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八章 定有陰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哈哈哈哈……”左小多陪著笑了幾聲。

  似乎與吳云海一樣,都是沒心沒肺的類型。

  “云海?你怎地在這里?咦,這不是左小多?”

  這種事都說?

  這里邊的信息量可是相當大的,這也太……

  這時,兩個青年從另外一邊走來,一眼照看之瞬,竟是面露驚喜,走了過來。

  “左學弟,久聞大名呀。”

  不過后來貌似是老太爺在接了一通電話之后,態度大改,直接下了禁令。否則我們今天,還真是未必能成為朋友,說不定今天交手的乃是咱倆也說不定呢。”

  吳云海滿心快活的說著。

  左小多看著吳云海,感覺到這貨……不會是真的沒腦子啊。

  他拍著左小多肩膀,哈哈笑道:“畢竟現在很多人都在看著你,你要是真出點什么事,第一懷疑對象可就是我吳家啊,哈哈哈哈……”

  他在熱情的開玩笑,并無其他意思,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說實話,家主的這道命令,我們雖然有些不解,但未嘗不是松了一口氣。”

  “畢竟,人活在這世上,朋友多了,遠遠比仇人多的好。”

  “真心的想不到,吳家居然是如此大度,真讓我喜出望外。”

  他握住吳云海的手,連連搖晃,恭敬道:“吳師兄,請你回去務必回稟貴家老家主,就說我左小多……深感大德,永銘五內;從內心深處盼望著,與吳家能夠化干戈為玉帛。什么時候時機合適,必當登門拜訪,感謝老家主的一番好意。”

  “當日一朝生死分明,小弟心里也是后悔莫及。”

  吳云海此刻的感情同樣分外真摯,道:“以后在潛龍高武有什么事情,盡管找我。就算我解決不了,也一定為你斡旋。”

  左小多眼珠轉了轉,一顆心已然活潑潑的轉了七八百個念頭,哈哈笑道:“是啊是啊。”

  “哈哈,你是不知道,當初生死擂的事情,在我們家可是大大轟動了一時……我四叔,也就是吳云天的父親,怒火沖天,老太爺亦是勃然大怒……哈哈哈,

  吳云海顯然是真心要交左小多這個朋友,感情很是真摯,說話也不藏著掖著。

  可是左小多的心思如何,就比較見仁見智了。

  吳云海爽朗的大笑道:“感謝就不必了,不過我們吳家,隨時盼望等待,左學弟的到訪。”

  他輕輕嘆口氣,道:“其實我們之前也在考慮,若是左學弟到了潛龍高武進修,我們該怎么辦,如何面對才好?

  其中一個很是感慨的說道:“看你和云海,聊得很開心啊。”

  吳云海哼了一聲,道:“你們想要與左學弟結交,盡管上就是,不用拿我做筏子,你們高家上次歇斯底里的德性,我也不是沒見過。”

  兩個青年的臉色登時轉為陰沉,其中一個憤怒道:“我妹妹被殺了,我憤怒一下不行么?說白了,我現在看到左小多我還在生氣,但是家族不允許我能怎么樣!”

  左小多兩眼一亮。

  咦,這貨的性格,也挺有意思啊。

  只聽另一個皺眉不已:“老三,你怎么說話呢?”

  前頭說話的那個頓時不言語了。

  前面那人胸前一尾三爪金龍,輕輕嘆了口氣,看著左小多:“左學弟,我是高成祥,這是我弟弟,高成云。嗯……生死擂的高燕兒高萍兒,是我們的妹妹,堂妹。”

  左小多道:“啊這……”

  “說實話,我是不愿意跟你照面的,更加不愿意和你交朋友。但是……這段時間里,我們卻讓命運捆綁到了一處。”

  高成祥輕輕嘆息:“因為你不能出事,一旦出事,我們家與吳家一樣,都是最大嫌疑目標。所以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就讓我們……彼此接觸的近一些吧。”

  左小多憨厚的笑:“很感謝,高家如此深明大義,我真是覺得慚愧。”

  高成祥輕輕嘆息,有些無奈的道:“什么深明大義,你是個聰明人,不會不明白我們的心情,也不怕告訴你,我心里對跟你多做交際這件事是很不舒服……

  但是,沒辦法,這是家族的決議。左學弟,只希望,你不要是一個那種令人討厭的人吧。否則,我們家族的這一番心意,我自己都會覺得屈。”

  “不會的,不會的。”

  左小多正色道:“仇怨已經結下,便是因果糾纏,所謂的化干戈為玉帛云云,我也沒有抱太大奢望,只望彼此相安無事,就是我樂觀的愿望了。”

  他擺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態度,道;“幾位學長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足見磊落,我再說什么,卻只剩下尷尬的份了。只不過,當時的生死擂……哎,我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不得不為……現在說這些,我又何嘗不是滿眼的淚呢。”

  左小多仰天長嘆,一臉的煙云過往,不勝唏噓。

  當時的生死擂,全網直播,是吳云天步步逼迫,雙方這才簽下的,這一點,全世界都能做證!

  不是一家一言就能夠抹殺的,左小多此際的這一聲嘆息,當真是余韻悠長,余音繞梁,裊裊不絕。

  他情真意切的道:“正如高成祥學長所說,我也不敢指望與學長們能成為真正的朋友,但在現在這般詭詐的社會氛圍下,大家需要相互扶持照應的時候,還是要合作的;怎么也不能被人鉆了空子,挑撥了關系。”

  “還請學長們回去轉告諸位長輩們,貴家善意好意誠意,我已經盡數收到。但有時間,肯定登門拜訪,當面謝罪。”

  “左學弟言重了。”

  高成祥輕輕嘆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對于前事,我們固然憤怒,即便是現在,仍有怨懟,但事實真相如何,我們也都看在眼內,將心比心,卻也明白左學弟的處境。”

  “畢竟,誰都不愿意死啊,一切盡是造化弄人。”

  高成祥仰天長嘆,眼前,似乎出現了兩位堂妹的如花笑顏。

  然后,狠狠地看了吳云海一眼。

  說到底,生死擂之戰,左小多這個殺人者要負上一小半責任,但另一個始作俑者,吳云天,同樣也是罪莫大焉。

  甚至可以說,將全部責任都推在吳云天身上,也能說得過去。

  沒有他的咄咄逼人,哪里會有后面的事情?再往深細究,不外就是吳家家教不嚴,才有如此孽子,累人累己!

  再說了,好死不死的惹上左小多干嘛?你想要與人生死擂,另找個弱的打殺了也就打殺了,偏偏找上左小多,不僅自己被打殺了,連我倆妹妹,也都被打殺了……

  吳云海也是嘆口氣,淡淡道:“你們聊,我先走了。”

  說著又跟左小多打了個招呼,留了聯系方式,便即轉身而去。

  吳云海心頭也自一個勁兒的在嘆氣,生死擂之事,牽扯的何止是左小多一人,吳家與高家俱為豐海著名世家,兩大家族數十年的關系,幾稱莫逆,但一朝變故之下,距離徹底決裂也不遠了!

  吳家的吳云天,自恃資質超群,眼高于頂,對其他兄弟,不怎么放在眼里,在家里人緣實在是很一般,這也罷了。

  但是人家高家的兩個美女可是人家全家族的心頭肉。

  現在兩家的年輕人見了面,就沒有不橫鼻子豎眼睛的。

  吳家與高家的年輕一輩,在潛龍高武人數不少,這段時間里,校里校外,明爭暗斗已經數十次。

  而直接打仗見紅,也不下十幾次了。兩家年輕子弟還偏偏喜歡往一起湊,你去哪,我就去哪,就是去找麻煩的!

  一個眼神就能干起來。

  現在豐海城的夜總會都被兩家子弟打停了好幾家。

  高成祥與高成云明顯也是一肚皮郁悶,與左小多交換了聯系方式,也是神情郁郁的轉身而去。

  一路走,還在一路低聲說話,輕聲嘆氣。

  很明顯,肚子里盡是滿滿的牢騷,正如他們自己所說,來找左小多認識一下,也是家族要求,并非本人就看著左小多多么好了。

  就算事出有因也好,任誰也不會認為左小多殺了自己妹妹就如何的應該。

  這口氣,實在是沒處發泄。高成祥神情陰郁,道:“晚上查一下,吳家的去哪玩,咱們也去!”

  “好!”

  看著三人離開,左小多臉上有微笑,有沉重,也有悵惘,似乎很是多愁善感的跺跺腳,仰天長嘆:“這叫什么事兒啊……”

  然后一路心事重重的樣子,也走了。

  往回走的一路上,左小多走得很慢,心里在逐寸逐分地分析三人的話。

  乃至從神態,談吐,真情流露來回想,判斷……

  左小多得出來一個結論就是:這三個人,都不像是裝的,都是真情實感!

  這也就是說,他們是真的過來認識一下,本心是真一點都不想幫自己,卻因為家族命令,捏著鼻子也要出手幫忙,基本就是這種心思。

  但,到底是為什么呢?

  按照左小多的陰逼性格,他是絕對不會往好的一面,皆大歡喜的去考慮的。

  他只會慣性地往最壞的方向去考慮,去思量。

  “定有陰謀!”

  左小多立即下了結論。

  左小多一臉嘆息,似乎是真心后悔,推心置腹的說道:“說實話,吳師兄,在來到豐海之前,我心頭最大的擔憂,莫過于來自于你們吳家的惡意。但今日聽到你這一番說話,卻是一顆心重新放到了肚子里。”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