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章 別矯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我也是。”李成龍嘆口氣。

  “但是今天說的話,未必無用。既然一次次將目標擺在他們面前,他們縱使不屑于去搞什么陰謀,但是……無形之中的那份鄙視,也是一種排斥。”

  “葉校長只是說的不能用同樣卑鄙的手段,但卻并沒有說完全不會對付。”

  李成龍悠悠道:“我也是,但我還是很尊敬葉校長他們。”

  “我也是。但這并不妨礙我罵他們迂腐,讓人氣憤。”左小多道。

  “君子固然可以欺之以方,但佛陀也會有金剛一怒的時候。”

  左小多嘆口氣:“只希望有用吧。”

  這種矛盾的尊敬,一直存在著。

  “不想了。”

  左小多嘆了口氣,道:“反正我這輩子,是注定成不了這樣正氣的人了……”

  并不影響,你以后在人生中遇到什么事情提到老師這兩個字的時候,會說一句:我曾經,有這樣一個老師!

  每當說起的時候,哪怕你在說他的傻,但并不影響,你的口氣是驕傲的!

  那么最終在你生命中靈魂中留下觸動的,留下豐碑的,是哪一種老師?

  或許,有些時候你不認同。甚至會覺得太傻,太不值得。

  將心比心,自己兩人是學生;若是看到自己的老師天天去勾心斗角,爭權奪利,蠅營狗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且不說你會不會去學他們的行為這樣的問題,但你作為學生,你會不會尊敬這樣的老師?

  一直到左小多和李成龍回到了別墅,仍舊感覺到了自己的靈魂震撼。

  但這絲毫不會影響,他在你心中留下一座光芒萬丈的豐碑!

  是自豪的。

  都感覺自己心里似乎受到了觸動,但卻分明又不認同。

  是認同的!

  兩人一晚上都沒有說話交流。

  或許有的老師很迂腐,除了教學生,其他的什么都不會,除了讓自己的學生成才,他別的啥本事也沒有,在生活中還會處處受欺負。

  但是,這樣的老師,你會鄙視他么?

  學校高層的事情,左小多感覺,可以介入部分,但自己并不能影響葉校長等人太多,而且,以自己現在的力量,介入太多的后果就是搭上自己的一條小命而已。

  這一點自知之明,左小多還是有的。

  哪怕出手幫一點小忙,也是要再三再四的確定安全,才敢出手,才肯出手。

  “腫腫啊,咱倆現階段要做的,是茍著發育,千萬別浪太多,你做教主就挺好的,膾炙人口,卻不會引動那些高層的注意。”

  左小多拍著李成龍的肩膀:“你今晚上,就有些過浪啊,那些個推斷……萬千蛛絲馬跡,你就這么搞起來……浪,實在是太浪了啊。”

  李成龍一聲呵呵:“說的你一句話就將皇家扯進來不浪一樣……你那都浪翻天了好吧,我不過就是順著你的話頭順下來的,也有臉說我。”

  說著說著,兩人面面相覷的齊齊一聲嘆息,竟是隱隱約約的生出幾許后悔之意。

  風頭實在太盛啊……

  “以后一定要茍!”

  “咱倆千萬別浪!”

  “你我互相提醒!”

  “咱們相互剎車!”

  “一定一定!”

  “必須必須!”

  “堅決堅決!”

  “小命要緊!”

  “嗯吶嗯吶!”

  兩人啪啪的擊掌為誓,定下了長期發展戰略計劃。

  “還是潛心練功吧!以后,應該沒咱們的事兒了。”李成龍很放松的道。

  “閉嘴!”左小多怒吼起來:“別說這種話!這種是flag!”

  李成龍一把捂住了嘴:“……”

  項狂人,劉校長,成副校長都走了。

  唯有文行天仍舊留在密室中,靠著墻角,斜斜的倚靠著,臉上在光線照射下,半明半暗。

  “校長,剛才您說的話,是真心話?”文行天見其他人都走光,終于開口了。

  “竟然連老大都不叫了?”葉長青登時一皺眉。

  “你只是一個老師,我也是一個老師,這句話我是以身為一個老師的立場問的。”

  文行天淡淡道:“退一萬步說,竟然在學校里搞幫派,搞老大的那一套,可不是為人師表者該為的……”

  葉長青深深吸了一口氣:“那就用老師之間交流的方式說吧,我剛才之言盡皆出自肺腑。試想,我們若是同樣采用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方法去打擊報復……無論雙方的沖突結果如何,但潛龍高武本身,必然會毀在我們手中啊。”

  “不是不能對付他們,而是不能用卑鄙無恥的手段對付他們啊!行天!”

  “潛龍高武,這是整個大陸的武學圣地,無數前輩付出了所有的一切,才將之打造出來……”

  “我們來到這里,不是為了毀滅的。”

  “行天,若是這樣的地方,當真毀在我們手中,我們便是千古罪人!我們比那些人的罪過還要更大!”

  葉長青輕輕嘆息。

  文行天的眼中突然迸射出異常閃爍的光亮。

  這一束光亮,似乎要照亮這漫漫長夜一般,掃盡一切陰霾!

  但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點點頭。

  隨手扔出來一個小小的空間戒指,道:“這是左小多送你的禮物,你作為校長,收一點學生的心意,也不算很過分。”

  “我回去睡了!”

  文行天轉頭,揚長而去。

  若是有人看到,定然會感覺文行天現在的腳步,竟然異乎尋常的輕松,似乎是放下了什么,又似乎是堅定了什么。

  葉長青淡淡的笑了笑,喃喃道:“若是別人送的,我九成九是不會收的,但是那個小猴崽子送的,送啥我都敢收!”

  “本校長今天就受一次賄了,又能怎地!?”

  說著拿起空間戒指,神識散發進去,一看之下——

  噗的一聲,葉校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形象蕩然。

  臉色更瞬時間漲得通紅,連身子都開始顫抖起來,顯然是心神激蕩到了極點,難以自已。

  “剛才草率了……話說得太滿……這份禮,實在是太重,不敢收,不敢收啊……”

  葉長青看著戒指里面的物事,半晌無語。

  那里邊,是碼放得整整齊齊的兩千塊極品星魂玉!

  隨著神識溝通而涌出的濃郁靈氣,葉長青才不過吸了一口,就感覺心脈的癥狀緩解了許多!

  “這么多的極品星魂玉,價值連城都不足以形容……”

  葉長青抓起戒指就追了出去,打算去找文行天問明始末。

  禮太重!

  不料剛一出門就看到對面墻上貼了一張紙,正是文行天的筆跡。

  “別矯情!”

  就只得這三個字,寫得龍飛鳳舞。

  葉長青忍不住苦笑一聲。

  “這家伙還真是看透我了,我送回去,那邊勢必推讓;這份禮物,確實是我身體最需要的物事,最后的結果……終究還是要收下的。正如行天所說,矯情了,是我矯情了。”

  “哎……”

  “葉長青啊葉長青,孩子們對你一片赤誠,將這般傾國財富拱手相送,你若是還有懈怠,教不好這些學生們,卻又有何臉面去面對天下人,又有什么面目面對自己的心靈拷問!”

  葉長青一閃身,回了自家別墅。

  既然有了資源,自己的身體修為,便可重回巔峰狀態……

  有些事,也會有底氣。

  這個世界,說到底,仍舊是以武為尊的世界,只要你的武力,是真的到了那個層次,才有那種話語權!

  第二天清晨。

  一班全班學生一個個心思重重的走進教室的時候,赫然見到了兩個人,早早落座在屬于他們的座位上。

  項沖!

  項冰!

  眼見二人無恙歸來,頓時一片歡呼四起,眾學員們幾乎是狂叫著沖了過來。

  有幾個女生更是激動得淚流滿面。

  “你們沒事!”

  孟長軍與郝漢等激動地滿臉通紅:“太好了,太好了……”

  項沖和項冰顯然是沒想到大家會如此熱情,心下自然也是感動不已,一個個說話,如同久別重逢一般,只感覺心中的潮水般的情意,翻騰不休。

  正在一片喧鬧之際,左小多沉著一張臉當先走進教室。

  游目四顧之下,徑自沉著臉走上了講臺,拿起教鞭在白板上重重地敲了幾下。

  啪啪啪!

  “肅靜!”

  左小多仍自面沉似水,沉聲呵斥。

  “左班長!”項沖的一臉興奮。

  “喊什么喊,全都坐下!各歸各位!”在講臺上的左小多氣勢十足,疾言厲色。

  “你們一個個將教室弄得亂騰騰的,像什么樣子?你們是高武學子?還是社會上的閑散人員,地痞流氓?!”

  左小多嚴厲道:“全都坐好了,坐周正了,聽不懂人話嗎?!”

  面對如此高壓,全班同學紛紛各歸各位,不敢稍發一聲。

  這輪歷練之余,被左小多勁爆收獲數字震撼到的眾人,對左班長多了一份源自心底的敬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害怕左小多還要多過文行天。

  眾人目送著左小多在講臺上走來走去,陰沉著臉,如同暴風雨之前的天氣一般。

  一臉的正氣凜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