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三章 老大,我們不能太老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身后,是衛副校長怨毒憤怒的叫聲:“項狂人,你等著!”

  項狂人理也不理,拎著秘書徑自一路大踏步,倒是扭頭吐了一口唾沫,喃喃道:“等你麻痹……”

  整個學校都在為之震撼。

  左小多眼珠轉了轉,徑自向著一年級一班走去,一路上,已經將這件事想了一個七七八八。

  他本來以為這件事還會過幾天,再醞釀醞釀才會發生,卻是怎么沒有想到,這位項副校長,回來的第一天,居然就搞了這么一個大動作!

  現在的學生基本沒人見過項副校長,只是一直聽說,但是今天,才算是真正見識到了什么叫猛人,什么叫做不講理!

  不由議論紛紛,直呼長見識,開眼界了。

  項副校長,好霸道啊。

  真牛逼。

  顯然,現在學校里的大多數人,余生也晚,真沒幾個親眼見識過項狂人當年的霸氣!

  秘書一臉冤屈:“項校長,這不是我能管的……”

  “現在是你頂了人家的位置,這點事你就得管,我不管過程,只要結果!”

  這老滑頭,只是聽了一句打架的原因,便即第一時間腳底抹油走人了。

  不得不說,這手眼不見心不煩,奪路而走,高高掛起,玩的漂亮!

  衛副校長氣的捂著胸口喘氣:“你你你……項老匹夫!你等著,我和你沒完!”

  轉頭委屈道:“校長…您可要為我做主……”

  衛副校長縱使覺得自己是黑天的冤枉,可是這會也是有理說不清:“我倒是想要往下延,但下面的人誰會愿意?!”

  項狂人哼了一聲,指著人群中,衛副校長的秘書,喝道:“現在馬上立刻,帶老子去老子的辦公室,將那個不知所謂人的東西全扔出來,特么的,敢占據老子辦公室,反了天了。還有,我秘書呢?怎么不見人?趕緊給我請回來!要是明天他上不了班,到不了位,我就打斷你三條腿!”

  項狂人蠻橫道:“反正我明天要看到人,八點看不到,八點零一分我就去揍你們,這事就這么定了!”

  一時間,整個學校都充滿了竊竊私語。

  拎著秘書,大踏步的往前走走。

  那秘書也有一米七多的個子,可是被項狂人拎在手里,就那么手臂自然擺動的往前走,就像是一個成年人,拎著一只貓……

  然后他就愣住了:“校長……校長呢?”

  別說他,連左小多都沒看到葉長青啥時候消失不見的。

  這種兩位副校長打架,即便是在下面的學校,也是極少見到或者根本沒有的,卻沒想到能夠在潛龍高武,親眼見證兩位高位階的副校長在眾目睽睽下正面開干!

  “真是爽啊!”

  左小多心中贊嘆不已。

  他豈能不知道項狂人的真正用意所在?

  看來項狂人自己也已經知道,自己離開之后,潛龍高武出的這些事情,亦是因為自己的離開,令到情勢急轉直下,漸漸變得不可收拾。

  此次一朝復出,便是采用最直接的流氓手段,硬懟了上去,搏一個力挽狂瀾,扶大廈于將傾!

  根據李成龍的多方了解,之前這位項副校長,可不是這樣的人。

  他只是性格直爽,暴躁,直來直去,不怎么拐彎而已,霸道或者有些,但都是體現在對敵交手之中,為人處世,并不如何極端!

  但現在甫一復出后的第一架,卻是打得流氓氣十足!

  或許,是頓悟了?

  殊不知……

  項狂人直接掃蕩了辦公室,徑自找上了葉長青。

  “你今天怎么回事?”

  葉長青很是有些不高興:“怎么就抓住衛副校長不依不饒的,難不成你有什么證據在手?”

  “證據?”

  項狂人哼了一聲:“什么證據?為什么要用證據在手?沒有證據,我就不能打他了?!”

  葉長青愕然。

  “老大,我這二十多年,可不是白白在家里悶著的;我有不斷的反思,不斷的深思。”

  項狂人虬髯幾乎要炸開一般,壓低著聲音,一字字道:“以往的我們,實在太老實了,太君子了!忘記了,或者說忽略了這個世界的本質!”

  “我被潑了忘川,莫名其妙。忘川水乃是巫盟方面的物事,這是毋庸置疑,無可否認的;

  但誰說巫盟的東西,一定只有巫盟中人才能使用?

  巫盟是有多么閑,一次性出動那么多的高手來對付我一個副校長?

  與其動用忘川水,為啥不是直接聯手圍殺我呢?

  當日一戰,說是我反殺成功,實際上根本就是他們只是打算用忘川水搞臭我,得手之余,再無心戀戰,才好像是我反殺成功。

  我這個直接當事人,若是連這點真相都辨別不出來,枉活一世!

  當日戰局,對方綜合戰力遠在我上,只要付出數人的隕落,一定可以圍殺我,只不過他們舍不得付出那么大的傷亡罷了!”

  “老劉當年被劫殺之事,可是那么多年以來從未出現過的變故,須知老劉走的那一條線乃是最安全的路線,怎么就出事了?豈不蹊蹺?”

  “還有老石,以老石的修為,居然被人抓奸在床?曝光伊始,就有大批記者乃至星盾局的有關人員第一時間抵達,這其中沒有關聯,你信么?”

  “人家都已經用這么多流氓手段,用證據了么?有仇么?有怨么?但是人家要上位,就搞臭你,搞死你!”

  項狂人神情悲憤,兩眼如同冒火。

  “我們為什么不能用這些手段?有什么?非要當君子?講證據?然后是不是還要講公理?”

  葉長青良久無言。

  “你這么多年總說講證據,想要找到仇家為兄弟們報仇,可是你找到了么?

  有任何用處么?

  有半點意義嗎?

  讓遇難的兄弟們,報仇雪恨,沉冤得雪了嗎?”項狂人森然問道。

  葉長青閉上了眼睛。

  “你找不到的!”

  項狂人重重道:“你怎么可能找得到!”

  “就算是被你找到,他們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掐斷聯系,這就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所以這么多年下來,你耽誤了治療,耽誤了潛龍,讓潛龍高武,墮落到了今時今日的地步,不就是你始終要秉持君子之行……沒有證據不動手么!”

  項狂人恨恨的道。

  葉長青沉默。

  “老大,我問你一句話,如果是巫盟之人出現在你的面前,你沒有證據他已經做了壞事,你,會動手嘛?”

  項狂人問道。

  “當然會動手!”葉長青斬釘截鐵道。

  “為什么,你怎么判定巫盟之人就該死,或者對方是心懷良善之人?

  你不用回答,我替你說了吧,因為立場,雙方立場炯然,巫盟之人,不需要理由就該死,他是我們的天然仇敵!

  那么相對而言,那些陷害我們的人豈不比許多巫盟之人還要可惡?

  巫盟最多殘害我們的生命,但這些人不僅殘害我們的生命,還要敗壞我們的名聲,還在葬送大陸的未來!

  對于這樣的人,你為何不動手?任由他們做大?我們一生苦修來的修為戰力,只能白白虛耗嗎?!”

  項狂人這一句話,直如暮鼓晨鐘!

  葉長青悚然動容。

  “你說的不錯。但是,目標呢?仇人在哪里?”

  “這點交給我。”

  項狂人哼了一聲道:“在這幾天里,我要將補位來的那幾位副校長,每個人都打上一頓!不分場合不分地點的打!他們主動必然會來找我麻煩,不就有目標了?”

  聽到這個方法,葉長青有些暈,還有些擔心。

  “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只是這樣一來,你可就太危險了。”葉長青憂慮的道。

  老友之前因為忘川水之故,關了禁閉二十年,而今再出,可別沒幾天就又遭了毒手。

  “我本想去老石老劉老成三位兄弟家里看看,去和他們說說話,但是……這么多年下來,我茍延殘喘,一點線索都沒找出來……我沒臉去。去了也是匆匆就走,臉上燒得慌。”

  項狂人狠厲道:“這回再出,我寧可拼死戰死,也要將這件事,給我的兄弟們,一個交代!”

  葉長青站起身來,沉吟著,良久良久沒有說話。

  項狂人知道葉長青的脾氣,再不多說,徑自站起身來道:“依我說,現在是趕緊想辦法,將你的心脈治好,可是這件事,我一個人做不來,但我若是真個死了,你更加做不了事了。”

  “現在情勢如此,抓緊時間吧。”

  項狂人走了。

  門在他身后咣鐺一聲關上。

  葉長青嘆口氣,喃喃道:“這次出去居然沒碰到門框……”

  說罷,隨即便沉思了起來。

  “必須要變一變天了!”

  葉長青輕輕嘆息:“潛龍!”

  他的腦海中,忍不住的想起石奶奶的話,以及……秦方陽推薦左小多看相……尤其是左小多所拆的那個字……

  然后想起左小多為自己看的相,為自己拆的字……

  字字句句,入魂入心,一時間不禁陷入了沉思。

  項狂人哼了一聲,道:“那是你的事!與老子有什么關系?!老子要第一副校長,其他種種,與我何干?”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