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們是老師,不是政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葉長青頓時就站了起來,兩眼灼灼看著李成龍。

  李成龍同樣回看,奇怪的道:“目標……這不是很明顯么?”

  文行天與項狂人也有些茫然:“明顯么?”

  李成龍胸有成竹道:“你們一直在說,沒有目標。其實又怎么會沒有目標呢?目標,明明一直好好地在這里待著好吧?”

  “目標很明顯?”

  “當然明顯啊……”

  李成龍奇怪地說道:“當初項副校長等人出事之后,那些個新補位而來的副校長們,都是目標啊。這些現成的目標還不夠明顯嗎?!”

  “第一件事,校長與幾位副校長,先不要去管這些事情。先將自己的身體調養好為要,別的不用管。只有身體修養好了,修為恢復了,甚至更進一步,才是第一要緊事。”

  “要不然,等到真正目標出現,潛龍高武卻無力與之戰斗,才是笑話。”

  “至于第二件事……”

  李成龍冷靜的說道:“政治,是不會在乎手段陰或者陽的,一切皆是過程,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在于結果!”

  “而成副校長家當年的慘案,卻是牽扯到了皇室。與之前都有不同!”

  李成龍現在已經完全進入了角色的,道:“幾位校長,就目前來看,似乎只是幾位校長的恩怨糾纏。至少在表面上看來,只能是這樣子了。”

  “但是這其中始終牽扯到了位置、利益、政治、話語權等多方博弈。潛龍高武葉校長,石校長,項副校長,劉副校長的事情,極有可能是高層在博弈,相互競爭妥協的過程。”

  “抓了這么多人,卻仍舊揪不出上面的大魚來,對方的謹慎程度,已經到了令人發指,又或者足堪稱道的地步。”

  李成龍道:“所以我贊同左老大的說法,上京那邊雖然是有高層南部長在動作,直接插手此事,但是……此事只怕還要是無疾而終,不會有任何結果。”

  “所以這其中,先假設是這兩撥人或者幾波人有意氣之爭的話……”

  “而現在的情況,就是博弈之后的結果。什么是博弈?即便是用陰招達到自己的目的,也是博弈!”

  “舉凡牽扯到皇室的變故,唯有更加的復雜。”

  “所以我們目前要做的事情,能做的事情,只有幾件事而已。”

  “究竟是各大家族想要太子妃之位,鞏固未來的后黨?還是其他的皇子伺機動作,渾水摸魚?……或者是干脆陛下直接挑明后的棄子……甚至是太子麾下黨派的伐異傾軋?這些,就現階段而言,還是暫時擱置的好,不可查,不能查,不敢查。”

  “牽扯實在太大了,一旦方向找對了,反而可能導致滅頂之災隨之而來。方向找錯了,貿然動作,亦會自尋死路,自取滅亡。”

  項狂人有些急躁,道:“既然如此,那你說我們應該怎么辦吧?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就只能就這么算了?”

  “恕我直言。”

  “你說的是這些目標啊……”

  葉長青一下子泄了氣,嘆口氣道:“這些人怎么能夠輕動?再說也沒理由動人家啊!”

  李成龍奇怪的道:“葉校長你在說什么?動他們需要什么理由?人家動你們,需要理由了么?”

  “人家殺你們,又有充足的理由了么?”

  “人家趕走你們空出位置,倚靠的是正當理由嗎?”

  “我剛才已經鄭重說過了,陰謀陽謀都是手段,亦是過程,不重要,唯有結果,才是重要!”

  李成龍道:“你們在意的應該是洗刷冤屈報仇雪恨,可你們怎么還是這么的顧慮重重呢?”

  “現在的態勢再明顯不過,只要趕走一個,背后的力量才會再發力,才會讓你們知道是誰在背后搞事情!若是不敲掉明面上的傀儡,背后黑手永遠都不會暴露的,你們就只能被動挨打,直到被搞死,被打死!”

  李成龍語氣倍顯無奈:“這是多么明顯的目標啊,就在眼前晃蕩……你們卻還要講什么理啊……哎!”

  下意識的與左小多對望一眼,兩人盡都感覺有些無語。

  都已經被人欺負成這樣了,卻還要講什么理?

  只要有所懷疑,那就已經夠了,顧慮這顧慮那,只會讓自己被動,被動到底,乃至被動到死!

  “嗯……我只說讓你們趕走他們,又不是讓你們殺了他們,潛龍高武被這些人搞得烏煙瘴氣,將他們弄走,讓潛龍高武重復清明,這個理由還不夠么……”

  李成龍說到這里,看到文行天使了個眼色過來,頓時住口不言了。

  葉長青,項狂人,劉副校長,成副校長等人盡都在皺眉沉思。

  項狂人眉飛色舞,躍躍欲試。

  但是葉長青與成副校長還有劉副校長卻都是一臉的沉思。

  “這件事……還是再商量商量吧。”

  葉長青輕輕嘆了口氣,道:“并非是你今天提醒我們才能想到,這么明顯的目標,我們當然知道。但是……君子做事,有所為,有所不為。”

  “若是將這些人一旦動作;學校內的傾軋斗爭,將會在很長時間內,永無寧日。那樣,還是學校么?”

  “快意恩仇,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固然是好事,也很爽快。但是那樣做,我們與他們,又有什么區別?”

  葉長青輕輕嘆息:“但是這里是潛龍高武,這里是為了整個大陸培養人才的地方,不是江湖,也不是名利場啊。”

  “或許別人可以,但是,我們……不可以。至少不能做的太……哪怕我們真的要對付他們,但是太陰暗的手段,也不能用。”

  葉長青揮手,止住了想要說話的項狂人,道:“我們的核心任務,終歸是讓孩子們成才。我們不是勾心斗角無所不用其極的政客。”

  “他們可以只看結果,不理過程,我們不行!”

  “孩子們都在看著我們的一言一行;甚至都在模仿我們的一言一行,他們都在跟著我們學!我們的做事,我們的為人,我們的精神,我們的堅持!”

  “我們一旦行差步錯,便有可能是帶著幾千個天才,一并行差步錯。一旦我們不擇手段,就有可能帶出來一群不擇手段的學生。”

  葉長青輕輕嘆息:“我不是迂腐,也不是看不到敵人,但是,實為不能!”

  成副校長冷笑一聲,道:“葉長青,我問你,哪怕你葉長青因此而死,因此而毀家滅族,也不能?”

  葉長青閉上眼睛,沉吟了許久,重重的,謹慎的說道:“是的,不能!”

  “因為我是一個老師,我不是一個政客,他們認為不重要的事情,于我,重逾大山!”

  葉長青一字字道。

  成副校長看著葉長青的眼神異常復雜,很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但是,卻又有些衷心的佩服。

  我是老師,不是政客。

  這八個字,讓人悚然動容;卻又感覺到無限辛酸。

  自從有了潛龍高武,潛龍高武出去的學生,一直在戰場上,在各個行業兢兢業業。

  每年有無數人喋血沙場,每年有無數人建功立業。

  但卻極少出現那種害群之馬。

  “只有戰死的潛龍學子,沒有茍且的潛龍畢業生!”

  堂堂正正!

  堂堂皇皇!

  威武霸氣!

  頂天立地!

  或許就是這樣一股精神,在撐著這個學校,也是潛龍高武始終能夠名列三大高武的原因,屬于潛龍高武真正的魂!

  但是,在物欲橫流的如今,在爭權奪利的環境氛圍之下,這樣的堅持,卻又顯得何其可笑,何其吃虧!

  但這是一股氣。

  不能松。

  一旦失去了這份堅持,潛龍高武,或許就不會再是潛龍高武了!

  但長久如此下去,逐漸的被排擠,被對付,被打壓……潛龍高武,就還是原本的潛龍高武么?

  以身作則,茍延殘喘,延緩死亡,真的比極端反撲,天地翻覆更重要嗎?

  這個問題,成副校長想不通。

  “葉大哥。”

  成副校長恭恭敬敬的行禮,站直了身體,道:“你有你的堅持,但我也有我的仇恨。小弟就此告辭了。”

  “你的堅持,我佩服;我尊敬。但我的仇恨,我忘不了,更加放不下!”

  成副校長呵呵一笑:“告辭。”

  身子一閃,鬼魅一般的在密室之中消失了,居然沒有再給葉長青開口說話的機會。

  “老六!”

  葉長青剛剛叫出來,成副校長已經影蹤全無。

  項狂人一時間愣然當場,喃喃道:“老大,你這樣的堅持,現在……還有用么?那就是茍延殘喘,慢性自殺啊,拉著所有人一起自殺,一起陪葬啊!”

  劉副校長坐在輪椅上,安然道:“狂人哥,有些事,總要有人去做的。我們如果都去快意恩仇了……學生又要怎么辦?”

  “潛龍又要怎么辦?”

  劉副校長白發蕭蕭,卻是坦然笑道:“這份堅持,才是潛龍的根基,才是潛龍的魂。我始終堅信,我們不會白白付出,這樣的鬼蜮手段,注定難以長久。”

  “總有青天白日之時!”

  “只不過,需要等待。”

  “但是,這份堅持,卻必須有。”

  “不擇手段的學生,我們能教出來,堂堂正正的學生,我們也能教出來;但是我們教的不是學生,而是這一片大陸的未來;我們保留的也不是我們的迂腐,而是這天地間的浩然正氣!”

  “必須要傳承下去!”

  項狂人呵呵苦笑:“現在的社會,還有人理解我們么?還有人認同我們么?”

  “沒人理解,就什么都不做了?”

  劉副校長淡淡道:“沒人理解,我們就必須和那些人一樣,放棄原則?去蠅營狗茍勾心斗角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若是連我們都去那樣做了,那么這天地之間,還能保有多少風骨?還能存留幾許正氣?”

  劉副校長平和的笑了笑:“我累了,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但我永遠支持葉老大!”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話或許說的有些大,但我們卻正在這樣做。也只能這樣做!”

  “葉老大說的對,我們是老師,我們不是政客。”

  這就是我心中的老師這個職業。正在寫,一會第四更!

  李成龍道:“那么,他們是彼此知道彼此是誰的。但若是沒有意氣之爭的話,只是單純的利用,也完全可以說得過去,東施效顰,未必無功。所以這一局,真的很復雜。”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