倆一起去?”

  “雷大頭?”

  文行天瞇起了眼睛:“你那位兄弟不是去了上京么?怎么這時候回來了?你知道他這段時間在上京都干啥了么?一回來就找上你了,你們都多少年沒聯系了,怎么就又找上你喝酒了?”

  項狂人很是不耐煩:“喝酒咋了?你就說你去不去,去的話一起,不去的話趕緊走人,別耽誤老子的時間,老子現在的時間寶貴得很呢!”

  “我怎么記得你們當年還干過仗呢?啥時候感情那么好了?”文行天狐疑。

  “屁話,我和你干仗還干的少嗎?!要是干過仗就不能喝酒,老子可能就只好找不曾修行的普通人去喝酒了。都是大老爺們,大頭算起來,跟咱們也是上百年的交情了……誰還在乎當年打過的仗?一起打過架的交情才是瓷實。”

  “靠,一起打過架是比肩對敵,不是彼此互毆吧?你等會!”

  文行天皺皺眉:“我正好要出去,就和你一起走一程。你們在哪喝酒?蒼天一品?”

  回家左小多兩人搞了搞傷勢,再度坐到了電腦跟前。

  嗯,主要是左小多看李成龍眼花繚亂的操作。

  網上的‘劍王的生活就是這么枯燥無味’系列愈發的火了,幾乎是火的不能再火了,以至于相關劍王的各種表情包滿天飛。

  相對的,“教主在高武”系列也是一路火上去,頗有急起直追的架勢。

  吳家高家的少年子弟們閑著沒事兒,就來找左小多聊聊天什么的,一個個一臉的親切,兩家的女孩兒有時候也跟著哥哥,跟著弟弟們來;在一邊抿嘴而笑,自是一道風景。

  但是網上的風向,逐漸有些變的不對勁兒了。

  逐漸開始有搗亂的,有說怪話的。

  “一個小小先天武者,居然在網上有了這么大名頭……不知道的還以為云端高手呢!”

  “可不是,區區一個先天修者,搞出這么大的動靜,呵呵……”

  “真為這個社會感到悲哀……天才就這么吃香?美女襯著,就這么牛逼?日月關數萬年戰斗,這樣的天才怎么不去出一份心,盡一份力?”

  “原來在高武上個學,就能比最火明星的粉絲還要多……呵呵呵,打個比賽,得個冠軍,可把我牛逼壞了,這逼裝的,都裝上天了……”

  “就算再牛逼又如何,他對社會做出哪怕一丁點貢獻了么?”

  諸如此類的言論,也是越來越多,方興未艾。

  鋼鐵神教的教眾與劍王的擁護者面對這種論調,幾乎第一時間就開始與這些人瘋狂對噴;網絡上硝煙四起。

  但對方明顯是有組織,開始歷數英雄事跡,然后拿來對比,可謂效果斐然、

  以占據大義,占據道理為前提,將鋼鐵神教教眾壓得喘不過氣來。

  “寸功未立,有何資格享受萬眾愛戴?”

  而與此同時,有關于潛龍高武的一些事跡帖子,也就這么順其自然,自然而然的插入了話題。

  “這才是最值得我們尊敬的人!”

  “一個潛龍學子,居然比創建潛龍的前輩們還要……呵呵呵呵……”

  畫風突變。

  這種都不用親身經歷,但凡想一想都要渾身哆嗦,不寒而栗。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