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通天之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仇!”

  左小多咧咧嘴。

  行吧,你們這一個個的,要不就是仇,要不就是恨,要不就是殺,要不就是冤……

  “這個字……”

  左小多將仇字自己寫了一遍,卻是寫得開開的,乃是一個‘人’,一個‘九’。

  “九為數之極,一人之仇,怨蓋三生三世。”

  左小多仔仔細細的看了看,突然聳然動容。

  “怎么了?”葉長青敏感的發現了左小多的神色變化。

  左小多目光凝重,看著這個字,輕輕嘆息:“成副校長,你家之仇,牽扯太大啊。”

  成副校長皺起了眉頭:“怎么呢?”

  左小多皺著眉頭,再次看了看,又看了看成副校長的臉,猶豫了許久。

  葉長青道:“你大膽的說便是。今天的談話,就只能存在于這個屋子之中。”

  文行天也是重重點頭:“小多,不要有顧忌!”

  左小多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還真的有顧忌,因為成副校長的家仇,恐怕……會有皇室因素牽扯其中……敢問,當初家里的女孩兒婚約可方便吐露一二么?”

  一句話吐出來,成副校長突然渾身一震,呆若木雞!

  文行天臉色一動,道:“小多,說話要謹慎。”

  葉長青也是目射奇光:“小多,如何能得出皇室這兩字?”

  “九……乃是數之極,數之極亦為至尊至貴,與人相關連接,便是人世間。而人世間的至尊至貴,莫過于九五之尊;而九只是九五的一半;也就是還沒有達到九五之位,那么當事人固然不可能是皇帝,卻必然與皇室有關,或者是與皇室的事情有關!”

  左小多淡淡道:“這是不可能胡說的;一人對九;可能是仇人眾多的意思,但也可能是因為一個人,而對上了某個大人物,這才引發了這一場禍端因果。”

  “我始終篤信有因才有果,當年的往事,必然有所因由。所以我才問,是當初家里男孩子,與皇室后人有關系?還是家里某一個女孩子,與皇室后人有所牽扯?”

  “這是一個必然的方向。”

  “此外,成副校長臉上的王道劍,內蘊帝王堂皇之氣,同時還聚攏有沖天之怨,也是一種昭示。”

  左小多臉色冷峻,道:“我自號相法第一,相法可說是我之性命根基所在,絕不會輕忽,亦不會信口胡說。”

  “唉……”一聲悠悠的長嘆。

  葉長青轉頭看去,只見成副校長的猙獰面孔上,現出一股子說不出道不明的苦澀意味,仿佛被說中了心事。

  “原來……竟真是如此么?”

  項狂人吃驚道:“老成,你……?”

  成副校長緩緩坐了下來,臉上神色徹底灰敗,喃喃道:“當年秀兒……出生之時,粉妝玉琢,資質天下一品……而當年,我給孩子取名為成風秀。猶記當時,南部長因為適逢其會,也過來喝了一杯喜酒。”

  “而且南部長喝酒的時候,正好有事情與東方大帥通了一個電話,無意中說起來這件事,東方大帥就就著南部長隨了一份禮。”

  “之后,東方大帥知道了秀兒的大名后,通過南部長轉告我,成風秀這名字太大,恐怕女娃娃承受不起,建議改個名字……”

  “怪只怪當時的老夫喜翻了心,根本就沒將東方大帥的金玉之言放在心上,在我想來,女孩子取個秀兒,鳳兒,娟兒,麗兒,冰兒諸如此類的名字,實在是太過正常啊,哪里有什么承受得起,承受不起的說法。”

  “孩子一年年長大,當年的酒后勸誡,早已經被我盡數遺忘。一直到今日,若不是左小多同學說出來,我根本想不起來……哎。”

  “一直到了秀兒十八歲的時候,順利升入了潛龍高武,更在所有學子中出類拔萃,被譽為第一天才……之后仗劍上京,劍挑祖龍,云端兩大高武,死死壓住同級學子,僅憑一口劍,就壓得兩大高武同期之人無法喘息!……”

  “亦是在那個時候,她入了太子殿下的眼……說起來,當時的秀兒并不知道對方是太子殿下……一番接觸之下,同樣是對對方有所傾心,相互交換了信物……”

  “等到秀兒知道,意中人居然是太子殿下,已經是七個月后……”

  “再之后,太子殿下專門來到潛龍,還帶來了陛下的口諭……”

  “當時我一家上下都只感覺大喜臨門,蓬蓽生輝……”

  成副校長面容枯槁,心喪若死,道:“但卻沒有想到的事……不過一月之后,劇變來臨,慘案連環……我成家的五個孩子,盡都在一夜之間……化作了不瞑目的冤魂!”

  “秀兒姐妹三個,更是……”

  成副校長睚眥欲裂:“我這么多年,一直都知道是當時的某些勢力在搞我們兄弟,卻從來沒有想過……根子竟是因為此事!”

  “一直到今天!”

  成副校長看著左小多,低沉的問道:“敢問左大師,為何這個名字,我們成家,還有秀兒本人,承受不得!?”

  左小多嘆口氣,卻無遲疑猶豫,徑自在地上寫出來‘成風秀’這三個字。

  頓了一頓道:“成副校長,這三個字,一般的女孩兒,的確承受不得。”

  “如果是巔峰家族,可以承受無虞!若是換成最底層的尋常百姓家族,仍舊可以承受。唯有,你,你們成家,不行!”

  “成,同音乘。秀,取天下之秀;卻也未必不可以是……天子選秀。”

  左小多淡淡道:“乘風而起,九天而秀;能夠秀到什么地步,骨子里則是看這風有多大!風不大,則可秀一程,又或是秀一城,乃至,秀一成。”

  左小多先后在地上寫下來:秀一成,秀一城,秀一程。

  一目了然。

  “但是,風若夠強,則可以直接秀至九重天上,秀臨九五至尊……然而想要去到了那個層次,其間將有多少風浪險阻?成副校長,您覺得您的家世,能夠承受得起么?”

  “太子殿下的這股東風,強不強?甚至可以說……這股風,比陛下選秀還要犀利!因為,這是有可能成為一國之母的東風!”

  “反而是陛下選秀要弱一些,因為陛下選秀的話,寵妃已至頂點,想要再進一步,難逾登天!”

  “憑成副校長的家世,何能承受的住,頂尖勢力之間的碾壓?”

  “試問,有多少人在覬覦這個位置?”

  “上京多少老牌家族,世代經營,卻也絕不敢輕易嘗試。一出手,必須就要有萬全把握!否則,寧可蟄伏不動。”

  “你一個潛龍的天才,橫空出世,橫壓當世天才,倒也罷了,仍舊不過一勇之夫。但現在卻是想要一下子直沖九重天,登臨未來天子之側?你們不倒霉,誰倒霉?!”

  “你們若是巔峰家族,或有強橫實力與之周旋,自無問題。因為你們具備與皇家聯姻的資格與底氣。”

  “反之,你們若不過是最底層家族,就算有了這層福緣,最多也不過是太子殿下的一個侍妾,難立于太子之側,也不會太過礙眼,反而會有人致力讓你們家族升一格,藉此討太子殿下的歡心,反正草根出身,難以掀得起什么風浪,無傷大雅。”

  “可是,你們不是巔峰家族,也不是底層家族,你們的位置,恰恰位于不尷不尬的中層勢力之列。這還不是最糟糕,最糟糕的是,你還擁有一個身份,潛龍高武副校長。”

  “三大高武之一,帝國三大人才搖籃之一的副校長的女兒;這個位置,幾乎能看到帝國對于天下人才的態度!”

  “若是從中作梗,以種種手段令到成小姐淪為太子侍妾,或者可絕一時之患,但之后勢必輿論四起!這是必然的!”

  “因為……三大名校校長之女,舉世同級天才之中橫壓一世的絕世之才,未來必然獨當一面的云端高手,怎么到了你們皇家,就只能占據一個侍妾的名分,等于是一個玩物?便是太子他朝登臨皇位,仍舊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妃子罷了吧?”

  “你皇家置天下英雄于何地?”

  “但是若是將你家女孩兒扶正,試問舉國各大老牌家族,哪個心服?哪個甘心?”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還能怎么辦?那些早就有打算的家族,如何會就這么眼睜睜看著?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你家的女孩兒們,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那怕毀了容,都難以讓人放心!”

  左小多說的話很冷漠,也很直接,更是很難聽的!

  但是成副校長卻是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精氣神。

  整個人好似在一瞬間老了一百歲。

  原本他滿心的仇恨,矢志報仇,但是如今,卻被告知被卷入這樣的通天事件里去,竟是一下子彷徨了起來。

  這里面的風浪之大,哪怕將整個潛龍高武悉數卷進去,濺起來的浪花也是微不足道,波瀾難興!

  “皇家恩怨,素來難以明昭,這次多半也不會例外。”

  左小多道:“我甚至懷疑,這件事……成副校長您雖然一直都致力于追查兇手,但我估計……上層,其實卻早將許多人事物……都已經在暗中擺平了。”

  “成副校長,此仇……難啊。”

  左小多輕輕嘆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