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吟詩一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雖然這幾天下來,每天都要被李成龍打得毀容七八次,但項冰一番反思之余,并不再記恨李成龍,反而耐著性子,為李成龍解答這些個疑問。

  隨著李成龍了解到越來越多,心中的框架,也自越來越清晰,但有了較為清晰認知之后,反而愈發感受到內里的復雜!

  豐海城,實在是太大了!

  而這些,他問項冰正可謂是問對了人。

  作為第一副校長的孫女,又是豐海城排名前三的古武家族傳人,項冰對這些如數家珍,信手拈來。

  作為擁有千萬人口落戶的大城,幅員遼闊,人口密集,人家地靈自不必說,遠遠不是鳳凰城一個彈丸邊陲小城可比。

  再加上有三大名校的潛龍高武坐落在此,更是讓豐海城熱鬧非凡!

  這也導致了教主的名聲,越來越響亮!

  抓住美女往死里打啊……

  而李成龍在休息期間,不斷向項冰打聽學校的形勢,學校的每一個實權人物的情況,還有學校的周邊,乃至整個豐海的當前狀況……

  “來,戰!”

  李成龍登時滿心無語,這神轉折讓左小多轉的,原本以為是邀功,現在變成結仇了?!

  左老大,我還想繼續無距離接觸,還要跟你一起練功,你可不要不要我啊!

  “不咋樣!”

  “切,要不是我那一腳,鎖定了局勢,你能進得了營養艙?”腫腫表示自己很不服氣。

  外面。

  “李成龍!”清脆的叫聲響動,卻是項冰來了。

  連續三天。

  嗯,主要是他干…揍項冰,實在是他的實力比項冰強出一籌有余,且文行天提及的拳魂,漸有進境,雙方差距愈發的大了!

  左小多除了第一天參與了戰斗,從第二天開始就沒再參加,只是一個人默默的練功!

  左小多不在,變成了李成龍忙上了天,一方面要應付同學的邀戰,另一方面,幾乎每時每刻,都在跟項冰干仗。

  “你等著,你以為那一腳我記不住?還特意來提醒我?先撩者賤知道不?!”

  然而人多了,后續事情也隨之增多,矛盾亦是如此,恩怨也隨之多多。

  現在豐海城的幫派,家族,各方勢力堪稱魚龍混雜,更別說還有個中原王府就在豐海城!

  “藏龍臥虎之地!”

  “傳說中的八朝古都……”

  李成龍想得出神了。

  別的地方不說,單只是潛龍高武學校里,權力斗爭都已經到了白熱化了!

  曾經的學院絕對高層,項副校長,自從受了那古怪的傷,空有一身高絕武學,強橫勢力,卻再也沒法出門——潛龍高武副校長出門,迎風臭十里路,光是丟臉都丟不起!

  還能剩下什么名頭?

  所以……

  “咦……你姓項……副校長也姓項,那你跟項副校長是……”

  李成龍看著被自己打得豬頭一般的項冰。

  這位高冷的美女,向來有冰山之譽,但自從開學那天開始,與李成龍天天對打,每天鼻梁骨都要被打塌一兩次,毀容已經成為習慣,兼之彼此交流,至少在李成龍眼中,是真的沒有傳聞中的那么高冷了……

  “你口中的項副校長就是我祖爺爺啊!”

  項冰很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成龍,本以為這夯貨早知道了,現在看來,這貨不但不知道,甚至都沒猜出來,端的豬腦袋一個!

  “休息的差不多了,再來戰吧!”

  項冰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擺出了架勢。

  其實沒用兩天,項冰的心理疾病就治好了,但能夠一直跟僅次于左小多的李成龍交手,也是一份緣法,若是按照現在的班級排名,項冰可沒資格挑戰李成龍!

  而隨著這操作,項冰打架格調已經恢復如初,甚至比之前還要更加的彪悍。

  這也讓李成龍得出來一個結論:這丫頭,純屬欠揍!

  就因為這個認知突然升起來,即便項冰的狀態已經恢復,即便知道了她是項副校長的重孫女,在一起對戰干架切磋的時候,李成龍仍舊不會手下留情!

  兩人正在對戰之際,項沖從一邊鼻青臉腫的走來,高大的身子仍舊挺拔,但臉上腫的不成樣子實在是破壞形象,端的是破相毀所有!

  看到李成龍與自己妹妹拳拳到肉的互毆,項沖臉上肌肉一陣陣的抽搐之余,眼中也莫名的露出來奇怪的神色。

  “還打呢?”看著李成龍毫不留情的在項冰臉上打了一拳,打得鼻血狂噴,勝負已經明朗,卻還要跳起來,一腳踢在妹妹屁股上,直接踹飛二十多米……

  項沖心里就只有一個字:服!

  這家伙特么的真不愧是鋼鐵神教教主!

  我妹妹在這豐海城號稱三大美人之一,居然被你這么揍!

  而且還是一天十幾遍的揍,完全沒有顧忌,肆無忌憚的揍!

  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嘆為觀止!

  這種鋼鐵男人,實在值得任何男人都是由衷的豎起大拇指。

  本能的贊嘆一句:哥們,你這輩子單身不是沒理由的!

  但讓項沖更為郁悶的卻是……看這個趨勢,這位鋼鐵神教教主,未來還真的單不了……

  難道是母親對妹妹的教育出了問題?

  “還有十五分鐘放學了!”

  項沖催促:“趕緊去營養艙恢復恢復,準備回家了。”

  項冰哼了一聲,道:“我住宿舍,短時間內不會回家了。”

  項沖哼了一聲:“過幾天就是祖爺爺生日,你不回去?”

  這下子李成龍找到話題了,道:“那啥,我能冒昧的問件事兒么?”

  項冰抽著冷氣,將被李成龍打歪了的鼻子扶了扶,道:“什么事,你痛快說,說完再繼續,我還能打。”

  雖然是天天都被李成龍狂揍,但是項冰感覺自己對李成龍的仇恨是真的沒多少。

  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了!

  對于這個認知,項冰還給自己找了個理由:他都是鋼鐵神教教主了,已經為此付出了代價,那打女人不就是很應該的事情嗎……

  “據說項副校長曾經受過怪傷……這事是不是真的?”

  李成龍極為小心的問道。

  項冰與項沖都是嘆了口氣:“這也不是什么不能說的,祖爺爺當年被巫盟的人暗算,潑了一身忘川水……此后便常年在家里待著,如今已經快二十年了。”

  李成龍眼睛一亮,道:“我和左老大在來豐海報道的路上,無意中發現了一處星魂麝的洞穴,原本被一塊份量極大的隕星封堵,看樣子很有些年頭了……我倆聯手挖通之后,從里面得到了一株蘭香草,卻不知道這玩意能不能起點作用?”

  項冰與項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有年頭的星魂麝洞穴?難道你發現了相當年份的蘭香草?”

  “是啊。”

  李成龍答應的很痛快。

  “敢問是幾片葉的蘭香草?”項沖的眼睛一下子炙熱了起來。

  項冰也是美眸……咳咳,現在是在不能算是美眸了,應該是熊貓一般的腫成一條線的美眸……

  看著李成龍,眼神中盡是急切之意,還有些患得患失。

  萬一又是年份不夠,不免又空歡喜一場。

  李成龍回想了一下,道:“好像是九片葉,莖差不多有玉米粒那么粗,下半部分已經成了白色,最下方的根莖呈玉質色,可夠用么?”

  “九葉?根莖這么粗?白色了?玉質根?”

  項沖一下子跳了起來,不可置信道:“真的?你說的都是真的?”

  天知道這二十多年以來,項氏家族用了多么龐大的人力物力去尋找夠年份的蘭香草,但是能尋到的,最多也不過六七葉,僅能治標,并不能當真根治。

  這動作,項氏家族可是在兩兄妹出生之前就開始找,一直到了現在,始終沒有停止過,卻還是沒有找到。

  如今,李成龍居然張口說他有!

  這……簡直是比天還大的驚喜!

  “當然是真的!”

  李成龍肯定的點頭:“不過現在在左老大的空間戒指里,等下確認一下狀況,不就好了么。”

  “對,對!”

  項沖更激動了:“班長修煉炎陽真經,此功法的純陽火力,不但能夠保持蘭香草的生長狀態,甚至有反向裨益蘭香草之功……太棒了!”

  項冰直接跳了起來:“班長在哪里?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李成龍咳嗽一聲,苦笑一聲:“這個,那個,你們可要有心理準備,咱們班長說的,相法第一,斂財次之,修為最末,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這都不是事兒!”

  項沖一擺手:“放心!無論什么代價,我們都可以付出!”

  “咳咳……”

  李成龍猶豫了一下,道:“那我們現在就過去,看看那蘭香草的具體狀況。”

  左小多這會早已經回到了別墅,這三天以來,不曾正式開課,以至于他在學校里待得很是無趣,大家都是打得熱火朝天的……

  但是左小多卻是無人問津!

  自從那天自己一個人對三十五打過之后,他們就將自己供了起來。

  誰也不來找自己切磋了。

  這個現狀讓左大人很是寂寞。

  走在別墅的院子里,想著在哪里可以練錘,卻又想到現在自己的處境,忍不住詩興大發,遂吟詩一首。

  “一雙鐵拳破千山,

  一把寶劍在腰間,

  踏破潛龍無并肩,

  才知高處不勝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