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九章 雷霆一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左小多一瓶子靈液下肚,轉而在浴室里面給光溜溜的自己打沐浴液,抬腿,抬手,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

  不得不說武者的柔韌性就是好,只用一只右手,渾身上下哪哪都能搓得到。

  一邊清潔自己,一邊錚錚的唱小曲:“無敵……是多么寂寞……無敵……是多么空虛……”

  唱著已經擦到兩腿之間,居然停了停,隨即猥瑣的一笑:“二哥,我這首歌,是唱的你,看你雄赳赳氣昂昂雄偉聳峙,也是二哥之中云端之上的人物啊……你在云端,居高臨下,能看到多少風景啊……”

  嗖的一聲。

  再也聽不下去的葉長青閃身回家。

  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這就是個妥妥無恥之徒!

  賤逼!

  這一晚上,左小多與李成龍都睡的很香,大抵是喊得太累太辛苦了。

  到了早晨,兩人精神百倍的去上學。

  而這一晚上,項狂人與文行天等人一夜沒睡,在潛龍高武的學院機房里,讓專門人才緊盯著全國的銀行系統。

  一直到了上午九點鐘。

  “有情況!”

  一個老師手指頭形成一團幻影在電腦鍵盤上高速揮舞,開始鎖定對方。

  “就這個賬戶,剛才突然有大額的金額匯入,足足有三個億……匯款方,乃是上京!”

  項狂人,文行天,葉長青,石奶奶,還有成副校長的夫人,還有一個陰沉著臉從沒有在學校出現過的人……正是當年的成副校長!

  坐在輪椅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劉副校長,以及各自家里中堅人物。

  同時站了起來。

  就連坐在輪椅上的劉副校長,也是情不自禁的抓著扶手直起了身子。

  眾人眼中,無不射出滔天的怒火!

  上京!

  上京!

  上京!

  黑手,原來在上京!

  “又是一筆!這一筆的去向更加明顯,乃是來自于豐海問道盟!這一筆是五億!”

  問道盟!

  九點二十分。

  “上京又一個不同的賬號,往這張卡里打了兩個億!”

  葉長青聲音急促:“問道盟這個先不查,上京那兩個賬號,立即著手調查!我要知道,對方的所有資料,姓名,隸屬,號碼……所有的一切!”

  “之前那一家是上京一家叫做廣進的外貿公司賬戶;而另一家也是一家外貿公司,叫做豐和。公司注冊地址全都在東城區!”

  葉長青一把抓起了手機,一個號碼就撥了出去。

  那邊瞬時就接通了。

  “南部長。”

  “怎么樣?”

  “查到了,兩個外貿公司。分別是……”

  “好。你們那邊該怎么動作,就怎么行動,豐海城當地,若是有人阻攔,就說這是我的命令,在執行我發布的任務!但凡有不服的,不用他找我,我自然會去找他!”

  “明白,謝謝南部長的大力支持!”

  “事不宜遲。”那邊南部長充滿了威嚴的聲音:“我命名這次行動的代號為‘青天’!你們立即行動,我立即電話中原地區星盾總局,全力配合你們!”

  “是!南部長,但有一點得向您報備,我們確定的目標問道盟,據說是中原王府,王爺小舅子搞著玩的一個幫派……”

  那邊淡漠的聲音:“此事若是確認中原王也牽扯進去了,我向你們保證:從此炎武,就再也沒有中原王府了!”

  “謝謝南部長!”

  電話掛斷!

  葉長青目光如電。

  “潛龍高武總召集令下,隸屬潛龍高武的所有嬰變以上修者,一分鐘之內,全員集合!”

  “文行天!”

  “在!”

  “將問道盟花名冊發下去,各自的家庭住址全都標注好了吧?”

  “全部都準備妥當了!”

  “一千七百五十三人!包括他們的家眷,一個人也不能少,一個也不能死!勿枉勿縱!”

  “是!”

  “誰要是在這一活動中放水……全家九族斬絕!”項狂人冷幽幽的說道。

  “是!”

  “即時起,機房方面監控所有出戰老師的電話乃至所有聯絡外界手段!”

  “是!”

  “行動!”

  “這么長時間才開始打錢,很顯然是發現滅口無望……只能兌現承諾,花錢。”

  葉長青面沉如水。

  慷慨激昂的集合哨,突然間在潛龍上空響起。

  隨即,雷霆一般的聲音,在上空響起:“嬰變修為以上者,一分鐘全員集合!!”

  只不過四十秒后,足足上千人,盡皆騰空而起,夾雜著橫壓天地的氣勢,向著四面,飛撲出去!

  中間一股最為強橫的力量,向著城中心,強勢碾壓了過去!

  雷霆一擊,畢其功于一役!

  面對如此動靜,整個豐海城,唯有鴉雀無聲,并無任何勢力敢有妄動!

  澎湃的殺氣,激蕩長風數萬里,沛然莫御!

  潛龍高武的頂峰勢力傾巢而出,這股力量在豐海城地界,絕對是碾壓式的,無可抗拒!

  問道盟的盟主才不過是化云修為,這次行動,若是硬要比較的話:那就是搬起大山砸蚊子!

  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全無任何防備的問道盟,全員盡皆被抓獲,無有遺漏。

  這個時候,不要說對方有什么后臺動作,連算是南部長安排的星盾總局戰力,都還沒有到位。

  所有問道盟隸屬之人,幫眾從上到下一千七百五十三人,加上各自的家眷,合共七千四百多人;全部都被抓了回來!

  甚至是一些個家庭豢養了狗,居然連狗都給抓來了。

  當然,大部分還是要放回去的,萬一人家的狗餓死了怎么辦?……

  不得不說想得真是周到。

  所有人都帶到了潛龍高武武道大廣場上的時候,星盾總局方面的人手這才姍姍來遲。

  隨后,空中再現風云激蕩,一隊軍隊,從遠方浩蕩而臨。

  為首一位將軍喝道:“敢問潛龍高武,為何要突然行動?緣由何在?”

  “奉命行動,任何勢力,皆無過問權限!”

  葉長青聲色不動,侃侃而談,盡是居高臨下之勢。

  這時,一道風風火火的身影疾馳而至,卻是一個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豐神俊朗,在他身邊,還陪伴有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神完氣足,淵渟岳峙。

  此人卻是中原王府的大管家。

  “葉校長!”

  先前那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急吼吼的叫道:“這是為何?不知道問道盟哪里得罪了潛龍高武?請看在小弟的面子上……”

  葉長青淡淡道:“裘兄眼下之意,是否問道盟出了任何差錯,裘兄都愿意一力承擔,須知潛龍高武這次乃是奉了南部長的命令,剿滅問道盟。裘兄若是想要將人帶回去,可直接聯系南部長,潛龍高武上下,卻無此權限。”

  這位裘兄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簡直比吃了屎還要難看。

  “南部長,哪位南部長?”

  “在炎武,就只有一位南部長能指揮我潛龍!”葉長青聲音淡淡的。

  裘兄的臉色一下子扯扁了,隨即便拱拱手,道:“打攪了。”

  葉長青仍自淡淡道:“不知道裘兄剛才所言,似乎問道盟的行事之中,有裘兄的面子在內,此事我會照會南部長,此際言之在先,請裘兄莫怪!”

  那裘兄的臉色愈發難看,看向他身邊的老管家。

  老管家拱拱手,呵呵笑道:“葉校長,老朽奉王爺令前來看看狀況,卻不知牽扯這么大,有怪勿怪。還有,王爺讓我帶一句話給葉校長,王府有好酒,等閑難品鑒;葉校長若有閑暇,王爺掃榻以待。”

  “請轉告王爺,葉長青忙完這段時間,若有閑暇自然找王爺討好酒來喝。”

  葉長青微笑拱手。

  空中兩人瞬間退去。

  而那位裘兄在走的時候,一張臉已經變得煞白煞白的。

  潛龍高武這邊,有好幾人若有所思的看著那人的背影,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前出聲的那支軍隊也就此退去。

  南部長這三個字,足以震懾整個豐海城!

  而星盾局方面則是電話聯系不斷,整個星盾總局全都調動了起來,即時展開審訊。

  從下層開始,一對對,一家家的被帶開審訊。

  有些作惡多端的,直接就被當場擊斃;這么多人審訊,互相指證,那是亂成一團糟。

  許多知道自己不是好東西,卻也都知道身邊人的不少事情,互相揭發起來,力求將功折罪,當真無所不用其極,無有不賣的。

  一句揭發減罪,登時讓整個問道盟都哄亂了起來。

  上午還沒到,已經有超過三千人被釋放。

  這些都是下層的幫眾,雖有過錯,罪不至死,也就是打一頓小懲大誡,便讓其帶著自己家人走人了事。

  若無必要,潛龍高武也不會多造殺孽。

  然而問道盟的一位盟主,兩位副盟主,四位長老,四位堂主卻是沒這樣的待遇,他們甚至都沒有經受審訊。

  只是不斷地有人過來,手中拿著卷宗,念著剛剛記錄的與這些人有關的事情問道:“這事兒,可有?”

  點點頭,便打個勾。

  搖搖頭,便打個問號。分別審訊之下,超過三人說這打過問號的事兒是真有,過來就是一巴掌,一巴掌一顆牙,然后重新打勾。

  放走的人越來越多。

  但留下來的人,被證實的罪孽卻也是越來越重。

  偏偏問道盟的一眾高層,直到此刻,仍舊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事態竟會惡劣如此地步。

  到底,是因為啥?

  有幾人低著頭,臉色一片蒼白。

  那事兒……應該……查不到才對吧?

  已經成功了,錢都轉了……不會出問題吧?

  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