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五章 校長,您面相不大好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但是現在,天天都可以過癮了!

  葉長青笑了笑,道:“你資質不錯,機緣也好,一定要……在大戰還沒有輪到你上場的時候……將基礎完全夯實!別的,你什么都不用管。”

  他目光悠悠看著遠方,淡淡道:“……也不需要管。”

  有了這個東西,真心的就什么都不怕了。

  即便是在鳳凰城與左小念練錘的時候,姐弟倆都要偷偷摸摸的,很難過癮盡興;要說到最過癮的一次,還是鳳脈沖魂的那一天晚上!

  “是,校長。”

  左小多滿心感激的說道。

  呸,你左小多當你自己是什么人了?

  可是左小多現在已經被狂喜之意給充滿了整副心田——

  太爽了!

  葉長青淡淡道:“你的力量,已經到了我將這個塔給你的標準,但是……這學期的期末測試,若是你的進步不大,達不到我預期的標準,我就會將這個塔收回,這個條件,你可應承得么!”

  左小多喜笑顏開,趕忙將滅空塔接了過來,點頭如雞啄米:“校長,您放心,我愿意隨時隨地接受您的考核,歡迎常來啊!”

  因為他真正的殺手锏,是不能讓人知道!

  這個塔在別人手中,或許只是個大型的儲物空間,和靜心場所。但是對于左小多來說,有了這個塔,左小多才是真正的如虎添翼!

  “這寶貝,給……給我?!”

  左小多驚喜得幾乎心臟都要炸了。

  葉長青微笑了一下,道:

  “給你!”

  說著就寶貝萬分的將滅空塔收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

  簡直就是大大的降格,本校長是那種人么?

  那樣子,倒像是唯恐葉長青下一刻就會將滅空塔收回去一般。

  葉長青心下有點不爽,這小子怎么一到關鍵時刻說話就不著四六起來,什么歡迎常來,這是什么虎狼之辭。

  或許這小塔對于葉長青來說,已經沒有了什么用處,但對于左小多來說,用處可是太大太大了!

  秘密的修煉錘法,乃是左小多,最強最后,還是最大的殺手锏!

  這種態度,左小多很難得對某一個人用,上一個是何圓月,再上一個是秦方陽,還有一個則是胡若云,葉長青是第四人。

  而且,單純以時間推算的話,他竟是最快獲得這份感激的人!

  葉長青淡淡道:“我將滅空塔給你,非止期末測試一個條件的。將來,若是你真的能走到那一步,就替我……替當年的那些無法瞑目的英魂……殺死丹空!”

  “殺死丹空!”

  左小多以前所未有的認真態度,鄭重說道:“校長您放心,但凡我有走到那一步的希望,我一定將丹空碾碎于我的錘下!”

  “好。”葉長青欣慰的笑了笑。

  想起來也是不可思議,左小多這家伙……

  還沒來之前,自己就巴巴地送出去一套別墅,現在來了,自己一時好奇過來看看,居然又送出去一個滅空塔……

  難道這小家伙的身上帶著破財屬性么……

  一念及此,葉校長突然想起了之前文行天跟自己抱怨過的左小多自稱三能,看相第一,斂財次之,修行最末……

  不由心中嘖嘖稱奇,看相第一什么的,還不可知,但這斂財次之,貌似還真的像那么回事!

  葉長青突兀的咳嗽了起來,臉色漸漸轉白。

  “校長,您的面相可不大好啊。”

  本著禮尚往來的原則,校長送了自己最急需的東西,左小多感覺自己也需要投桃報李才行。

  “哦?”

  葉長青好笑的看著他:“看相第一?”

  “呵呵……”左小多矜持的笑了笑:“不怕校長笑話,我看相的本事,不但是我所修技藝中的第一,還是天下第一!”

  葉長青半晌無語,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把話接下去了,第一個念頭竟是想要將滅空塔給收回去。

  不因為別的,就只因為這小子說話實在是太不靠譜啊!

  他自言自己面相不好,自己說他一句看相第一,主旨乃為打趣,可是他卻自承看相天下第一,這可就太過了!

  天下第一,這種話是可以隨便說的么,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校長,您還真別不信,我說的是真的!”

  左小多鄭重的說道,擺出來一幅成熟穩重的樣子,雙手負后,云淡風輕,真的很有一點宗師氣派,就是做戲的匠氣有點重。

  “好吧好吧。”

  葉長青不在意的笑了笑,反正今天沒事,私人對話,嘮閑嗑唄,倒也不急著回去了……

  “校長,您現在命犯華蓋,霉運纏身;而且命宮晦暗,健康堪虞;天沖氣澀,地阻志涌……此乃是四方掣肘,八面圍城之困局,也就是所謂的困境之格。”

  左小多看著葉長青的臉,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看了半晌,這才娓娓道來。

  左小多本想要用氣運點窺看更多玄機,投桃報李,但氣運點竟是被直接彈了回來;如何還不明白,葉長青的實力超過自己現在的修為太多太多,想看葉長青的三月命運,完全看不了。

  “哦?”

  葉長青聽到左小多這番話,頗覺意外,反而提起來興致,道:“這話怎么說的?”

  “內憂并外患,八面來邪風,天際現烏云,下方遍泥坑……校長大人,說是困局都是輕的,這分明已經是大廈將傾之勢。”

  左小多滿心憂慮的說道:“校長,潛龍高武怎么會呈現出這么惡劣的狀況呢!?”

  葉長青這會眼中是真正的多了一抹沉思,道:“具體說說?”

  “都已經風雨飄搖了,還有什么可說的?”

  葉長青悠悠嘆息。

  他這會已經有些相信,左小多是真的看出來了些什么。

  左小多看著葉長青,倍顯狐疑的道:“校長,我之所以選擇來潛龍高武,也是經過幾番思量的。

  其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因素,就是您,這個真不是恭維,而是事實。

  錯非于此,我又怎么會選擇有所恩怨糾纏的潛龍高武?您作為潛龍高武的定海神針,多少年都沒有變更過……

  以我所知,您可不是那種控制不住局面的人……前前后后,安安穩穩了這么多年,怎么突然就失去了掌握局勢的主導權,變化何至于斯呢?”

  葉長青搖頭苦笑。

  左小多說的這話,還真是一點沒錯。

  自己擔任校長,前前后后已經數百年歲月。之前的游刃有余,鐵腕治理;令到整個高武,哪哪都是井井有條,就沒有自己壓不下去的事情,也沒有任何人敢冒頭炸刺!

  但就是那次……一場大戰,自己心脈受損,險些一命嗚呼,療傷幾年,始終不見起色,以至于之后對學校的督管減少了許多、而所有事情,卻如同狂濤駭浪一般,盡數在自己受傷之后,井噴一般的爆發出來!

再之后,自己的最得力的住手項狂人,也在數十年前的一戰之余被潑了忘川水,也無法出面理事,支撐大局  這個巨變幾乎讓潛龍高武的所有事物盡數停擺,也進一步的讓自己對潛龍高武失去掌控。

  從項副校長開始,接連不斷幾位副校長相繼出事,潛龍高武幾乎瞬間被癱瘓。

  失去幾大支柱的潛龍高武,只能申請援助,國家武教部連續下派幾位副校長;可是這些人來了之后……對于潛龍高武的狀況非但沒有什么改善,反而令狀況每況愈下,愈演愈烈。

  這些位副校長,來到潛龍高武的日常就是爭權奪利,就是拉幫加派,手段層出不窮,花樣百出。

  在具體事務,引導整個潛龍高武積極向上的事情上,葉長青將那些人鄙視成渣——根本就是一幫無能之輩!

  但說到陰謀串聯,合縱連橫,爭權奪利,政治妥協方面,即便是葉長青這樣的老狐貍也要俯首稱臣,甘拜下風!

  那就是一群這方面的專家!

  嗯,或者他們本來就是這方面的專家!

  潛龍高武從那之后,直接陷入了無休無止的內斗混亂之中。

  到了現在,更是差點兒跌出去三大高武的位置!

  若不是葉長青勉力支撐,強勢出頭,保住了核心的教職人員,而其中大部分的教職人員,都是葉長青親自培養,對潛龍高武情感深厚的話……

  恐怕潛龍高武早就垮臺了!

  但饒是如此,老師們卻也都是怨聲載道。如果不是有太多的心血在潛龍,太多的感情割舍不下,恐怕早已經辭職走人了。

  葉長青長長嘆息;一直到現在,自己的心脈仍舊處于斷斷續續的不良狀態,而潛龍高武的內部問題卻已經形成痼疾,根深蒂固!

  偏偏他這位曾經號稱乾綱獨斷的校長大人已經無力改變。

  那幾位本學校提拔的副校長,幾乎全被拉了過去;另幾位空降的副校長,每人身后都有一堆通天的關系,盤根錯節,錯綜復雜。

  “確實是病入膏肓啊!”

  “只要用神念溝通滅空塔,你就可以進去其中修行磨練你的技巧。但是要注意的是,每次修煉時間不能超過三天!因為里面,沒有靈氣補充,過度消耗自身靈氣,對于自身有害無益,這一節,相信你該懂得。”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