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八章 項冰的心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左道傾天

  很多學生修煉的都是家傳武學,家傳心法,但就一場戰斗下來,文行天可以輕易的判斷出來,這個學生的資質,經脈,在潛龍高武有沒有更適合他的功法。

  一旦確定,就會直接勒令改修。

  “很不錯。”

  所謂術業有專攻,正是如此——

  例如文行天現在,他只是站在場邊觀視片刻,就已經確定了很多事情。

  文行天現在觀看的乃是李成龍的戰斗。

  左小多的戰斗不用再看,已經打完了,現在正坐在一邊,如同教授一般的穩如老狗的在休息。

  因為武修就會時刻伴隨流血受傷犧牲,而在潛龍高武,你只要不是當場死亡,那就意味著你不會沒事,而且一天能恢復萬全狀態!

  然而這些,都是需要錢的,需要大量的錢!

  還有師資力量,同樣是大陸頂尖的,這些老師,個人實力或者未必是多么強大的強者,但在教育學生方面,眼光閱歷方面,定向培育方面,就算是前線的元帥來了,也未必就比得上!

  還有其他的各種丹藥,各種高級藥液,他的空間戒指之中,堪稱應有盡有,且數量都很多。

  學校內,一百臺營養艙也已經就位,盡都保持在隨時都能扔個人進去的狀態。

  對于場內進行的每一場戰斗,他似乎并不在意,實則卻是將每個人的狀態,實力,戰斗形勢,盡都看得一清二楚。

  身為御神修者的他,神識修為遍布整個武斗場,不存在任何死角,而他的精神力更是聯通空間戒指里面的三十粒回天丹!

  整個班,捉對廝殺,各自開戰。

  文行天負手觀戰。

  第二天凌晨。

  就算是致命重傷,也能瞬間救回的回天丹!

  這些都是最高等級的營養艙!

  就讀于潛龍高武的個人學費每年高達五百萬星元幣,固然是昂貴到了極點,然而這些錢,卻并沒有浪費!

  每年的新生開學季,最初的一個月時間,這些都是免費開放的!

  這就是潛龍高武的底蘊,而且,這還只是極少的一部分,冰山一角,太倉一粟。

  每個人都想要個好名次,自然是全力以赴,只打得塵土彌天,戰了個火爆激烈!

  文行天臉色冷淡,負手而立,屹立于場外。

  他從頭至尾就出了兩拳!

  一拳將項沖打出去十三米,一拳將孟長軍震出去十七米,然后就特裝逼的來了一句話:“你倆不用打了,我將你們倆的勝負都判定了,打你倆,我剛才用的力氣一般無二,還是項沖稍強一些。”

  班長大人高高在上的氣勢,展露無遺。

  這兩拳一出,全班上下,包括李成龍在內都想要揍他,卻再沒有任何一個人來找他戰斗了。

  誰都不傻!

  現在找上這個左小多,那就是自己找虐,事后還要被其他人笑傻笑蠢,全無半點益處!

  但李成龍就不同了。

  別看許多人仍自一口一個教主叫著,態度更是恭敬,但下起手來可是半點都不留情!

  連續十幾場戰斗下來,李成龍被打得渾身上下腫如皮球,鼻青臉腫,但腫腫仍是捍衛住自己副班長的地位,鎖定了第二的座次。

  項沖排在第三,孟成軍排在第四,雨嫣兒排在第五,皮一寶排在第六,郝漢排在第七,賈狂排在了第八……

  至于項冰……

  “項冰!”文行天直接叫停了項冰的戰斗:“你在干嘛?摸魚呢?!”

  口氣甚是嚴厲。

  項冰那邊卻是滿臉盡是慘白之色,她已經連續數場,盡被對手壓制,連戰連敗了。

  “你就這樣戰斗?你們項家的霸王拳呢?”

  文行天大怒:“被你當飯吃了?”

  剛才數場戰斗之中,項冰愣是一點氣勢都沒有打出來,每場皆是束手束腳,尤其是最后這場,對手的實力比她差了不止一籌,但她半天收拾不下來不說,甚至還落到了下風。

  究起根本的原因,不過就是縮手縮腳,不敢上手!

  戰事一旦不敢上手,那還怎么打,怎么打都是要輸的!

  項冰走過來,臉色慘白如紙,眼睛里淚珠轉啊轉的,泫然欲泣。

  “你還有臉哭?你還要點臉嗎?”

  文行天罵人那是毫不留情,黑著臉道:“你們項家的霸王拳,被你打成了王八拳……恨不得整個人都縮在蓋子里,還打什么拳?!”

  項冰眼淚終于掉下來:“嗚嗚嗚……”

  “哭什么哭,再哭就滾回項家去!”

  文行天怒喝道:“我是來當老師的,不是來給你們項家哄孩子的!”

  項沖見勢不妙,急忙上前一步:“文老師,小冰只是因為一時間沒拐過彎……”

  “你還有臉出來說情?”

  文行天怒道:“就憑你那拙劣的表現,竟覺得自己合格了?全班第三,很光榮么?被人一拳打出去十三米,連過第二招的勇氣都沒有,就直接認輸了?這就是你們項家的霸王氣概,不會是認輸認出來的吧?”

  “不服氣?這話就算是當著你祖爺爺,我也是這么說的!就看你們倆的這點出息,項家,完了!徹徹底底完蛋了!”

  文行天重重道:“項沖,不想項家后繼無人,就趕緊回家找老婆傳宗接代去吧;項冰,你也是,趕緊回家找個婆家,奶娃娃去吧!老子不想調教你們這樣子的學生!”

  這話就說得太重了!

  項冰呼哧呼哧喘氣,一時間都忘了流淚,怒道:“文老師,您這話說得太過了,我自己不爭氣是我的事,與我哥何干?又與我家族何關?”

  “你還知道自己不爭氣?”

  文行天嘲諷道:“看樣子居然還會生氣?你連打仗都不會了,還有什么資格生氣?!”

  “哦,不外就是龍虎榜上,你被李成龍瘋狂揍了一頓,從此留下后遺癥了?從此不敢打架了?從此就變烏龜了?從此就廢了?這才連戰連敗?那你還來潛龍高武做什么?做擺設,做花瓶?又或者是拳靶子?給他人增添信心的資糧嗎?”

  文行天嘿嘿一笑:“我又有哪一句說錯你了?就你這種心態,跟驚弓之鳥漏網之魚又有什么區別?你,也配為入道修行之人?”

  被涼在一邊的項沖,又忍不住,幫腔道:“小冰這幾天一直都在努力克服,雖然屢戰屢敗,卻是屢敗屢戰……可是上次……實在是被打得太狠了,心理陰影非是一時可以消除……”

  說著,忍不住惡狠狠地看了李成龍一眼。

  李成龍則是一臉懵然的撓撓頭。

  項冰現在這個樣子,居然是被自己打的?

  可是我冤枉啊。

  這如何能怪我?

  文行天瞇著眼睛,道:“心理陰影?好理由,好強大的理由!可惜這理由在我這不好使,我不管你們出身自哪個家族,也不管你們什么身份背景,也不管你們什么病,就給你最后的三天時間!”

  他伸出三根手指頭:“若是克服不了所謂的心理障礙,或者直接滾蛋,或者離開我的班!”

  “現在名次鎖定,項冰,排位最后一名,其他任何人不得再主動挑戰項冰!”

  文行天跟著又拿過花名冊,徑自將項冰的名字劃掉,冷冷道:“三天時間,若是仍舊未能改變現狀,劃掉就是劃掉了。”

  “另外,我點到名字的,上前一步。你們這些人,修煉家傳武學,沒什么前途!下午集體去武藏閣,挑選真正契合自身的武學。”

  說著,文行天連續點了七個名字,又將為什么不能修煉家傳武學的理由說得明明白白。

  每個人都是,心悅誠服,口服心服外帶佩服。

  老師就是老師,到底是御神修者,眼力見識閱歷就是高段!

  一針見血。

  “李成龍,你的功法沒問題,但是你的基礎根基有所不足,無論是拳腳身法步法,都太差了,遠遠達不到圓融的層次,距離圓滿更是遙不可及!”

  文行天道:“給你三天時間,專門跟項冰對打!無時無刻,全無止息的對打!要么你領悟拳魂,補足自身缺憾,要么,就直接將她打出潛龍,才為之告一段落!”

  左小多一聽這句話,眸子異彩一閃,嘴角露出來一抹很有意思很古怪的笑容。

  “現在九點,九點半,開學大典。下午熟悉學校,三天后正式開課。這三天雖然不開課,但是……誰要是在三天后沒有進步,同樣的直接滾蛋!”

  文行天的教學方式,可以說很特別,又或者是很與眾不同,很蠻橫,很霸道。

  但所有人都覺得很正常。

  武道修煉,過多的和顏悅色只會令人沉淪溫柔,再進無力!

  在原本的學校,哪怕是再厲害的天才,也被老師揍過無數遍了……

  包括項沖和項冰兄妹,也是一臉的感激:“多謝老師。”

  縱使罵得如何難聽,但最終,還是給出了解決項冰心病的最佳方案。

  項冰的心病,起因就是與李成龍的那一戰,解鈴還須系鈴人,和誰戰斗也不如和李成龍戰斗效果好。

  但是項冰自己,卻不能追著李成龍開戰。

  如同文行天說的一樣,直接開始生死對練。

閱讀左道傾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