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坑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與李成龍徹徹底底的絕望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從對方眼中,都是看到了自己這四年暗天無日的生活……

  “……哎,完了,徹底的完了……”

  葉長青負手而去,留下呵呵的笑聲:“呵呵呵呵……誤會,恩,誤會。你有四年的時間,和老夫解釋這個誤會。”

  文行天負手而去,同樣留下一串笑聲:“呵呵呵呵……誤會,恩,誤會。時間長的很啊長得很。”

  “完了……”

  葉長青露出一個和藹可親的笑容,道:“剛才你倆罵我,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文行天呲著牙:“嗯,我這個老東西,實在是太陰險了,居然偷聽學生說小話!”

  左小多兩條腿都哆嗦了起來,結結巴巴:“校長,文老師,這……這其實都是錯覺……都是誤會……嘿嘿嘿,誤會……”

  李成龍欲哭無淚:“我現在是懷疑你在坑我……你那么敏銳的靈覺怎么都沒發現……”

  兩人同時如喪考妣。

  這兩人啥時候跟來的?

  怎么就沒發現呢?

  這倆老家伙,一直就跟在自己兩人身后,已經不知道跟了多久!

  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剛才兩人說的話,那是一句也沒有漏,全都被兩人清清楚楚的聽進耳朵里邊過去。

  左小多當場就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李成龍!”左小多咬牙切齒:“你丫的坑我!”

  以文行天與葉長青的修為,想要左小多和李成龍發覺不了的話,實在是太容易了!

  暗天無日!

  哪怕就貼在背后跟著,那也是萬萬發現不了的!

  但是……這下子兩人都感覺……天都黑了!

  左小多瞬間感覺自己前列腺愈發的控制不住,那一股磅礴就要噴涌……

  真的是要嚇尿了!

  表彰大會如期召開。

  全校師生,一時間盡都注目于這次新生試煉的冠亞軍兩人,大家都有些奇怪。

  卻是因為這倆貨盡都是一臉的如喪考妣,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兩眼無神的接受了表彰……

  該有的歡欣鼓舞,意氣風發,竟是半點都沒有,簡直就像是兩個空殼……

  作為冠亞軍的獎勵,丹藥什么的獎勵,那是一點也沒有克扣,該給的都給了。

  但是說到最后的學分利益……

  左小多作為冠軍,學分得了22222;而李成龍亞軍,22000;孟長軍季軍,21000。

  相差,居然是如此的微乎其微。

  此次并沒有公布獲得星獸的具體數量,就只是公布了學分。

  好多不明真相的都在暗暗討論。

  這一屆,居然前十名拼得幾乎就是勢均力敵啊!

  雖然前三的成績遠勝儕輩,但也不算太離譜。

  校長大人親自主持,將話,然后對前十名進行了祝賀,尤其是對前三名進行了高度的表彰,對所有新生的學分進行了發放。

  而這次表現最為突出的班級就是一班。

  三十六個人,有二十六人進入了前三十名!

  當然,若是論前三十六名來排的話,一班進入了三十二人!

  中途退出的項冰項沖,成績落到了九十多名開外。

  所有人都是一片歡騰。

  然后,大家也都有共同的疑惑。

  這冠亞軍今天這是怎了?

  怎么就完全沒有冠亞軍應該有的那種意氣風發,就像是兩個焉了的蘿卜。

  又或者說是像受了驚嚇的鵪鶉一般……

  在領獎的時候,面對校長笑的諂媚程度,搖頭尾巴晃的討好的樣子……簡直就是諂媚小人,惹人生厭……

  頒獎結束。

  左小多和李成龍預料中的暴風驟雨并沒有到來,就像是一切因果都揭過了……

  兩人捧著獎勵,撓撓頭,都是感覺有點腦袋不大夠用。

  “就這么完事兒了?”左小多心下迷惘不已。

  “是啊,就這么過去了?”李成龍也倍覺匪夷所思,渾不可解。

  明明都舉起了大板子,怎地就對自己兩人晃了晃,居然沒落下來?

  “腫腫,這事不對勁兒啊……”

  左小多沉思著:“我總是感覺咱們被反坑了一道呢。”

  李成龍眨巴眨巴眼睛:“我也有類似的感覺……”

  兩人隨即站定,大眼瞪小眼了好半天。

  終于——

  “肯定是被坑了!”

  左小多轉悠了半天,終于咬牙切齒的罵出聲來:“這兩個老狐貍!純粹就是拿著咱們玩兒呢。”

  “啥意思?”

  “肯定是因為學分!”

  左小多嘆口氣:“咱們喝兩口營養液,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大事……被發現了也就被發現了,營養液可沒有明文規定不允許喝,被發現了,頂多也就是告誡一番,以后不喝了就是。”

  “但是學分,咱們到手的怎么也該只有這么少,還有你,你也不應該只得這么少,你十來萬的學分是肯定有的,我的星獸收益起碼得超過四十多萬學分才合理……”

  “這這幾個老狐貍分明是怕我們有了這么多學分后不努力修煉,或者不努力參加試煉……故意用喝營養液的事兒打壓我們……”

  “然后我們接受了表彰,這事兒也就過去了……因為沒有當場喊出來,這個啞巴虧就吃定了!”

  “靠,為了打壓我們,連帶著孟長軍的積分收益都被黑了!”

  左小多瞬間就想明白了事情得始末。

  跌足長嘆:“黑啊,真是黑啊,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黑了我四十萬學分啊……而且還將老子嚇得足足當了一天的孫子,被扣了四十萬還要一臉的諂媚……”

  左小多一臉無語:“服了……我是真的服了……老子自詡老銀幣,斂財次之,卻被人如此玩弄于股掌之上還不自知……”

  李成龍兀自有些不解:“我還是只明白一半。”

  左小多嘆口氣:“以你這智商,能明白一半,就不錯了,剩下的,慢慢地自己琢磨去吧……哎……此番認栽,來日方長。”

  兩人一路唉聲嘆氣,走了。

  身后遠方。

  葉長青與文行天相視一笑。

  “想不到只能嚇他不到半天的時間……”文行天面顯遺憾之色,顯然是意猶未盡。

  剛才這兩個家伙誠惶誠恐戰戰兢兢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尤其是一臉諂媚全身討好的看著自己的時候,文行天只感覺爽到了天上,卻沒想到這么快就醒悟了。

  “你就知足吧!”

  葉長青也是笑得很舒心,道:“他們并沒有任何損失,自然也就明白了。”

  “分明損失了那么多學分……”

  文行天說了一半,就自己醒悟過來:“的確是沒半點損失,倒真是我想得差了。”

  葉長青哈哈一笑。

  說沒半點損失當然是錯的;左小多損失了實打實的幾十萬學分。

  但是幾十萬學分對于左小多來說,未必有太多作用倒是真的,因為兩萬學分,已經足夠他用相當一陣子了。

  以左小多的表現而論,以后自有大把的任務,大把的學分入手,什么都不會耽擱。

  若是只著眼于這次的海量積分,反而可能消極怠工。

  就是不知該說葉校長的這份心思,是用心良苦,還是……其他什么的!

  比如那什么又當又立……也不是很那啥合適……

  頒獎典禮結束,一班上下的所有同學有一個算一個,就沒有敢找左小多和李成龍說話的。

  一來呢,這倆人現在渾身縈繞著負面情緒,人所共見,上去說話恐怕被懟都是小事,被遷怒可就是自尋麻煩了。

  二來呢,這段時間里,學員分組找麻煩,彼此將彼此折騰得筋疲力盡。

  現在睡覺都會睜著一只眼睛,唯恐什么時候就被襲擊了……

  更有甚者,現在已經有人在端著一大盆男同學的內衣褲還有臭襪子,去水池那邊占位置了……很悲催很丟人。

  但是……愿賭服輸。

  技不如人,就得認!

  午飯時間快到了,僅剩下少少的時間,大家都在討論武學理論,交流自己不理解不擅長,還沒有想通乃至還沒有掌握的東西……

  反正這點時間對練是肯定不夠的了。

  “昨晚被襲擊了三次……我勒個去,實在是太兇殘了!”

  “完全驚弓之鳥!有啥動靜都立即爬起來驚惶張望……”

  “別提了,后半夜好不容易沒事兒了,上鋪的郝漢放個屁給我驚醒了,好半晌都睡不著……草!”

  “知足吧,你被弄醒是因為有動靜,可我呢,現在別人睡覺輕微呼吸,可在我聽來卻像是有人埋伏在我身后準備襲擊我,草木皆兵不足以形容……這悲催不悲催。”

  “我跟我在日月關前線的大哥說這事兒,大哥說我們這個級數還遠遠不夠,起碼還得要動用兵器往肉里扎幾次才算過了第一關……”

  “高見!”

  眾人正在討論,突然有人如是評價了一句。

  而這倆字的評價,乃是來自身后,卻不是參與討論的人。

  大家循聲回頭一看,臉色登時變得一片蒼白,說話的正是文行天,正自一臉的若有所思。

  “不錯……刀子不往肉里扎……是體會不到死亡感覺的……”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皺著眉頭沉思的去了。

  正在討論的孟長軍郝漢皮一寶等人面面相覷,人人都感覺自己心跳停跳了半拍。

  隨即四五個人就崩潰的抓住郝漢狂揍了一頓。

  “你他么的亂放什么屁!這下子好了……更慘了……要開始動刀了……”

  很顯然……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