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5章 還過得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文行天盤膝打坐,運功。

  用力將自己幾乎彈出去的眼珠,用眼皮閉上控制在眼眶里。

  努力的讓自己心中的驚濤駭浪平復下來,探查一個學生經脈,居然差點讓老子心態失衡,走火入魔……

  想放屁?!

  放你媽的屁!

  你他么的這是不能壓制?無法壓制?

  嗯,還真是不能壓制,無法壓制了!

  因為左小多并沒半點感覺,完全不疼,當然是沒有任何壓縮波動。

  “是啊,就是壓到這里,再也壓縮不下去了……哈哈……文老師,你要不就再用點力,這樣好癢,讓我想放屁……”左小多忍不住要笑出來了。

  文行天仍自一臉懵逼的將元氣收了回來,看著左小多,腮幫子在輕微的抖動。

  對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情緒了,完全的茫然。

  還有……

  而且這小子居然還沒有爆炸?

  居然還在抱怨壓制失敗了……

  可是文行天整個人都傻了,直接呆住了!

  這是……直接壓到了二十分之一?還是多少?

  終于到底了!

  文行天一時間,心頭居然感覺自己沒情緒……

  我擦,你丫這還是濃霧么?

  一邊說,一邊用自己的元氣壓了壓,是的,是真的壓不動了,連他都撼動不得!

  但是看起來,卻又沒有達到化為云氣,仍舊霧氣,但怎么可能壓制到這等地步?

  文行天保持著元氣在左小多丹田中不動,出聲問道:“你跟我說得壓到這里,壓不動了,是這個意思?”

  居然……就只剩下最底下的薄薄一層?

  怎么可以壓到這里?

  “你沮喪的……就這個?”

  文行天瞪著眼睛,看著左小多:“就是……壓到這里壓不下去了?”

  “是啊。”左小多垂頭喪氣。

  “你跟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壓的唄?”文行天還是感覺不可思議,你特么的都壓成了餅,而且是放了幾天硬的梆梆的那種實心的,還怎么壓下去?

  這壓一次,就等于別人壓八次?

  文行天言語間竟然隱隱帶了那么一分半分的請教口吻!

  實在是這種事,根本無法想象。

  “壓抑真元還能怎么壓啊……就是那么使勁壓啊,只不過到了最后階段,疼是一方面……可是實在壓不下去,我就想出一個主意,自己在丹田里用靈氣做了一個錘子,然后從邊上開始,一錘一錘的砸下去,那句話怎么說的來著,嗯,千錘百煉,渾然成鋼……”

  左小多將自己的方法說出來,然后忐忑的問道:“文老師,這接下來的壓制……應該再怎么再壓才好呢?”

  文行天摸了摸自己下巴,低下頭似乎是在沉思,心中想的卻是萬萬不能讓左小多看到自己眼中的表情。

  然后從自己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個水杯,擰開喝了一口水,頓時……

  “咳咳咳咳……”

  文行天劇烈咳嗽起來。

  心中升起一股幾乎想要殺人的沖動,沒見過這么能裝逼的!

  我真想打死他!

  可又想要親死他!

  文行天是清楚地知道,左小多是真的認為壓不下去了,是自己還沒有達到標準了……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左小多還真的不是在跟自己裝逼。

  但……

  到底是誰將這家伙的標準定得這么高?

  是誰?!

  敢不敢站出來?!

  老子一定不打死你!

  再抬頭,文行天的眼神已經恢復了平靜,深邃,看著左小多問道:“誰告訴你這么壓的?”

  左小多一臉迷惘:“是秦方陽老師和我這么說的,當年武師壓制境界的時候……秦老師就是這么說的,我進境較速,又不知道個中關竅,原本都快要突破了,所幸秦老師及時將我打斷了,讓我壓制,盡可能的多壓制幾次……告訴我,盡全力,用盡一切辦法壓……”

  文行天心中暗道一聲:這個秦老師倒不虧是傳說中的厲害角色!牛逼!

  只聽左小多說道:“我姐姐也是這么說,當時我在壓制武師突破先天的境界,而她正處于壓制胎息的境界……她也是這么說的……”

  當是左小念說的是:用盡全力壓!壓的越低越好!次數越多越好!

  “呃……”

  文行天皺眉道:“就這么壓?但是……用錘砸?你怎么想的?”

  文行天想了想都是出了一身冷汗,這種極端的做法,如果不是左小多底蘊深厚,經脈韌性夠,寬敞也是超人……不對!

  就算這樣也應該早就爆炸好幾次才對!

  自古至今,誰敢在自己的丹田中動錘?

  狗屁的千錘百煉,渾然成鋼,那根本就是嫌自己死的太慢!

  這就好有一比:在自己腦漿子里面練刀!

  但這家伙就這么掄著大錘在自己丹田中狂砸亂轟,卻生生砸出來了這么一個奇跡!

  這件事,文行天想破了腦袋,也是想不通。

  因為人的經脈丹田,絕對是經受不住的!

  無論如何都承受不住!

  但偏偏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活生生的經受得住的例子!

  這讓見多識廣的文行天有些迷惘,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在緩緩的崩塌……

  “用錘砸的構想,是我自己想的……這不是到最后壓制不下去了么……”

  左小多很是有些委屈,道:“壓到大概十分之一的時候,就死活壓不動了,但其本質還是霧態,怎么會壓不動呢?”

  “之前我機緣巧合之下,曾經看過一位匠道前輩,是精湛至極的鍛造之法,鍛打百煉鋼,千煉金,我實在沒有辦法之余,就自己造了錘,依樣畫葫蘆的亂砸一通,但砸了這么久,效果也就只有這樣了,哎……霧仍是霧,沒化云,也沒化液……”

  左小多相當的對自己當前的進度不滿意。

  你怎么就不能攀到最高呢?

  如果現在就能砸成固態……該多好?

  “效果只有這樣了……”

  文行天喃喃的說道:“這個‘只有’二字,用得真好。”

  只是看到這里,文行天就已經確定,就這小子現在壓制的這個程度,整個大陸……嗯,或者自從開天辟地以來,也是從來沒有過!

  前無古人,天下第一!

  或者,之后也未必能夠后有來者!

  “第一次踏足荊棘路,就壓制到這種地步……”

  文行天喃喃自語,已是神思不屬,實際上,現在文行天的思緒,還在半空中飄蕩,不斷的炸裂。

  “第一次?”左小多愣住。

  文行天皺眉:“怎么?”

  “這不是第一次了……”

  左小多道:“文老師,我之前和你說過,壓不下去,裹足不前……今天,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咳咳咳……”

  文行天神魂直接被震歸竅,一下子眼睛就鼓了起來:“第……第三次?!”

  文行天感覺自己今天真是心境最不穩的一天,接二連三的遭到破壞!

  “是啊,這是第三次啊。”

  左小多惴惴不安,道:“按照這樣的壓制的話,我恐怕最多也就只能壓制二十幾次……這是不是有點少啊?”

  “是不是有點少?”文行天喃喃的念著這句話,幾乎要將一口血噴了出來。

  只能壓制二十幾次!?

  只能!?

  這倆字,用的真好啊!

  是不是有點少……這句話,說的也真是特么的妙極了。

  你可知道你這一次就能比得上別人七八次啊親?

  你這二十幾次,能頂別人兩百次啊親!

  “其實……已經可以算得上過得去了……吧。”

  憋了許久,文行天終于憋出來這么一句話,他感覺自己過得去這三個字,也是說得妙極了。

  不得不說,師徒二人語文都學得不錯。

  “過得去?真的嗎?”

  左小多虛心道:“文老師,您給我仔細講講唄?”

  看著這小子臉色一下子緩和了下來,松了一口氣的樣子。

  文行天只感覺無力吐槽,低眉順目,淡淡道:“嗯,以你當前壓縮真元的級數,還是可以躋身天才之列。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基本這樣也還是可以的,以后就這樣干就行。”

  “我就不插手了,畢竟我的助力是外力,用外力揠苗助長,對你未來不好,這道理……你明白吧?”

  文行天咳嗽一聲說道。

  “明白明白,我懂得的。”左小多松了口氣。

  之前壓不動了,真的將他嚇得不輕。

  看來我潛力也就這樣了!

  此刻聽到文行天這么說,一塊石頭終于落了地。

  “你在武師境界突破先天的時候,壓制了多少次來著?”文行天突然很好奇這個問題。

  “肯定比這個次數多啊!”

  左小多嘆口氣:“當時記得不是很清楚……應該是三十來次,但那時候只是有一種控制不住的狀態,雖然也有疼痛感,但沒有現在的這么疼,是真疼啊……”

  “三十來次……”

  文行天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只感覺腦子里好似一汪水般的晃晃蕩蕩,嘩啦嘩啦,腦子里是潮水的聲音。

  “若是可能的話,繼續這個壓制狀態吧。”

  文行天負手而立,臉上努力的維持淡淡的臉色,用云淡風輕的口氣說道:“聽你說壓制不住,我還以為怎么……現在看來,是你對自己要求有些太高了,基本這也算是可以了,須知人力有時窮,到了極限就是到了極限,無謂強求更多。”

  接觸到了左小多最下面的那一層……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