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一千九百七十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聽罷此說,成副校長滿臉頹然,更顯老態。

  看著葉長青,嘴唇顫抖,渾身哆嗦,兩行老淚,奪眶而出,卻是久久不語。

  項狂人在一邊,有些狐疑問道:“我聽著怎么這么玄呢,就一個名字,就搞出來這么多事……那是不是說,若出生的時候,改了名字,就能避免這一切?”

  左小多淡淡道:“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東方大帥當時應該給了建議吧?”

  成副校長輕輕點頭,老淚縱橫。

  “如果我估計沒錯,應該是獨秀,或者是無秀;同音舞,舞秀也是可以的……不知道東方大帥建議是哪個?”

  成副校長閉上眼睛,只感覺一股無盡的后悔,從心中升騰。

  從牙縫里崩出來倆字:“獨秀。”

  “獨秀……無須風來,無須云托,自成一枝獨秀,孤芳自賞,或者一世孤獨,但成家可免此劫,嗯,獨秀此世,秀兒小姐或者有登臨此世絕巔之望。”

  左小多輕輕嘆息:“東方大帥,真乃一代奇人,嘆緣慳一面。”

  房中,六個人同時點頭,但隨即,文行天就瞪了左小多一眼。

  “這次,借著抓到的那三個活口,已經順藤摸瓜將整個問道盟一網打盡,經過審訊之后,已經確定,線索基本都在上面……但是,卻越來越是隱匿。”

  “雖然南部長那邊已經表示會接手后續……”

  葉長青道:“但我們這邊還能做點什么,在我們看來,實在老鼠拉龜,茫無頭緒,束手無策的,渾然沒有目標可下手……”

  “南部長,他說到接手后續?這人是誰,他可信嗎?”左小多好奇問道。

  “南正乾,財政部南部長會親自接手此事,他的可信度確鑿無疑,毋庸置疑。”葉長青臉上有尊敬的神色。

  “難。”

  左小多哼了一聲,道:“光是瞧這姓,只怕接手了也沒啥用。南正乾此名,雖然得天獨厚,堂皇大氣,但太過剛直,一遇旁敲側擊,曲折蜿蜒之道,便要力不從心,他自己都難了……艱難度日,難以為繼,居然還做了財政部長……也不知道上面咋想的,一個財政部長都這么難掙錢,下面豈不是……”

  “住口!”

  文行天怒喝一聲:“這也是你小子能評論的!”

  這小子嘴上怎么就這么沒有把門的!

  居然肆無忌憚的大放厥詞,評判南部長的名字,真真是不知死活。

  雖然南部長的名字已經成為整個天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梗,但你也不能就這么說出口啊。

  “南部長都傳給你了炎陽真經,你還這么說!”

  文行天怒聲呵斥道。

  意思是,人家左小多這么說,人家是有資格的!有關系的!那是因為和南部長關系近!

  這話當然是說給成副校長與劉副校長聽的。

  至于項狂人和葉長青,文行天是絕對放心的。

  劉副校長淡淡的笑了笑。

  成副校長則壓根就沒想這些,只是自己一個人失魂落魄。

  這樣的滔天大漩渦,如何報仇?

  左小多愣了愣:“南部長就是南叔叔?”

  但隨即就立即轉變了話題。

  這個話題貌似對自己很不利……

  “成副校長,你這仇,倒也未必就一定不能報。”

  左小多道:“你寫的這個仇字……一人半九五……這個仇,可不僅僅是只有你一個人記住了。還有很多人也惦念著呢,也在等著報仇之刻!”

  這句話,就真的不能說更深入了,再說多了,那就真的說的太深了,事情太大了。

  成副校長長長嘆息。

  “唉……那真正的幕后黑手,以咱們現在的實力,動不了拿不下,做不到讓他們徹底覆滅,但說到傷筋動骨,卻未必不行,只要逐步剪除其羽翼,寸寸瓦解,倒也未必不能愚公移山……”

  “更不妨礙,我們從現在就開始調查,尋找證據,待到彼時,一朝清算。”

  左小多道:“最起碼,當年執行者,下手的人,我們還是可以先找出來殺掉。一切行動都不妨礙,我們今天的交流,最起碼也已經指明了最終的方向,只要有目標所寄,后續的皆是過程,事在人為。”

  成副校長死灰一般的眸子中,慢慢的浮現出亮色。

  葉長青等也是精神一振。

  是的,真到了極端之刻,自有大人物出來收拾殘局!

  我們現在要做的,能做的,就是最大力度的查找證據,莫到他朝需要之時,兩手空空!

  成副校長重新戴上了面罩,顫巍巍的向著葉長青等一躬到地。

  “對不住,大哥。當年秀兒與太子殿下這事……我一直瞞著沒說,不是不信任兄弟們,實在是干系太大……但是我……終究是瞞了。”

  成副校長沉重的一字字道:“對不住,兄弟們。”

  葉長青一聲長嘆:“這是應該的,老六,換成我,我也會瞞的;這是滔天殊榮,何嘗不是滅頂危機……沒什么值得道歉的,言重了。”

  成副校長悵悵嘆息,只感覺心中越來越是沉重。

  一時間,氣氛變得沉重壓抑異常。

  “校長,您說找我們來好幾件事幫手,不知道還有什么事……”左小多問道。

  實在是氣氛太壓抑了,壓抑得左小多心里沉甸甸,不得已出聲打破僵局。

  “剩下的就是對問道盟高層的審訊問題。這些人說到底就只是執行者,遠遠達不到核心程度。”

  葉長青苦笑一聲道:“我們打掉了問道盟,但是,針對潛龍高武的惡意勢力之中,他們只能算是個最外圍的組織……他們給出的所有口供,并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我們對于下一步暫時沒有什么頭緒,這時,你文老師提議,或者讓你們倆審訊一下,或者是看看口供,看看能否有什么發現。”

  本來,文行天的這個提議,葉長青等人都很是不以為然的。

  但是經歷了左小多看相拆字之事后,幾個人卻突然間充滿了希望。

  說不定,這個奇異的少年,真的能看出什么來也說不定。

  “這個,我感覺讓李成龍自己來就可以。”

  左小多苦笑道:“對于審訊,我就不摻合了……至少我在刑訊手段方面,極其一般。你們審訊不出來什么,我們多半也是難有什么作為的……”

  葉長青等也是無奈的點頭。

  自己等人帶著滔天仇恨,可以說已經用盡了手段審訊,這幾個人若是還能隱瞞下什么事,卻也絕不可能再被任何人刑訊出來!

  說句不好聽的,這幫人連小時候他媽偷漢子的事情都招供了……

  若是說左小多能審問出新的東西,那純屬是想多了。

  左小多道:“……我感覺,讓李成龍看看口供,匯總一下情報,就可以了。”

  “給李成龍看看?有這必要嗎?”葉長青有些疑問。

  “李成龍博學廣聞,更有過目不忘的才能,舉凡他看過的卷宗,都能夠在短時間內匯總還原,堪稱是情報方面的奇才。”

  左小多道:“而所有的審訊記錄,匯總之后從里面找出來你們沒有注意到的疑點,才是正確的做法。”

  “原來如此。”

  眾人算是明白了為何文行天與葉長青堅持讓左小多和李成龍來看看了。

  原來這兩個小家伙,當真是具備了常人所不能具備的超凡能力!

  “卷宗在哪里?”

  “我去搬來。”

  左小多咳嗽一聲,道:“腫腫,你的活來了。”

  然后自己趕緊躲到了一邊。

  可別讓我干。

  這種活兒,我看一眼就會頭痛。

  左小多的如避蛇蝎,大家都看得出來,但是再看李成龍,卻是截然不同的表現。

  李成龍居然是一臉的躍躍欲試,一臉的迫不及待。

  似乎是等待了許久的老饕,終于等來了豐盛至極的大餐!

  那足足一尺厚的五大摞口供信息,被文行天抱了進來。

  李成龍告了個罪,很自然的盤膝坐下,信手拿過來十份,繞著自己擺了大半個半圓,盡數翻開。

  他看的速度很快,直若一目十行,看完的立即扔出去,再換新的。

  文行天想要幫忙,卻被拒絕。

  “我自己來就好。”

  文行天就收了手。

  本想幫著翻翻,居然不讓……

  看李成龍這邊還要等一會,文行天干脆從戒指里拿出來茶具,連茶桌也搬出來一張,就在另一角,開始泡茶,幾個人一邊喝茶一邊等待。

  葉長青還能沉得住氣,劉副校長也是鎮定得很,安然喝茶。項狂人卻是不斷地回頭張望,似是在監督李成龍的進度。

  而成副校長那邊,卻是一副食不甘味的模樣,一杯杯茶倒進嘴里,估計他連什么滋味都沒品出來。

  此刻他的腦海中,全是左小多推斷出來的事情。

  “九五……皇家……”

  一杯滾燙的熱茶倒進嘴里,一低頭,兩行老淚。

  正如左小多所說。

  你家里什么家庭?就你家居然也想出個皇后?

  左小多雖然沒有說的明白,但個中真意,卻不外就是這個意思!

  此時此刻,回頭思量,成副校長卻幾乎要一巴掌一巴掌的將自己打死。

  說的對啊!

  就你區區成家,居然也妄想出個皇后,一步登天?!

  瘋了吧你!

  將孩子們都害死了,你追查這么多年,居然一點收獲也沒有,甚至根本不知道是誰對你家下的手……

  一直到今天,若不是得左小多點醒,還在夢里難醒!

  就你這智商,居然也想著自己家里出個皇后?!

  一杯杯熱茶喝下,一行行老淚滴落。

  當年東方大帥……明明提醒過的……

  這樣的皇家內幕,不要說自己,就連幾位大帥,也是萬萬不敢涉足進去的,而自己……

  哎……

  轉眼間,兩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

  正在聚精會神的翻閱卷宗的李成龍突然抬起頭,問道:“當年豐海城,是否有個金蛇幫?”

  金蛇幫?

  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幾個人都為之愣了一下。

  李成龍急忙補充一句:“二十年前左右?大致就是這個時間了,上下不差幾年。”

  天才一秒: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